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似鹿葱

像文人一样爱写,像文盲一样犯傻;像女人一样爱美,像男人一样爷们;横眉对老公,俯首为朋友
个人资料
正文

时空穿越20天,回到那个读苏联小说的岁月

(2020-05-02 07:38:28) 下一个

最近,一直在读苏联作家格罗斯曼的《生活与命运》电子版。这是通过描写斯大林格勒战役反映当时苏联全景式的长篇小说。我看得很慢,上下卷1003页,我一天读50页,整整20天。一边看一边笔记,感觉跟着作家完成了两次穿越。

第一个穿越是回到我的少年,回到那些曾经让我热血沸腾的苏联小说中。

我们那个时代书店里大量的外国文学就是苏俄文学,尤其是描写苏联卫国战争的小说。虽然是是50多年前少年的读物,但是依然存在记忆的深处——

《青年近卫军》,写乌克兰顿巴斯矿区的共青团员敌后抗击德寇的故事,这个地区也是前期俄乌爆发枪战的地区。情节基本忘了,但是牢牢记住男主角奥列格这样一个名字,以至于想起来就是碧眼忧郁金发卷曲的帅哥形象;

《真正的人》写一个被击落的飞行员在雪地里爬行若干昼夜后被救,但是不得不截掉双肢又重新飞上蓝天的故事,有一节写他坐在床前,看着那双刚刚定制的假肢,像一个人躺在床下伸着两脚,散发着皮革的味道;

《远离莫斯科的地方》写一群科学家工程师在西伯利亚后方继续科研生产大炮的故事,里面老工程师说过一句话:“她的眼睛大吗?当一尊大炮瞄准你的时候,你还能计算它的口径吗?”

《卓雅和舒拉的故事》,那个冰天雪地穿着褴褛睡袍视死如归的女游击队员“丹娘”,还有她的弟弟,坦克兵舒拉,此书记得是他们妈妈写的

《普通一兵》,封面是一个红颜色的马特洛索夫半身雕像,让我知道除了黄继光还有堵枪眼的英雄在他之前;

还有《古丽雅的道路》、《金星英雄》。。。

这些作品,充满了爱国主义、英雄主义的激情,虽然印刷装帧很粗糙,有的还是竖排版繁体字,又密又小的老五号字,可是对于五十年代的青少年来说,无疑是最具有吸引力最具有力量的好书。反而是19世纪俄罗斯作家的传世名著,是再大一些才爱上的。

后来,苏联的卫国战争小说又出现了另外一种类型,写战争的残酷,写战火中的小人物的命运,写超乎战争的永恒的爱,像《一个人的遭遇》,大名鼎鼎的肖洛霍夫的短篇;稍晚一些的《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写那些花一样的女兵的逝去。当然还有《围困》,好几大卷鸿篇巨制。。。。。。

然而没有一篇像《生活与命运》让我这么认真做着笔记去读,看得心生感慨。也许是年龄大了,阅历多了,理解力看问题的角度也不是五十多年前的单纯幼稚了吧?

俄罗斯作家包括苏联作家,似乎有描写战争的独特能力,你从中读到枪林弹雨壮怀激烈,也在那些出生入死的普通士兵身上读到人性的光辉,读到一个民族不屈的灵魂和对生活的热爱。平心而论,无论是斯大林时代以讴歌为主的作品,还是斯大林过世以后的解冻文学,都有这样的力量。当然,后来的作品更充满了痛定思痛的反省,也就更具有震撼力。

格罗斯曼在卫国战争时期任苏联《红星报》记者,这是苏联直到今日俄罗斯国防部的官方报纸,位同我们的《解放军报》吧。他到过前线采访,也写出众多鼓舞人心激励士气的作品,比如这篇中篇小说《人民是不朽的》,听名字就充满“正能量”。然而五十年代后他更沉于反思。1952年的《为了正义的事业》就遭到批判。更别说《生活与命运》这么公开鞭挞斯大林时代的黑暗面。据说掌管意识形态的苏斯洛夫看完后说,此书想出版再等200年吧!

读完《生活与命运》,更勾起了无限感慨:我们也打了八年抗战,国共两党驱日寇并肩、论主义互斗;从前线到陪都,从延安到敌后;前线艰苦卓绝流血牺牲,占领区暗杀卧底勾心斗角,军民抗敌惊天地泣鬼神,比苏俄卫国战争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你能例举一部记录全景式抗战、震撼心灵的史诗般的巨著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0)
评论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是的是的。也许正统的苏联小说给我们洗了脑,但是,那就是我们的青葱岁月,无法忘怀。何况还有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屠格涅夫、普希金、果戈里、契柯夫。。。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无论是古典俄罗斯还是革命后的苏联,其文学深深影响了我的审美。这不是可以轻易“摆脱”的。记得自己在迪士尼的“Hollywood Studio"失落发愣:此刻真是想念一部俄式艺术啊!

问好花似鹿葱!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elfie' 的评论 : 你说得很对,我们就是那么过来的,回望才知真相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啦,祝健康快乐,吉祥如意!!
elfie 回复 悄悄话 卓娅的父亲是肃反中被枪毙的,古丽雅的丈夫被流放到西伯利亚,法捷耶夫战后自杀身亡。苏联的历史有很多黑暗面。苏联文学多为宣传机器所用。中国青少年读这些书,不了解真实的苏联,难免心生向往,或被所谓英雄主义感动。待成人后才恍然大悟,文学世界有时是黑白颠倒的。
小声音 回复 悄悄话 记得小时候有一段时间,看了不少苏联小说和电影,对卓雅和舒拉的故事,这里的黎明静悄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都印象深刻:))
你的博文带给我年轻时的回忆,谢谢!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温莎公爵' 的评论 : 是的,还有《多雪的冬天》《你到底要什么》,文革中以内部发行的名义出版。都好看。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YZ101' 的评论 : 是的,虽然苏联小说有奉命文学,赞美那个时代的一面,但是从骨子里继承的俄罗斯优秀作家的基因在那里,作品总能打动人心。谢谢介绍这个网站。
XYZ101 回复 悄悄话 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299791682_1_1.html 您访问过这个网站吗? 我特别喜欢作者在结尾中说的这样一段话,特录如下:

苏联小说之魂魄,扎根在了中国读者的心灵,苏联小说的阅读史就是几代中国读者精神的成长史,如孟来托娃女士所言,苏联小说的影响,已经内化在中国读者的审美、气质和观念当中。从苏联小说中,我们领略了理想主义的信仰和激情,热爱祖国的崇高精神,不向敌人低头的英雄气概,克服一切困难的坚强意志。苏联小说教给我们做人的教养:“精神上纯粹、高贵,做普普通通的工作,热爱生活,热爱读书……”诚然,苏联小说并未全是美玉,其中良莠并存,不乏虚假、伪善、乏味的作品,但是它的主体、它的精髓、它的超越了意识形态的共同审美趣味,都有着永恒的意义。即使有人以这样那样的理由诋毁苏联小说,但也不能诋毁这些基本的价值吧?没有这些,我们还剩下什么?
。。。。。
回首西望,伏尔加河上的点点灯火已渐渐远去,不过,“火把向下垂的时候,火舌还是一个劲儿向上烧”,作为深受苏联文学影响的一代人,我和我的同龄人们不会忘记苏联小说《船长与大尉》中那句激励过无数前辈读者们的格言:
  
  “永远做一个出类拔萃的人!”
温莎公爵 回复 悄悄话 《叶尔绍夫兄弟》......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