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斯岁月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透进来的地方
正文

立秋,读李大钊 (续3)

(2021-08-20 16:57:12) 下一个

他和蔡元培

章士钊提携了他,蔡元培提供了他施展的空间。有蔡元培的包容,他才可能在北大传播马克思主义。

他在北大公开成立社会主义研究会,章程在《北京大学日刊》上刊布。他又指导北大学生成立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先是秘密的,一年后要公开。蔡元培虽有犹豫,但还是同意把这个社团成立的消息刊登在《北京大学日刊》上,并且出席了成立会。蔡拨给他们两个间房,一间会议室,一间藏书室。藏书室取名亢慕义斋。

他为人正派,性格温和。鲁迅回忆说新青年的同人中不乏明争暗斗扶植自己势力,但是他绝对没有过。他诚挚的为人赢得很多朋友,在他被捕后纷纷设法营救他。那一份长长的朋友名单中没有蔡元培。

北洋政府初通缉他时,蔡元培在国外。北大在蔡元培授意下致教育部一函,言:“大学为讲学之地,研究各科学问实为大学教授应尽之责任,不令通缉。”“嗣后对于大学教授,非依据法律确实证明其为现行犯者,绝对不能任意通缉。”函件可以看作是蔡元培隔洋表态。

他被捕时,蔡元培已在国内。3月24日的南京事件彻底激怒了蔡元培。3月28日蔡在上海主持召开中央监察委员会预备会议,和吴稚晖等人商讨发动“护党救国”运动。

4月6日他被捕。

4月8日监察委员会召开正式会议,蔡元培任主席。会议举证共产党在南方省份的种种行为,检讨容共政策。会上发出“护党救国”联合通电,举发共产党破坏革命、危害国本之逆谋,号召“全体同志念党国之危机,凛丧亡之无日,披发缨冠,共图匡济;扶危定倾,端视此举。”

接下来是四·一二。

蔡元培力主清党,成为蒋介石坚定的盟友。4月18日蒋介石成立南京国民政府,由蔡授印。蔡元培在仪式上发表演说,指责当时的武汉国民政府是‘受共产党妨害’和俄国人操纵的‘破坏政府’。

4月28日他遇害。

北方的“党案”蔡元培一定在报纸上有读到,其心情和想法,或许可在日记中寻找。北京大学十年前出版了《蔡元培日记》,希望删节人手下留情。

1927年秋天,蔡元培帮忙李大钊尚未毕业的儿子李葆华办了一张孔德中学的毕业文凭,使周作人和沈尹默能安排他去日本留学。沈尹默是当时的河北省教育厅长,把李葆华办成公费生(沈自己的儿子同船,自费生)。旅途杂费由蔡元培领头筹资。

蔡元培是给气坏了,不然会设法搭救他不死的,我想。读来一声叹息,南方发生的事情,和他不相干的。

他和孙中山

博主我爱丁二酸纳在《有趣的故事 -- 李大钊成长经历故事补》一文中讲,他在私塾里认识举人的堂孙宋仲彬,两人结拜为兄弟。宋仲彬和后来的朋友林伯渠促成他与孙中山会面。查了一下,宋仲彬担任非常大总统政府后勤处处长。通过宋仲彬,走厨房的后门。林伯渠则是他在东京认识的。

1922年8月18日,他有一个《在北京学界招待苏俄代表越飞宴会上的讲话》,登在《申报》上。说明他在22年就和越飞有接触。越飞是个犹太人,戴圆眼镜,留山羊胡子。样子几分像捷尔任斯基,或者列宁。

1923年1月26日,孙中山和苏俄特使越飞在上海发表《孙文越飞联合宣言》。宣言有四条,首条称:“孙逸仙博士認為共产组织甚至苏維埃制度,事实上均不能引用於中国。。此項見解,越飛君完全同意”。

他一定知道这个宣言,了解孙中山的态度。孙中山想得到外援,但是明确拒绝在中国引用苏俄制度。越飞君的同意代表着承诺。

1924年1月,他南下广州参加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会议在广州高等师范学校礼堂举行,历时10天,有196个代表出席。主席团5人,他是其中之一。会上孙中山宣布实行“联俄容共”政策,这四个字是吴稚晖一年前提出来的,国民党的说法。国民党人解释,孙文的“容共”指的是容许共产党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

孙中山的所有著作和国民党的所有官方文献,都只有“容共”,而不是“联共”,更没有那个三大政策。国民党至今坚持,三大政策是共产党人代国民党言。

1月28日他在代表大会上发表讲话,声明共产党员加入国民党的目的:“是为有所贡献于本党,以贡献于国民革命的事业而来的,断乎不是为取巧讨便宜,借国民党的名义作共产党的运动而来的。”

“我们加入本党,是一个一个的加入的,不是把一个团体加入的,可以说我们是跨党,不能说是党内有党。” 

“我们可以加入中国国民党去从事于国民革命的运动,但我们不能因为加入中国国民党便脱离了国际的组织。。我们对于本党实应负着二重的责任:一种是本党党员普通的责任;一种是为本党联络世界的革命运动,以图共进的责任。”

“自今以往,我们与先辈诸同志共事之日正长,我们在本党中的行为与态度,当能征验我们是否尽忠于国民革命的事业,即以尽忠于本党,愿我先辈诸同志提携而教导之。”

秋雨细绵。隔着一个世纪,隔着那些发生过的事情读他的讲话。不禁心问,他俩个都太天真了吧?他和孙中山。

相信鲁迅的评价,他本人从不拉帮结伙。所以他说出来那样的话:“一个一个加入的,不是把一个团体加入的”,就“不能说是党内有党”。

须要请江主席来说,too simple, too naive. 

他对促成孙中山联俄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他和越飞怎么谈的,和孙中山又怎么谈的?他代表共产党对孙中山承诺的,和他后来在北方做的事情,能不能一致?他对孙中山说的苏俄制度不能引用于中国表示过同意吗?这一系列的疑问,我此生都无法知道了。所以,我不可能读懂他,真也是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