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green

在枫树下,讲故事
正文

那些年我们曾经...(唐山往事三)

(2017-02-22 15:04:23) 下一个
那些年我们曾经   (唐山往事三)
 
在河北唐山市大地震后,为了支援唐钢的建设,我所在的公司从武钢施工现场和包钢基地抽调精锐队伍奔赴一片废墟的唐山,经过昼夜不停的施工抢修,一个月的时间,炼出志气钢,帮助唐钢年内全面恢复生产,功劳卓著,冶金工业部给予的评价很高,地位也很高。恰恰是这和唐山市平起平坐的地位,也给当地带来了许多的麻烦 。且不提血洗马家沟和阻断大秦铁路的大案,今日只讲趣事。
 
曾经的九十年代,有一段时间,国务院要求压缩基建项目,我们单位深受其害,各专业公司闲得没有事做,只好天天学习,培训,总结,交流。多年见不到面的同事领导都回来了,基地大院的各角落更是扑克摔得啪啪响。
 
一天,路桥公司院里来了两个客人,西装革履,说话文质彬彬,口气可不小,出示公函是河北省交通厅的,说是请求帮忙,旧的滦河铁路大桥要拆除,因省里的工程公司在南方施工事故,工程延宕,一时半会儿的回不来,这边的拆除工期马上就要到期了。请兄弟单位出人出力。经理一听就乐了,先表示理解同情,都是做工程的,知道工期如战事,问有批文合同和方案没有,两个人一一呈上,经理立即召开会议,要求各部门准备进驻施工现场。
 
在这工人到干部都闲得发慌的时刻,来了一个只管拆不管建的活,路桥公司确实兴奋了起来,第二天,工程车,施工临建房车,吊车等等一应俱全奔赴滦河铁路大桥,对方又多了一个工程师,要求整个拆除不许应用爆破手段,不可破坏河道生态。现场指挥说,你如要求不许用大锤,就凭扳手,我们也能把大桥给你放平在地面。
 
确实是一流的队伍,两天的时间,两截主跨已经放在了河床上。
 
这时候出事了。
 
一国安局干部注意到了大桥少了两跨,立即报告交通部,公安部。施工现场在晚上就被武警部队包围了,工程指挥被带走问话,经理带着各种文件奔赴交通部。
 
那两个人原来是骗子,是倒卖物资的骗子,计划把铁路大桥当废铁卖了。伪造了各种文件合同。就找我们专业的傻子去帮忙。
 
白忙活了几天,还得把桥原样装回,路桥公司经理差点儿进监狱。走在街上,经常被熟人开玩笑,“张经理,我这有图纸和证明,明天你帮我把天安门拆了。”
 
这件事被同行们笑话了有一段时间,可四周的乡亲们没有几个知道细节,他们只是看着我们的车队忽东忽西的奔来奔去,大家都忙着自己各自的生活。可另一件事却惹恼了附近的村庄和某些单位。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各公司的领导都在总公司的会议室开会,这个会议室是在基地大院偏西北的总公司院内的又一个小院,树木葱茏,花草茂盛,颇为安静和安全。三点多钟,机装公司经理的BP机收到信息,"预装设备运不出去。"他没理会;过了一会儿,管道公司经理的BP机收到信息,"为唐钢检修的车队进不了大门。"会议主持要求关掉
BP机,这些人正在关BP机,手机就开始响了,说是基地院里都是莫名其妙的车辆,把每一条街道都堵得严严实实,连自行车都骑不了。
 
会议主持坐不住了,给公安处挂电话,公安处长说正赶往公司东大门,说车流还在向院内蠕动,满院都是车,农用车,公共汽车,客车,拉煤的卡车,拖拉机,各式各样的车,问司机们为什么往里开,都说前方爆破。都说你们的人指挥的。
 
公安处长和几个科长快到东大门了,远远地看见,大乔良站在马路中间,左手持电喇叭,右手指挥旗,一身公安制服,镇定自若地指挥着南北通行的车辆进到大院,由于他在马路中间,挥舞着指挥旗,这马路上上也排了长长的车队。
 
公安处长急忙上前,抢过指挥棒,另一科长抢过电喇叭,几个人把大乔良拉到大门内,接着处长安排一个年轻的保卫干事,指挥东大门的正常交通,几个科长分头去劝导司机们,别按喇叭了,该倒车的倒车,该掉头的掉头。
 
可几辆客车的司机不干了,车上都是陡河发电厂的倒班员工,这晚交接三个小时该如何解释?还有是公交司机火了,跑这一条线的几辆车都窝在你这大院,你们得给公交公司一个交代吧。为什么截断交通?怎么个赔偿?
 
