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到老拼到老

在字句里看过去现在和未来
个人资料
chunfengfeng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相亲 44-一剪梅

(2022-08-13 20:24:46) 下一个

其实尤才后悔提及易安的这阕一剪梅词。但是姐姐非要自己吟诵,看来今天逃是逃不掉的。尤才拿起姐姐珠圆玉润的小手,就像翻开一张粉笺,可填词赋,能作诗行。

尤才轻轻拍打着姐姐的玉手,一边让自己的目光越过紫香阁,不停留梅园,而是抛到更远的远方,让自己体会当年青春勃发的词人,独上西楼,听飞雁叫声、裹月辉清冷,幽怨抛洒一地的那时那景。尤才吐纳了一腔清气,慢慢吐露词人内心的思念: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衫,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抹香突然打断尤才的吟诵:“她在上阕为什么要这样填写?”

尤才把目光从远到北宋时期收回到身边姐姐的脸上,见她无比愤恨的神情,小心翼翼地说:“姐姐,那时的易安也许身不由己,不能与情笃意合的丈夫赵明成,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卿卿我我。然而词句本身,极尽美好和夸张之能事,把秋天的萧索,游子思归、飞雁南去,描摹得凄美动人。即便有美景如斯,月圆人楼上,只能凭栏独望,游子归期杳无音信。”

“不要背了,姐姐不想听了!”抹香又一次打断尤才的解释。

尤才只好小心翼翼地按照姐姐的思路:“一个男人,纵然有再大的借口,怎么能把情义与共的娇妻,冷落至此。兰舟有帆,楼台无翼,辜负青春好时光,真是一个糊涂的男人。”

抹香沉默了半天,侧目尤才,泪光点点,马上又扭过头,没有吭声。

尤才见姐姐既然没有离开阁外楼台的意思,就轻声问道:“姐姐,下阕写得好一些,还要吟诵吗?”说完尤才拉姐姐转过身,看着她那一双目光沉郁、星眸逼人的眼睛,美得让尤才看呆了。

“美轮美奂的姐姐,还听吗?”尤才清醒过来,仿佛忘记了姐姐生气的时候。

抹香转身看着栏外的远景,听风中的秋季,感心上的节拍,不知道是听还是离开这个凭栏的楼阁亭台。

尤才见姐姐斜视时,那一寸欲言又止的神情,就接着朗诵起来:“姐姐,下阕是写得令人好受些: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情。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在此处,词人面对无法改变的现实,顺其自然地接受她。虽然把人之常情按奈下去,然而油然而生的真情,如何掩饰?当奔腾而来的情感诉求,冲出心扉,却无处找到栖息的地方,只能再次安放在心田一隅。下半阕写得自然、细腻和感人,是吗姐姐?”

抹香蓦然回首,看着尤才说:“赵明成追求功名,远离妻儿老小,让情感丰富的妻子,天天独守空房。最后取得了一官半职,却遭遇北宋国祚的晚景凄凉。此国破家亡之痛,让其远游它方的光阴虚度、人生青春不再的不幸,如何折磨女词人南宋的时光?”

尤才轻声解释道:“姐姐,此首词,主要是写、写女词人的……”

抹香盯着尤才,不屑地说:“从古至今,男人一旦抱得美人归,就不知道珍惜两人时光的宝贵,而把自己的理想崇高化,却把女人的需求,矮化到相夫教子的仆从低位。总之,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见姐姐情绪激动,尤才把姐姐拉到身边。此时残阳如血,看得尤才惊心动魄,喃喃自语:“定不会辜负青春好韶华,珍惜寸寸光阴,还你一生珍重、一世嘱托。”说着说着,尤才感到前景渺茫,情不自禁把姐姐拉近身边,抱着抹香失声呜咽起来。泪水如流,沾湿了姐姐一头灵动的青丝。

抹香拉了拉尤才,让他抬起头,擦拭着一脸的泪水,语气缓慢地说:“天色不早,送姐姐回去!”

在回去的路上,尤才问身边的抹香:“姐姐为什么戴着墨镜,莅临香店。是要杀富济贫,补给天下黎民吗?”

抹香不屑地答道:“懒的理你。你帮姐姐,还是帮黎民?”

尤才回答:“弟弟帮完天下贫苦的黎民,再来帮姐姐。”

“那你跟赵明成之流有何不同,让我下车!”抹香不等开到自己的住宅小区,就不想理睬这个口是心非的男人。

尤才慢慢把车停在紧急停车的路旁,见姐姐只是生气,没有想下车的意思,就低声下气地说:“姐姐不也有一颗济世安民的心吗?”

“何以见得?”抹香转过头来问。

“姐姐能容忍弟弟的治国平天下的理想啊!”尤才小声笑着,看着姐姐越来妩媚的神色,让抹香突然感到有些惭愧和害羞起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