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green

在枫树下,讲故事
个人资料
博文
(2019-12-10 07:39:08)

侄女的微信上说想骂街,我知道她只是表示一下愤怒,她当然做不出那种有伤大雅的事来,毕竟是进士出身,只能是说说而已。不过这倒让我想起我小时候的一位街坊奶奶,长辈们称呼她大杨的娘或大杨娘。大杨的娘是军烈属,她丈夫打鬼子的时候就已经是连长,后来牺牲在朝鲜战场上,二儿子是军官,很少回家,大儿子是干部,在地区政府上班,家里只有她、三杨和外地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2-10 06:19:43)
蚂蚁和大象在林间漫步,大象瞧见一大群蚂蚁排着蜿蜒的队伍从树上往地面搬运蜂蜜,大象停下脚步。 蚂蚁说,亲爱的,我在这哪,你瞅啥! 大象没理蚂蚁,径直走到树前,用长鼻子抓住树枝使劲摇晃,蜂蜜块和锋巢掉到地上,,蚂蚁们也纷纷震落在地上,不过很快一会儿,蚂蚁的运输线又恢复成型,忙碌地搬运蜂蜜。 蚂蚁工头爬过来对大象说,嗨,姑爷子,下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个女的生了孩子,迟迟不给孩子取名,派出所去催她给孩子上户口,她说再过两天。 她去问取名的名师,如实汇报了情况,名师说,明天一早给你孩子名字。 第二天,名师给她一张纸条,上书"郭春海" 她纳闷,问原由,名师说,海是三点水,每人一滴汇集,春是三人日,共同的劳动,郭是三人姓,高的头,李的腿,陈的肩膀也。 女人顿悟,遂归。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2-09 04:30:28)
上学时,赵本山刚出名,一天政治老师拿着报纸来上课,放下历史书,讲了一节课的政治动向,开头就是赵本山的广告,"赵本山先生……",他说,一个唱二人转的群众,被冠以先生称谓,堂而皇之地上报纸,这是什么? 这是一个信号,社会变革的信号,接着就吧啦吧啦地分析社会阶层、中共党史、群众运动。 老教授是经济发展委员会的成员,后来,赵总书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蚂蚁坐在自家门前生闷气,大象在房子里喊,"亲爱的,吃饭了!" 蚂蚁说,"吃吃吃,你就知道吃,你被一群瞎子摸来摸去的,自尊都摸丢了,还好意思吃饭。" 大象说,"他们又没见过我长什么样,只是国王让他们见识见识。" 蚂蚁说,"他们还没见过老虎呢,咋不敢去摸?" 大象不吱声了,蚂蚁接着说,"瞎子都是专业按摩师,谁给你松骨了?没人吧,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大象病了,蚂蚁整天伺候着大象,大象的哥们儿来看大象,带了好多草和水果,堆在大象家前面,走的时候还在旁边尿了一泡尿,算是宣布这堆草是我给哥们的。 蚂蚁的闺蜜们也说来探望大象,蚂蚁从早晨等到晚上,才见几个闺蜜气喘吁吁地站在家门前,蚂蚁问,怎么会事呀? 几个闺蜜说,妈的,原来是直接过来的,今天还得爬过一座山,又绕过一个湖。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不财我在某国时,长期从事冶金工程建设,出差就像太阳从东方升起一样平常。 七八个同事住在烟台旅馆,星期天无所事事,打麻将,三男一女,其中一男A上厕所,唤隔屋的女同事S代打两把,女同事S端着一茶缸牛奶进来继续战斗。 稍倾,男A同事回来,一番谦让后,女同事S回自己房间看电视,忘了茶缸。另一男同事进来观战,端起茶缸喝了两口,还对男A说,这都凉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蚂蚁和大象沐浴在午后的阳光下,蚂蚁坐在大象的鼻子上悠闲地打着拍子,大象轻声哼唱着小曲,日子再好也不过如此吧。 兔子垂头丧气地从他们面前经过,蚂蚁问道,"喂,老弟,咋这么无精打采呢?" 兔子看了一眼这幸福的一对儿,"被我老妈给骂了。" 蚂蚁继续问,"为啥呢?"(四川蚂蚁会问,"算球,弄啥子吗?") 兔子说,"老妈说我不务正业,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这两天晚上的月亮格外地好,又大又亮,地上积雪再一映射,夜色不再是昏昏沉沉,恍若仙境,在这仙境里,我竟然对着月亮默默地祈祷了一番,不是为自己的财富,也不是为自己的健康,为了年轻人的恋爱,我衷心地祈求上天保佑他们的幸福。 朋友的孩子,大学毕业了四五年了,在市政府的IT部门工作,天知道这世界咋就这么分配智商和情商的,相当的聪明,可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老陈早早地到了公司大楼,然后进健身房锻炼。 一会儿,几个公司的FlT宝宝从健康房出来,小声议论着。"第一次见这种减肥锻炼的。" 另一个说,"我看他脸挺圆的,身材还可以,锻炼一下也是好。" "哈哈,那不脸圆,那是肿了,锻炼减不下去。" "哦,我明白了,肯定是他老婆又抡了几个大嘴巴子" …… 正式上班时间到了,老陈神情气爽地进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