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斯岁月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透进来的地方
正文

气温报告

(2021-07-03 08:11:38) 下一个

天气预报气温将达105F(40.6C)的时候,安慰孩子道,你爹妈都是南京火炉子里生出来的,你有抗热基因。

小时候住金陵城,听讲气温上升至40度工厂就会停工,机关单位不用上班。可是气象台总也不预报40度,父母也从来没有过因为高温而待在家里不上班。家里墙上挂的温度计拿到室外太阳底下,水银柱倏地就窜了上去,跃过40度的横线。母亲说那不能算,气象台报的是温度计放在百叶箱中的温度。小时候我一直怀疑,气象台故意低报,不想让大家都不工作。

气象台在北极阁山顶上,1930年由竺可桢主持建的。把北极阁道观拆了,请杨廷宝设计盖了气象台。拆北极阁是蔡元培提的建议。母亲小时候住在山下,望见山上放探空气球,白色的。我小时候她说带我们去看放气球,可是一直都没有去。我倒很想去看看打开百叶箱读温度,听起来跟从母鸡窝里往外拿鸡蛋很像。

气象台虽然不曾报过40度,但38度却是每年都要报的,有时报39度。播音员先说,今天本市将持续高温天气,晴,今天最高气温37到38度,明晨最低气温xx到xx度。然后提醒人民群众做好防暑降温工作。字正腔圆地,好像是什么好事情似的。

38摄氏度相当于100华氏度,39度相当于102度,来美国后好长一段时间我才转过脑筋来,对华氏温度的冷暖有点感觉。上个周末气象预报111度时,我又是有一小会儿方回过神来:这个簇新的美国火炉比故乡的土炉子温度高,是44度,从前烧炼的那点抗热基因不够用。

家里没有安装冷气,有一个窗式空调,能管一间屋子。另外有两只电风扇,是两根一米高的黑塑料圆柱。此时际想要那种圆箩似的老式风扇了,店里没有的卖,Costco安装冷气的预约已经排队到九月里。不能对孩子忆苦思甜了,说什么从前没有电风扇和冰箱。从前没有过44度,历史观首先要诚实。

对孩子讲了一句南京人从前的老话,心定自然凉。这话外婆对母亲说过,母亲又对我说过,再由我说出来,惊觉自己老了。

猪君道,老掉牙的话管用吗?不管用!要科学评估具体的情况,山上气温并没有新闻里的那么骇人。树多,遮挡了很多辐射,地表储温要比山下少得多。我们有充分理由对未来几天保持乐观。

猪前些天买了个测烤肉温度的温度计,经不住我一番嘲笑,悄悄收在抽屉里。我曾写了篇文的,《黜臭 vs 吐槽》。如今这厮将那个劳什子放在patio桌上,大太阳底下。人坐在屋子里,打开手机放在桌面,从手机上读出外面的温度,隔段时间发布一次气温报告。

高过111F的时候这厮就不吭声了,温度低下去时立刻讲,你们看看,哪里有111F。我说你不要部分掩盖事实。这厮辩,温度在手机里全有记录,可转成曲线,要看自己来查。孩子有自己的判断,说出公道话,爹地 makes good use of it.

气温三天后恢复到北方的正常值,夜晚要盖薄被。晨起凉风习习,送来金银花的清香。写下这个短篇,算是记录困境中也有小乐趣,算回忆,也算给那篇《黜臭 vs 吐槽》续个《番外》。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4)
评论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epton' 的评论 :
长沙竟然这么热?怎么不见列为火炉之一。我有个舅母是长沙人,她说南京热死。
我们都从一个火炉跳到另一个火炉,德州的太厉害了,不过空调真叫棒。也是难以想象当年牧场上的人怎么活下来。我有个同事说,没有空调的年代人们晚上睡觉前朝床单洒凉水。我便想,怎么不知道编张席子睡呢。
祝量子一家夏安。
lepton 回复 悄悄话 真俏皮。

