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狼发牢骚

发发牢骚,解解闷,消消愁
个人资料
笨狼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杂记●草稿

(2019-11-13 07:42:55) 下一个


到这
https://cdn.newsapi.com.au/image/v1/1c9456b8d2d77fefcd5e498db4851eda?width=1024

 

https://cdn.nybooks.com/wp-content/uploads/2019/11/tallman_1-120519.jpg
Vija Celmins: Untitled (Ocean), 1970

 

世界的贫富不均是追求增长的结果,还是说只要纵容发财有利,忽视贫富不均,就必然带来高速增长?

适当的工业政策是合理的吗?
《彭博个人专栏》Should Government ‘Pick Winners’? It’s Worked Before( Noah Smith,经济学家)
Eight books on what's known as industrial policy show the successes and the failures.
《彭博个人专栏》China's Industrial Policies Work. So Copy Them(Gabriel Wildau,前《金融时报》驻上海组长)

Free-market conservatives in the U.S. seem newly fascinated by Chinese state-directed economic policy

 

 

推特内嵌视频在火狐浏览器内无法显示,古狗才行:

 

 

 

中国银行的水平:深夜小巷里,我遭遇了中国第一大银行的伏击,导致外人讥讽上海“取代香港金融中心”的幻想

‘Harvey Weinstein Told Me He Liked Chinese Girls’

 
(发现火狐浏览器没法正确显示推文,古狗Chrome才行)
 
 
布鲁金斯学会中国专题
 
 
 
 
 
 
 
 

中国的三角债,三角贷
 
气候变化
 
 
 

《金融时报》步《经济学人》后尘。任命历史上首位女总编,Roula Khalaf
Roula Khalaf has served as foreign editor, Middle East editor and deputy editor during her 24 years at The Financial Times.

《经济学人》总编,Zanny Minton Beddoes

纽约市立大学历史学家Alexander Zevin所著Liberalism at Large: The World According to the Economist,翻阅了《经济学人》百多年的历史,发现它所推崇的自由经济其实是权贵、殖民和帝国自由经济,参见命笔Pankaj Mishra在《纽约客》的书评:Liberalism According to the Economist

 

若干思想文选
——读韦森《约翰格雷对哈耶克社会理论的全面挑战》有感
 
新权威主义
 
百度(新加坡)
百度中国)
南派:萧功秦,北派:吴稼祥、张炳九
 
新左派
 
 
敌托邦(dystopia),政治和机器人的幸福
The Dark Psychology of Social Networks( Jonathan Haidt and Tobias Rose-Stockwell)
Michael Rectenwald: Woke Capitalism(James Kirkpatrick注记

 

US vs. China, NSC-68, and how times have changed
作者“笔名优述,兴趣电影,书,科技,艺术,政治,数据和经济内容。我在上海,北京, 日内瓦, 和伦敦读过书。大部分时间我在北京”。

 
 
The End of the American Order
这是美国国际地缘政治专家布雷默(Ian Bremmer)近日在日本一个发言结局的主题。
 
 
按照他的说法,原因很简单,因为美国人民厌倦了,他们做出了选择,不再充当世界领导的角色,不再愿意承担世界警察的角色(参见:美国精英权贵在做梦),这跟总统淳朴(美国总统Donald Trump,人称特朗普或川普)的鲁莽、浮躁、冲动无关。
 
 
There is one superpower in today’s world, one country that can project political, economic, and military power into every region. That superpower is still the United States.
高调
These aspirations, these values, were not invented in the United States. They are not “Western.” They are not simply the product of Europe’s Enlightenment. The drive for liberty, fairness, rule of law, freedom of expression, and the undeniable human drive for openness and exploration are universal.
 
国民财富的起源与“空想市场主义”的终结
早在战争爆发277年前的1637年,到中国传教的耶稣会士朱尔多•阿尔德尼就在一本欧洲出版的小册子中报道说,他的中国朋友经常问他一个关于欧洲的政治问题 :“如果欧洲有这么多国王,你们怎么能避免战争呢?”这位传教士(或出于天真或出于不诚实)回答说:“欧洲的国王都是通过婚姻联系在一起的,因此各个国家间彼此可以和谐相处。即使万一发生战争,教皇就会介入,派使节出去警告交战各方停止战争。”言下之意是欧洲虽然不像中国实现了大统一,而是国家林立,但鲜有发生战争。
文一对科学没有在中国产生的论述缺乏说服力。
 
美国历史学家彭慕兰2000年《大分流:中国、欧洲与近代世界经济的形成》
强权与富足》
《大分流之外》
《国家、经济与大分流》
中国以挖苦美国人为乐:美国是坏人?美记者怀疑人生后,网友给他上了一课,乐了,就以为自己多高尚
 
殷之光
 
文化作为一种产品(cultural goods)
中国是世界第一大出口国
 

贸易战
美国保守界的脱钩论
U.S. tariffs on China have oddly little effect on import prices. What’s going on?(美企基本上把关税的额外成本吞了,但这为何没有导致收成受影响?)
 

