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语空灵

我们从哪里来? 我们是谁? 我们往哪里去?
个人资料
风语空灵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电影《普罗米修斯》- 神话,科幻与现实

(2021-08-26 11:09:15) 下一个

电影自从上世纪初问世以来,就成了人们想象力的新艺术呈现。远古甚至史前的幻想与记事是人类文明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历史的长河中大多以壁画,雕刻,图腾等物质形式保存下来。这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遗迹又给予后人新的想象空间,启发出更多样的幻想和叙事,在电影方面表现为一类又一类的科幻作品。作者和导演受益于电影得天独厚的条件,融合科学,神话,现实,以及未来等各种元素,把他们的想象与幻想视觉化,直接具体地传递给观众,观众的热烈反应(口碑与票房)又极大地激发了制作者的激情和热情,于是就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人们对科幻电影趋之若鹜的原因之一可以用一句俗套的话概括:对诗与远方的向往。当然作为一门艺术,科幻电影不可能只满足这一个条件。人们的喜好五花八门,观众与作者的见解也各有不同,科幻片对社会和人们思维的积极作用很难用一两句话讲清楚。

2012年上映的英国电影《普罗米修斯》(Prometheus)定义为一部科幻恐怖片。剧情围绕 “普罗米修斯号” 科研太空船及船员和他们的太空探索展开。故事发生在21世纪末,科考太空人根据地球上古文明遗迹中的星图前往外太空寻找人类的造物主。然而当他们到达一个遥远的既定星球后,遇到的却是导致人类灭绝的威胁。
 
普罗米修斯号太空船用了两年多的时间飞到了距地球34光年的LV223星球,探访他们造物主的踪迹,有读者一定会"叫真",用近17倍的光速,这不是有违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吗,well, 不是还有"虫洞"的可能吗?别忘了,在科幻的世界里一切皆有可能。"理论上,一个虫洞可能连接极远的距离,如十亿光年,或不同的时间点,甚至不同的宇宙。"- Wikipedia
 
上图中虫洞(Wormhole)对面的那片宇宙,美丽地诱人。一个光速飞船直飞要十亿年的话(图左中的红色路径),抄近路通过虫洞也许几年就到了。当然,形成虫洞,可不是像挖"隧道"那么简单,很可能涉及四维时空之外的另一个纬度,那太烧脑了。

扯远了,回到普罗米修斯。读过或听过古希腊神话的人都知道,普罗米修斯是神话中的泰坦族火神,传说他用粘土捏出人形,再联手女神雅典娜向其注入智慧,创造了人类。后来, 普罗米修斯看到人类生活悲惨,于心不忍,就到太阳神那里盗取火种送给人类,却违背了众神之王宙斯的旨意,被罚受"鹰"刑(绑在高山之巅让老鹰每天啄食其肝脏再一夜之间长回来,见下图)。普罗米修斯以其智慧和人类的捍卫者著名,常被视为人类艺术和科学的始作涌者。以普罗米修斯作为电影和太空船的名字,有古神话新说的含意。
 
尼古拉·塞巴斯蒂安·亚当 (Nicolas-Sebastien Adam) 雕塑的普罗米修斯 (Prometheus),1762 年(现存于卢浮宫)
 
电影里外星人使用的一种飞船,和影片开头的那艘椭圆形飞船很不一样。

电影《普罗米修斯》在本世纪初开始酝酿,原设计是科幻恐怖片《异形》(Alien,1979年推出)系列电影的第五部。导演蕾普利 斯科特(Ripley Scott)和另一位大导演詹姆斯 卡梅隆(James Cameron)异想天开,决定为《异形》出一部前传,有点儿跟乔治 卢卡斯(George Lucas)别苗头的架势,《星球大战》可以出前传,《异形》为什么不可以?。这是导演们的聪明之举,一则这部电影可以自成一体,二则与《异形》系列若即若离,让观众充满联想并期待续集,不得不说是商业和艺术的双赢。

下面简要探讨一下该电影的故事内容(如果你还没有看过,不想被剧透,不妨在此打住)。

史前时期的地球,山河壮丽,大气蒸滕,瀑水飞泻。一艘外星人的太空船出现在云层中,缓缓地悬停在一个宽广的滔滔瀑布之上,此时的星球地球(Planet Earth)表面除了岩石沃土,雪山奇峰和碧水冰河外,似乎不见生命的存在,更别提花草森林飞鸟走兽了。随着这艘飞船的到来,地球这张白纸就要被画上最美的图画。飞船上的外星人体型高大,有人称之为白巨人。他们把一位(造人)工程师作为生命的种子留下来,并从不远的空中监督他以自我牺牲的方式向地球播撒生命起源所必须的DNA。只见工程师走到瀑布边,弯腰将手中捧着的一个半球形器皿放在岩石上,抖下身上的斗蓬,露出凝白的皮肤和团团肌群,他打开器皿的盖子双手虔诚地将其捧起,将器皿中的黑色圣液一饮而尽。看到工程师饮下圣液,瀑布上空的太空船幽然转向,消失在天空中。工程师顿感体内剧痛,身体直打寒战。细白的皮肤开始裂解,黑色的裂缝越来越长,越来越宽,好像整个人要被黑液溶解了一般。他终于抵挡不住全身的衰变,站立不稳,失足跌下深渊。黑色圣液中白巨人远祖的DNA与工程师自身的DNA彼此迅速交叠互换,新生命的编码就此诞生。镜头切换,DNA分子从杂乱无章变得完整而光鲜亮丽,屏幕上紧接着出现了血红透亮的单细胞,然后一个变俩,俩变四,四变八..... ,生命开始孕育。在细胞分裂的背景下,片名 Prometheus 一笔一划地出现在屏幕上。

