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到老拼到老

在字句里看过去现在和未来
个人资料
chunfengfeng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相亲 47-终身阁中定

(2022-08-14 16:37:50) 下一个

阁楼中,装点古色古香。在南北分水岭上,明月楼承载许多历史的积淀。今天,来自南北的两个青年,怀揣着梦想,来到这里。今晚,抹香请这位千年老者为月老,赌自己的青春和幸福;此时,生于贫富的一对情侣,面对着现实,选择此处。此夜,尤才认眼前三载佳人当知己,押本人的年华和运气。

虽然灯光暧昧,但是墙壁上几幅字画,都是明月楼历史清晰的记载。明月楼见证张士诚离间大元脱脱丞相,而救高邮之危于悬线;更是目睹张士德被俘途径明月楼,在孤凤阁以指当笔、滴血为墨写下:“龙马天地狂,金陵绝食亡。”果然不伺二主,以死明志。

抹香不愿意看这些打打杀杀、恩恩怨怨的陈年旧事,在气氛静谧的当下,抹香让弟弟坐回到自己身边。

“姐姐,再喝点吗?”尤才问。

抹香摇摇头,端着茶杯,放下手中的茶点,对尤才说:“小阁楼,却在天下中心。弟弟,你对一个呀!”

尤才认真想了想,不知道姐姐的套数是什么,试着对了:“大道理,只存田间书外。哈哈,姐姐这个对子要形式和内容通顺太难了!”

抹香笑了起来,讥讽说:“江郎才尽了吧!弟弟,你知道姐姐请你来明月楼干什么吗?”

尤才想了想,猜了猜,见姐姐一脸的幸福和满足,这是姐姐跟自己在一起从来没有过的。难道姐姐让我去帮她管翡翠地产,但也用不着在这里在深更半夜单独对自己说。一定是非常私人,非常重要的决定吧!难道姐姐想通了,想作尤家媳妇了,怎么可能呢?万一是呢?尤才没有把握,但还是摇摇头说:“姐姐心思缜密,弟弟想不出来!”

“再想想,说错了姐姐不怪你,怎么样?”抹香继续鼓励道。

尤才站起身来,来到姐姐身边,拉着她的手,让她站在自己跟前,看着她的双眼,见她有点急促和害羞,瞪了尤才一眼,低着头一声不吭。尤才轻轻搂住姐姐的腰身说:“姐姐,你是不是同意嫁给弟弟,一生一世做尤家的媳妇。”

抹香慢慢抬起头,看了看近在咫尺的英俊脸庞,低眉地点点头说:“弟弟,你会善待姐姐,无论何时忠诚你我之情,不生情分几处之心吗?”

“姐姐,弟弟一生只与姐姐白头到老。”尤才觉得幸福来得太快似的,结结巴巴地承诺。

“姐姐知道,你先看中的是姐姐的外貌和身材,但是即使美人也有迟暮之叹。一旦姐姐年华老去,美貌不再,你会不会移情别恋,择年轻貌美的女子,过你的第二春。”

尤才不敢迟疑地回答:“不会的。弟弟答应姐姐执子之手,就会与之偕老。”

“你如何让姐姐放心你的誓言,一生不变!”抹香追问。

尤才摇摇头说:“誓言是不需要证明的。姐姐,你会一生与弟弟不弃不离吗?”抹香轻轻把头靠在弟弟怀里,喃喃说道:“一个女人把幸福寄托在婚姻里,就不会主动去破坏她。女人总是被动的,只有男的在破坏,女人在无法补救的时候,才会被动地走出婚姻的。弟弟,姐姐做出今天的决定,非常艰难。你要珍惜,不但是姐姐的幸福,也是你的幸福和我们一家的幸福,好吗?”

尤才感到手心出汗,浑身也是汗水淋漓,好像跑了半个马拉松,紧张、兴奋、焦虑等情愫纠缠着,让尤才有点头晕,但尤才还是紧紧地搂着姐姐。

“弟弟,你手放松些,姐姐都被你掐把得透不过气来!”抹香轻轻地扭了扭腰身,低声地抱怨着,“你听清了姐姐说的话吗?”

尤才让自己放松下来,让姐姐坐下来之后,拉起姐姐的玉手说:“弟弟每一句都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姐姐,我会珍惜我们走到今天的所有努力和缘分,以及将来我们在一起的幸福。姐姐,弟弟有了姐姐,已经心满意足、人生圆满。姐姐呢?”

抹香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心满意足,但是人生斗不过岁月的摧残和命运的作弄。及时抓住命运的眷顾,才是明智的行为。人生哪有最好,只有更好。

从这个角度考虑,尤才就是自己的心满意足、人生圆满。

“是的,弟弟!你想何时结婚?”抹香低着头,有点慌乱地问。

尤才想了想才说:“姐姐以前谈过恋爱吗?”抹香好奇地抬头问:“相亲算吗?”

尤才其实也没有在大学里跟哪个女的确定过恋爱关系,也许自己从小在姐姐身边长大,事事都是姐姐拿主意,在大学里,每一个女生都像自己的姐姐一样,没有生出异样的感觉。那自己为什么会喜欢抹香呢,会生出异性的感受呢?也许这是人类的天性吧!

尤才没有直接回答,接着问:“有没有一个异性,让你整天朝思暮想?”抹香不悦地瞪了尤才一眼:“没有。我身边的男生,没有一个比我父亲厉害。他们都是玩玩而已,没有一个是认真的的。姐姐看不上他们,姐姐在大学期间,是一个白雪公主。”

尤才觉得马上结婚最好,让姐姐在婚后跟自己恋爱吧!尤才想好后,就对抹香说:“十一行吗?”

抹香低头默默点了点头,半天才抬头问:“那不要订婚吗?”尤才摇摇头:“不要。你我在相亲时,其实就算订婚。是吧,姐姐?”抹香觉得浑身很累,见弟弟揽住自己后背,就顺势躺进他的怀里,此时抹香的头晕得厉害,仿佛整个明月楼都在眼前旋转,人一动都不敢动。

尤才见姐姐脸色煞白,知道姐姐的头晕又犯了。尤才给姐姐喂了几口茶水,见姐姐气色渐渐变好,慢慢低下头,想轻轻吻一下怀里的佳人,想不到姐姐突然睁开双眼,发现弟弟的企图,又慢慢合上了那双让尤才惊艳的眼睛。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