潇潇雨轩

追梦是潇洒,忆梦为绮丽,圆梦最灿烂!当心弦被拨动,人间正是沧桑!我的梦想加园!
正文

乡音寄乡情

(2017-10-21 19:37:24) 下一个

还依稀记得我上小学的时侯,我们学过唐代诗人贺知章的”回乡偶书”:“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语文老师说这首诗表达了作者对自己数十年别井离乡和生命匆匆的感慨。但也许是那时还小的原因,我自己对如何世事沧桑和人生无常并不真的理解。

随着年龄的增长,特别是去国多年以来,我内心深处对故乡的思念,则日渐增加。每一次的回国回乡,看到那阔别多年曾经熟悉的山峦、村庄、小河、故居,心里总会回忆起难忘的童年往事。是啊,当年离别乡土,尚属青春年少,如今已人到中年,乡音却无改。那浓浓的乡音,长久地寄托了我淡淡的乡愁和深深的乡情。

我的故乡,位于粤北山区的一个小城,客家话是我们那里的母语,只是各个乡镇的人们,说的客家话不尽相同,都带有各自特别的音调和俚语。从小尤其是在我的整个中学求学阶段,我就十分熟悉这些抑扬顿挫的“南腔北调”,小城的乡音,使我迅速找到了快乐的源泉、纯真的友谊和奋斗的灵感。

虽然后来外面的世界,慢慢打开了我心灵的窗户,我对别的语言的掌握程度,甚至远胜过我原本的母语,但是我对乡音刻骨铭心的念叨和依恋,则从未改变。因为我的乡音,忠实地记录了我无拘无束的年少时光,回荡着我那些散落在人生路边的朗朗笑声,更是我睡梦中怀念母亲的呓语。

秋日里的异国,漫山遍野的红叶,却使我更加怀念故乡小溪的清澈和宁静;深邃澄碧的苍穹,蕴藏了我对山间田野空谷回音的无数向往。那飘逸迤逦的云彩啊,请捎去我满心的期待,我想要听到那久违的乡音,拭去漫漫长夜的泪珠,打开我的千千心结,融进永不褪色的情思。

此时的我,又仿佛化身为叮咚的泉水,哼着婉转的乡音,流过乡间满是水草和沙石的河床,一路鸟鸣花香相伴,奔向欢腾的江海......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潇潇雨轩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hunfengfeng' 的评论 : 这个还真不知道,看来要去试一试了 :)
chunfengfeng 回复 悄悄话 听说用客家话朗诵唐诗,才是唐朝时书生吟诗时的正音。你试试,看是不是这样?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