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风城黑鹰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神秘孤独的纽芬兰(四): 纽芬兰西部之精华—— 格罗斯莫恩国家公园 ——加拿大东岸之班芙,之三峡

(2019-08-16 10:10:36) 下一个

 

纽芬兰西部之精华——

格罗斯莫恩国家公园

——加拿大东岸之“班芙”,之“三峡”

 

神秘孤独的纽芬兰(四)

 
在鹿湖早餐后,导游驱车1小时前往格罗斯莫恩国家公园(Gros Morne National Park),该公园因其天然的秀丽及独一无二的地貌而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这是加拿大为数不多的被联合国自然文化遗产名录收录的山川之一,公园像是东岸的班芙,中国的三峡,地球上的火星。

 

格罗斯莫恩国家公园又译峨岗国家公园,法语意为“孤独站立的大山”,是阿普拉契山脉的延伸与终点。格罗斯莫恩国家公园是大陆碰撞漂移的稀少例证,这里裸露着深海地面以及地幔的岩石。整个国家公园自然景观优美奇异,大部分的海岸线是悬崖峭壁。公园里有蜿蜒曲折的河流,富有养分的湿地,湖沼以及岩岸、冰渍,动物种类更是丰富多彩,光可见到的海鸟就有200多种。

 

蜿蜒的峡湾和变幻莫测的山脉耸立在多姿多彩的海滩和沼泽,森林和荒芜的悬崖之上。

 

1. 龙虾湾头(Lobster Cove Head)

 
在去格罗斯莫恩国家公园路上途经龙虾湾头(lobster cove head),龙虾湾头处在布恩湾(Boone Bay)入口的北侧。在入口处几公里处,海湾分为两个峡湾:东臂和南臂。东臂是迄今为止最深的,几乎被格罗莫讷国家公园包围,而南臂有一些居民定居点,包括西岸的伍迪角。

 
龙虾湾头的灯塔有它的故事, 有故事才有游客。

 
1889年,费恩(G.C Fearn)是包括龙虾湾在内的地区立法议会成员,他表达了该地区居民对Bonne Bay缺乏导航设备的关注。当时Rocky Harbour的每个居民每周贡献一品脱油,用于燃亮保持渔民导航用的灯。Fearn所在选区的选民认为他们应该由政府提供的更强大导航用的导航灯,一位居民甚至自愿保护/维护灯光。“一位庄严的老夫人”,费恩写道,“已经提出要保持灯塔(当竖立时),不要工资”,并说,“你可能肯定,它会永远燃烧,因为我家有三个男孩”。

 

随后检查员J.T.内维尔于1889年选择龙虾湾头作为纽芬兰西海岸的四个新灯塔之一。四年后,从圣约翰斯的维多利亚铁厂订购了一座铁塔,从英国伯明翰的Chance Brothers订购了灯罩和照明设备。1894年,灯罩和和仪器先到了,但直到1898年春天,当必要的建筑物建好后,灯才被使用。

 

煤油蒸气灯位于屈光镜片内,每分钟旋转12转,每2.5秒产生一次闪光。圆形的铁塔漆成白色,铁塔通过有屋顶等遮盖的路通到位于东边20英尺的守护者住所。住宅被涂成白色,屋顶漆成黑色。

 

罗伯特·刘易斯被任命为Lobster Cove Head Lighthouse的第一位守护者,年薪为504美元。威廉杨在1902年接替了刘易斯并将灯光保持到1941年,当时他的儿子乔治杨成为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守护者。乔治是William和Esther Young在灯塔上养育的八个孩子之一。

 

龙虾湾头于1898年成为一个信号站,当时信号标志开始用于在船只和岸上之间发送信息。每个上升到顶的旗帜代表单个字母或短语。当两面W旗帜上升, 代表“我需要医疗援助”;U旗上升可能意味着“我正在遇到危险”,J旗上升代表“我着火并带着危险的货物”。

 

1969年开始在灯塔中安装自动化设备,第二年,龙虾湾头的最后一位守护者乔治·杨退休。R. L. Hynes获得了为灯塔提供服务的合同,并且在1970年,加拿大艺术家威廉·考德威尔(William Caldwell)获得了五年租约。当租约到期时,该产权被转移到加拿大公园,现在它是Grose Morne国家公园的一部分。1990年,乔治·杨被邀请在守护员住所正式举起升起旗帜仪式。住宅内的展品描述了居住在附近海岸的居民的历史以及他们对海洋的依赖。展览的一面墙专门用于龙虾湾灯塔的守护者,其中一个房间展示了当守护者居住时该住宅的装饰方式。

 

龙虾湾头Lighthouse因其历史悠久及其建筑和环境价值而于1990年被指定为公认的联邦遗产建筑。

 

 

2. 西布鲁克湖 (西溪湖,Western Brook Pond)
 

 
西布鲁克 (Western Brook Pond)这是一个冰蚀高峡湖,是无污染不导电的冰川湖。英美加人不太会追求高大上,把这么大而美的湖泊仅用池塘(Pond) 来命名。

 
从停车场到游轮还要走20分钟左右, 谁要你来尚待开发的地方呢?也许不进一步开发会更好!

