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狼发牢骚

发发牢骚,解解闷,消消愁
个人资料
笨狼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维吾尔族问题的本质

(2019-11-16 15:16:40) 下一个
今天《纽时》透露了一份中国新疆政策指导内部文件,包括习近平讲话,近500页,可以说是温家帝国内幕以来最爆炸性的文件:
 
More than 400 pages of internal Chinese documents provide an unprecedented inside look at the crackdown on ethnic minorities in the Xinjiang region
This document, part of 403 pages obtained by The New York Times, tells Chinese officials in Xinjiang how to explain the disappearance of parents and families detained in camps built to hold Muslim minorities. Anguished students asking about their parents were told they had nothing to worry about
 
(点击放大)
 
对中国政府来说,没有什么比这更恐怖的了,不过也不是不能预料到的,迟早的事,据《纽时》报道,文件是党内一名反对新疆政的策高官透露出来的,反映了不同的声音还是有的。
 
新疆政策也许是任何一个国家无可奈何之举,大概中国政府会说你们美国人运气好,以前把奴隶当牲口的时候,没人说你们,现在一个“假”忏悔,反成道德高尚之人;你们屠杀北美土著的时候,唱的都是昭昭天命(Manifest Destiny),现在你们成了宽容、团结少数民族的榜样。但是中国政府这个政策怎么说,怎么看,都是失败。
 
我今天要说的,是从意识形态和文化的角度来说说中国政府为什么采用如此极端的政策,这个核心的,也是唯一的问题是:
 
国家和上帝:谁第一?
 
在美国,大家说两不瓜葛,各管各,你说上帝第一也行,但别惹我。如生活在美国的少数宗族阿米什人(Amish),其生活方式和目的无疑是反人性的,但他们的生活态度很温顺,绝对不会对外人有威胁。不过这种“宽容”在欧洲历史上并非如此的,即使是近代英国史也不是如此,加尔文教就是专制,加尔文教影响的英国清教徒就是极端宗教狂热集团,他们跑到美国说是“逃避宗教迫害”,其实是他们要清洗英国,他们要迫害其他人,才被人赶走的。英国的清教徒狂热在克伦威尔专政时达到高峰,结果英国人发现这宗教狂热可真不是滋味,所以宁愿复辟,把老国王查尔斯二世请回来。所以美国的宗教宽容和政教分离不是天生的,一是吸取教训,二是当时美国各种派别太多,没人愿意被压迫(参见:英国宗教复辟为什么失败?上:为什么美国这么发达,民众却信教十足下:为什么美国这么发达,民众却信教十足?)。欧洲的宗教宽容也是后来宗教分裂后派别太多妥协的结果。
 
上帝的存在有个好处,就是大家知道国王不是世上地位最高的,国王之上有上帝。不过历史不是那么一回事,欧洲宗教的发展是基督教在罗马国家势力之内发展起来,罗马分解以后,天下无主,教堂成了凝聚中心,后随统一的力量逐渐强大(参见穆罕默德,唐太宗和查理大帝),政教达成分权的契约:相互支撑,所以上帝并没有马上抑制王权,抑制王权是宗教改革之后才有的。现在看看伊斯兰,伊斯兰不仅没有政教分权,反而是政教合一,掌握了天堂人间一切大权,伊斯兰也没有经历过任何宗教改革,这才有它发展到今天还是极端倒退的一个宗教体制,当这种文化与其他文化相遇时,冲突时不可避免的,看看美国对伊斯兰的反应,即使是以多元化为道德基础的白左也难以为之辩护。
 
这是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一个根本区别,在我看来,宗教问题远比维吾尔族的种族独立更为关键,据报道中国政府最近大肆拆毁清真寺,这是很极端的行为, 暗示中国政府是下了决心冒天下之大不韪,也要用一代人的时间把宗教根子拔了,这一来,难怪世界谴责中国是宗教迫害。
 
我把《德国之声》罗列的新疆大事附录在下
 
不过忽视新疆宗教狂热、疆独、恐怖主义也是无视现实,中国政府很多场合觉得自己的政策与美国911后反恐没啥区别,大概他们纳闷,为什么美国对穆斯林的压制仅以“战争牺牲品”(collateral damage)就能掩盖过去,而自己的不也就差不多,大家却揪着不放。
 
《国务院发布的新疆政策》新疆的反恐、去极端化斗争与人权保障
 
中央对新疆的强硬政策在中国有广泛的支持,也许不少人不知道,不少人不愿意知道,不少人被洗脑,但支持的人不少,我还见过台湾、民运人士支持的,这大概是前期怀柔政策失败,极端恐怖活动之后的本能反应,是大家对伊斯兰极端意识的回避。
 
