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green

在枫树下,讲故事
正文

那些年我们曾经(唐山往事一)

(2017-02-17 19:21:59) 下一个
那些年我们曾经 (唐山往事一)
 
看到坛里有人说,"谁惹你生气了,走,一起扁他去!"让我想起在那片热土刚参加工作的一件往事。被人家给气受的时候。
 
我所在的单位是一个单独的大院,两万多人生活在这个大院里,大多数人是东北人,大院有东西两大门,东门外是通往市区的公路,有公共汽车站,向南穿过一片树林约两公里就算进入市区了,那里有电影院,新华书店,和百货公司。
 
因为多数人都讲东北话,和当地人讲的唐山话口音大相径庭,所以在市区一张嘴说话,人家就知道我们是哪单位的。
 
本单位的几个年轻人开车去看电影,不知因为什么事和当地人吵起来,几个年轻人把一个当地人打了一顿,然后开车跑回大院,这时当地人是不敢追到大院里的,因为以前吃过亏,只好记仇,"一句你等着,"就让我们不敢轻意去市区闲逛。
 
算我们倒霉,我们第二天去唐钢做项目,下午回来时恰好在电影院门前堵车,三十几个人坐在大客车里,大客车的车门上公司的名字和车牌照被挨揍的小子认出来了,他蔫不悄儿地招呼来一大群人,把我们的大客车围在中间,司机见势不妙,立即锁死了司机车门,爬到后面的座位中间,就听啪,哗啦啦,前挡风玻璃碎了,然后是车门玻璃,哗啦啦,有人试图伸手开门上车,被靠车门的人拿拖布把手打了回去,这一下更把围攻的当地人惹火了,有人扔给靠车门的人一件棉袄,他用棉袄包头,死守车门,围攻的人拿砖头瓦块开始砸汽车,我们几个刚毕业的没见过这场面,老师傅高喊,拿书包护住头部,蹲下挤在座位中间,个子小的女的钻座位下面,就听得咚咚咚的敲打声和玻璃的破碎声,然后就是骂声,大约十五六分钟后,外面的敲打声没了,这才敢抬头往外看,人都跑了,警察来了。
 
再看车里面,砖头,石头,瓦片满地都是,车玻璃一块不剩,人身上满是碎玻璃和尘土,靠门的哥们两手背都在流血,有几个人的头和脸有划伤,大家只有被砸中的,没有骨折算万幸,警察上车问清公司名,让司机试一下车,然后让我们赶紧开车回大院去医院。感觉有事的再让医生进一步检查,我们几个住宿舍的只有瘀伤,算没事,就去食堂吃饭。
 
哥几个边吃饭边回忆刚才的窘相,庆幸他们没有放火烧车。
 
经历过这事,我们几个从来不敢招惹当地人,出了公司大院就彬彬有理地办事,规规矩矩地做人。当地话说,"忒好了!“ “总像个客(qie)。”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那时候人爱打群架,还这院子打那院子。女的就没事,就半大小子爱惹事。东北人爱打架:)
老生常谈12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ingreen' 的评论 :
提起冶金部,那就知道了。
冶金部基建总局,下属十几个冶建设计院,和十几个冶建公司。
冶金部冶金建筑设计研究总院在北京学院路北邮对面;
冶金部西安冶金建筑学院。
高斯曼 回复 悄悄话 年轻气盛,其实不过是一点小事儿,不值得。我们青年点也发生此类事件,若干年后都成了朋友,哈哈...谢谢你写出来分享!
wingreen 回复 悄悄话 冶建公司,原隶属冶金部。
老生常谈12 回复 悄悄话 看到2万东北人,以为你们是唐钢,结果不是。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哇哇哇,太惊险刺激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