Global map showing US or China with larger goods trade

 

美帝国
American Empire
美国海外军事据点图
This Map Shows Where in the World the U.S. Military Is Combatting Terrorism
The infographic reveals for the first time that the U.S. is now operating in 40 percent of the world’s nations
U.S. Military Says It Has a “Light Footprint” in Africa. These Documents Show a Vast Network of Bases
Where in the World Is the U.S. Military?
Global Bootprints

军事基地的费用
Overseas Basing of U.S. Military Forces
What the U.S. Gets for Defending Its Allies and Interests Abroad
Withdrawing from Overseas Bases: Why a Forward‐?Deployed Military Posture Is Unnecessary, Outdated, and Dangerous
‘Cost Plus 50’ and Bringing U.S. Troops Home: A Look at the Numbers

Samuel Moyn is Henry R. Luce professor of jurisprudence and professor of history at Yale University and a fellow of the Quincy Institute for Responsible Statecraft, and Stephen Wertheim is deputy director of research and policy at the Quincy Institute for Responsible Statecraft. He is also a research scholar at the Saltzman Institute of War and Peace Studies at Columbia University

 
香港死了
 
 
 

 

 

数据看中国经济
 
财新PMI(采购经理指数)
 
 
官方PMI(采购经理指数)
 
 
https://www.zerohedge.com/s3/files/inline-images/China%20CPI%20PPI%2011.9.jpg?itok=_AeJmOhJ
 
https://www.zerohedge.com/s3/files/inline-images/China%20CPI%20PPI%2011.9.jpg?itok=_AeJmOhJ
 
https://www.zerohedge.com/s3/files/inline-images/china%20pork%20wholesale%20nob%202019.png?itok=vE-vx2kH
 
https://www.zerohedge.com/s3/files/inline-images/cheaper%20chinese%20goods.jpg?itok=LCYICjHK
 
https://www.zerohedge.com/s3/files/inline-images/global%20unrest.jpg?itok=08d3Hn1W
Is there such a thing as "US-China" Exposure index?
 

中国领导阶层对信贷的新共识
最后一文摘要:(现任央行行长)易纲和(上任)周小川(后期)有一个共识,不断膨胀的信贷不仅对中国经济无助,反而越来越成为负担、风险。但易纲无权,李克强有多大权力谁也说不清,几年前信贷泛滥,“权威人士”(大家一般认为是刘鹤,授权于习近平)公开批评那一政策,被认为是批李克强,但这说不清,李克强和刘鹤在经济政策上其实很接近,远比习近平更倾向采用市场机制,所以信贷的收缩扩张在没有确切证据时很难归咎于李克强。
 
近期又有人提议增加信贷一度过难关,据说易纲想争辩反对,但李克强一言将之否定,成了中国新思维。《彭博》猜测着肯定有习近平首肯,不论如何,中央共识,而且是正确的决定,是好事。
 
 
美国这么富,怎么这么多人有怨言?
《布鲁金斯学会》Realism about reskilling
Upgrading the career prospects of America's low-wage workers
Bullshit Jobs: A Theory review – laboured rant about the world of work, David Graeber(批评)David Graeber也许论据不足,也许这些工作不能排除,因为经济太复杂了,但这种即成社会结构依旧是一个僵固的框架,如果你要的是效率,这肯定没有;幸福,更遥远了。
 
但是与此同时我国的贫富差距不断加大,即使是各种数据中最温和的中国国家统计局的统计,2017年基尼系数也高达0.4670,超过了0.4的警戒线。一般发达国家的基尼系数在0.24到0.36之间,美国在发达国家里基尼系数最高为0.482
 