从同情的角度来看,一旦恐怖主义和分裂主义有了立足之地,那确实是要像中国政府说的那样,成了癌症,不仅仅会蔓延,还有控制不住的可能性,所以必须采纳从严的政策,这个政策的反面说明了政府并不稳定,至少政府觉得社会并不稳定,自己没有控制的能力,不论那个说法,中国社会都很脆弱,也是制度的脆弱。
 
现在我来回答上面提出的问题,“国家和上帝:谁第一这个问题为什么能解释中国的新疆政策。
 
但在中国,上帝不能第一,不仅不行,还必须国家第一。这是冲突的根本原因, 穆斯林相信信徒之上只能是真主,那就是否定中国这么一个主权,否认中国的主权,你要么不当中国人,要么强行改造。
 
再来看看一个假设。如果沙特所有老百姓都移到美国,成了公民,他们要政教合一,其它美国人怎么办?你可以预料到跟中国近似的方针,也许没那么极端,不过看看欧洲对一两百万穆斯林难民的反应,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没那么极端。
 
 
西方媒体对这个彻底暴露中国政府的种族清洗的邪恶用心报道是一片呼声,这是铁证,《纽时》报道最大的冲击是中国政府再也无法回避国际社会对其“种族清洗”(Ethnic cleansing)的谴责,也许一百年前这不是什么,现在采用这种政策,是令人无法接受。
 
(点击放大)很多“安抚”措施
 
文件绝大部分是习近平讲话,这下子习近平作为罪魁祸首是跑不掉了,可是这里多少是常委、政治局的共识?
 
(点击放大)文件里唯一的犯了错误的反面人物:也体现了国内还有倾向温和政策的人
 
也许无论是谁,任何政策,都只会失败,所以属于厄运,所以只能以极端对付极端,但人性的基本是即使他人丧失人性,自己也不能丧失人性,这不是反应了其他人,而是反映了自己。所以,无可奈何并不能替中国政府的无能解脱,更不能替极端行为解脱。种族清洗最根本的,是把犯罪强加到一个种族所有人之上,而不是按人按罪来定罪。
 
海康威视维吾尔族识别智能又是中国政府新疆政策失误的典例
 
我相信这是可以通过正常法律过程控制得住的,代价大些,但能控制得住,有节制,有依据的严打,不仅仅让维吾尔族人觉得自己能留个根,也让绝大多数的人觉得中国还是自己唯一的家,当你把一个人的根挖了,你是把这个人推到了你的死的对立面去了。  
 
【相关】
 
 
 
