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千北

我不是专业医生,但对防病治病有兴趣,想多向大家交流,学习,多蒙恩惠。
个人资料
正文

一个中医治疮的招数和原理

(2013-04-20 00:52:23) 下一个

我的外婆是一个中医外科医生。外婆的中医外科并不是开刀割盲肠之类的外科,而是治疗皮肤上的疮,经常要用手术刀。她的诊所外面政府核准的招牌上写的是中医外科,我就以此为准,称呼为外科。我外婆的诊所就在她的家里,外面的客堂间就是侯诊室。

我从6岁开始,在我外婆家住了将近5年。1年级时,我没事就看我外婆如何给病人治疮,很感兴趣,对她说,我想跟你学,你能不能教我。她说,我嘴巴很笨,不会教。她说的是实话,她确实嘴巴不会讲。于是我只好自己在旁边看,自己琢磨。我外婆的医术很高,在当地享有盛名。每年从春天开始到秋天,特别是夏天,诊所里人满为患,绝大多数是农民。我看到她的治愈率非常高,而且治疗时间并不长。开始以为是她的药有什么特别之处,有什么秘方。后来我仔细观察,有很多病人是在别的中医那里看不好,转到我外婆那里去的。外婆把那些病人疮外面的纱布揭开后,我发现别的医生上的药同我外婆的药是一模一样的,没有什么区别。每次碰到这种情况,外婆总是问病人,别的医生是不是在你的疮还没有很红很肿,而且变软的时候就开的刀?每次病人也总是回答说是那样的,无一例外。外婆一般并不马上用药,而是叫那些病人过几天再来。于是我得出结论,不是药,而是医术不同。

我外婆的处理办法是,如果疮是初起,只是有点红肿,就给病人一些膏药,叫病人过3-5天再来。那种膏药我在别的医生那里看到过,也在转到外婆诊所的病人身上看到过,不过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3-5天后,如果红肿小了一些,就继续用那种膏药。如维持原样或有发展,外婆就立即停药,并嘱咐病人7-8天后再来。病人7-8天后再来时,外婆就会用手在疮上轻轻抚摸,并仔细观察,看是否变软,里面是否有很多脓。如果不是的话,就会叫病人再过3-4天来看。如果已经变软,里面有很多脓,她就用消过毒的手术刀将疮切开,把脓挤出,再把疮面清洗干净,如果疮不是很严重,就用黄药水。如果比较严重,除了黄药水外,再加上一种绿色的药粉。最后盖上纱布。嘱咐病人每天换一次药。绝大部分的病人经过这样的治疗,7-8天就好了。只有少数的病人要十几天或更长些时间。她的方法非常有效。原因是什么,当时我搞不懂,问外婆,她就说疮只有熟了才能开刀,要不然就不行,会拖很长时间,一直好不了。如果熟过头了,破裂了,脓都流出来了也不行,很危险。她的老师就是这样教的。再问为什么,她就说不知道。她所说的疮熟了的最佳时机,就是指里面积聚了很多脓,但是疮还没有破裂,外观有点像是熟的桃子。到了我上小学2年级的时候,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来了,我外婆的小诊所被迫关闭,她的行医生涯画上了句号。又过了2年,我离开了外婆家。

她的治疗方法很简单,但我搞不懂机理是什么,平时很少去想,但却一直放不下。过了几年,我上初中时,我外公有次来我家住,散散心,他说引发疮的细菌不扩散,是因为免疫系统在疮的边缘形成一个防御圈,一旦防御圈破裂,细菌扩散,就麻烦大了,会死人。外公不是医生,只读过几年的之乎者也,49年以前开店,是一个商人,他说的有道理,但还是没有解开我的疑问。

