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皮皮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刘以栋:金融工程之父--- 墨顿

(2019-09-17 23:24:52) 下一个

金融工程之父--- 墨顿

刘以栋


美国有句成语,成功有很多父亲,失败则是孤儿(Success has many fathers and failure is an orphan),所以墨顿应该是金融工程之父中的一个,其他人也可以号称自己是金融工程之父。我介绍墨顿,主要为他的研究生学习过程所打动,期望大家能从他的故事受益。



墨顿(Robert C Merton)1945 年出生在一个犹太人家庭。他的父亲老墨顿(Robert K. Merton)是美国现代社会学(Moden Sociology)之父,哥伦比亚大学的杰出教授,曾经于1994年取得美国国家科学奖章(National Medal of Science),是英文中 “榜样”(Role Model)一词的创造者。

关于美国国家科学奖章
美国国家科学奖章基本上是每年一个学科一名到几名不等。分社会学,生物学,数学,物理,化学和工程六个学科。很多年份一个学科没有人得奖,所以美国国家科学奖章应该仅次于诺贝尔奖。华人得主有邱成桐(1949年生于广东,菲尔兹奖得主,数学家),卓以和(1937年生于北京,分子束外延之父,美国科学和工程两院院士),钱煦(1931年生于北京,生理学家,美国科学,工程和医学三院院士),冯元桢 (1919年生于北京,生物工程之父,生物力学之父)。物理学美国科学奖章华人得主有吴健雄,朱经武,杨振宁等。

受益于犹太家教的重视
墨顿的爷爷是俄罗斯移民,他来美国做裁缝。因为一把大火烧了他的裁缝铺,他就去给木匠做助手。即使面对这样的贫困条件,他的儿子老墨顿还是成为著名社会学家,说明犹太人还是很重视教育的。

老墨顿是知名教授,但是他对自己的儿子却没有太高的要求。他教儿子打棒球,打扑克,玩魔术,玩股票,只有魔术没有在儿子身上扎下根。 他的榜样作用,刻苦用功精神,清楚的思维和表达能力,却在墨顿身上产生了潜移默化的效果。墨顿的妈妈则教育孩子同情心,关心别人,体谅别人。



墨顿高中毕业以后,进入哥伦比亚大学学习。虽然在工程系,但是他主要学的是数学,也学习了一些人文课程。 他在大学二年级英文课上得的 C- 和 D 虽然拉下了他的GPA,但是他做英文作业的文章居然能被发表,也是一个奇迹。

墨顿1966年从哥伦比亚大学毕业以后,申请了两所大学念博士,麻省理工和加州理工。他来到加州理工一年,就修完了数学博士学位需要的所有数学课程。

在他找博士论文研究课题时,墨顿发现他虽然没有选修经济学方面的课,他却一直喜欢经济和股票交易。那时他很矛盾,一方面他是数学方面博士研究生,另一方面,他又喜欢经济学。

那个时候,有两件事情打动了墨顿。 第一,当时的美国经济顾问委员会的领导海罗(Walter Heller, head of the Councile of Economic Advisers) 宣称,宏观经济学已经解决了大的经济问题,以后不会有大萧条时期和高通胀时期了,以后的经济政策就是对经济做微调。墨顿很受感动,认为这样的工作可以影响成千上万的家庭,非常酷。当然,海罗的声明很快被打脸,美国1970 年代有高通货膨胀,2008年又有经济危机,这是后话。

另一个对墨顿有影响的事是,他去学校图书馆买了一本数学经济的书。他读了以后,发现书写得不怎么样。他想,如果我转到这个领域,应该有所作为。

这两件事,让墨顿下定决心,离开加州理工的数学博士计划,改行去读经济学。

九个申请,八个拒绝

歪打正着学了经济学
墨顿说干就干,他申请了九所大学的经济学博士研究生,包括他的母校,哥伦比亚大学。这次墨顿的自信心受到点打击了,九个申请,八个拒绝,只有一家,麻省理工录取了他。

麻省理工不仅录取了他,还给他全额奖学金。这样他没有选择,去麻省理工报到。网上显示墨顿在加州理工拿了硕士学位,估计学校也就是安慰他一下。

墨顿没有学过经济学,那么麻省理工为什么录取他念经济学博士?



原来,麻省理工那时经济系非常小。系里有个统计学教授菲利曼(Harold Freeman)。墨顿当年申请麻省理工数学博士研究生时,菲利曼看过他的推荐信,知道写推荐信的教授。当时菲利曼刚好在研究生录取委员会,就动员大家网开一面,把墨顿录取到MIT 经济系读研究生。

研究生开学第一天,墨顿去见他的研究生顾问,因为没有经济学基础而非常内疚的对指导教授说,根据学校的要求,我需要选修宏观经济学,微观经济学和经济学历史的课。 那个指导教授刚好就是 菲利曼教授。他跟墨顿说,如果你选这些课,你会发现它们很无聊,学期结束的时候,你就会决定离开这里。