心定自然凉,我們家長輩們長沙話說的是:心靜自然凉,小時候我一天能聽到10+次。長沙這火爐,夏天總能天天超過40度吧,也不知道我們怎麼活下來的。如今我在同樣是火爐的德州,也常常想起這句話。但那時候夏天的晚上真是美好啊,大家都把竹床竹椅搬到院子裡,灑水降溫,吃西瓜,吃冰棒,聽鄰居老爺爺老奶奶講故事,看星星。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olebear' 的评论 :
以前从《红岩》中对渣滓洞夏天的描写知道重庆火炉的厉害,现在还那么热吗?都说南京好了许多。得益于坚持不懈的绿化。希望重庆也如此。
polebear 回复 悄悄话 重庆的夏天也是火炉啊,现在夏天回国待几天就想逃,不知道小时候怎么熬过来的。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上海房子太阳暴晒的劲头我略有体验,也是可以忆苦思甜的。菲儿夏安。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岛水鸟' 的评论 :
我多年没有回国,从照片里看建设的越来越漂亮,但有一种“炫”的风格我不很喜欢。南京长江大桥近年大修过,很难得的保留了“革命委员会好”等文革雕塑,水鸟可能还有印象。
澳洲四季都是好天气,水鸟在一福地安家,祝天天快乐。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且不说南京比上海热出一截,上海晚上能风凉下来,南京一到傍晚就息风。
海风夏安。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1南京是火炉

小时候住二楼,直接太阳暴晒,也是热得晚上没法睡,一夜电扇。
南岛水鸟 回复 悄悄话 火炉的南京是个好地方,还记得当初第一脚踩上南京大桥时的兴奋,很多年没再去了,望她越来越好。祝如斯热周末快乐!: )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儿时的上海,三十六七度最高了,南京那时已有三十九?真是火炉。老人也告诉我,心定自然凉。幸好巨热过去了。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agleDog' 的评论 :
握爪 BeagleDog,您今年受苦了。我们南京人是一夜回到解放前,而您从来没有吃过高温的苦头。脚泡在冷水中是南方常用的办法,不过得是身体好的。体弱之人常常泡的生病。要当心。
夏安。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lyzyl' 的评论 :
问好百合,那两天我煮了绿豆汤,拿冰镇绿豆当晚饭。夏安。
lilyzyl 回复 悄悄话 我这两天想煮绿豆粥
BeagleDog 回复 悄悄话 我的家乡大连,我体验的最高温度是33C。今年在Seattle体验了109F的高温,还是持续好几天,女儿住的公寓,房間里没空调。只有公共空间有空调。我前两天还买到冰。温度最高的那天,店里的冰也没卖的了。女儿在家工作,我就用两个容器装了冷水,让她把脚放在水中。这招还是过去在报上看到南方人是如何战高温的学来的。我和女儿养的猫就安静地呆着。到接近半夜再把窗户打开。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林下闲人' 的评论 :
夏天在林下做闲人,最惬意不过了。祝快乐。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今年我们都经历了反常气候,好在都平安渡过了。天热容易胃口不好,愿小溪姐姐好好吃、慢慢养,赏花、写博,每一天都过得开开心心。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哪里,暖冬的也写得很好,一篇括三地,北京、广州、浙江老家。暖冬早年在国内过夏天的经历唤起我太多的共鸣,在蚊帐里打吸饱了血的蚊子,还记忆犹新。
说四大火炉,我小时候只数得出三个:武汉、重庆、南京,听说武汉的最厉害。听你说才知道,加州夏天的夜晚能很快凉快下来,真好地方。夏安。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胖我的' 的评论 :
胖胖好,但愿你那里的气温没有失心疯。若有,要以静制动啊。
笑死,胖胖这就想着进补了,谢谢你好心的建议。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一步一景' 的评论 :
握手一景,原来你也在西岸呀。现在才是七月初,希望不要再来一波。你家先生说的有理,若有下一波我就念,出汗排毒,是好事情!
夏安。
林下闲人 回复 悄悄话 从如斯这篇文里读到了往事,好亲切!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今年的气温真反常,西雅图,温哥华这些夏天不热都无需装空调的地方都高温摄氏40多度,人都吃不消了,真是太辛苦啦,好在现在重新回归正常了。我们这夏天常规华氏90多度至100多度的地方倒是没有出格的热(大概今年已经有过出格的冷了,零下20C一个星期),就是天天下大阵雨。在想要是这些雨下到大旱的加州就好了。
读到如斯外婆和母亲说的南京老话“心定自然凉(也有说心静自然凉的)”好亲切啊!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如斯这篇跟我的有点接近,但是显然比我写得好。人的弹性太大了,没有办法的时候一定也可以忍受。南京曾经是四大火炉,不过现在的四大火炉里好像没有南京了:))如斯周末快乐!
我胖我的 回复 悄悄话 辛苦,辛苦,气温降下来了做点好的补一补,高温其实很耗能量的。
一步一景 回复 悄悄话 哈哈,我们也是高温5天,今早才稍微凉快下来。
我们村空调,电扇,西瓜全卖光了。 儿子不停地说,hot, very hot... volcano
LG说,想当初上海闷热的天气…别那么娇气…出汗排毒。
翠花,再来一盘酸黄瓜 :)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