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green

在枫树下,讲故事
博文
(2020-11-16 04:18:46)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因为工作时间的变动,去咖啡店的时间少了许多,老婆雇了一个临时工帮忙,几周没有见到文先生,老婆回家后常说,天下竟有这样的人,那个文先生天天问你什么时候来上班,天天是同样的问题,同样的祝愿,一字不差,他希望你一切安好。然后,老婆笑着说,你们有什么秘密?我只是哈哈一笑,算是回答。十月的金秋,整个安省都是一片红一片黄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不难发现这不是技术贴,只要读到第二句。 默婶上次吃了手机被窃听的亏,于是就有人发表了《通讯数据总线分时协议的再细分与IP地址的覆盖衍生》的论文,很短时间内,技术梦照进了现实,德国可以做到反窃听和误导,而且可以随时监听别人而不被发现,这不默婶又拿出了中国送的翻译宝,连线上中美白宫私聊热线。 老T,累坏了吧,让你闺女泡些枸杞茶,多喝有好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11-09 05:45:13)
读了很多的书,还是有用的,最初的几笔交易文先生挣了四千多元,他心里高兴得很,犒劳自己一套西装,花了近三百元,但是依然住在登打士街的小公寓里,他住的房间是最小的,只有床和一张桌子,一个卫生间。他不舍得浪费太多钱在租金上,因为从一开始他就给自己定下了铁律。 他的生活费用使用的是一个支票帐号,每个月从投资股票的获利中固定转帐到支票帐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11-02 04:37:38)
也许是鬼节闹的,也许是某商闹的,也许就是天生的,我自己一个在开车时,情不自禁地大声朗诵着,"岸是绿,岸是透绿,岸是透春绿,……" 为啥?干了一件蠢事,自己骂自己呗。 上周一,去Lowes买了一台铲雪机,然后顺手买了一个树叶吹风机,打四折的价格,强力推荐三天,风量是最大的,不买是傻瓜。买回来组装时,发现风道有灰,估计有人用过,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11-01 06:35:02)
百万富翁-JohnWayne JohnWayne是咖啡馆的常客,有的人称呼他为约翰,有的人叫他文。我从认识到搬离那个区,一直叫他文先生。 初到加拿大的老婆终于感受到了自由,不愿意被别人管,也不愿意管别人,就买了一家咖啡馆,自己一个人经营,周末的时候,我去客串一下,于是我就认识不少的加拿大人,这里的加拿大人不是移二代,而是不知自己是第几代,甚至忘了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昨晚兴致冲冲地坐在电视机前看美国总统候选人的辩论,开始不久就想扔鞋,那个黄头发的,你他妈的闭嘴,让你说了吗?你等白头发的说完,你再表达意见,管不住那张嘴。 老婆插话,他一辈子也管不住那张嘴。 忍着骂街的冲动继续看,老婆问今天你取没有取信,帐单又迟付了吧!我大喊,你给我闭嘴!老婆随手就扔了一只拖鞋到我脸上,我说,我没说你,我说那个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9-22 19:01:37)
我曾经出过轨。 老刘这一句话立即让吵闹的同学会安静下来,大家先是盯着老刘,继而又以同情的目光转向老刘的爱人。 没人说话,这就是一种鼓励。 老刘的爱人既不生气也不惊讶,脸上还有一种幸运的感觉浮现。 老刘慢慢地说,那时我刚结婚,就想多挣钱,周末顶替老同事去加班,结果出轨了。 大家无论是好奇,还是嫉妒,还是想指责,但都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9-01 07:39:10)

前几天早晨上班,被警察尾随,我心里暗暗地说,小样儿,你不开警灯,我也早看出你是警车,大早晨的,你不去喝咖啡吃甜甜圈,跟着我干吗?浪费时间。 于是我坚决遵守速度限制,停牌,换线打灯。其实这个方向只有我们两辆车,不用换线,可我还是换了两次。我是想让过他去,别在我屁股后面瞎琢磨。 终于在我第三次换到右线后,他和我并驾齐驱了,然后示意我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0-08-14 06:52:35)
炎炎夏日,随便动一动,就会汗流浃背,这种天气,就连皇上都会找一个树荫,坐下来喝一口御泉山矿泉水,我们普通老百姓只能是坐在阳伞下打开一瓶冰镇啤酒,仰脖猛灌一口,哇,爽! 冬季寒夜,北风呼啸,整一盘炖的烂至脱骨的猪手,斟一杯高浓度的二锅头,打开电视,看七十几岁的总统被人挤兑得胡说八道,一口酒下去,口不干,唇不辣,一股暖流自上而下,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7-27 16:33:54)
1.宁静曾发文说,儿子问我结婚什么感觉。
宁静拿过他的ipod删光了所有的歌,只留一首,设成无限循环播放,直到电池用完。 我的评语:一夫一妻制是当今社会对妇女的束缚,应该解放出来,给她们自由。 2.在这次BLM运动中,拆除各种雕像是非常错误的做法,是种族狭隘心理做怪,这充分说明自己种族的缺陷,那就是不能正视历史,不能正视自己的缺点。相比之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