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雅美之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美国暴乱之时谈华裔能向犹太人学到什么?

(2020-06-06 21:34:39) 下一个

美国今天据说要有百万人去首都华盛顿,这种游行基本上沒用,以前有过百万黑男人的首都游行,黑男人照样丢家庭不管。美国应该改变福利制度,不工作就没有面包才是正道。圣市也是坚阵以待防暴徒,美国黑人最应该做的是从自身做起。奥巴马号召美国革命是十分不付责任和荒唐的做法,借一个警察执法过度不顾新冠疫情传播之危险。如此大规模聚会的举措,华盛顿都不应该批准,他们带动新冠回潮之责任谁来承担?

我们不能只讲黑人被白人警察打死的现象,即使是现实也是白人被黑人打死的更多,绝大多数的黑人死亡是因为他们种族内的残杀。我们要分析的是造成这些现象的社会原因,这里原因是社会福利制度使黑人的家庭几乎完全解体,没有人教育他们的后代什么是对的或错的。这些问题几乎不能讨论,不然就是种族主义者,这样下去是不行的。我们当然不应该一边倒地支持示威,那么多人因为示威诱导的暴力而死亡,更令人不能容忍的是,在Richmond因为抗议者阻挡消防车的进入而使失火屋中的小孩被烧死,警察局长公布此消息时都因哭泣而不能说下去。

美国首都与世界其他国家的首都完全不同,只离白宫几条街可能就是治安奇差的地方。当然乔治城的小镇不错,一些国家标志性建筑也维持得良好。首都华盛顿永远是民主党的天下,尼克松几乎全胜美国都没有拿下过华盛顿,那是因为首都的少数族群占了绝大多数。

美国首都华盛顿的黑人女市长,要求市民把街道涂成黑命贵。这是一个伪命题,谁的命不贵,这口号几乎就是打砸抢的代名词。如果仅是涂成这样,不砸门窗和杀人,和平示威出气应该可以。美国有个现象,几乎就是一个识别系统,任何一个城市,如果是以“马丁路德金”命名的大道,几乎都是十分危险的地区。任何年轻人到美国来都应该记住这个原则,别听那些世界大同的左倾人士告诉你的谎言。

我们再回来说以前讨论过的insurrection act,也就是美国叛乱法。看来那里面给州长很大的权力,因为DC市长已经要求川普把调动来的美军撤出首都。这百年的法律又限制了作为美军总司令的总统的权力,美国众多将军和数任国防部长均公开反对川普向华盛顿调集野战军部队,他们都认为那是最后的一个选项。川普调兵的目的有二个,一个是保护他自己,他躲白宫地下室很难堪,已经有歌名为《Bunker boy》传唱了。另一个是给川普男人般的颜面,而这家伙从高中阶段进军校后就想逃兵役,越战还真是逃掉了,不像小布什还装模作样去外围部队混过。

又轮到同济海外校友问我问题了,这是老朋友的问题:“华裔是少数民族,如何保护少数族裔利益和权力,是不是应该虚心学习犹太民族?!你专门研究犹太学者比较多,请发表专家意见![微笑][强]”

我试图回答如下:

我们确实应该向犹太人学习,中国人和犹太人都是崇尚学术的民族,也都历史悠久并且散布在世界各地。华裔和犹太人都出需要重复训练才能杰出的钢琴、小提琴或大提琴家,但是他们的运动都不行,犹太人渴望出棒球明星却只能当职业棒球队的老板,而丹麦人告诉我,中国人是天生的生意人。华裔与犹太人通婚的特别多,随便举举就有虎妈夫妇,David Baltimore夫妇,和扎克伯格夫妇。我以前在一起工作了五年的专科医生,就是与台湾裔结婚的。这位犹太同事告诉我,华人和犹太人都重教育,当时我刚抵美国不久,那是在美国的大陆移民很少的年代。

我试着回答这位校友的问题时,又觉得我们无从向犹太人学起。我们与犹太人很不同,犹太在哪里都与当地社会互动,我们自扫门前雪的多。你知道马丁路德金当时做民权运动时,去阿拉巴马等南方州抗议的美国“白人”很多是犹太人。很多犹太人为黑人在法庭上出庭,也参加到他们的游行示威中。在我们看来犹太人是白人,其实美国很多人并不认为犹太人是白人。

在民权运动时,黑人与犹太人打得火热,现在又有所分离,黑人控诉犹太人在他们小区赚钱而不回报他们。我见到的最反犹的人,就是芝加哥的黑人领袖Louis Farrakhan。现在想想黑人与华人中餐馆的矛盾,正是以前的黑人与犹太人矛盾的翻版。犹太人现在不开小店了,那些中餐馆老板后代的我的学生读美国名牌大学,华人第二代也不会因为需要送外卖而担心被黑人枪杀了。很多美国新移民的后代会拥有比父母更好的人生,只需要一代人就能出头,土生的美国人更沒有资格抱怨。

