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小音

留不住岁月,就记录下岁月里的日子
给自己,也给愿与我分享的人
(欢迎来访,转载请告知)
个人资料
正文

九月的黄花

(2019-09-22 12:14:07) 下一个

母亲这次是真的病了。平时极少联系的弟弟电话里颤抖的声音将永远回荡在我的耳畔。

“这里有我,你们还正常工作生活就好。谁也救不了她。”父亲的声音是我最大的慰藉。

晚上辗转反侧睡不着,早晨走起路来晃晃悠悠,感觉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但这一切不是梦,不会逆转过来。

刚刚看的电影《The Farewell》,没想到这么快就发生在自己身上,是巧合吗还是上天的安排?

给母亲雇了保姆,我寄了些钱回去,虽然父亲一再说不需要。当爱只能用钱表达的时候,感觉自己好穷。

给母亲打电话,父亲说不要视频,怕你控制不住情绪。我从小便是个爱掉眼泪的人。

这是母亲病后第三次跟她通电话,这一次她的声音明显有些疲劳,但她一再安慰我,没关系,这次一定谨遵医嘱,在床上躺着,好好休息。医生说没什么大事。

儿子跟姥姥通话,蹩脚的中文,但说得很好,极力逗姥姥开心。

放了电话,他说,“妈妈,姥姥说话的语气和内容都让我觉得她已经知道了。姥姥那么smart, 她肯定是知道了!”

感谢工作,朝九晚五的忙碌,竟然成了安抚我心灵的良药。没有它,我无法想象这两星期会是如何的漫长。

周六的黄昏,我和LG决定再到安大略湖畔走一走。安大略湖陪伴了我们这整个夏天。在它身边生活了将近20年,直到今年才顾得上细细地去欣赏它。

这次继续向东,来到了Whitby小镇。把车停在水边栈道的最西头起点处路边,便开始沿着湖步行。

还是第一次来Whitby, 这里的湖岸也如此之美。这是沿着水边修建的长长的围栏。不时能看到支着鱼竿垂钓的人。鱼上不上钩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份抬头望天,低头看水期盼的心情。

水边栈道很开阔,总能看到在爸爸妈妈身后兴奋地举着小手姗姗学步的婴儿,和欢快地摇着尾巴跑在主人前面的狗儿。

继续往东,是一片铺满石子的湖滩。岸边有野花,有养殖的各色花卉,帝王蝶在花间飞来飞去,每个角度都是一幅画。

卫生间有更衣室,看来夏天的时候可以在这里下水游泳。

再往东走进入一条与湖岸并行的小径。沿着小径越走越深,象是进入了一片远离人间的山野。我被眼前的遍地黄花感染了,每到这时就感慨手机无法拍摄出眼睛看到的效果。

我完全迷失在小径间。跟LG说,每到这时候我就在想,无论你多么富有,或多么贫穷,在这美丽的大自然里人人都是平等的。

这时路边突然跳过一只轻盈的小鹿。我们走近它,看到它躲在密密的草丛里竖着耳朵好奇地盯着我们看。怕惊跑它,我们悄悄地走过,没有拍更多照片。

小径很长,想想返回还要走同样的距离,我们决定在这个路边凉亭打住,下次有机会再走下一半路。

回来的路上夕阳正当时,更是给这原本美丽的画面增添了更多动人的色彩。

回家后,我满脑子都是这遍地黄花的画面。想了半天才记起这种花的英文名字叫Goldenrods。在枫叶红之前,是它们的橙黄装点了加拿大的遍野山坡。以前怎么就没有太注意过?

感觉它们的美丽来自于它们对生命的追求和那份骨子里的霸气。所以它们还有个中文名字,叫霸王花。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真是每个角度都是一幅画。好秋的文字一样感人!
天凉好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感慨!图文并茂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