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雅美之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赴美国富律师的家宴前最好填饱肚子

(2020-03-27 22:15:28) 下一个

在讲我们小区美国富律师家的故事前,大家需要有些背景知识,请读我以前文章中描述的情形:

“当时我们在附近的私立小学开了三小时的会,确实让我们见识了这些住历史性大房子的家伙们是如何经营社区的,当时居民们为每年25万美元左右的预算争得面红耳赤。有位在这里住了几十年的成功律师曾经起诉过小区的董事会四次,他自称是小区的Donald Trump。但是洋人争论归争论,最终还能以幽默风趣收场。该律师为了他家前院的一块三角土地的归属问题,这次不惜与董事会打官司,他要改变百年来Founding fathers定的规矩。当然董事们会与他在法庭上见,费用5万出自小区的预算,没有办法。查了他和太太是富得流油的律师,就像John Edwards那样专打医疗事故或损伤的案子,拥有上几百个成功的案例,有些是千万美元的赔偿金,这小子完全不差钱。成为个人损伤索赔的律师也不用去超级名牌,似乎只要是爱尔兰裔的白人就行,他们夫妇均为达拉斯的South Methodist大学毕业的。

我太太从另一角度反映了此次会议的精彩:“今天晚上我们小区开了三个小时的会,要讨论小区基金和安全问题,还有一家律师要诉小区居委会用了他们的地盘,真像看了一场好莱坞大片,而且还和自身利益有关。美国式民主,有趣!律师贪婪、自私!和大家格格不入,律师太太浓妆艳抹,衣饰独特,神情高傲,只能说好莱坞的大片真的是来源于生活,那些演员真的没有夸张,有的有钱人就是那个样子。”

我为了避免被这位律师诉讼的可能,我不放任何他们家内的照片,并且以麦律师的称呼代替他。外面公共空间的照片则是自由的,他家的建筑是这里的一景,值得从不同的角度分享。

我们都知道28日是小区的年会,讨论小区的保安、路面、树与草坪等事宜,因为这些都涉及到钱,所以重点是就预算听取各家的意见。但是某天我们在上班的路上,麦律师太太开的卡迪拉克突然在我们的脚前停住,这是她家的日常用车,麦律师家拥有40万美元以上的豪车至少三部以上,不时放在他们的古董房前。麦律师太太急促地给我们递过正式邀请函,希望我们在25日周六在他们家聚会。邀请明信片是以他们家的屋顶穹隆的精美壁画为封面的,虽然不算我拍的照片,但是还是不帖为妥,以免麻烦。他家很多地方都投了保险,但是那个三层楼高的穹隆因为太贵,现在无法复原,所以没有人愿意承担保险。

我们每天从他们家门口走过,他在我们入住后也寄来过热情洋溢的圣诞贺卡,但是他们为什么邀请我们呢?麦律师的目的十分明确,他想拉我们去支持他,他正与小区董事有诉讼官司。

我以为邀请了很多人,可能是相当规模的聚会,原来麦律师只邀请了六家。在登门出席聚会前,我们还专门去店里花相当的美元买了鲜花,我太太有些后悔这般破费,因为我们是唯一送礼的家庭。

聚会定在晚上6:30-8:30,我们自然预料会有晚餐。麦律师也声势浩大请了餐饮公司的三位员工负责全程接待,时刻尾随各位来宾,为我们添红酒和递点心,我们都以为这是打头阵的。我倒是后来去厨房与员工们聊天时,吃了不少那些点心。我太太则受苦了,她以为会有正式的晚餐,所以基本上是饿到了九点钟,直到我们参观完他们家的影院后才回家充饥。

