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green

在枫树下,讲故事
正文

那些年我们曾经… (唐山往事二)

(2017-02-18 15:04:01) 下一个
那些年我们曾经...(唐山往事二)
 
往事的回忆是不堪的,尤其是对发生在那片朝思暮想的热土上的过去,历历在目的清晰,又是隐隐于心的痛。
 
在上文里已说了我所在单位的大院有东西两个大门,这次是讲发生在西大门的事。
 
众所周知,唐山是煤碳,钢铁,水泥,制碱,纺织,陶瓷均十分发达的工业城市,我单位所处是煤矿区,八十年代末,多次收到煤矿公司的通知,他们已经挖到我们所在地的下面,要求我们不可以盖楼和深挖地基,公司的发展受到影响,只好在三十公里外的新区建居民楼,可办公和生产还是在大院里,新的基地还需当地政府批地才可以兴建,这种情况下就产生了几个通勤车队,主要任务是接送上下班的员工。
 
九二年的春天一个早晨,浩浩荡荡的通勤车队从新区出发,开往公司的基地大院,路两边是绿油油的麦田,朝阳初升,微风轻拂,四十几辆太湖大客车,鱼贯而行,象一条彩色的巨龙,遨游在冀东平原上。
 
在离基地大院还有两公里处是唐钢炼铁厂,因为高炉煤气泄漏,封路了,任何机动车辆均需绕行,眼看着前方的大客车都驶离了公路,进入到小路,钻进村庄,司机都知道,只要穿过这个村庄,再有一公里就到大院西大门,车身摇晃着,颠簸着,路况不太好,车里人们都来了精神,张三问李四,"你咋昨晚住到新区了?你不应该住基地吗?"李四说,"别提了,你嫂子和我在基地天天睡不好。"张三继续好奇,"为啥?"李四提高了嗓门,"还不是那些挖煤的声太大,吓得我们两口子不敢脱衣服睡,万一半夜被他们挖通了,光着身子掉煤窑里,多尴尬!"大家哈哈大笑,又有人接上问,"那挖煤的说话你们听得清吗?" 李四显然是有备而来,改为唐山口音,"听得真真的,一个说,马师傅你天天上夜班,咋还生了仨孩子呢?""马师傅说,谁说不是呢,看咱主任不用上夜班,一个娃都不生,你说这是为啥呢?" 说完看着大伙,"哪个马师傅,我咋看你的仨孩子长得像主任呢?" 有人已忍不住笑了,李四还是一口唐山口音,"你真会说话,我那仨儿子,学习都不好,没有一个是主任的料。"大家大笑。
 
大家突然意识到车停了,纷纷向前看,司机回头说,前边有五百块钱,要等一下,然后开车窗,探着头开始轰鸡,原来是一个老乡朝路中间撒了一把鸡食,五只鸡奔到路中间抢着吃。司机试了两次,看轰不走鸡,转身对喂鸡的老乡说,"大哥,能等会再喂吗?我们急着上班。" 
"你上你的班,我喂我的鸡,"这次是真正的唐山口音。
"哪你总这么喂,我们也过不去呀,"司机有点急。
"你等它们吃饱了,吃饱了就都走了,"显然这老乡是个茬子。
司机忍不住了,下了车张开双手轰赶那几只鸡,鸡们跑到路边,老乡开始骂脏话,司机没吱声,上了车准备继续开车,这时,坐在前排座位的美丽护士说话了,"江哥,他骂得太难听了!"本已怒火中烧的司机被美女这一句话点爆了,噌地跳下车,朝那老乡大步走去,老乡还在路边无休止地骂,司机一扬手就是一个大嘴巴,眼看着老乡哴呛了两步向后,然后嗷地一声,跑到车头前,倒在地上,(那时候还没有流行碰瓷的,因为碰瓷的祖师爷倒在我们的车前面,尚未开山门纳徒弟。)司机准备拉他起来,结果从院里又跑出一个婆娘,坐车前地上哭她丈夫。
 
车上几个科级领导干部赶紧下去劝说,结果是越劝人越多,我们的司机被围在了中间,情况不妙,几个人死乞白赖地把司机救了出来,送到后面的车上,大家也都分散到后面的车上,后队变前队,绕别的路去上班,留下一个保卫干部和一个老司机去协商。
 
中午饭时间,在公司纷纷打听那事怎么样了,保卫干部和老司机走回公司的,因为在他们找村干部交涉的时侯,客车被人家拿石头都砌死了。
 
接下的两天里,后勤经理和保卫处是四处说情,从市里到村里,最后是私了,司机出五千,公司出一万五,赔偿老乡的损失。才把墙拆了,把车开回公司,据说那老乡是村长的本家兄弟,我们的司机气得像芳林嫂,见人就说,不如轧死那五只鸡,才五百块,现在亏大了。
 
 
鉴于网络发达,文中所述无真名,确是真事,不是黑唐山人,而是讲生活之万千不易和人之形形色色。
另更无意挖苦煤矿工人,只是市井玩笑。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wingreen 回复 悄悄话 地震后,附近郊县迁入的,属开平区。
我爱丁二酸钠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大致知道唐钢铁厂的位置。
唐山人用那让人生不了气的口音和你打架,逗。
唐山市的人分铁道北比较落后的土著民后代,铁道南的山西、江苏移民(文化比较发达)的后代,从山东等地逃荒要饭过来的煤矿工人,沿海的少数渔民。
不知道你们遇见的这算那一拨。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