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雅美之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从巴塞罗那的抗争想到NBA莫雷的言论自由

(2019-10-19 21:45:06) 下一个

我们离开美丽的巴塞罗那不久,那里就爆发了巨大的游行示威,现在蔓延成街头暴力。看见新闻报道的场景,我们当时可能都不能去机场,我还看到机场大厅都是示威的民众。太太得知这消息后,庆幸我们不需要为再花不菲的旅馆费用去等几天后的航班。

这次抗议的起因是西班牙政府将九名Catalunya (加泰罗亚)“分裂主义者”定刑,一些是前加泰罗亚政府的领导人,而他们的上诉被西班牙高等法院驳回,这涉及到政治迫害。西班牙政府不仅不尊重加泰罗亚在2017年的公投结果,当时的声音是绝大多数的人民向独立选项投了支持票,现在还将他们的领袖投入监狱。在西班牙政府的百班阻止下,2017年在加泰罗亚的公投,仍然有近50%的民众参加,结果有大约90%的人支持独立。

任何诸如独立的抗争都会参杂着部分的街头暴力,你西班牙当局不去疏导民怨,还把当年的领袖判9至13年的刑期,民众当然不愿意了。这简直是重燃愤怒之火,愚蠢之极。这样导致据说高峰期的50万人走向街头示威,这是一个什么规模呢?巴塞罗那是个只有一百六十万人口的城市。

很多人去巴塞罗那之前,都有一个疑问:它是否像西班牙的城市?加泰罗亚位于现在西班牙东北角的区域,巴塞罗那正是它的首都,他们拥有自己的旗帜,语言和文化,与西班牙的其他地区很不一样,它更像是欧洲大陆的城市,我把它比喻为西班牙的米兰。西班牙政客如果弄不好,就有可能更加失去这块土地上的民心。

我在世界各地旅行时,除非我很知道的地方,或者说我们第二次去的城市,我一般在去前不会做深入的研究。这种做法的好处是可以为我自己保持那份新鲜感,让我用自己的双眼去看世界,用自己的大脑去思考。当然,坏处就是我们在天黑了还带着年幼的女儿,走夜路去德国乡村的旅店。

我们这次去巴塞罗那也是这样,去前沒怎么研究,但是我记得Rick Steves的一句名言,那就是:“你在加泰罗亚,不是在西班牙”。我也知道这里闹过独立,便在第一天的晚上与旅馆服务员聊起此事,她很不以为然,认为是愚蠢的事情,也透露自己的父亲来自西班牙的南部,不支持加泰罗亚独立。

加泰罗亚和马德里是西班牙经济情况较好的区,具体数据是加泰罗亚以6%的西班牙人口贡献整个国家20%左右的税收。我在普通建筑上随处看见加泰罗亚的旗帜,开始不懂便自作明白向太太解释道“你看,这是他们要独立的旗帜”。随后在显赫建筑物上看见,这红黄星条旗帜与欧盟和西班牙国旗并列,我便解释这是他们自治区的旗帜。但是我也观察到太多这旗识与独立诉求相关的口号并存的现象,像在最繁华的Rambla街道上写着“自决是种权力,不是犯罪”。这口号显然与此次判刑和抗议示威联系在一起,所以我当时已经闻到了今天巴塞罗那抗争的气息。

这次加泰罗亚人民的反应如此之强烈,其根本原因是触碰了不能因为政治诉求而被治罪这条西方文明的底线。

在关于NBA莫雷的言论自由的关键时刻,我们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的宪法讲座教授Gregory Magarian发出让我们脑洞大开的解释:美国保护那些直接威胁到美国联邦政府稳定的言论自由,甚至那些旨在发动革命推翻政府的言论。

这位教授的原话是这样的:“The right to challenge ‘national sovereignty’ is at the heart of our Constitution’s protection for free speech,” Magarian said. “Americans are free to challenge the government’s authority even to the extent of advocating revolution.”,“挑战国家主权是我们宪法保护的言论自由”。