华伦税修议案
《布鲁金斯学会》Are wages rising, falling, or stagnating?
很复杂
企业:完全没有投资,避免任何税务义务是首要目标
减税:完全把钱从穷人转到富人那儿,国家举债来支付,FeDex零税
亚马逊的人渣市场
什么是社会流动性?
教育、藤校、抱团和特权
金钱第一,价值口水
富翁政治:慈善的幌子
美国的第一大敌人是谁?
The Median Net Worth For The Middle Class, Mass Affluent And Top 1% Suicide Rates Are Surging Around The World
https://www.zerohedge.com/s3/files/inline-images/birth%20rate.png?itok=ESSjkIov
https://www.zerohedge.com/s3/files/inline-images/2019-11-27_0.png?itok=ljphQ1x9
 
https://www.zerohedge.com/s3/files/inline-images/mothers%20age.png?itok=XfO69O5J
 
 
 
 
https://www.zerohedge.com/s3/files/inline-images/global%20market%20cap%2011.9.jpg?itok=K01CLOUh
 
https://www.zerohedge.com/s3/files/inline-images/top%2010%20own%2093%20of%20all%20stocks.jpg?itok=MDmqyd68
 
https://www.zerohedge.com/s3/files/inline-images/bottom%2090%20own%2072.4%25%20of%20all%20debt.jpg?itok=ygt83Q8V
 
https://www.zerohedge.com/s3/files/inline-images/total%20asset%20held%20by%20wealth%20group.jpg?itok=mWryuKbR
 
https://www.zerohedge.com/s3/files/inline-images/household%20top%2010.jpg?itok=GdfjtYPN
 
https://www.zerohedge.com/s3/files/inline-images/assets%20q2%202019.jpg?itok=z33qaqfc
 
英国经济学家Mariana Mazzucato
 
 
 
 
 
【修改】
 
当猪瘟遇到习近平(下)
 
 
猪慌峰期过去了,但猪慌没有消失,按有些报道,猪瘟也没有灭绝,但是焦急成了无奈,几天前的物价指数说明“史上最强”生猪生产恢复政策出炉【1】病没有什么效果:
 
 
物价指数从10月【2】到11月【3】可是说是整个局面还是下行,借 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二级巡视员辛国昌之口,说出了政府的看法【5】:
这是由市场供需决定的,这一轮生猪产能下降是遭遇了“三碰头”:猪周期下行导致的“不想养”、非洲猪瘟疫情导致的“不敢养”以及地方没有养猪积极性排斥养猪业造成的“不让养”
 
通胀“破4”,是个特殊的经济现象,有警钟的意味。然而“CPI跃升、PPI低迷”之谜其实很容易解释,需求孱弱却产能过剩,自然导致投资回报低
 
“地方没有养猪积极性排斥养猪业造成的‘不让养’”说成市场供需,牵强了点。
 
习近平猪年遇猪瘟,世上私下未必不是琢磨那是称帝的报应,所谓天有不祥之兆。
 
在美国,政府也可以做出完全改变经济结构的法律,但如果法律影响过大,企业有权力通过法律形式申诉,虽然政府权力大,因为政府代表着立法权力,但企业可以以受伤害为理由停止政府的法律,或要求赔偿。企业的这种权力是建立在宪法上不受侵害的权力,这是个平衡的机制,好坏视具体情况而定。然而这一
 
中国的立法机制很复杂,据说有很多商讨的过程,就是保证各方利益集团的利益有个发言权,最后才能通过,中国最行之有效的是行政命令,这大概也得通过研讨,但决策部门点头就行了,这非常有效率,但没法做出全面衡量,而且中国行政命令的方式形如圣旨,新的圣旨取代旧的圣旨,马上彻底全面执行,没有思考,地方官员往往干脆连想都不想,结果后果
【注:不知最近提倡的“问责”有多大作用】
 
不仅是猪上楼这么简单,广西“铁桶猪场”如何稳产保供
 
早些时间
美国猪肉价比我们便宜一半,说明了什么?且不说美国的饲料价格比我们还便宜,单就大规模养殖这一点,就足以显现巨大的优势。这就是所谓的规模效益,企业由于生产规模扩大而使单位产品所需的生产成本降低。
   中国作为世界养猪第一大国,生猪70%以上却来自于散养户,何谈规模效益?我国的屠宰大户如双汇、雨润等,他们天天杀猪,养猪却十分有限,还是要从广大的散养户手中收猪。生猪价格上涨,农户蜂拥而入;生猪价格下跌,农户锐减养殖量。周而复始,猪肉价格也陷入了暴涨暴跌的怪圈。一会儿是“肉贵伤民”,一会儿是“肉贱伤农”。

https://www.zerohedge.com/s3/files/inline-images/swine%20fever%20map_0.jpg?itok=j8i3cYv1

