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到老拼到老

在字句里看过去现在和未来
个人资料
chunfengfeng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相亲 48-幸福一路

(2022-08-15 19:18:59) 下一个

在回去住宅的路上,抹香坐在尤才身边,见他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拉着自己的手,觉得有点迷茫。“奇了怪了!”抹香不知道为什么,尤才一吻上自己,头很快就不晕。

抹香对来自异性的吻,还是平生第一次的感受。虽然对之有许多的设想和憧憬,但是今夜尤才的吻,一点也没有他的才华那样让人怦然心跳,还没有他的怀抱让自己感到异样和撞鹿。抹香回味着他吻自己时的笨拙,还有点扎嘴,也许是他的胡子茬吧!

想到这里,抹香非常开心。其实抹香还是非常喜欢被吻的感觉,因为紧张和兴奋让自己晕得很厉害。然而一旦接触到他那咋呼急促的嘴唇,抹香却很快头脑清醒。他停留在自己微张的红唇上还不到5秒钟,就匆匆结束了这一场初吻的献礼。

抹香觉得尤才以前一定没吻过其他女人,否则那里会这样毛手毛脚,一点都不浪漫。不是说法式接吻很时髦吗?可是尤才一点都不知道,更不可能对自己这样做了。想到这里,抹香转头看了一眼身边这个男人,第一次发现他的侧影很美,原来他的鼻梁很挺,眉宇也高,下巴宽而坚毅。抹香越想越觉得尤才更像无尘姑姑,虽然他的双眼跟钱梅非常酷似,然而钱梅和无尘也长相酷似,难道她们本来就是姐妹吗?难道尤才说的那些故事,都是对外讲的童话吗?

不管怎么说,这些都不重要。她们为了尤才的幸福,都尽到长辈的义务。她们牺牲自己成全子女,让人敬佩和纪念。今夜自己的主动,虽然迟到,但是还算对得起她们对尤才的厚望和寄托。在心里,抹香默默念叨:“我两个伟大的婆婆,您未来的儿媳,一定会让尤才生活顺心如意!也希望你们保佑我们,让我们的爱情和婚姻甜蜜和幸福。抹香在此先谢过了!”

“姐姐,你在跟妈妈说话吗?”尤才突然冒了一句话,让抹香吓了一跳。“你怎么知道?”抹香难于置信地追问。

“姐姐的眼睛非常美,目光会说话,所以弟弟知道啊!姐姐,你的嘴唇……”

抹香立刻打断尤才:“你说什么呀,别乱说!”抹香知道弟弟又是一大段吹嘘和夸大其词,因为抹香知道,自己的外貌加上穿戴打扮,才让外人觉得自己的整体印象不错,但抹香还是有自知之明,觉得自己的外貌只有70分,身材加了10分,化妆和穿戴又加10分,所以最终效果才有90分。然而在弟弟眼里,自己却是倾国倾城,是不是太失真了?

尤才轻声笑了起来:“我想说姐姐头晕的时候,像一个娇花照水、弱柳扶风的林妹妹,更像一个羞花闭月、沉鱼落雁的病西施。”

“你说的美人儿,哪里是你姐姐,是你诗歌里的幻影而已,不是吗?”抹香毫不怀疑地质问,“何况美色是很不靠谱的东西,对吧弟弟?”

“不是夸大其词。在弟弟接触和见过的异性中,姐姐是最美的。姐姐肤色白净而健康,眉形自然而如同修剪过,色泽如染似曾相识,一双明眸秋水深不见底,却荡漾着青春和活力,让人亲近的目光指引喜悦和赞美。鼻翼的弧形是黄金分割最好的诠释,如秦岭的南北分界,让人的凝视流连忘返。姐姐的柔唇,是林花红了的惊艳一瞥,就一生难忘。唇红齿白,笑容嫣然;颈颀颌圆,面相靓矣。更何况姐姐身姿妖娆,愈发健美,这一切在姐姐精明强干、巾帼不让须眉的才能面前,更显得相得益彰,锦上添花。如日出之彩霞、紫庐之迎客松,相辅相成、不可缺或。”

“弟弟,你要记住今夜的表白。知道吗?姐姐可把你说的每一句话都记得清清楚楚。你送姐姐上去吧?”抹香见弟弟一路滔滔不绝的赞美,听得慢慢心情舒畅,想不到一眨眼就到了住宅的楼前,就提醒弟弟道。

在抹香要进门前,尤才感到自己好像被抛弃一般,忍不住喊了一声:“姐姐——!”

抹香用玉手挡住了尤才的冲动说:“你早点回去,姐姐又跑不掉!”见尤才呆呆地看着自己,抹香慢慢地合上房门,在门缝里跟尤才挥挥手说:“晚安,大才子!”

等抹香最后关上房门,头靠在房门半天,直到听不见尤才下楼的脚步声,才转身准备回卧室,却突然发现表姐出现自己的跟前,把抹香吓了一跳,忍不住抱着身材高大的高红,撒娇般地抱怨:“表姐,你吓死了宝宝我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