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到老拼到老

在字句里看过去现在和未来
个人资料
chunfengfeng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相亲 40-一顿晚饭

(2022-08-13 07:48:49) 下一个

高红知道,尤才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男人。离开自己的表妹出去住,绝对是尤才甚至尤家觉得抹香这里没有希望,无论是对尤才个人大事,还是将来尤才事业上的发展,因为青城,因为这个世界,合乎尤才的女子和天地,不只是宝石阁和抹香。

高红不知道怎么劝自己这个心高气傲的表妹。

然而高红还是拉了拉抹香一声不吭的变了个人,叹息地问:“你怎么不让尤才涉及你的地产业,既然他迟早要离开宝石阁?”

抹香听完只是低头不语。

高红又叹息了一声,自言自语地说:“天下痴情的男子不少,但是痴情地等一个女人,等到母亲去世,等到姑姑去世,还是等不来一个女人的心,也是古今奇迹。”

听到敲门声,高红开门,对准备离开的尤才说:“吃完饭再走吧?”尤才看着眼前的表姐,见她手腕上依旧戴着那一只翡翠珠串,才注视着这个风韵独特、身材性感的女人,摇摇头说:“不了!表姐今天扮状美不可言。明晚我有几个朋友来我家吃饭,到时我来接表姐一起上我家吃饭,顺便让你看看我的住处,好吗?”

其实高红内心是喜欢尤才的,但是觉得那是不可能的。后来嫁了,觉得日子恢复正常,像一个家,内心也慢慢安静下来。今天见自己的表妹跟尤才还是不明不白,内心不知道怎么办。

“我跟你的朋友又不认识,刚才我随便订了几个菜,我们三人就简单地吃一顿晚饭。表姐有话跟你说,好吗?”高红柔情似水的语气,像母亲一样的目光里,慈祥得像一泓清泉,让尤才低头有一种想哭的冲动,鼻子有点堵塞地发出同意的嗯声。

然而抹香一直呆在卧室,任凭高红怎么劝,都不出来吃饭。高红只好在客厅里,跟尤才边吃边说。

“弟弟,虽然你没有说要离开宝石阁,但是你搬出香椿的住处,就是要单干的架势,姐姐说得对吗?”

“表姐,我等了抹香姐姐三年了,估计再等五年,也是换不来她的点头。所以留在宝石阁,不是办法。表姐,哪天我需要你来帮我,你会来吗?”

“会的!只要你吱声,表姐就来帮你。你想让表姐怎么帮你?”

“让表姐帮我娶到抹香姐姐,可以吗?”

高红噗哧一声,讥笑道:“你这么会讨女人欢心。宝石阁无论哪个女雇员,对你都是满心欢喜地喜欢,还有那个刘媛媛,来过宝石阁好多次,想找到你。有一个空姐安娜,提到你都是一脸的赞许。更不要说,抹家上下,还有一个来抹金酒家还钱的男子,都说了你一箩筐的好话。你这样得到方方面面的好评,为什么会搞不定一个抹香小女子?”

尤才摇摇头,放下筷子,给表姐倒了一小杯青城特酿才说:“抹香姐姐,尊贵无比,如同天上下凡的女神,非一般男子可以有福享有。姐姐,人的命,各不同。今生果、前世因,抹香姐姐有今世的异于常人,是她前世的造化。”

高红忍不住花枝乱颤地笑了起来:“真会乱联系。你抹香姐姐在你心中既然这么高大上,那你为什么还要放弃?不一直坚持下去?也许,只要再加一点时间和努力,你就可以抱得美人归。到时表姐为你大办喜事好不好?”

“表姐……?”

“同意了,弟弟?”

尤才喝完杯中酒才说:“我一直都会帮宝石阁做事,还会帮抹香姐姐做事。因为娶抹香姐姐,是我还留在青城的原因。表姐,你要帮我,才能让我如愿以偿。”

说到伤心处,尤才伏案哭了起来,这其中的艰难,尤才都知道自己在骗自己。周红也是摇头叹息,来到尤才身边,拉起他,帮他擦拭着脸上的泪水,仿佛看见自己当初遍体鳞伤的婚姻和单身妈妈生活的泪痕斑斑,深深感叹世上姻缘到底为何物,为什么叫人这样痛这样无法摆脱。

高红的余光里,见抹香一闪而过的身影,知道她一直在偷偷听尤才说什么,心里顿时有了主张。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