 

年头:大家还没怕

 
据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猪传染病研究室主任兼猪瘟研究组负责人仇华吉说
 
中国除了台湾地区,整个一片红,造成的损失数以千亿计。刚才张处说的官方数据是存栏母猪减少20%,我通过不同的途径了解的情况可能是30-40%,造成的损失是非常非常惨重的。早期是以散户为主,现在基本是中大规模为主,很多大规模猪场沦陷,存栏几万头的猪场都沦陷了
 
”目前污染面是非常广泛的,现在不知道这个病毒藏在什么地方,有很多私自处理的疫情,不知道埋在什么地方,有一些人公然把病死猪扔到马路上、扔到河里面、扔到小树林里,有的简单地埋一埋,埋了以后没留标记,我们都不知道哪里污染了”,非洲猪瘟病毒并不会死,结果到处是都是病原。
 
基本是法律、标准、意识、惩罚、政府管理应变机制和能力的严重不足,这点,产业更新,限制小户散户反而会帮助防止病疫的发生和传染,小户猪农觉悟太低。意识太差,国际很多值得学习、引进的
 
西班牙防控非洲猪瘟可以分为两个阶段,前一阶段是不成功的,后来采取如下措施成功根除了非洲猪瘟,共花费30年的时间。这个计划是在欧盟的帮助下,欧盟给他提供了经济上的援助,他们利用技术上的支持和经费上的支持建立了流动兽医团队,从猪场层面提高生物安全水平,很重要的一点是,对发现疫情的猪场足额快速的补偿,这是他们非常重要的经验。我跟一个西班牙的专家做交流的时候,他说了一句令人难忘的话:防控非洲猪瘟就是钱的事,一句话戳破了问题的实质。严格控制猪只移动,对交通工具严格消毒。1985年他们启动疫病根除计划,把所有的钱补偿到位的时候,他们所有的措施才能够真正地落地,净化才卓有成效,花了5年左右的时间就净化得差不多了,到1995年彻底净化
 
【西班牙世界人均吃猪肉最高】
 
卢峰:
2018年8月1日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养殖户张书森的生猪发生疑似非洲猪瘟疫情,饲养383只猪有47只发病死亡。基于国家外来动物疫病研究中心病原学检测结果,8月3日该养殖户疫情被确认为由非洲猪瘟病毒引发,成为中国确认的首例非洲猪瘟发病记录,标志着这个在某些国家已肆虐近百年的生猪杀手传入中国
 
我所知道中国政府也隐瞒的这一事故,而且发现后政府没有第一时间封死,在今天如此重大的政治经济损失来看完全是
 
2017年4月13日农业部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非洲猪瘟风险防范工作的紧急通知”,指出俄罗斯新疫情“发生地距离中国较近,并且伊尔库茨克州是远东地区重要的交通和商贸枢纽,与中国贸易和人员往来频繁。”要求各地相关部门“高度警惕传入风险,密切关注境外疫情动态。”
 
“在这次非洲猪瘟事件中,很有可能是猪肉产品,而不是活猪,将病毒带到了中国。”
 
 
 
环保“一刀切”之痛
“一刀切”,《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近期采访的诸多企业界人士频频提到这个敏感词。
对此,北京大学教授黄益平9月撰文称,“比如说‘三大攻坚战’中的环保风暴,毫无疑问是利国利民的举措,如果环境破坏的现象不能得到有效制止,中国经济也不会有未来。但问题是上头一号令,下面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执行,而且层层加码。很多地区的很多工厂一夜之间被迫关门,直接导致了经济活动崩盘式的下降。我最近去西部调研,就发现有一个地区因环保风暴而导致今年的GDP缩水80%。”
当猪瘟遇到习近平
 
只有稀土非法开发是累禁不止,其它断手断脚
可见养猪新政没有试点,没有广泛咨询,计划生育
不近人情:韦伯:平等就必须无情,是现代社会必须的机制
 
习近平一声令下
From Pigs to Party Fealty, China Harnesses Blockchain Power
【资料】
【】猪肉有点贵,难道是环保惹的祸?【这责任制,任务政治化,很可怕】
【】中国养猪难的真正原因(2017)缺乏大规模产业
 