菲利曼对墨顿说,你现在就到楼下去,跟沙米尔生教授(Paul Samuelson)说,选他的数学经济课。墨顿还有点不放心,说,那是研究生二年级的课,并且我没有经济学基础。菲利曼不耐烦的说,你就去选他的课。

墨顿选了沙米尔生的课,自然是如鱼得水。一天,沙米尔生跟墨顿说,我写了一篇文章,你能不能帮我验证一下数学部分。 墨顿把文章拿回家以后,一夜没有睡觉,每一页都认真推敲,做出修改,确保准确无误。 第二天他把文章带给沙米尔生,并且非常谦虚的说,我提了一些意见

墨顿与沙米尔生在下一堂课上见面时,沙米尔生问墨顿,你想不想跟我一起做研究?这样他们开始了长期的合作研究。

幸运遇到了大师
现在让我们来看一下沙米尔生教授。沙米尔生1915年生,1970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美国经济学家。经济史学家认为沙米尔生是现代经济学之父。瑞典皇家学院认为,沙米尔生对提高经济研究水平,高于其他任何一位现代经济学家。

墨顿和沙米尔生认识以后,发现他们都喜欢股票市场,都对股票期权(Warrants)感兴趣。他们在一起,做了很好的研究成果。墨顿博士毕业时,他的博士论文有五章,其中三章是已经发表的论文,一篇在博士毕业一年内发表。

博士毕业后的职业生涯
博士毕业,自然要找工作。根据MIT 的规定,墨顿不能留在MIT 经济系任教授。他申请了其它的几所大学,已经拿到了芝加哥大学,耶鲁大学,普林斯顿大学等大学的聘书。在墨顿想着去哪里任教时,麻省理工的商学院一个教授(Franco Modigliani, 后来的诺贝尓经济学奖得主)找到他,你愿不愿意到麻省理工的商学院任教?

墨顿跟商学院的教授老实讲,我不懂商学院,也没有选修过金融的课。商学院的教授告诉他,根据你发表的论文,你教金融没有问题。这样,墨顿就成了 MIT 斯隆商学院教授,并且跟MIT的 规定也不矛盾。



墨顿跟同在MIT的斯科尔斯(Myron Scholes) 讨论问题,斯科尔斯拿出他跟博兰克(Fischer Black)的研究文章让墨顿看。墨顿刚好也做这方面的研究工作,所以他很快就理解了文章内容并写出了自己的文章。

博兰克和斯科尔斯的文章迟迟发表不出来,政治经济学期刊(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编辑部认为他们的文章不合适在自己的期刊发表,但是米勒(Merton Miller,经济学家,诺贝尔奖得主)一定要政治经济学期刊接受他们的文章。

与此同时,墨顿的一个朋友主办一个期刊(Bell Journal of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 Science),找墨顿来约稿。他的朋友跟他说,你的文章在我这里发表,不仅不受篇幅限制,还可以拿到500 美元奖金。 那个时候墨顿的一年工资也就11000美元,所以他就同意在朋友那里发表文章,但是有个条件,文章发表时间由墨顿确定。

墨顿在这方面表现得比较有职业道德。他不愿意自己的文章抢在博兰克和斯科尔斯的文章前面发表,当博兰克和斯科尔斯的文章确定发表以后,他通知他的朋友发表自己的文章,所以他们的文章基本同时发表。

墨顿和博兰克,斯科尔斯的文章,就是著名的博兰克--斯科尔斯方程(Black-Scholes Equation), 它是 金融衍生证券的基本公式。斯科尔斯和墨顿 1997年因此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而博兰克已经于 1995年去世。 诺贝尔奖不授予去世的人。

如果博兰克不去世,墨顿的诺贝尔奖是否会被博兰克取代,则是一个没有结论的公案。

墨顿成功五个因素
墨顿的具体研究工作比较复杂,不适宜在这里介绍,所以我想从教育的角度来看待墨顿的成功因素。

第一,墨顿追求自己的兴趣。他在念博士的中途,改变了自己的专业。而我们现在,往往在孩子考大学时,就想确定孩子的专业,未免操之过急。

第二,墨顿的成功,数学功底至关重要。 不管过去还是未来,数学培养一个人的思维方式和学习技巧,在很多领域用得着。墨顿在跟导师的合作过程中,和看懂博兰克他们的文章,数学功底都非常重要。

第三,潜移默化的父母教育。 墨顿的父亲是美国现代社会学之父,比我们很多人更有资格教育小孩,但是他更多的是以身作则,培养孩子的刻苦精神和思维习惯。 他的母亲则培养他的同情心和关爱心。试想,如果墨顿的文章早于博兰克和斯科尔斯的文章发表,是不是会有个行业公案?

第四,父母不要过于干扰孩子的选择。 墨顿的父亲,应该有自己的社会关系,也会对不同的学科有自己的看法,但是他没有过分干预孩子的职业选择。

第五,大家都要照顾好自己的健康。如果博兰克不去世,墨顿是否会得诺贝尔奖还是个未知数。

结语
最后,大家最好做自己喜欢的事,并努力把它做好。能否得大奖,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meramid88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