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语空灵

我们从哪里来? 我们是谁? 我们往哪里去?
个人资料
风语空灵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新冠病毒向何处去?

(2021-08-11 06:45:59) 下一个

新冠病毒向何处去?表面上是一个医学问题,换个角度是一个有普通性质的哲学问题。科学的问题需专业人士来回答,哲学的问题就不必只有一家之言,一般的人也可以从哲学的角度来对其进行探讨。大家都知道,以这种方式提问还有另外两句,即新冠病毒是什么?和新冠病毒从哪里来?由于疫苗研发的需要,前者在科学上已经被回答地非常清楚。从普遍意义上来讲,病毒的存在是大自然调节机制的一个环节,它已经存在了几十亿年。病毒和病毒基因在生物和人类进化,以及人类胚胎发育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以至于今天人类的基因组中到处都是病毒的"僵尸"(请参见我的另一篇文学城博文:新发现!僵尸病毒参与胚胎发育)。常有人担心新冠疫苗(辉瑞和莫德那)中的病毒基因会通过反转录整合的自己的DNA中,先不说这是否真的会发生,就是被整合了,那也像滴水汇入江河,当然不是没必要担心,只是病毒基因在人类基因组中的存在早已是司空见怪的事;至于后一个问题,即新冠病毒从哪里来?眼下已经掺入了很多政治和人为的因素,使医学溯源变得异常敏感,困难重重,莫衷一是。想要弄清楚新冠病毒从哪里来(源头在哪里和如何开始传播的),可能是旷日持久的事情,但终有一天会水落石出。总的来说,人类无节制地扰动大自然和一些人的贪婪愚蠢造成了今天这个世纪大瘟疫,是天灾更是人祸。在这个节点上,关于新冠病毒从哪里来只能"哲学"地一笔带过,还是让我们集中精力多讨论一下疫情的走向,以及对经济和生活的影响。
 
(图片来自网络)

COVID-19疫情到了今天,新冠病毒Delta变异株大行其道,已经是"山雨骤来风撼楼",新的疫情好像是美国的第四波感染高峰了,人们不禁纳闷,"见鬼!还有完没完?""什么时候是尽头?"要回答这个问题,先让我们静下心来逛一下历史。新冠病毒疫情是世纪大流行,100年前的1918流感大流行可以作为参考(见下图)。
 
图一,1918年至1919年大流行前和大流行后 A/H1N11918 流感对英国的影响。1916 年1月至1921年12月期间英国伦敦的总死亡(黑色)和流感肺炎相关死亡(红色)。上图显示着流感大流行是一种所谓的"自限性"传染病,也就是说大流行会自行消退。在1918年以后的上百年里,流感病毒得到了很好的控制,人们再也不会像1918年大流行时那样对其"谈虎色变"和"草木皆兵"。每年的流感疫苗接种,尤其是在老年与儿童这两个年龄组中的普遍接种,将流感控制成了低死亡率季节性流行病。

 
(Data source: https://coronavirus.1point3acres.com/en

 
图二,(a) 2019年至2021年新冠病毒大流行对美国的影响。从图中可以看出,2020年夏,秋和冬(2021年初春)的两波疫情均伴有死亡人数的升高,但2021年春和夏的两波(数据截止到8月初)并未见明显的死亡人数升高(at least so far),暗示着与2021年初开始的COVID-19疫苗接种有关。(b) 2020年至2021年新冠病毒大流行对加州的影响。该州新的一波疫情也未伴有死亡数字的上升,而加州人口完成疫苗接种的比例已超过70% 。

 
Data source: https://ourworldindata.org/covid-vaccinations?country=USA
图三, 美国Covid-19疫苗接种曲线。数据显示,截止到二零二一年八月七日,超过半数的美国居民已经完成疫苗接种 (Fully vaccinated)。

从这些显而易见的曲线和数字,我们不难看出新冠病毒的疫情既仍不见尽头又似乎已经"穷途末路",不见尽头是因为目前这一波Delta变异株的肆虐,穷途末路是感染人数上升的同时没有死亡数字的升高,新冠病毒疫情的性质在朝流感方向转变。一年半以来,新冠病毒的感染遍及了有人居住的四个大洲(亚,欧,美,和非洲),不但造成大量的感染和死亡,还在各个大陆产生了四个不同的变异株,一个比一个厉害,最后连严防死守的防疫地区也被其攻破,可见大自然的威力,所谓的"人定胜天",只不过是一句豪言壮语,自然的规律从来都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人是自然的一部分,而人的意识则不是。

富比士杂志关于澳大利亚(大洋洲)疫情的最新报道,是新冠病毒Delta变异株肆虐的例证之一:"在Covid-19 Delta 变种无情激增期间,超过一半的澳大利亚人口处于封锁状态 -(Siladitya Ray from Forbes 2021 年 8 月 7)大约 1500 万澳大利亚人—占该国人口的近 60%—目前处于严格的封锁之下,该国周六报告称,Covid-19 病例的单日增幅创今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这种传染性很强的Delta变种继续在三个地区蔓延, 人口最多的新南威尔士州、维多利亚州和昆士兰州。"