公安处长讲,"我们一定调查清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先记下各位的车号,赶紧送乘客回家。"好说歹说地劝司机们息怒走人。
 
据说是第二天,电厂和公交公司还在问肇事职工的处理,处长又是喊着给谁解职了而且永不录用。其实都是鬼话。孰不知大乔良是无法解雇的。
 
这个大乔良,二十几岁,出生于西北,跟随单身母亲来到唐山,母亲是公司医院的后勤服务人员,大乔良由于存在智力缺陷,上学时,学校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让他混到初中毕业,然后他就游荡在大院里,人长得高,爱打蓝球,嘴巴很甜,就是智力发育差一点儿,所有的人都不讨厌他,他还爱帮忙,虽说有时会把事情搞砸了,可人们极少恼他。
 
他一米九多的大个子,总是闲混也不是个事,他妈妈求过不少人,集体工或临时工的,他都做过,都是把什么事搞砸了或厌烦了就不上班了,他妈也没办法。
 
这事发生的前两天,筑炉公司保卫科缺人手,主要是看护一批金贵的耐火材料,大乔良正好在筑炉公司闲逛,跟科长左一个叔又一个叔地叫,把科长喊懞了,鬼迷心窍地给他一身制服,告诉他看好进出仓库的车辆,进的车,收批条,出的车,收货单,中午饭有人送,大乔良的妈特高兴。
 
吃完午饭,天知道大乔良犯了什么病,到科里拿了交通指挥的旗子和喇叭,跑到市交公路来过警察的瘾。
 
大乔良是大院里人们看着长大的孩子,不打架不骂街,可总捅漏子,就因为这事,一下在大院附近出了名,凡是被截停的司机都记得这个大高个儿。
 
这也给以后各公司的超高超长设备的运输遭成一定的困难,指挥交通必须派保卫科科长级的干部。而且不能是大高个儿,否则没人听,没人理会。这事传遍了整个区。
 
前几年回国,还见到大乔良在楼下看退休老头们下棋,老人们中有曾是经理级的,也有一辈子工人的,吵吵闹闹的。大乔良也跟着说笑,不过他人瘦了很多,目光中少了年轻时的亮光,黯淡了许多。看样子,依然无职无业。
 
 
也许生活就是这样,有人忙碌,奋斗,用尽手段,最后也不过楼下下棋,而上天没给他足够的脑子,他却活得更自然。
 
 
几年前,再次开车去寻找基地大院,那里已经变成大片的树林,连一块红砖都见不到了,北面的村落已然塌陷成湖,昔日的公路还在,只不过更蜿蜒些,绕行在堤坝,树林,湖泊之间,风景秀丽。车辆稀少。
 
我所在的单位已经和中建二局,南车集团,华北制药溶入了唐山这片广袤的热土。没了院墙,没了隔阂,许多年青人讲着流利的唐山话。
 
唐山是故乡。

 

注,滦河铁路大桥(旧)已停用多年,但属于文物级的建筑,为詹天佑所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wingreen 回复 悄悄话 横跨太平洋
我有几位亲戚在中石油管道局。我有很多中石油的同学。我是霸州一中的。
横跨太平洋 回复 悄悄话 当年很多老乡同学被分到中建二局--俺分到中石油管道局(廊坊)。还到唐山去看他们,结果没见到,都被发到全国各地工地了。因为俺家领导很多亲戚在唐山,后来去过几次。

有一阵子全国人民都瞎琢磨做买卖,到处卖消息。
曾在庄里 回复 悄悄话 盗卖滦河大桥的事过去在国内就听说过,但没想到是国营大企业的人被几个骗子忽悠着看的。要不是发现的及时,真是骗子把驴牵走了,这些大企业的傻子还在拔橛子呢。
wingreen 回复 悄悄话 谢石姐,您悄悄话讲一下呗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太有意思了。看到最后的詹天佑,想起了个真实的故事,涉及个人隐私不敢说,说出来也是个哈哈哈的笑话。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