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婳的天空

心素若简 人淡如菊(原创作品 请勿转载)
正文

无言的童话(十二)

(2015-09-17 06:39:53) 下一个

第十二章 

肖程程到了北京机场,转机的时候给王立华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下午应该可以到家里了。电话里的王立华有些激动。让人有久别的孩子见着了娘的感觉。不过孩子和娘的位置被王立华颠倒过来了,王立华像那找着了娘的孩子。

王立华的这种信息传到肖程程那里,她不是太理解母亲的精明强干为何消失得无影无踪,但是却更加觉得自己回来的决定是正确无误的。心里也越发怨怪程波了,临出发的两天,他们基本没有说话。程波似乎一点服软的表现都没有,这更加刺激到了肖程程。她故意把程波打算带给他父母的东西拉下了没有拿。

飞机晚点了两个多小时,等肖程程精疲力尽推着行李从机场走出来时已经华灯初上了。肖程程想打电话给王立华,确定一下肖肃国在哪个医院,自己还是直接打车去医院好了。

吕家成一眼就看见了肖程程,他拼命地朝她挥手,不过肖程程却一点反应也没有,他只好叫了一声:程程!

肖程程顺着声音,看见了吕家成吓一跳:你怎么来了?

吕家成淡淡地:下午去医院看你爸,听说你要回来,反正有空就来接你一下。吕家成边说边接过行李车。

肖程程觉得嗓子眼堵得厉害,不知道说什么合适,偏偏飞机晚点吕家成应该等了很久吧,心里越发过意不去了。当年和吕家成分开后,他们从没有再见过,肖程程是希望这样子的,因为她觉得还是有些难以面对吕家成的,不管怎么说,总是有些亏欠的。她从来不知道父母和吕家成一直有来往,还挺密切地。

上了车之后,肖程程终于让自己艰涩地吐出了一句:真是太麻烦你了!

吕家成倒也不见什么反应,就如差不多十年的光阴在他脸上几乎看不到什么痕迹,反而显得成熟有魅力了。他波澜不惊地回应:不要太客气了,要知道我是你妈的干儿子,我们好歹也算是一家人。

肖程程吃惊得差点掉下车去,为了掩饰,她让自己咳了几声,心里直骂老妈怎么这样做事,认谁做干儿子不好,还真地认吕家成,这不是存心让自己过不去,让自己永远觉得欠吕家成的吗?

吕家成根本没去看肖程程,客套地问:在国外这么些年还好吧!

肖程程心里说:难道我妈没有像你汇报过吗?但这一闪而过的念头让她自责不已,在和吕家成的事情上,至始至终不对的都是自己,为什么到现在自己还要去挑剔人家的好意?她想了想,故意简短地答到:都好,你还好吧?

还行吧!儿子都上小学了,和老婆也过了七年,现在不痛不痒了。吕家成说得很开心似的。

肖程程的心终于沉淀下来了,她笑了,为吕家成的幸福而笑。

吕家成都没有问肖程程,直接把车开到了医院门口:你爸在住院部302室,我不上去了。

肖程程有些气结连说好。

吕家成接着说:行李我先送你家吧,你扛来扛去好辛苦!

肖程程反应不过来:你有我家钥匙吗?

有啊,你妈早给了我一把备用,有时去你家送点东西方便些。吕家成说完就开车走了。

肖程程看着吉普车的尾气发呆,还没有见着父母她却想哭了。她让自己定了定神,才转身去找住院部。

 

肖肃国看上去有些虚弱,但是精神还算不错。王立华一见肖程程,眼泪就如短线的珠子,噼里啪啦掉个不停。

肖程程知道手术已经做了,恢复也算良好,心也放了下来。其实这些情况她在加拿大时已经知道得一清二楚,可是心却一直悬着,现在终于看到父母真人了,心才慢慢安了。

肖肃国催到:赶快带程程出去吃饭,我这里没事了,程程累了让她早些回去早些休息。

肖程程看了一下请的陪床,看上去倒也显得精明强干的,走过去塞了二十美金给他,说是给孩子买东西吃。陪床开心地接过:这国外回来的就是不一样啊!老爷子您真有福气!大姑娘你放心回去休息吧,我会小心伺候老爷子的!

走出医院大门,等出租车时,王立华问:想吃什么,我们吃了再回去!

我都没什么胃口,还是先回家吧!肖程程觉得真地有些累了。

------=不行,家里是什么也没有的,不吃也要打包些回去!

好,那去打包点清淡的上海菜吧。王立华的电话随着肖程程的答话响起。

是吕家成,说已经从上海菜馆打包好了一些饭菜放家里了。

这家成,简直就是你肚里的蛔虫,做事多周到,心思多细腻呀!王立华边夸边坐上出租车。

肖程程压着自己的情绪没有开口,心里却是翻江倒海,老妈你这样和吕家成走得这么近,是至我于哪里呀?吕家成你是故意这样做的吗?你想让我说后悔吗?

 

几天后,肖肃国终于康复出院了。这期间吕家成只来过医院一次,还是带着太太的。肖程程觉得他这个安排还是很恰当的。可是当她看清楚吕太太的真容时,这种想法就无影无踪。吕太太不是一般地温柔漂亮,待人接物修养也好,肖程程突然无名的火气:吕家成你是要炫耀啊!

肖肃国出院的那天,吕家成上上下下地忙着,让肖程程和王立华在一边闲着,肖程程终于憋不住了,冷冷地:我们自己可以,不用你帮忙的。

吕家成给说得楞了一下,旋即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基层工作做多了,就是没办法让自己停下来。好,我这就让贤!

送他们到家后,吕家成连水也没有喝,说有事直接走了。

王立华觉得不对劲:你是不是胡说了些什么呀,家成今天怎么怪怪地?

肖程程还没有回过弯来:我觉得他今天才算正常,你们要记住,程波才是你们的女婿!

是啊,程波才是我们的好女婿,只是我们的女婿现在在哪呢?我可以指望他端茶还是倒水?王立华的火点着了,腾腾地烧了起来。

肖程程给堵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她也才想起,自己回来这么久,还没有去看过程波的父母!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rongrongrong 回复 悄悄话 : )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