我上了大学,专业是生物物理,偶尔也会去想一下这个问题,没有结果。就在我马上就要毕业,离开大学前几天,我正在校园里散步,又在考虑这个问题,突然间豁然开朗,一下明白了外婆治疮的原理。皮肤上的疮是由细菌深入皮肤感染引起的。人体内的养分对细菌来说是极为充分的,要什么有什么,而且温度适宜,是极佳的生长环境。活的机体比死的机体就养分和温度而言更适合细菌生长。大肠杆菌生长的最快速度是20分钟一代,也就是每隔20分钟,一个大肠杆菌变成2个大肠杆菌。假设引起皮肤生疮的细菌的生长速度是1个小时一代,一天24小时,一个细菌就变成了17百万个细菌。两天以后,1个细菌就可以变成 281,000,000,000,000个细菌,几天下来,这个数字会是惊人的天文数字。但是实际上,引起疮的细菌生长速度缓慢,远远低于设想的情况,主要原因就是免疫系统在抑制细菌生长。疮生长的过程,是不断克服免疫抑制的过程,也是免疫系统不断增强抑制力度的过程。免疫系统对细菌的抑制毒杀力度不断增强,细菌时刻被抑制,被毒杀,但细菌总量仍在慢慢增加。这是一个准平衡系统,免疫抑制力和细菌扩张力基本持平,但细菌略占上风,细菌数量与免疫毒杀力度同步增长,疮变大,但速度较慢。假设一个病人来找我外婆看病,疮初起,他一定已经感染几天了,感觉疼,不舒服,才会想起看医生。设这一初期感染时间为3天。外婆给他用膏药,3-5天,平均4天,总累计时间7天。如膏药无效,外婆叫病人过7-8天再来,总共就是14-15天,如果疮还没有“熟”,会再加上3-4天,总共17-19天。总之,从初发感染到“熟”大约2-3星期。根据免疫学原理,2-3个星期是免疫系统对初次入侵的细菌产生大量有针对性的IgG抗体所需的时间。IgG抗体可以有针对性的协同其他免疫因子非常有效的抑制或毒杀入侵的细菌。但是这时疮已经变得比较大,单靠免疫系统已经无法控制,再过几天就会破裂流脓,不好收拾。前面已经说过,免疫抑制力与细菌扩张力大体平衡,但细菌占上风。此时细菌数量已经很大,脓很多,但免疫力度也很大,我外婆在这时开刀,排脓,清创,细菌数量突然急剧下降,造成细菌数量与免疫毒杀力度的强力逆转,2-3星期内已经大大提高的免疫力度占据显著优势,再加上用药,所以很快就会痊愈。这就是我认为外婆所用方法的原理。如果过早开刀,脓很少,被激发的免疫系统的毒杀力度也不高,排脓清创后的逆转程度不大,免疫毒杀力度不占显著优势。如所用中药虽有抑制毒杀作用,但效力不够大的话,就会形成因为有药物作用而不能充分激发免疫力,但药物又不够有效的困难局面,旷日持久,长期不愈。别的中医可能没有掌握这一原理,所以时常效果不佳。