大洋洲是如此,其它几个大陆就不用提了,从网上对中国大陆的报道来看,也全是Delta变异株,那阵势让很多人预计明年疫情可以结束,并能回国探亲的愿望再一次成了空中楼阁。

那么,新冠病毒向何处去,是不是像有人说的那样会出现下一个更厉害的变异株,如此这般地肆虐下去。首先,从有记载的历史上看,没有听说过哪一个天然出现的传染性病毒可以无限地变异并一直肆虐下去,而且,其基因组的有限性也不会允许它有这样的能力,当然,理论上在实验室中经过"功能增益"的病毒,可以获得相当于成千上万年的超前进化,具有更多突变潜力和可能。除此之外,新冠病毒的命运无怪乎是流感病毒的下场,或类似于普通感冒病毒与人类共存。普通感冒病毒和普通感冒可能是史前时期一次病毒大流行的"遗迹"。COVID-19与流感疾病不同之处是所谓的"新冠后遗症",目前对于它是否确实存在,如果存在,到底是COVID-19的普遍现象,还是与每个患者的内在体质有关,尚不清楚。此次疫情的最终结果,也许会像其它病毒大流行一样,通过施打病毒疫苗和不幸的感染,人们有了群体"棉衣"后,不再畏疫情的"寒冷",新冠病毒和它引起的COVID-19才会偃旗息鼓退出历史舞台,人们才能最终迎来大流行后的春天。
 
话说回来,明年结束疫情并不是完全不可能的,首先从疫情中走出的会是那些疫苗接种率高和遭受新冠病毒重创的地方,印度在经过今年初夏COVID-19惨况后,并未有新的变异株出现。大火后的余烬有死灰复燃的可能,要是大火烧过的地方已无物可燃(未打疫苗和易感人数已经很少),就为走出疫情打下了基础。

至于COVID-19 对经济的影响,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的 Brian Beach 在2020年8月撰写文章,比较了1918和2020两次病毒大流行:"1918年的流感是与最近一次 COVID-19 有许多重要相似之处的大流行。这两种流行病都涉及由病毒引起的新型、高度传染的呼吸道疾病、都在几个月内蔓延到全球(1918年的跨洋交通远没有当今这样发达-本人注),截至2020 年7月,都缺乏医疗治疗,都采用了非药物干预措施来减缓传播"。 该文章探讨了大流行对经济的影响,其论点似乎是1918流感大流行的发病和致死人群主要是青壮年(免疫力旺盛者),所以对劳动力影响大,对当时的经济造成了负面影响。今天的新冠病毒大流行的致死人群集中在60岁以上和有基础病的人(免疫力羸弱者,大流行初期他们首当其冲,后来成了国家和社会的重点防疫保护对象),总的来说对劳动力的影响不大。反而封城和限制流动肯定会减弱经济活动,而且,严酷的防疫措施虽然短期内有效,但却极大地拉长了人群达到群体免疫的时间,当别的地区从疫情中走出后,本地区还要继续封锁较长一段时间才行(如果其它地区仍有散发感染就更会如此),最终很可能功归一溃,成为最晚从疫情中走出的地区。况且,严酷防疫措施的实施在人们心理上造成的巨大创伤,尤其是在幼小和年轻一代人中的影响,将会是沉重和久远的,属功属过,只有时间和历史才能给出答案。

这次大流行对世界的经济,地缘政治,文化(比如无观众的奥运会),军事,以及科学技术造成的影响是全面的,严重加深了中美两个大国长期激烈竞争的态势。我们不得不感叹历史已进入了一个新的轮回,我们需要认真分析,细心观察,作出自己的判断和应对措施,要有一个全新的思维以确保未来的安全和成功。举例来说,如果戴口罩和社交距离成了常态,我们就接受和拥抱现实;如果旅行的票价比过去增加了若干倍,我们就减低旅行的次数和档次;如果归途路漫漫,不要气馁,不要心急,事在人为,车到山前必有路。如果在家工作成了趋势,可以考虑搬到僻静的地方,或在家中专门开辟一间每日上班的工作室等;相应的新生事物会应运而生,得准备好接受和运用它们;总之,危险和机遇总是并存,天出此机必我用,正是练就一身逢凶化吉能力的时候,你准备好了吗?

 

美国西部六州大环游 (15) 经验感想篇

[ 打印 ]
阅读 ()评论 (7)
评论
风语空灵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号蚂蚁' 的评论 :

哈哈,承认(acknowledge)流感疫苗(疫苗的一种)有用了,有勇气!
大号蚂蚁 回复 悄悄话 流感年年有,每年都有不同亚型,流感疫苗也都是针对预测当年最可能流行的流感。
风语空灵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太空风' 的评论 :

谢谢!: )
太空风 回复 悄悄话 好文,赞
风语空灵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艾粉' 的评论 :

谢谢!
艾粉 回复 悄悄话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