此时,观众不难想象,白巨人会派工程师来考察地球生命的进展,根据一些人的影评,被派回地球的工程师发现人类并不是他们所希望的,他们造人的用意也并非那么善良,其实是用人类来作为未来生物的孵化器。工程师在洞窟岩壁上留下了祈祷自己母星球的星图坐标,原始人类误以为工程师是他们的神,他们以工程师的高大形象创作了"抬头望见北斗星"之类的壁画。时间到了当今,2089年一个寒冷的日子,在苏格兰的一个岛上,考古学家霍罗威和肖恩在一个尘封的山洞里就发现了一副这样的壁画,根据日期鉴定至少是在35000年之前。壁画上的星图坐标和其它古文明作品中的相同,二人见状高兴不已。

基于两位科学家的发现,财力雄厚的维兰德公司用一万亿美元资助了一个大胆的太空探索行动。一艘命名为普罗米修斯的飞船在浩渺星河的背景下,划过深邃的夜空飞向既定目标。根据壁画星图的指引,探险队经过两年多的太空跳越飞行,来到一个标号为LV223的星球。虽然这是一个类太阳系中的巨大行星的 Moon,但与地球十分相似。
 
图正中带环行星最大的那个Moon 就是LV223,工程师的"研究基地"。

 
普罗米修斯太空船穿过LV223厚厚的电离层,向有一排金字塔的谷地降落。

太空船乘员共17人,三位是包括船长在内的飞船驾驶人员,负责指挥,动力和导航。一位叫维克丝的公司督管,她对此次任务成见很深,因此对科学团队和资助此次探险的父亲威伦颇有微言。考古科学家霍罗威和肖恩是一对情人,虽志同道合,但各有所图,前者是想用此次探索来验证他的科学论文,后者则在此基础上寻找自己信仰中的人类造物主。另外两位科学家,一位是地质学家费菲尔德,一位是生物学家密尔本,费菲尔德纯属为赚钱来打酱油的,所以,很有点儿玩世不恭的味道。维兰德公司的主人威伦年事很高,将不久于人世,他秘密地上了飞船,是一位神秘乘员。高度拟人化的机器人大卫是威伦的"儿子",虽表面上是飞船主要船员,在漫长的旅途中负责看护飞船和冻眠舱中的船员,但却秘密地向威伦报告。威伦有着完全不同的目的:来见工程师,借工程师之手让自己返老还童。威伦创造的大卫存在重大缺陷,虽然没有灵魂,但和人一样有自己的野心,没有道德束缚,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集合了工程师所憎恨的人类弱点,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影片中第一个遭工程师毫不犹豫愤怒斩首的就是大卫,然后用大卫的人头狠砸威伦将其杀死。大卫后来被幸存下来的肖恩所救,但他以德报怨,终成"万恶之源",这一点在《普罗米修斯》中有所体现,在续集《异形 契约》(2017)中得到进一步展示。
 
普罗米修斯太空船乘员中的几位科学家,从左至右,前排:肖恩,霍罗威,密尔本,后排:福特,和费菲尔德

 
电影中扮演白巨人工程师的演员确实是巨人,身高7英尺4英寸。(两米二四,相比之下,姚明的身高是7英尺6英寸,或两米二九)

在LV223星球上,存在着导致工程师死亡和几乎灭绝的生物,因为没有人或工程师的肉体作为它们的孵化器,只能侵染小爬虫变异出像蛇一样的大爬虫,不能向下一代延续。工程师飞船的飞行控制室隐藏在一个中空的金字塔下面,仅有一位工程师幸存于冻眠舱中。在第一次进入工程师的飞船考察之后,大卫私自将储藏有异形潜质的遗传物质带回了飞船。在交谈中大卫给霍罗威"下毒",将含有上述遗传物质的一滴液体悄悄放入霍罗威的酒杯中,使其感染。随后霍罗威与其女朋友肖恩的性行为让后者怀上异形,它是更高级一代异形Deacon的前身,它侵入白巨人会孕育 Deacon,即终极版异形。片尾镜头中Deacon从死去的工程师身体上破腹而出,随着新生Deacon的一声大吼,电影结束。霍罗威被感染后,很快病入膏肓,在飞船的舱门前他大义凌然地让维克丝用喷火器将自己烧死,保护了他人。肖恩得知自己腹中育有异形,急中生智用飞船上的自动化外科医疗舱刨腹,将怪物及时取出而幸免于难(此情节中演员的演技和道具都是电影的一个亮点)。地质学家费菲尔德和生物学家密尔本,因迷路被风暴困在了工程师的飞船中未能及时返回,并因为"好奇害死猫",密尔本与刚刚蜕变出的像蛇一样的生物嬉戏,没料到两个人被此蛇形怪物无情攻击双双丧命,费菲尔德死后变异成了攻击性和攻击能力极强的怪物,返回飞船惨杀了两名船员后被船长和船员用喷火器烧灼和重型卡车碾压而被消灭。
 