我们知道作为美国权力法案(The Bill of Rights, 也就是宪法修正案前十条) 之首的言论自由,甚至排在Due Process和公民持枪之前。在任何时候保护言论自由,乃美国的立国之本,也是美国成为全世界受迫害人士向往的重要原因。

这就是面对可能失掉40亿美元的天朝市场或得罪400亿美元的美国市场时,NBA不敢乱来的原因。如果NBA惩罚莫雷,美国从民间到国会将控告它违宪,作为民营组织NBA的损失是不可想像的。

两点是需要说清楚的,首先14亿人民是靠自己勤劳的双手养活自己的,他们创造的财富还养活了大腹便便的官员。任何人告诉你是政府养活了你都是骗人的谎言。官员如果不是为老百姓服务的,民众是可以对他们采取言论和行动让他们下台的。

巴塞罗那的加泰罗亚星条旗。

华大法学教授Gregory Magarian谈言论自由。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BeagleDog 回复 悄悄话 Westshore, 美国媒体是从NBA事件之后,才对HK 报导多了吧。美国人从来都不大关心政治,对NBA就不同了。另外你说的德州独立一说,怎么也不能叫叛国吧,叫分裂还靠谱点。另外,美国是联邦制,除了宪法以外,好多事情都是各州自己的法律法规。原则上每个州是有权力选择是加入联邦还是退出联邦。美国建国时,只有13个州。其它的州都是后来自愿加入的,或者是买来的(Alaska)。
westshore 回复 悄悄话 巴塞罗那的暴力示威,而且是公开说学习香港的模式,在美国主流媒体是基本没有任何报道的。但关于香港的示威不论美国电视还是德国的DW英文新闻或者日本NHK英文新闻,几乎每天报道,往往是头条。
而且一直是说和平示威,仅仅是最近两周开始说示威者有暴力。双重标准的做法是公开的。
楼主关于政治理由不能惩罚的概念,在美国不包括叛国罪。而提倡独立并有独立行为属于这个范畴。奥巴马时期铁杆共和党州德州的州长,如今的能源部长佩里公开宣传让德州独立,脱离民主党奥巴马政府控制的联邦,连国会共和党议员都谴责他,认为他属于犯叛国罪(但他并没有行动,只是嘴炮,因此司法上并不能惩罚罢了,仅仅是国会谴责)。
任何分裂国土的行为都不会被认为是单纯政治的概念,因为客观上使得宪法不再成立了(宪法规定了国土范围),那么宪法保护的政治权利也就不存在了。
westshore 回复 悄悄话 NBA如果惩罚莫雷,没有人会去法院告,因为告不赢。
NBA是私人机构,有任何权力惩罚甚至开除莫雷。当然不会是基于他的政治理念,而是他给NBA造成的负面影响,只要证明NBA因此有财政损失,没有人能告NBA惩罚莫雷。比如因为抗议黑人被警察随便枪杀而没有成本的BLM运动黑人运动员参与,在比赛前公开表现,是受到联盟处罚的,原因是你不能用球队做平台宣传你的政治理念,因为客观上让白人球迷不满,导致球队经济损失。
NBA不处理莫雷,是因为觉得没必要尊重中国球迷。这个概念在美国媒体说得很清楚,NBA只有一个,中国球迷不看NBA就没球看。
中国目前的处理是剥夺火箭队的转播权,而不是禁止整个NBA。NBA的总裁辞职,和莫雷的辞职基本是无法避免的,仅仅是时间问题,因为已经不可能继续从中国挣钱,而中国篮球球迷数量超过美国几倍。
BeagleDog 回复 悄悄话 我的女儿对我解释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中的公民言论自由,是指美国公民有批评政府的权利,不会因此而受到迫害。这里的公民言论自由不是张三骂李四的自由。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红米2019' 的评论 : 在Barcelona, 已经好多天了,可以Google !
红米2019 回复 悄悄话 巴塞罗那?在NPR里没听到啊。只听到HK,黎巴嫩,今天又加了一个哪儿,反正没有巴塞罗那。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