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千北

我不是专业医生,但对防病治病有兴趣,想多向大家交流,学习,多蒙恩惠。
个人资料
博文
(2019-11-19 06:56:03)
文革中后期,约1973~1974年,一次家里来了一个L姓客人来看我父亲。L与我父母在50年代非常熟悉,但已有十多年未见。L向我父亲大吐苦水。我喜欢听大人谈话,就坐在边上听。L说,他在深挖五一六运动中被长时间关押,其间受到残酷迫害,包括鞭打,不许睡觉,老虎凳,被迫喝尿,等等。他绝食,被人按住,往胃里灌粥。L说他在南京参加文革造反派,属于“好派”,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带状疱疹发病率在慢慢上升,也许与该病毒(varicellazostervirus)的变异有关。 Shingrix疱疹疫苗针对抗原gE。以前认为gE只有一种类型。在1998年发现第一例变异,1999年发现第二例变异。这两个变异很可能是同一种类型。抗gE抗体不能辨识这些变异,效力大大下降。这两例患者是免疫功能有缺损或变弱的个体。(NewVariantofVaricella-ZosterVirus,doi:10.3201/eid0812.020118)。 看来针对gE单一抗原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0-30 07:45:05)
我第一次经历肠子痒是6岁多,还没有上小学,在上海北站等候去外婆家的火车。候车厅里,特地来接我们的外公对我母亲说,他小便急了,要上厕所。他走后几分钟,广播说让该车次的旅客检票进站,但是外公还没有回来,我急得坐立不安,肠子开始蠕动,随后肚子里面觉得痒,部位在肚脐眼下面,隔着肚皮无法抓挠,很难受。排队验票的旅客基本都进站了,广播又催促了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有网友问为什么生吃胡萝卜效果好?回复如下。主流看法是胡萝卜素/类胡萝卜素是油溶性养分,加油炒/烧,有助肠道充分吸收。这看法正确,但没有考虑吸收运作途径带来的差别。肠道内的油脂在胆汁作用下,形成油滴状小颗粒,小肠分解吸收后,在装配成乳糜微粒的形式进入淋巴管,然后进入血液,主要被脂肪组织吸收,只有少量直接进入非脂肪组织,如血管壁细胞,等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到冬天,我脚后跟的皮肤很粗糙,白色干裂纹路又深又密,每次一脱袜子,会带出很多细细的皮屑,脚腕部位皮肤也很干燥。如果涂抹凡士林,会改善。4~5年前决定不用凡士林,试试新方法。等天气变冷,脚后跟又出现干裂时,每天早上空腹生吃胡萝卜,小的一根,大的半根。2天后见效,脚腕和脚后跟不那么干燥了,4~5天后显著见效,脱袜子时,细小的皮屑几乎不见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19-09-16 12:14:55)
今年春末初夏,一个朋友,60+,女,平时身体健康,到欧洲旅游,染上重感冒,头疼,咽喉肿痛,流鼻涕,咳嗽。历时2-3个星期,略有好转。后来转为干咳,感觉有痰,无法咳出,浑身无力,时有轻度头疼,斜躺感觉舒服一些,睡觉休息不好。拖延了2个多月,看了很多次医生,无效,症状一直持续,没有好转,疲倦,精神状态很差。我建议服用鲜竹沥,她接受。当天,服用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9-01 05:37:20)
今年夏天,我从7月初开始在室外游泳池游泳,每周约2-3次。游了3-4次后,右耳进水,不适。于是戴耳塞,但仍开始发炎,略有疼痛,3-5天后变厉害,晚上睡觉也疼,难受,必须要处理了。不想用抗菌素,服用维生素C,1.5-2.0克/天,2天后明显减轻,3天后疼痛和不适感约为原来的15-20%,连续服用12-14天,恢复正常,不再戴耳塞。之后至今,偶尔进水,略有不适或没有问题。看来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WarmHerz网友,你太客气了,我学识有限,不懂的很多,很高兴与你共同交流探讨学习 我的学识有限,很高兴与你交流探讨学习。你是好人,帮过我很多次,而且网品极佳。 在生物医学领域,有些概念是很难下定义的,比如生物学的种(species),几百年了,无论怎么定义,总有例外,但仍然可以抽象出一些简单的特征,可以适用于绝大多数的情况。比如对有性繁殖的物种,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百度百科对腺样体肥大的叙述(https://baike.baidu.com/item/%E8%85%BA%E6%A0%B7%E4%BD%93%E8%82%A5%E5%A4%A7/2601725?fr=aladdin): 『腺样体也叫咽扁桃体或增殖体,位于鼻咽部顶部与咽后壁处,属于淋巴组织,表面呈桔瓣样。腺样体和扁桃体一样,出生后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逐渐长大,2-6岁时为增殖旺盛的时期,10岁以后逐渐萎缩。腺样体肥大系腺样体因炎症的反复刺激而发生病理性增生,从而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7-26 20:49:14)
九九艳阳天 发表于2011年07月06日由芦紫,刊登在2008华夏文摘cm0809a.http://lu-zi.hxwk.org/2011/07/06/%E4%B9%9D%E4%B9%9D%E8%89%B3%E9%98%B3%E5%A4%A9/ 1991年冬,在阔别故国近十年后,我终于踏上了魂牵梦绕的回乡之路,先飞抵上海,再乘上海直达阜阳的列车,披着纷纷扬扬的雪花,掠过白墙黑瓦小桥流水的江南乡村,一路西行。刚过南京,就听见车厢里此起彼伏飘来久违的乡音,看着那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