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green

在枫树下,讲故事
正文

加国生活系列:二兰子(19)

(2018-05-24 16:30:42) 下一个

老刘的本命年

今年是老刘的本命年,过春节时,老刘的岳母,也就是二兰子的妈妈给寄来了一个小包裹,里面都是送给老刘的礼物。

老刘表示感谢之后,也就把这些礼物束之高阁了,二兰子也没有过问。

前几天,老刘下午下班后,开车去接儿子,快到幼儿园门口了,他的车规规矩矩地停在红灯路口,耐心等待着绿灯,突然感觉一震,耳轮中就听到"咔嚓"一声,他的车被推出了白色停车线,他立即意识到自己被追尾了。

老刘回头看了一下,后面的车已经停下来,司机是一个白人女司机,老刘把车档放到停车档,然后打开双闪警示灯,熄火。老刘下车主动去和女司机打招呼,女司机正双手捂脸,又捂嘴,不停地说,"我的上帝呀,我的上帝呀!"老刘说,"你好,还好吧?你有没有受伤?"

女司机说,"我的上帝呀,你为什么倒车?"
老刘心里骂,可嘴里说,"我的上帝告诉我刚才前面是红灯,他让我在这里等你,可没想到你来的太急了,你的上帝是不是催你过急了。"
女司机一时愣住了,"你说什么?你为什么倒车?"
这时,旁边车道的司机恰是一个驾校的教练,他把车开到路边停下来,下车过来,递给老给一张卡片,告诉老刘如果有需要他可以做证人来证明老刘是等红灯时被追尾。老刘表示感谢,看了一下卡片上的名字和电话号码。再次握手表示感谢,告诉他应该没有问题,希望不会到上庭的地步。

女司机见此状况,也下了车,告诉老刘说,"我的保险公司不好索赔,希望私了。"
老刘知道她的手腕,先同意私了,然后赖帐。老刘一笑,"你耽心的太多了,我的保险公司很好,他们可以赔你的,现在我们只需交换信息就可以了。"

女司机还是坚持私了,老刘回车上拿了纸笔手机,拿手机拍了对方的牌照和顶在一起的车,路口的状况。然后看了一遍自己车的尾部,车灯碎了一个,后厢车盖翘开了,车尾凹下去并下沉了。老刘又回到女司机身边,告诉她,"你看,我们可以叫警察来,也可以交换驾照号码,你选一项吧!"女司机拿出手机拔号码,明显不是叫警察,老刘耐心地等待着,打量着这个女人,年龄约四十岁,体型不胖不瘦,穿着像是政府部门工作的,她讲话的对象估计是她的儿子或女儿。

终于她挂了电话,拿出了驾照和保险卡,老刘拿手机拍照,拿笔写下自己的驾照号和保险号。女司机一把拿了过去,转身回自己的车。老刘心想,"你咋不检查一下自己的车呢?碎的挡风罩就拖着开?"

老刘摇了摇头,回自己的车,开车去接儿子。

老刘拉着儿子的手,让他看撞碎的车灯,然后告诉他,我们先去汽车事故报警中心,然后再回家。儿子高兴地说好吧。父子俩就去了报警中心。

二兰子晚上回到家时,儿子已经吃完晚餐,老刘跟他讲了追尾经过,又讲了怕那个女人赖帐,去报警中心备了案。租车公司送车到报警中心,保险公司指定的车型,两周后自家的车才能修好。

二兰子摸了摸老刘的腰和头,确认完好,忽然想起了什么,上楼拿下一个包,抖落出红内裤,红袜子,红丝带。告诉老刘,今晚开始,你就得穿红内裤,今年你是本命年,穿上它避邪挡灾。

老刘拎起红内裤上了楼。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Tree100 回复 悄悄话 这白女肯定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 好狡猾。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