【附录】(德国之声)新疆大事 (不包括最近“再教育”和大肆拆除清真寺)
阿克苏爆炸事件
2010年8月19日,新疆阿克苏市一名据官方报道称为维吾尔人在联防巡逻队人群中使用三轮车引爆炸弹,造成7人死亡,14人受伤。
和田恐袭事件
2011年7月18日,新疆和田市暴力恐怖分子袭击当地税务所和派出所,并扣留人质,有一名联防队员丧生。
叶城恐袭事件
2012年2月28日,新疆喀什叶城县步行街农贸市场内发生砍杀平民事件,暴力团伙当场杀死13人,砍伤16人,其中两人后来死于医院。7名恐袭者被警察击毙,1人死于医院,1人被捕。1名联防人员丧生,多名警员受伤
北京反恐升级
中国反恐体制升级,原来的国家反恐怖工作"协调小组"升级为"领导小组",由时任公安部长的郭声琨亲自担任组长。2013年8月27日,国家反恐怖工作领导小组第一次全体会议在北京召开,郭声琨强调,对恐怖活动要坚持"打早打小"、"露头就打"原则。这也是后来新疆再教育营遵循的方针。
伊力哈木被判无期
2014年1月,原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维族人伊力哈木·土赫提被捕,当年7月,新疆乌鲁木齐市人民检察院以"分裂国家罪"对其提起公诉,9月23日一审宣判了无期徒刑,11月二审维持原判。伊力哈木是双语网站"维吾尔在线"的创办人并一直担任站长。在对他的指控中,尤其强调伊力哈木利用这个网站组织、拉拢和操纵一些人充当网站的管理员,制造事端,散布分裂思想,"鼓吹新疆独立,从事分裂活动"。
《卫报》:新疆有30多间清真寺被拆
《卫报》2019年5月报道,对比Google Earth与美国卫星影像公司Planet Labs系统内的卫星影像,发现在2016到2018年间,至少有31间位于新疆的清真寺及2个大型圣祠遭中国政府大规模毁坏或完全拆除。中国的《环球时报》引述中国驻土耳其大使邓励今年2月的发言,表示新疆目前有超过25,000个宗教场所,其中包含24,400座清真寺。 此外,邓励当时还说新疆有8个宗教教育机构,并以不同语言发行伊斯兰经典。
美国防部:"集中营"的说法是合适的
2019年5月初,负责印太地区安全事务的美国国防部助理部长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对媒体表示,用起源于纳粹德国时期的"集中营"这一概念来形容新疆关押穆斯林的状况是"合适的"。不过,包括美国国务卿彭佩奥在内的西方政治家以及主流媒体使用更多的仍是"再教育营"这个字眼。
埃尔多安:新疆人幸福生活是事实
2019年7月2日,土耳其总统在访华期间会晤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时表示,"坚定奉行一个中国政策,中国新疆地区各民族居民在中国发展繁荣中幸福地生活是个事实,土方不允许任何人挑拨土中关系"。他还说,土耳其坚定反对极端主义,愿同中方加强安全合作,也称坚定支持"一带一路"建设,希望双方在该框架内合作。埃尔多安这番表述同10年前7.5事件发生后的言辞大相径庭,2009年,他谴责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实施"种族灭绝政策"。
[ 打印 ]
阅读 ()评论 (9)
评论
92m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笨狼' 的评论 : 我记得至少9年以前乌鲁木齐人就已经总结或熟练引用新对少数民族政策为”露头就打”了。前有王震血洗政策为例,再教育营是可以被政权内部视为文明的。“kill the Uighur, save the man” 和美加对原住民子弟的residential schools有异曲同工之妙,可惜晚了一两百年。
我的问题是,我小时候,差不多十几岁之前吧,现在所谓的“极端思想”是并不存在的,而后愈演愈烈,自下而上的反抗和自上而下的镇压就变成鸡生蛋蛋生鸡了。现在的新疆街景与普通人的生活方式也随之改变,都恨不得把整个小区用铁笼子围起来,十步岗哨荷枪实弹才自以为安全。当人们自以为受到威胁,自己才是脆弱的一方时,自然no mercy是顺理成章的选择。但是反抗者也会采取同样的话术和心理啊,他们也会no mercy的不要命的反抗,打一场你死我活的人民战争。
只是那个我小时候的新疆,现在已经并不存在了。
行道堂主 回复 悄悄话 回归20年搞得天怒人怨,民心尽失,邪恶独裁土共真是失败。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新疆的恐怖活动确实从中东和前苏联分裂出的边境小国开始乱之后就苗头渐起,恐怖分子出来袭击警察和士兵,当地干部。不是还驾车载炸弹汽油冲天安门嘛。当天朝开始抵制之后,反击增强,越演越烈。

这个文件是地方一级的。 事实是当这个书记放人之后,就有士兵和下层干部被杀。边境的渗透厉害,有武器进来。 形势严峻。

坦白说, 我以前一直不解新疆问题,对邓小平的六四处理也有异议, 但是经过香港暴乱, 我的想法开始转变, 或者说认识更深了吧。 整个世界现在都动荡不安,到处暴乱。 英国,法国,西班牙。。。 贫富差距使得下层人口怒气重重。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童心未泯100 发表评论于 2019-11-17 00:26:33
看来北美也可以建一座华人集中营,给大陆来的洗脑。
只要有节制,有依据,虽然代价大些,但只要给口饭吃,保证不饿死人,必能控制地住。
===
二战是美国就是给日本人办了营。 现在华人到美来花钱, 办了营美国经济会受到大打击, 有实施的困难
童心未泯100 回复 悄悄话 看来北美也可以建一座华人集中营,给大陆来的洗脑。
只要有节制,有依据,虽然代价大些,但只要给口饭吃,保证不饿死人,必能控制地住。
BillyZ 回复 悄悄话 共匪虽坏但对新疆滥杀无辜极端宗教分子的任何措施都是应该的,支持者请把你的头伸出来让它们骚回回砍一刀试一试?

纽时就是人渣办的媒体,装人怂,不是东西。
钱百万 回复 悄悄话 很想二次大战时的纳粹种族清洗
weikeduo 回复 悄悄话 虚张声势的文章,我还以为五角大楼又泄露了文件。能开着飞机冲进世贸大厦的人都应该是被成功洗脑的,中国和新疆政府没把维族人都杀了,而是花了巨大人力和物力把极端思想洗掉,让人正常,是伟大的举措。西方政府除了耍嘴皮子还能对维族人有什么帮助?有一个国家愿意接受不要说百万了,几万极端分子吗?连维族人的老祖宗土耳其都坚决没这个兴趣。
笨狼 回复 悄悄话 《纽时》的中文版:
https://www.nytimes.com/zh/2019/11/16/world/asia/xinjiang-documents-chinese.html

中文文件用词较含糊,《纽时》的“No Mercy”标题,大概出自犯了错误的王勇智所言:“坚决打干净,打彻底,斩草除根。”不清楚是不是政策的要求。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