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到老拼到老

在字句里看过去现在和未来
个人资料
chunfengfeng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相亲 43-紫香阁上

(2022-08-13 14:44:17) 下一个

其实紫香阁,就是一间用薰衣草搭建的草堂。不过落地大窗户,被一排翡翠冰种珠帘掩映,让人感到静谧、神秘和梦幻。

尤才拉姐姐来到窗前,拉开珠帘,映入眼帘的是远的都市、近的风景,身边的才子,抹香转头看了一眼尤才说:“松手啊!”尤才没有理睬姐姐的诉求,拉着姐姐来到一张长茶几一样的桌子前。

抹香看着桌面,是水波纹金丝楠木。像是川西雅安出产的小叶桢楠,名贵无比。在抹香发愣的期间,王琪和一个抹香不认识的男子,依次摆上一荤一素一汤和三碟熟食,最后上一道杀猪菜。接着王琪放了一个加湿器,慢慢喷出的水汽,让秋天的空气也温和了许多。

接着男子捧上一坛老酒。油纸封口,旁边跟着一对仿汉羽觞杯。当汉式樽轻轻放在金丝楠桌面上时,男子开启酒坛,慢慢把一坛酒全部倒进酒樽中,一根青玉勺也搁了进去。

抹香见这些古董,忍不住笑了起来:“如果搬来一套西汉编钟,请来一个乐官,敲击起来,倒是像极了汉室皇族宴请文武百官的宫廷酒席了!”

尤才用勺斟酌耳杯,递给抹香:“姐姐,尝尝这尤家家酒族酿,完胜孔府家酒。”抹香接过这个怪怪的酒杯,怕空腹喝酒易醉,浅浅抿了一口,就觉得一种侵袭,冲向舌根、咽喉和玉颈而来,让人感到吃惊和好奇。抹香虽然不善饮,但是毕竟从小对饮食的耳濡目染,知道这坛老酒的窖储时间在二十年以上。

玉著夹了几片香肠,放在抹香空碟里后尤才说:“好喝吗?姐姐尝尝香店自制的广式香肠,看好吃么?”抹香接过弟弟手中的擦手纸,尝了一片,觉得那种香甜,在味蕾上缱绻不去,知道这种香甜是时间的积累、信心的沉淀,才有今天蒸发出来的酥软味美。

“大才子,想不到你还是一位美食家?”抹香斜视了弟弟一眼,高兴今天的口福,“对了,除了酒香之外,为什么还有一种香气,明灭如灯,是什么呀大才子?”

尤才接着回答:“姐姐,这道香肠是梅山猪的肋条肉制作的。瘦如红玉肥似玻璃翡翠,我们中华饮食,讲究色香味,是吗姐姐?”说完尤才看了看在身边照顾抹香进餐的王琪,点头示意她接着回答香气的问题。

王琪一边给抹香酌酒,一边说道:“姐姐在茶亭品尝的南山谷雨茶,现在浅饮的尤家酿绿蚁,枕在肘下的桢楠的千年沉香,加上空气中的湿度适宜,在每一个饮者的唇齿和鼻翼间,就会萦绕梅花的暗香。厚薄相间、明暗相依,不绝如缕,真是如人戴玉、似玉选人。”

抹香见王琪,言辞温婉、词句典雅,看来是自己低估了眼前这位女子,不禁莞尔:“小琪真是见地不凡,字雅句佳,领教了!”

王琪不安地低头答道:“姐姐过奖了,小琪只是拾人牙慧,姐姐慢用!”说完打开音响,一阵编钟礼乐,如高山流水,沿着空中的香气,蜿蜒而来,哗哗流进每个人的心中,让抹香觉得顿时心旷神怡,不知不觉之中,把一坛尤家佳酿,全部喝完。

尤才安排姐姐吃了半碗米饭,王琪接着摆上了一些茶水和水果。抹香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喝了这么多酒,也不觉得醉。安排在临窗的酒后茶点,让抹香没有欲望再端坐在茶几之后,在尤才的引领下,来到紫香阁外,在阁外的楼台护栏处,抹香慢慢地吐纳肺腑中的酒气和依然不散的芬芳,极目青城都市风光,对身边的尤才说:“大才子,在宋词人中,你最欣赏哪位女词人?”

“姐姐在闲暇之际,也喜欢诗词歌赋,对吧?李张吴朱,号称宋家词作四大才女。不过按才气和灵气来说,还是易安抢得头筹。姐姐以为呢?”

“哪首你最中意?”

“姐姐先说,哪首词最合佳人意?”

抹香挣脱尤才的大手,凭栏而望,缓言道来:“姐姐也是附庸风雅,哪里知道词与诗?你说来姐姐评评,再不说我回宝石阁了!”

尤才又拉着抹香的小手才说:“姐姐,深藏不露,最爱看弟弟出丑了!易安一生填词无数,流传至今的有关她早期深闺怨情、以及对游学在外的赵明成的思念,都是极佳的词作。发自人的秉性,自然而感人。譬如那首《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算是夫妻别离思念的代表词作。”

“你吟来姐姐听听?”

“为什么姐姐要听别离相思之词?”尤才心动地问。

“姐姐想听,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抹香摇了摇手,瞥了尤才一眼,见他跟自己越靠越近,这次内心一点也不想挣脱他的大手,只想知道从这个大才子口中,会读出一番怎样的思念之情、别后之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