当大家进入麦律师家后,几乎所有的人都只寒暄几句,便开始以他家的三层古董房作为谈话的主题,诸如这幅壁画谁画的,为什么墙上挂了古代地毯等等。我们就是这样被麦太太从东侧的几乎是艺术宫殿的房间开始慢步的,这厅完整保留了布希啤酒厂家族百年前的装饰。正房顶是德国十九世纪画家的墙画原作,在桌上有那位德国画家的出版物。昂贵的大吊灯,墙壁是深色的木雕结构。麦太太带我们往深处走,在一个像是小书房的地方继续介绍,墙上放着布希和圣市五星餐厅托尼家族人物的油画,还有一个近似印象派的少女画像。

麦太太应该是六十岁左右,风韵犹存,但是这次说话很慢,她似乎有些迟钝,我们则非常客气地让她每次把句子说完。我喜欢提问,她对我的问题也乐意回答,但是我看出她有些为自己忘事后的难堪。她仍然优雅地带我们参观,进入第三间房间时,谈及一件精美的法国家俱,她说是他们专门飞去法国买的,又提到圣路易斯的一位法国古董家具的收藏家,但是她已经不能把事情说清楚了,很多方面逻辑不通。

在深处的北厅则是他们对此历史建筑的贡献,那扇通往餐厅的圆形门是他们耗资兴建的,相当精美,为美国风格,不是仿欧洲式的古董。我们步行穿过那门时麦太太的问题彻底暴露出来了,她在下楼时已经走不稳,不扶周围的支撑物她就会摔倒。我初步判断她是喝多了,也不排除其他的疾病。

紧接着是麦律师介绍餐厅,他说那个古董桌是整个圣路易斯最有历史和最贵的,也就是一块很厚的树木锯成的切面,放在老式的树庄上。麦律师指着四周像天主教堂的柜子,颇为得意地说:这个是17世纪的,那个是18世纪的。正对弧形门的墙壁挂着一个巨大的地毯,那里叙说着西班牙人的历史故事。

这时我们开会,麦律师真是有备而来,使用幻灯投影装置,职业律师的逻辑一环叫一环的。麦太太坐侧面,基本上沒心意听她先生演讲。各位来宾都可以看见麦太太,她很多时间是低着头,抬头的时候就是去找那装满白酒的酒杯,鞋子也不穿,起身时身体都晃动。她最有喜剧感的动作发生在稍晚送客人的时候,她从二楼的一个沙发的背面直接摔倒到沙发里,起来时自己说:“这有点难堪”。即使这样麦律师还不忘在与我们交谈时,与太太亲吻秀恩爱。

既然是餐厅,麦律师却不给我们任何正餐,酒却是随便喝,爱尔兰的血脉很浓。与麦律坐得近的是铁杆支持他们的两家,他的对面是小区资深人士,男的简称彼得,太太特别喜欢说话,他们在这里住了四十多年。他们经常为社区的安全担忧,因为他们有孙子会来这里玩。麦律师的右手边坐着一位印度人和他的白人太太,从麦律师的恭维话中得知,这印度人靠房地产发了财,在全美拥有超过百处的房产。印度人一句带口音的话:“这里不断突起的街面,让我的兰博基尼飞不起来了”,这话对坐旁边的我相当刺耳,其实那街面的突起正是为了减慢车速而设计的。这印度人还沒有搬进来,买了房子后需要装修,言谈中才知道,他买的房子正是彼得儿时长大的家,这里含着银汤匙长大的人真不少。

麦律师在幻灯播放中细数董事会的不是,使用很多他们在法庭上的对白,然后是他争取我们支持的话。麦律师为了前院的一点地盘跟我们董事会打起了官司,董事是三人,每年换一人,与麦律师对仗打官司的董事刚好是他的邻居。我弄了半天才知道此次聚会的目的,原来几天后的小区年会,有项重要的议题是修改小区百年的一条章程,那就是限制任何人起诉董事会,主要是通过调整谁来支付律师费的规定,以抑制进一步的诉讼。