美国华裔在政治诉求上很难与犹太人看齐。与犹太人政治版土不同的是,现在的美国华裔,中国大陆的新移民所占比例恐怕共和党稍多些。如果包括所有华裔在内,恐怕共和党与民主党均衡,或许民主党多些。犹太人是一边倒地左倾,虽然犹太人在两党中都有代表性重量级人物,川普女婿是假右派,财长和苏世民是真右派。在美国政治上,犹太人和黑人都存在Voting bloc(集聚性投票), 华裔没有。

犹太人是苦难深重的民族,我一直想去耶路撒冷,那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是鲜血浸泡过的。也不怪别人,那里的人们所弄出的三大宗教让全世界人民受苦。我在审查世界历史时,宗教冲突为造成人类死亡之最,坚接着的就是我们熟知的共产主义运动。我从来沒有见过像川普这样死心支持以色列的美国政府,现在是系统性蚕食West Bank的土地,川普这个犹太女婿应该是居功不小。我以前觉得美国右派当权可能会对以色列少些偏爱,没有想到右派更盛,索性说以色列那块土地是上帝给犹太人的,这到底是你的上帝还是我的上帝说了算呢?美国一边倒支持以色列会引火烧身的,我们现在明白了作为黑人的奥巴马可以是美国总统,而犹太人布隆伯格参加竞选却输得很惨。

犹太人四处流浪,到处被人屠杀。我们上次在西班牙旅行时又看到他们在南欧的悲伤历史。犹太人是不被允许拥有土地的,所以他们时刻提醒自己需要处于警戒状态,他们左倾反压迫是可想而知的。犹太人变成相当于白人是近代的事,二次大战以后的事,以前美国白人是不把犹太人当白人看待的。哈佛耶鲁通过各种途径排斥犹太学生入学,需要申请人写祖辈几代的姓氏,犹太人的比例稍有增加,哈佛耶鲁就害怕自己像纽约哥大那样被犹太人占领。其实现在美国名牌大学的综合评议录取就是为限制犹太人而设计的,当年他们内部有很强的犹太配额。

我可以举一个很鲜明的例子,耶鲁骷骼会在招募犹太人之前,首次招了一位名叫Levi Johnson的黑人,Johnson开玩笑地说:“我的名和姓如果颠倒位置,他们是肯定不会要我的”,我们知道Levi是犹太人的姓。我们圣路易斯著名的Country Club以前是拒绝犹太人参加的,犹太人只好自己办了十分昂贵的Westwood Country Club。犹太人是在二战被大量屠杀后,在各方势力的不断争取与斗争下,才使常春藤的犹太配额消失的,而这配额正好通过综合评议用在亚裔身上。

犹太人虽然也被人不信任,但是比华裔拥有天然保护性外表,他们拥有几千年的宗教与文化的交融,通婚也很普遍,这是美国华裔很难比的。华裔的优势是拥有一个强大的故国,但是现在这优势却变成劣势了。

美国民权运动包括平权法案是有它们的历史正面意义的,对包括我们在内的少数族群在美国的发展拥有助益,所以我们还是应该感谢黑人的民权运动。民权运动最受惠的是黑人精英,黑人里面有非常聪明的人,任何人种里都有,我们不能以肤色一偏概全。有能力的黑人精英在平权的帮助下如渔得水,读耶鲁本科和华大医学院,住罗马氏的古董房。但是民权里面的一些政策做过头了,变成了逆向歧视,现在读耶鲁最困难的人群是密苏里乡下的白人,所以现在是废平权法案的时候了。

圣市人为暴乱做准备。商家钉木板也不忘记喷上自己的品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8)
评论
飞来寺 回复 悄悄话 对华裔而言,故国是双刃剑。一个敌对(或被视作敌对)的故国,和华裔利益并不一致,任何背景的华裔都得面对这现实。这点没法向犹太人学习。
犹太人很厉害,很多优点值得学习。但始终四面楚歌,从远古,也许到永远都不会变。反犹不消停,这种处境,未必好受。
localappleseed 回复 悄悄话 同意华人向犹太人学习,但犹太人绝大多数投民主党的票,还学吗?
华人也应该学习非裔奋起抗议,华人受到升学歧视,只会告哈佛,这么多年,有鸟用,给你增加1%满意了吗?又如反对亚裔细分,搞到现在亚裔细分都上2020人口普查了。学不了黑人,至少支持吧!
stapler123 回复 悄悄话 中国人向犹太人学?那首先要看看中国人有没有犹太人那种对信仰的执着。另外,中国人缺乏犹太人钻研(不是钻营)的创新精神。中国人应该向犹太人学习。
打魚船 回复 悄悄话 很喜欢你的文章,有理有据。
我住长江边 回复 悄悄话 非常同意博主的观点,我们要向犹太人学习,也要向所有成功的少数民族学习,比如印度人、古巴人和伊朗人。 寄希望于强大的祖国,等于是痴人做梦。在这个相对公平的国家,你能不能成功,主要是靠自己。不相信美国是一个相对公平的国家,你可以选择去俄罗斯或者朝鲜去移民,看人家要不要你,或者干脆回到伟大祖国的怀抱去。既然选择移民到了这个国家,就要身在曹营心也在曹营才对,三心二意是不可能融入社会并取得成功的。
nightrider 回复 悄悄话 清漪园 always hits the nails on their heads! It is worth re-posting her comment:

"占犹太人大多数的是欧洲犹太人,白皮肤。我们华人在一个一定要以肤色说事的国家里就输定了,再怎么努力也变不成白皮肤。所以我们华人不是要怎么学犹太人的问题,而是要怎么反对以肤色说事的问题。"

兵团农工 回复 悄悄话 没有共产党之后,中国人超越美国人他没话说。

过去几十年证明,中共管的少一点,中国的
生产力就解放多一点,这是赵紫阳发现的现象。
luckyyycat 回复 悄悄话 华人还是不要像犹太人学了,我们其实与他们很相似了。他们的缺点和优点一样鲜明。他们太顾个人,不管怎么得益于社会,怎么成功,都忘不了难民身份,十分敏感,所以抱团取暖。如果各个民族都只为自己想,美国分裂是必然的。

现在的名校录取是逆向歧视。
westshore 回复 悄悄话 强大的故国,这才是这个问题的核心。
看看加州,为什么华裔会有完全不同的地位?历史上加州可是排华的核心地区,更是麦卡锡主义的重点。
就是因为从本世纪初开始,旧金山当时市长Brown主动联系中国建立了关系(他卸任后直接去中国挣钱)。后来的上届州长,另一个Brown,干脆建立加州与中国的特殊关系,在媒体上公开提出。每年来加州这个旅游大州的大陆人旅行团众多,夏天不论什么旅游点充满大陆老中。
当年我们都是在美国获得研究生院学位后才进入工业界,到了加州,公司里一堆直接从中国招来的,连英语都不怎么会讲,开会需要当成翻译成中文。
正是因为中国可以给加州提高这些市场,才会对华人有不一样的看法。加州生产全世界90%的大杏仁,而中国是这东西的主要消费者。加州的葡萄酒,姚明都在这里弄一个酒庄。
再看犹太人,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一定要立国。美国犹太人基本是自由派,美国多数犹太人不喜欢类似内坦亚湖这种右派政权,但在支持以色列问题上都是统一的,哪像美国华人这样对自己的文化和祖国自卑?
全世界说希伯来语的人都接受以色列,而全世界说中文的人有很大部分不愿意接受中国,不是因为社会体制,而是因为中国是穷国,或者他们认为的穷国。
天随人意 回复 悄悄话 我是问有没有反例,犹女中男
天随人意 回复 悄悄话 犹中配,似乎是最佳拍档最佳组合。请问老师为什么都是犹男中女?也没有例子?是不是中男不够优秀?
另外为什么川女婿是假右?他也没有起地下党和第五纵队的作用?
思与行 回复 悄悄话 思路清晰、有理有据的好文章!!特别赞博主在看歧视、平权问题上与时俱进的观点。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占犹太人大多数的是欧洲犹太人,白皮肤。我们华人在一个一定要以肤色说事的国家里就输定了,再怎么努力也变不成白皮肤。所以我们华人不是要怎么学犹太人的问题,而是要怎么反对以肤色说事的问题。
bashfulx 回复 悄悄话 有些人是破罐子破摔。到了全民族都那样的话,美国就完蛋了。
咱们华人不要火上浇油。尽量多过几年太平日子。
鸿鹄生而有翼 回复 悄悄话 Rice University 的第七任大学校长David Leebron和其妻子Y. Ping Sun (上海人,普林斯顿+哥大毕业,(符合中国审美的)大美女)也是犹太人和华人组合。

David Leebron 从2004年起就当Rice U 的校长,现在还在任。
梦遥2016 回复 悄悄话 世界大同的理念没错, 但实践操作应用不当,部分人没学会‘责任担当’与‘与人相处之道’。犹太人在迁徙过程过程中,汲取各种文化的精华, 犹太人包括各种族与肤色, 加上宗教教义指导,整体民族可圈可典。 最大的问题是‘矫正过妄’。 人是社会的产物, 即使有宗教, 19世纪末欧洲的犹太人也没摆脱‘陷入自己圈子’的命运,这说明‘教育’很重要。 缺乏教育的民众太容易把自己当回事,同时又无法清楚表达自己(除了愤怒抱怨之外), 彼此沟通很难。
梦遥2016 回复 悄悄话 世界大同的理念没错, 但实践操作应用不当,部分人没学会‘责任担当’与‘与人相处之道’。
Redcheetah 回复 悄悄话 sick country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