现在,抗菌素的效力比我外婆所用药物的效力大得多,一般不需要这种方法了。但抗菌素容易产生抗药性。外婆所用方法的缺点是一般来说创口比较大,开刀之前1-2天很疼。

我写此文的目的是纪念我外婆,同时也想说明中医的很多治疗方法或药物是否科学,我们经常不知道。但是很多中医的方法和药物的确有效。如果有效,能治病,即使不符合我们所知道的科学,也必定有其道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2)
评论
欲千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na-Sun' 的评论 : 谢谢,以后有问题在向你请教。
Diana-Sun 回复 悄悄话 关于银屑病,你提了一个很好的问题。我没有明确的答案。
我认为广义上讲还是对症。因为这是一个以细胞免疫为病理基础的疾病。理论上讲,要消除致病的那个T细胞克隆才能根本上治愈这个病。
这些细胞因子抑制剂使用时间不长,长期效果可能还要观察。停药标准还要摸索。但我想是会有一定的复发率的。
就说甲亢,西医也有特效药。广义上讲也是对症。因为没有消除产生抗体的病理B细胞克隆。但是有>50%的病人发病一次治疗后终身不复发。推测是自身有抗抗体产生。处于平衡状态。
我估计银屑病可能类似。会有不复发的病人。当然可以有各种有待证实的假设。
我们又要说中医了。中医治疗银屑病有他的一套好方法。但是实际上也有复发的病人。
所以我见到坛子上说中医能治癌,就不免联想到骗子。西医说治癌,都说缓解是相对的,复发是绝对的。癌症的存活率,存活期,不仅与治疗方法相关,更和癌症的原发部位,病理类型,分期相关。那种什么条件也没有有的,就说包治愈且不复发,真的不实事求是。可是那就是病人最爱听到的。
欲千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na-Sun' 的评论 : 是的,中医极少去追究症状后面的病因和机理,并用实验的方法去验证对病因和机理的猜测是否正确。
欲千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na-Sun' 的评论 : 一般病人首选是西医,的确是不容否定的事实。连伟大领袖也多半找西医。我认为原因之一,就是西医(至少教科书)一般实话实说,不知道就说不知道,是猜测就说是猜测,治不好就承认治不好。
看来你和你家人对银屑病很有研究,现在用来免疫抑制剂后,效果很好,这是属于症状控制范畴?需长期用药还是可以根治(假设以不用药物,3年不复发为标准)?
我外婆从来不说阴阳气血之类的中医术语。就是根据症状,按照她老师教的和她自己的经验去治病。
Diana-Sun 回复 悄悄话 我们再拿脊髓侧索硬化症来说,目前西医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原因是认识的局限性。中医按照他的理论辨证施治,有一小部分病人得到控制。但是,随着西医的研究不断发展,认识不断深入,这个疾病现在治不好,将来一定会治好。
而中医因为它辨证施治的基础,也就是它的理论没有根本性的深入发展,这就决定的治疗方法不会再有进步。
那么两者的未来怎样是不辩自明的。
Diana-Sun 回复 悄悄话 其实,我们在坛子里争来争去没有太大的实际意义。病人的选择是最好说明问题的。病人可能暂时选错,但不会永远选错。个别病人可能选错,但不会大部分病人都选错。历史可能暂时的,局部的倒退,但总体上,还是前进的。
我二十多年前毕业时,银屑病的西药治疗还是激素、免疫抑制剂。作用差,副反应大。但是治疗的方向是对的。就是认识到这是自身免疫病,抑制免疫应答。但是还没有深入到今天的细胞因子的认识,所以治疗手段就停留在认识水平上。当时,中医确实是可以和西医在这个领域一争高下。可是当细胞因子抑制剂研发成功,疗效高达百分之九十多,就没人去看中医了。
就拿你外婆看疮这件事来说,如果不懂细菌学,诊断学,药理学,外科学而仅仅停留在阴阳脏腑经络气血营卫的辨证上,那么中医也仅仅停留在治疗体表脓肿上。深部脓肿这个问题是不能有效解决的。
有些中医师说的,只要辨证对了,就一定能治好病。如果这种辨证是仅仅建立在纯中医理论上,我不能同意这种看法。希望他们能听得进去。这是为他们好。
欲千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na-Sun' 的评论 : 你很聪明,有见地,赞成你的看法。生物科学进步巨大,中医中药与之结合,是明智之举。
欲千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孤舟渔翁' 的评论 : 谢谢浏览,脓的确是如你所说,含大量细菌和免疫细胞尸体。
孤舟渔翁 回复 悄悄话 防御圈,很形象的概念。我加一句:那个脓包应该是细菌与免疫系统战斗的尸体,有了脓说明免疫系统已经制造出了有效的免疫物质,人体已经取得了决胜权。此时开刀挤脓,助推一下,时机恰到好处。
外婆聪明!
Diana-Sun 回复 悄悄话 脓肿切开引流,必需等待脓肿成熟。这是原则。有他的理论基础。
古老的中医建立在朴素细致的观察中,建立起了一套治理方法。我们后人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我先生前两天给我讲诉了银屑病的治疗进展。银屑病关节炎病损处肿瘤坏死因子高,用其抑制剂可有效治疗。但是阴屑病皮肤损伤用肿瘤坏死因子抑制剂只有部分人有效。结果人们又发现皮损处白介素17高。使用其抑制剂,皮损治愈率大大提高。同样单用白介素17抑制剂,关节损伤效果仅有进步。仍然需要合用TNF抑制剂。理论上讲白介素17在TNF上游。但临床上又不完全讲到通。
他对我讲这些是想说传统的现代医学是bench to bedside. 但是现在也要 from bedside to bench.

我讲这些是要说我们研究中医中药也是一种beside to bench for better backing to beside in future.
wxsmile 回复 悄悄话 赞一个!
艳阳高照 回复 悄悄话 我相信中医,就是有时想不明白它的用法。古老的中医,很多虽然还没条件经过科学论证。但却经过了千百年的实践。你的学有所用,给了老祖宗一个公正的论断。赞!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