麦律师从卫星照片中看出丹尼董事的侧院停着一个皮卡,麦律师把那照片拿到法庭上作为证据,去抵毁董事知法犯法,因为小区几经修改的规章禁止不上挡次的东西,包括皮卡。我们当时在麦律师家觉得他展示别人家的汽车莫明奇妙,他则津津有味地说:“不是我,是谷歌图片告诉董事违规”。这里展现的是传统保守的麦律师与自由派科技公司CEO的较量。麦律师诱发的这类冲突持续了几十年,我将有专文讲述他们在小区年会上的大战。

麦律师的太太是个赫本迷,收集了好多赫本的衣服、信函或照片。他们在正厅的西侧专门开出一个房间,以展示那些赫本的实物,都是花钱在拍卖市场里买的。在我们聚会结束前,印度人要求麦律师带我们去三楼看他家的影院,在那侧房麦太太也向我们展示了其他好莱坞明星的电影服饰。麦律师夫妇是钱多得溢出来的状态,俩人住古董房太空虚,以至于只有借酒消愁。

麦律师在三十年前入住后,逐年耗巨资去整修此圣路易斯的经典,他们是十分热爱此社区的,我们好几次看见他们上下班不是直接开回家,而是让卡迪拉克绕行一圈。虽然因为房子太大,也有一处漏雨而不愿意修,但是很多东西是他们入住后更新的,正前门厅里漂亮的瓷砖以前被油污覆盖,还有地下室曾经完全是以水蒸汽带动的取暖系统。

在结束时,麦律师给我们讲了个故事。他们搬进来一段时间后,突然从窗外看见自家的前门水泥台阶上坐着一位老太太。他们好奇,出门探究,发现她己经年老体弱。她能坐在那里,说明脑袋已经有些不清楚了。但是老太太告诉麦律师,她知道他们家里的每一件家俱,而麦律师明白自己花大价钱把以前主人的家俱逐项买了回来。这时麦律师才恍然大悟,原来这老太太曾经就是这栋历史建筑的女主人,他们当然把她迎进家门。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2)
评论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不过就是普通中产,瞧把他俩得瑟的。
GuoLuke2 回复 悄悄话 不是有钱就有修养的。这个律师滥人一个。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汉唐' 的评论 : Trustees当然是董事会,这是法律术语,与居委会完全不同,拥有管理财务、保安等重要事务的。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hhhh' 的评论 : 没有语病,意思是谁将支付律师费,是董事会还是起诉人,我后续文章会提到。
ahhhh 回复 悄悄话 没看懂。
议题是修改小区百年的一条章程,那就是限制任何人起诉董事会,主要是通过调整谁来支付律师费的规定,以抑制进一步的诉讼。
这句是否有语病?
大汉唐 回复 悄悄话 董事会是不是译成业委会更好点:)
田姐 回复 悄悄话 有些晚餐就是Cocktail。我也犯过同样的错,一晚上都在等正餐。学习了。
ttw97 回复 悄悄话 我是绝对不敢住这样的房子的。 晚上会睡不着觉的。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雨中的春树' 的评论 : 晚餐邀请,也说了会聊些问题。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德州土老冒' 的评论 : 希望以后写文章回答你的问题。
雨中的春树 回复 悄悄话 聚会的邀请明信片上是怎么说的?是说去赴宴还是别的什么?

红酒和点心是能填饱肚子的,是你们对主人家的招待估计不足,也许是对这样的聚会没有什么经验。不过,老外家再怎么着也没什么好吃的。顶多就是牛排羊排了。
德州土老冒 回复 悄悄话 这个逻辑是不是这样的:

富豪律师为了一块三角地的归属,要和HOA打官司;但是在HOA条例里,对诉HOA有苛刻的规定;为了推翻这个规定,富豪律师必须请居民同意修改HOA条例。他现在已经有了两个铁杆,还需要找更多的支持者,富豪律师认为作者是他的潜在的支持者。

那么,他的最终要求是什么呢?把门前那块三角地划给他家,有啥好处呢?那俩铁杆为啥支持他呢?HOA对修改条例是怎么规定的呢?要多少赞成票?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