 
【】
 
 
河内
 
河内
 
中国河北
 
 
【】深度观察:为什么一场非洲猪瘟 带来生猪产量下降30%
 
 
 
可见养猪新政没有试点,没有广泛咨询,计划生育
 
【】
 
 
 
*****************
老年痴呆和幸福
从父母到夫妻恩爱,从情人脉脉含情到朋友羡慕钦佩,从子孙满堂到桃李满天下,从功成名就到名利双收,甚至刹那的情欲,瞬间的口福,幸福感觉多了,可有一样大家认同的,是“幸福是个人感受”那么一种观念,我幸福不幸福,只能我自己来说。
 
并不是所有人都同意这个观点。
 
有人说你的幸福在天堂(来世),只有奉献给上帝,才有最终的幸福;也有人说你的幸福是外在的,在家族、团体、国家那里,只有奉献出一切,忘却个人,才能领悟真正的幸福。
 
不过你真的知道什么是幸福吗?这看上去问得傻傻的,但不是那么简单,据对当代认知科学(cognitive science)心理学和经济学影响甚大的以色列心理学家Daniel Kahneman(诺奖)研究,其实大家往往不知道幸福是什么,据他的调查,当大家回忆以往幸福的经历,往往是出于想象,回忆的事件大多是虚构的,与事实不符,只是当时大家觉得幸福应该那样的,他的结论是幸福是建立在一个人的记忆基础上的,你只要有一个美好的记忆,就足以幸福。
 
这结论自然难以接受,忘了伤痛就能幸福吗【注1:忘却是心理治疗的关键手段之一】?如果有人改变了你的记忆,你是不是也幸福了?
 
但可以肯定的是,你很自信,以为对自己的人生有明确的认识,有明确的目标,其实都是在某个时期非常局限的想法而已,所以上面提到的许多外在势力试图影响你的判断选择,不是反常的,不仅仅如此,这种试图引导大家的外在势力一直是无所不在。
 
社会主义中国强调个人服从于国家,国家的抽象幸福就是个人的幸福,在资本主义美国,强调的是自由市场,幸福在于让市场发挥最大的作用,贫富分化和贫穷都被认为市场运作迫不得已的代价,消除了就干扰了市场的自然规律,专栏作家Stuart Whatley对此的说法是【1】
the good life is implicitly defined by endless competition in pursuit of insatiable desires; happiness must be sought outside the self, for many will not have time to develop it within
 
一句话,自由市场追求的幸福,也是一种外在,自己不认识的幸福,所以他追问:自由市场倡导的经济增长为主和道德,到底那个是主那个是次?
 
所以你不能怪精英权威处处为你着想,给你出主意如何幸福,网红这么一个现象,你红了,难道不幸福(参见:这支大军挑战9千万党员),我幸福死了,谢天谢地没这个本事,可是网红真的是自发,真的是民主的吗?你要是了解中国美国平台运作的机制,就知道它们在背后使用了多少小诡计来引诱你一步一步迈入“自己想要的东西”那个圈套(行话叫nudge)。为什么念统计、数学、心理、语言、行为的跟计算机一样在今天新兴领域能赚大钱?
 
美国操纵个人做出选择的水平远远高于中国,尤其是中国政府那些给人洗脑的,绝对三流中专水平。美国从广告开始已经一百多年了,处处都是为了引导大家追求自己更大的幸福,如“想行乐没钱也能行乐才是幸福”,结果是“信贷民主化”,就是说大家可以刷信用卡了。这种对人性、行为的认识到了九十年代末在社会学上有了一个突破,叫“正能量心理学”(Positive psychology)。
 
据历史学家Cody Delistraty介绍【2】,以前心理学主要在于治病,就是关注心理缺陷,但那太黑暗的,而且就业机会不多,于是美国心理学会会长Martin Seligman倡导“正能量”,就是寻找得到幸福的正能量感情,个人存在的价值,按他的说法,一个人要是在黑暗痛苦中迷失了,就不会有幸福感,所以个人要主动寻求、追求幸福。
 
对一个社会工作者来说,那是什么意思呢?一个有责任的社会工作者应当主动引导大众把追求幸福当作人生最大的目标。可是如果大家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幸福,怎么办呢?
 