肖恩用医疗舱开腹取出的异形怪胎的道具,是制作人员把内有蠕动机关的模型装入一个避孕套中,然后灌入血红色液体扎紧,在情节需要的当口从镜头看不到的方向用锐物刺破,达到瞬间破膜而出的逼真效果。

 
人形机器人大卫,正在注视着指尖上的一滴含有遗传物质的溶液,此后他亲手将其放入了霍罗威的酒中。大卫是影片中无道德无底线和无畏的代表。

霍罗威的死和自己的遭遇,让肖恩意识到此前对这次探险的认知大错特错,但还是在信仰和好奇心的驱动下与威伦和大卫等一起去见唯一幸存的工程师,她强烈地想要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工程师太空船的货舱中放满了成千上万的装有异形遗传物质的容器,在获悉工程师要驾驶太空船飞向地球,并用人类作为孵化器时,她紧急呼叫船长求助。留在普罗米修斯号上的船长和船员知道后,违抗维克丝的直接命令,不是返航,而是撞向已经在升空的工程师飞船,与之同归于尽,彻底摧毁了"毒液",用他们的生命保护了地球。维克丝在乘救生舱逃逸后,被坠落地面的飞船碾压致死。幸存下来的肖恩听到身首异处的大卫的呼叫,得知还有备用的工程师飞船可用,而且大卫知道如何操纵。肖恩不知有诈,救起了大卫,向地球发出了一条"普罗米修斯已全员遇难,不要再寻找我"的信息,在信仰,寻求原因,拟或复仇的驱使下,她与大卫一起向工程师的母星球飞去。肖恩的命运如何?大卫对她作了什么?都在续集中有所交代。
 
普罗米修斯号飞船开足离子发动机马力,将工程师开往地球的飞船撞得凌空爆炸。

 
续集中大卫驾驶太空船到达白巨人母星球时所看到的场景

生命起源是一个科学问题,也是一个宗教问题,但这并不妨碍艺术家和神学家用它来大作文章。好莱坞科幻大片的制作往往耗费巨资,场景非常震撼和逼真,常常使观众深陷其中,有众多疯狂的影迷和信众。上大学时随同学去郊游,爬到山顶的一个著名寺庙时,看到一位僧人在门洞里打坐,于是不甚礼貌地上前问他,大意是佛真的存在吗。当时他回答:"信则灵"。几十年过去了,那位僧人的神回答伴随至今,不知从何时似乎一切说教失去了它貌似真理的作用,如果不信,肯定不灵。想想那些人云亦云和信誓旦旦的人,又有几个是真的信呢?电影中生物学家密尔本质问肖恩,你怎么知道工程师创造了人,而非达尔文的进化主义,她说:"我不知道,但我选择相信"。肖恩信仰工程师是人类的造物主 ,那怕是全飞船的人都献出了生命,她仍然秉着信仰继续探索,以至于她最后也搭上了性命。这个世界上有人献身科学,有人选择神学,有人介于二者之间(只有在科学无法解释的地方才让神介入),更有人干脆以神自居,无论哪一种人,要想成为 True Believer 都离不开一个"信"字。
 
 
 
 
《普罗米修斯》很少用特效和数字模拟,场景制作真实而宏大。打造得如此逼真,就是要观众信,信了就灵,就达到了电影的艺术效果。

电影《普罗米修斯》和许多科幻作品一样,借助神话和想象,融合现代科学对人类起源任意发挥,其中许多地方令人深思。电影塑造的一族白巨人和他们的科学工匠(也就是上述所说的"工程师",Engineer),无论是身高还是智慧都高人类一等,在宇宙中比人的存在早了不止千百万年,掌握着无以伦比的科技,还真有点儿"普罗米修斯"的影子。工程师们在星系中的宜居星球上播撒DNA,人类也是赐他们之手所造。白巨人对人类始造终恨,不喜欢被创造者去探寻造物者的来龙去脉,痛恨人类的互相残杀,贪婪无度,尤其是有人开始创造有自主思维的永生超能智体,而且根本没有意识到其危害。工程师在LV223基地研究和升级黑色圣液时发生事故,导致DNA变异失控,产生出能杀死工程师的怪物,多么类似今天地球上正在发生的事情-对病毒进行"功能增益"。电影在一定程度上对人类的前景进行了讽刺意义的科幻展现,有一定的现实警示作用。也就是说,创造发明不是坏事,关键是要有控制威力无边的发明物的能力和机制,严格的法律,伦理和道德约束等。否则,很有可能聪明反被聪明误,一个猪队友害了整个团队,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对人类的发展,福祉,安全,和命运起反作用。今天的新冠病毒大流行是不是一个最好的注脚,实在是发人深醒。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新冠病毒向何处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