 
加拿大纽芬兰格罗斯莫恩国家公园的西溪湖(West brook Pond)乘游轮,此处风景类似且不输加西的班芙。两艘游船,西布鲁I 号及II号,一艘可容纳70名乘客,另外一艘可容90名乘客,从6月到10月中旬可载游客游览。湖水很原始,人类活动影响很小。游船运营商必须经过特殊认证,以确保其运营对环境的影响最小。我们乘坐的是西布鲁I 号。游客们排队上船。

 

 
上午最美好的行程在游船上度过,西布鲁克像一只长剑插入格罗斯莫恩国家公园腹地的长岭山脉,纵深达30公里。这片湖是一片于1万至2万5千年前的冰川时期形成的淡水峡湾。它是由冰川切割摩擦山谷而形成的30千米的狭长池塘。整个湖水晶莹剔透,没有任何污染,因此也成为了世界上绝无仅有的,不导电的天然绝缘水体。行船置身其中,直教人感叹大自然的玄妙。
 
湖面如镜,时而荡起涟漪。

 
两边山脉又如三峡大坝之前的三峡。

 
岩壁
 
湖的周围是600米(2,000英尺)高的陡峭岩壁,由周围的高原冰川雕刻而成。冰川融化后,土地反弹,峡湾与海洋隔绝。咸水最终从峡湾冲走,使其保持新鲜。在湖的最东端,由Stag Brook以及从高原上方的许多瀑布流入湖里。

 
雾锁群山:

 
这个悬崖上的天然“雕像“是人脸吗?

 
 
其中350米高(1,150英尺)的Pissing Mare瀑布,是北美东部最高的瀑布之一。
 

 

 
最东面就是死胡同了

 

 
在20世纪早期,周围悬崖的一部分断裂并落入湖中,造成了30米(98英尺)高的海啸。

 

3.  行走在火星之上,看裸露的地球 (The Table Lands火星岩地)

游完西布鲁克湖后,下午继续前往游览格罗斯莫恩国家公园景区另一著名景点:The Table Lands火星岩地。

 
这儿国家公园里最独特的地方,它曾是一片深不见底的海洋,5亿年前两块古老大陆的碰撞致原本藏在海底的地幔逐渐现身变成了大山的脊背。剧烈地壳运动令海洋消失,地幔被推到表面。这种来自地幔的岩石叫做橄榄岩(Peridotite),这里的地质环境跟火星地表有点类似接近,NASA在这曾租用5年为火星项目进行了一些实验。

 

 
在这里踏入世界的最底部, 却又踩在地幔之上,会有专门的工作人员指引,了解这一区域以及到达最好的观光台。

 

因此处是地球上唯一的从地幔处挤上来的岩石,含大量重金属,所以岩石块不能带走。地熳地曼特色的纹路:

 
植物猪茏草(Nepenthes, also known as tropical pitcher plants), 这儿常见。
猪笼草是猪笼草属的总称。属于热带食虫植物,原产地主要为旧大陆热带地区。其拥有一个独特的吸取营养的器官——捕虫笼,捕虫笼呈圆筒形,下半部稍膨大,笼口上具有盖子,因其形状像猪笼而得名。成为肉食植物。

 
猪笼草叶的构造复杂,分叶柄、叶身和卷须。卷须尾部扩大并反卷形成瓶状,可捕食昆虫。猪笼草具有总状花序,开绿色或紫色小花,叶顶的瓶状体是捕食昆虫的工具。瓶状体的瓶盖复面能分泌香味,引诱昆虫。瓶口光滑,昆虫会被滑落瓶内,被瓶底分泌的液体淹死,并分解虫体营养物质,逐渐消化吸收。

 
突然见到一只小鹿 ? 还是山羊?。

 

4. 科纳布鲁克的落日

 

科纳布鲁克(Corner Brook)是加拿大纽芬兰岛西岸的一座城市。城市位于哈伯河(英语:Humber River)河口的岛湾上。根据2011年人口统计,科纳布鲁克人口为19,886人,为该省第四大城市,为除阿瓦隆半岛以外人口最密集的城市。大科纳布鲁克地区为纽芬兰第二大城市,仅次于大圣约翰斯。角溪(corner brook)的日落与夜景,建于山上的房子,故又称小“里约热内卢”。

 

晚上在此休息,拍下了落日及小镇夜色, 纽芬兰的美像落日一样绚丽无比,等日出的时候,我们就要离开这神秘而孤独的地方,但她的超然的不加修饰之美则会随我而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风城黑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asefild' 的评论 : 是的。
Masefild 回复 悄悄话 这个公园里可以看到美丽的峡湾和瀑布,在北美洲能有这样峡湾也是不多见的,有些象我去年在挪威见到的峡湾。
风城黑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ucker' 的评论 : 学习了。大自然的神奇。 两年前去过 Banff and Jasper, 的确壮美,不过两者各有千秋。谢谢!
Zucker 回复 悄悄话 西布鲁克湖水不是因为无污染淸彻不导电而是水里不知是什么物质而使水里没有任何氧气,所以湖里面没有任何生物和植物,即没有任何生命,在纽芬兰还有一些类似的水塘或小湖,这大概与纽芬兰独特的地质状有关,这也是世界上少有的自然环境。加东的景色与加西尤其班芙等地没法比,我们2016年是出了班芙到卡城经蒙特利尔直接飞到纽芬兰,看景都提不起兴趣,只有到一个海角看到数百万只海鸟的的栖息地以及观鲸看到一个鸟岛还感觉有些震撼,此外在Nova Scotia世界十大著名沿海公路的280公里的Cabot Trail还有些意思,但与班芙比不是一个数量级,总之东边去一次足以,而班芙让人有再去的想法,这也是去过两地绝大部份人的共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