你大概猜到了,“我们就得教育他们。”说中国政府用的手册跟美国的差不多,也不是天方夜谭【注2:美国的“教育”,没有中国的粗暴简略,但大众文化即使来自大众的文化,也是精英引导的文化,今天的帅哥美女形象就绝对不是一般人想要的,,却又是大家追求的对象。记得无处不在的知心大姐了?专家很神,都不说在教育你们是什么是幸福,只是”引导你们找到自己的幸福“】。其实这一切都不奇怪,科学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都有一个共同的根源:启蒙以来的理性和科学革命。
 
大家读书多了,一定觉得这不对,为什么呢?人不是一个理性的动物吗,不是独立自由的吗?法律不是保证了个人的独立自由吗?怎么会连自己基本需求都控制不住?
 
其实那是启蒙以来和科学革命的巨大威力给先人带来自大狂之后产生的流毒,过去几十年的脑神经学、认知科学、进化生物学、心理学和脑神经学已经把这种“古典”观念否定了,人进化的结果,是有很多潜在的本能,佛洛依德所说的潜意识虽然当时是瞎猜,但人确实是如此做判断、决定的,绝大部分决定都不会经过大脑“想”,而是骨子里想的,是本能,条件反射。
 
不仅仅如此,你的一切“感觉”其实都不是你的感官到达大脑对外界作出一个直接“观察”,是一个真实的反映,反而所有的都是你观察加上推测(inference)的结果,不仅如此,而且你的大脑需要对整个世界有认识(形如一个理论),就是大概猜到是个什么东西,在那个框架上才能做出推测,否则你要么视而不见,要么产生幻觉。
 
最简单的解释,是因为你所有的感官都不足以有完全描述整个外在世界的机制,所以不仅仅是近似,而且使用的是简化和模型构造然后插值加推广。最直观的例子是对距离的判断,为什么(垂直)平行线越远越靠近,那也是我们判断远近的绝招,这很关键,如果老虎要吃你,你跑到一条山沟前,跳还是不跳就靠你判断沟有多宽,那种能力,是生在你大脑里的。而不是脑子做运算的结果【注3:这个过程不容易说清,但关键是说绝大部分情况你是不用用脑子“想”的】。
 
这种行为不仅仅是日常生活里如此,在做出道德判断,决定你的行为时也如此,就是说即使是面对善恶,你的反应是骨子里,本的能,而不是靠你的“良知”“理智”发出来的,这是心里伦理学的一个关键结论,平时大家争论,往往是为了自己的决定做出辩护,而不是解释为什么自己的行为讲道德。
 
心理学上把这种分工成为脑1和脑2(system 1,system 2)。
 
什么也的情况下一个人才可能做出理性决定呢?第一,你要停下来,不能马上决定,反复几次,第二,正反都问问,才有可能做出分析,面对就业、婚姻,投资(如置房),慢慢决定是正招。
 
人的行为很多基于本能,而不是理智判断的现象解释了我们这个世界为什么既充满秩序却混乱不堪,利益冲突如此激烈、残酷。其中一个因素是拉帮结党也是一种本能,不是生物本能,而是群居,人在社会环境下进化出来的山寨情结,这在过去几十年的种种实言中都得以验证。
 
当心理学家随机把一群人随便找一个标志分成两队,比如石头帮和清水帮,让大家对抗,无一例外双方都结恨成仇,往往为一些无关痛痒的事儿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大家常见的体育竞赛导致的大打出手只是其中一个例子。难怪有人怀疑人是否真得有自由意志,更别说理智了。
 
所以在意识到你的身体原来是真是一副酒囊饭袋,年轻时都未必能做出理智判断之后,大脑的衰退也就不怪了,衰退,不仅仅失去思维判断的能力,也失去自理的能力,剩下的,是生理本能。
 
这种衰退是所有人的命,即使你没老年痴呆那么严重,总的判断力是会大大变弱的。当你痴呆,或衰退后,你还是你吗?你什么时候不是你了,什么时候完全失去“理智”,“判断力”?谁有权力下结论你已经失去了自己选择的权力?
 
然而既有本能,就能感受到快感,有快感,谁能说那不是幸福?故此说到一个八卦话题,如果某人老爸迷上了保姆,是保姆迷惑了老爸,还是老爸找到了幸福?
 
当然很多反驳,如果刚刚破获的老人诈骗集团,坑了老人们几亿,不少还是穷人,不过庄生梦蝶,老人脸上的幸福感,难道不是真诚的?而且有时还未必是老年痴呆,只是衰退了,如果你未必知道什么是自己真正的幸福,作为子女,你怎么肯定老爸不幸福,再说了,你有什么权力?你是自私,还是爱护,为了家族,还是为了遗产?
 
