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到老拼到老

在字句里看过去现在和未来
个人资料
chunfengfeng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六月》(142)

(2019-08-24 08:10:47) 下一个

  两人相谈甚欢,很快就把一瓶红酒喝完,西门见姐姐有点醉意,就把提前预定的一只烤鸭,让师傅打包。西门帮姐姐穿戴暖和,在店外打了一个车。

  “两位上哪儿?”出租车司机问。

  “姐姐,我们回哪儿?”西门轻声问道。“在西便门公园西门停就可以!”江芙头很晕,在傍晚的冷风里,浑身有点瑟瑟发抖,忍不住让西门搂在怀里,身上才觉得暖和一些。想不到路上堵车,因为今天是周五晚上,很多进城的车,让整段复兴路成为一条灯河。

  司机受不了没完没了的等,很快穿小路钻胡同,让西门感觉晕头转向,人也很快昏昏沉沉起来。等车子停住,司机在说话,西门才清醒过来。

  司机报出的车费高得惊人,让西门觉得很奇怪,不解地问道:“从前门到这里打死了也就十几块钱,为什么要上百元?”司机是一个大个子壮年汉子,一口京腔:“时间就是金钱,给二位省了不少时间,也得算在车费里!”

  西门一想也对,就想如数把钱给司机,这时江芙也清醒过来:“弟弟你也真大方。多给二十已经合理,给一百就不对了!司机漫天要价,可以理解,但是不对的事情不禁止,理字就无处生存。”江芙字字清晰,声声明了,司机马上急了:“现在都是这个价,什么理不理的,理值几个钱?”

  江芙冷笑道:“你是为天宁公司抹黑,还是想让我们向公司投诉你对乘客不合理索价?”司机毫无示弱:“你们尽管投诉,钱不给不行?”

  西门不想让自己的心情因为几十块钱的车费,大煞风景,但是见姐姐不想让步,就决定插手解决。

  “不给你不合理的部分,只给你三十元,还要发票。你是要还是不要?”西门语调温和地说,但是字字如箭,一般练家子都能听出来。

  司机已经把车熄了火,出了驾驶室。西门让姐姐留在车内,也跟着出了车厢。汉子见西门身材健硕挺拔,一张脸俊朗而充满和气,心里有点忐忑,内心的强横一下子收敛了不少,司机见自己势单力薄,旁边也没有公用电话,没法找到自己的哥们过来帮一把,何况远水一下子解不了近渴,犹犹豫豫,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位司机大哥,我们都是成年人,把事情道理说清楚了,也就没有误会。如果你一定要通过武力解决,我西门愿意奉陪!”对方一听这位就是京城风传的西门大侠,心里惊喜万分:“阁下就是单挑铁龙帮,勇斗光头会的西门英雄?”

  西门笑了笑,很无奈这帮北方汉子可以不讲理,只是拜倒在武力之下的作法和心理,想不到又遇到一个比马国更不讲理的本地司机,还是认真地对待说:“正是小弟!这样吧,给你一百车费,我们后会有期!”西门趁姐姐在车里没见着,就把一百元塞到对方手中。

  司机有点惊愕,虽然自己一直靠敲诈勒索,强取外地游客的打车费,但是西门大侠真是与众不同,司机见西门和他的姐姐离开,朝一住宅区走去,心里有点后悔,觉得自己在西门面前最后没有把话说得圆通一些,简直是丢了首都出租司机的脸。

  路上西门挽着姐姐慢慢走着。夜风夹着春寒,让西门觉得浑身有点难受地冷。见江芙越走越慢,最后停下脚步不走了。西门转头看着姐姐,只见她无力地问:“你是不是给他百元车费?”

  “没、没有啊?”西门心虚地答道。

  “没有——,他会那么痛快让你离开?”江芙不能理解西门弟弟疾恶如仇的本性哪里去了,反唇相讥,“你不是西门大侠吗?难道面对一个五尺大汉就害怕了不成!”

  “姐姐,这都是人民内部矛盾,又不是面对恶势力和敌人?也许他正等着这一百元解决燃眉之急呢!”西门解释道,“下次弟弟一定不敢了!我抱姐姐回家好吗?”

  江芙感觉自己很累,也许是喝酒的缘故,更是在生西门的气,气他洒脱、大方、帅气和与人为善,这样的好男人突然进入自己的生活,让江芙一下子回到做学问的时代。那是一个诗情画意的年头,人在象牙塔里做一只书虫,慢慢蚕食着宝藏,吐出精美的思绪,编织美丽的华章,铺陈未来的蓝图。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