人生都是是非事。
 
 
【相关】
 
【附录】
世界卫生组织2015年的估计是消耗8180亿美元,1总产值的.1%,全球5000万人患,60-70%是阿尔茨海默氏。中国目前是900万 患者, 2050年中国患者可达4000万
 
Graph on forecast of dementia growth globally
 
痴呆症有先天性,也有后天造成的,但很难避免,问题是如何降低其危害性,好的生活习惯,避免慢性病能大大降低痴呆可能,社交、睡眠和心情轻松都很重要,但那些都是个统计数字,到了你身上是算不清的。
 
 
【资料】
 
 
 
《大红灯笼高高挂》的表达形式其实不是电影,而是话剧,所有对话布景都是象征性的,而且有夸张的手法,不是写实,这是理解张艺谋电影的关键,整场《大红灯笼》就讲一个主题:权力,如果你心里只有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光辉,不读鲁迅这部电影也能给你请醒清醒。
 
脚有什么象征性呢?
 
“捶脚”在颂莲身上的呈现颇具讽刺意味。她本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留洋学生,但是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虽然她难逃封建礼教的束缚,但是她的思想最起码是自由的、解放的。就是这么一个洋溢着青春,内心纯洁的少女,在陈家这个大染缸的熏染下,也渐渐变得麻木、恶毒。她慢慢依赖上了捶脚、点菜带给她的虚荣感;在这深宅大院之中,为了争宠,想尽一切办法。颂莲是悲哀的,她所受过的高等教育在嫁入陈家之后都渐渐化为虚无,这座深宅大院中所有的规矩都侵入了她的身体,她的灵魂,她在苦苦挣扎中并没有得到解脱,而是慢慢被同化,最终变得残忍、冷酷,甚至疯癫【1】
 
脚是一种什么样感觉,有什么效应呢?“的古时官家太太们享受捶脚是一种普通的日常行为,即说明自己高人一等的地位,又享受着身体的放松与愉悦”,“马王堆三号汉墓出土的帛书《脉法》曾提出‘寒头暖足’之说,据考证,将‘寒头暖足’四个字联系起来立论的,是马王堆帛书《脉法》的首创”【2】,但也许张艺谋和很多人都不知道,古人更不知道,脚有另一重含义,不仅仅是习俗或“寒头暖足“。
 
现代脑神经学把人的大脑和身体感觉做了个对应,发现身体不同的部分的感觉是由大脑不同的部分感受的——没有大脑是不会有感觉的,而脚和脚趾感应区挨着性器官的感应区:
 
感官小人一(Sensory Homunculus)
 
也就是说,脚是可能感应到性快感的,不是说每个人都不得了,但实例肯定是有的【3】,而且据说有人截肢之后感觉加倍激烈。也许那才是颂莲慢慢依赖上了捶脚的原因?
 
感觉在那一部分,那感觉的强度呢?首先是嘴唇非常强烈,接吻是货真价实的,但排第一的,是手。
 
Sharon Price-James Sensory Homunculus from the side
感官小人二(Sensory Homunculus)
 
上图是按感觉比例而构出来立体图,看来十指连心不是瞎说的,也许这是进化的结果,毕竟如果说身上最能用的工具,那就是手了。从小孩打手掌到刑罚钉手指,看来坏人什么坏知道什么,虽然江姐钉手指是虚构的,指甲插针却是中国历史上的酷刑,那些钉手指还能扛得住的,绝对是英雄好汉。
 
 
【资料】
 
 
英国大选结果
 
如果结果是选票比例,而不是选区,结果将会是
CON: 285 (-80) LAB: 211 (+9) LDM: 75 (+64) SNP: 27 (-21) GRN: 16 (+15) BXP: 13 (+13) DUP: 6 (-2) PLC: 4 (=) SF: 4 (-3) SDLP: 3 (+1) UUP: 2 (+2)
实际结果
 
 
A graphic with no description
 
 
 
A graphic with no description
 
A graphic with no description
 
工党惨败北爱尔兰首次落到独立党手里
 
 
分布
 
 
保守党以少胜多,还是那支歌(Johnson won 43.6% of all votes; May won 42.4%.):
 
 
 
 
分析
 
 
 
 
 
 
1997
 
2019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