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雅美之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美国仍然是世界移民的机会之地

(2017-02-04 21:35:15) 下一个

这是一个即将在美国橄榄球超级碗播出的广告,描述一位德国移民横跨大西洋到美国谋生的故事,当然有些戏剧色彩。他在海船上眼晴受伤后,同船的医生问这位年轻人: "为什么要离开德国";他说: "我要去酿造啤酒"。

创建于圣路易斯的Anheuser-Busch啤酒厂专门为今年的超级碗制作了这则广告,2017年的超级碗为新英格兰爱国者队(New England Patriots)对亚特兰大的猎鹰队(Atlanta Falcons),这爱国者可真是沒完没了。超级碗的广告费巨贵,那是以秒为单位的百万美金般地烧钱。一般都会保密到当天才播放,我不明白为什么百威决定现在提前播放,百威啤酒的超级碗广告已经连续几年赢得第一名。因为该广告的移民议题,在川普的反移民的大气候中格外引人注目,短短几天该油管视频已经被阅读了大约一千三百万次。

该广告片的制作远在川普当选之前,但是在取名《逆境中诞生》的影片里面,反应了移民早期的艰辛,拥有太多喻今的内含。那位年轻的德国人在美国东海岸登陆后,他遇到的是先前扺达美国的英裔或爱尔兰裔对他的排斥,大声对他吼叫:"滚回你家去”。他只能往美国内陆走,他整个过程都在看从德国带来的啤酒制作书,那是19世纪中叶。影片中有蒸汽船在密西西比河着火后年轻人跳入水中游泳求生的场景,他来到了满地是泥土的当时仍然是西部的圣路易斯。那个时候的圣路易斯已经有相当大的德国移民群体,这里的人们则对他友好得多。

德国人喜欢去酒吧,然而酒吧里的一位年长者,似乎发现这位年轻人并不是本地人。年轻人发觉那酒吧的啤酒并不地道,便拿出从德国带来的小册子,指着画有啤酒图案的页面对年长者说:“以后我们应该喝这样的啤酒”。年长者为Eberhard Anheuser,德国年轻人则是Adolphus Busch。这两位德国出生的移民在美国圣路易斯的握手意味深长,Anheuser把自己的俩位女儿分别嫁给了Busch兄弟;他们两人更是创立了Anheuser-Busch公司,该公司代表着一个美国乃至世界啤酒业的传奇:Budweiser, 这个被称为“The King of Beers"的诞生。

德国人扺达美国比较晚,又没有技能,所以大批德国人抵达美国后是从当种地的农民开始的。他们发现美国适应种植葡萄等酿酒原料,加上Anheuser或Busch这些在德国有世代经营啤酒经历的家族,所以众多德裔美国人以酿酒为生,而喝啤酒一向被有身份的英裔认为是下等人的嗜好。圣路易斯周围有不少酒庄,美国啤酒品牌像Pabst, Busch and Miller都是德裔姓氏,Miller可能是安格鲁化了的德国姓氏Muller。Pabst和Miller分别来自德国移民Frederick Pabst和Frederick Miller。另外,史坦威钢琴的德裔美国人为了适应美国文化,把名字从Heinrich Steinweg改成更英式的 Henry Steinway。

我们的一位加州的同行教授曾经在犹他州开会时,向我讲述了他的德裔祖父的故事,他祖父在纽约登岸后只能去西部的爱得荷州(Idaho)谋生,抵达西部后单身的他住在一个离水比较近的自建的小屋里,离他最近的人家是几英里之外。那邻居家的女主人生孩子时,她的妹妹从美国中西部来照顾她。这时这位德国祖父找到了机会,马上去向那邻居的妹妹求婚,恳求她能留在西部建家。当时我们的车子要从犹他的滑雪胜地返盐湖城,这位同行边讲故事边望着外面的景色说:我的基因就是从这里来的。

德国文化或德裔美国人在美国常常处于一个比较尴尬的局面,他们甚至完全融化或消失在美国白人中,或故意不被提及,这与爱尔兰裔美国人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主要的原因是政治上的自保,因为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美国支持盟国打德国,德裔美国人害怕普通美国民众的报复;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更加剧了这种情况,很多德裔美国人纷纷改姓。川普以扯谎成性闻名,他据然谎称过他的德裔祖父为瑞典人。其实德国后裔在美国的所有移民组成中位于首位,上世纪初,世界上三大说德语的城市分别是柏林,维也纳和纽约,只有一个在德国境内。美国迟迟不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一个原因是因为当时德裔美国人的势力强大,他们反对美国加入盟军对德宣战,美国政客担心失掉了他们的选票。

网友曾经问我华大有些什么校园文化特点时,我说圣路易斯地区拥有非常强的德国传统,所以做事总有些一板一眼的,我想到有一位家长说过华大的草坪都比霍普金斯的修理得漂亮。我们在这里工作的德裔同事或孩子的钢琴老师也有这种德国的“死板”的习惯。这些事情使我回想起同济的一些德国传统,据说在德国留学十年左右的谢毓晉教授每次要车后,都会提前至少五分钟在研究所门口处等候。

昨天例行的全华盛顿大学范围内的免疫学Work in progress讨论会,为研究生和博士后讲自己的研究进展,这方面全美恐怕只有哈佛和耶鲁比华大明显强,所以那小会议室往往就是相当的科学前沿。中国博后的报告展现给我们的是国内近期在培养人才上的巨大进步,我说过北京和上海己经开始出现世界级别的生物学实验室,这位报告人正是从北京来做博后的。

他的报告完成后的提问阶段,新科美国科学院院士Skip Virgin请求他放回到最后那张幻灯片。因为大家都在就实验问题提问,那博后开始还不明白Skip的最后幻灯片的意思,但是他还是放到最后一张惯例的致谢幻灯片,这位聪明的博士后在20-30位被致谢者的名字后面标上了各国国旗,包括欧洲各国,中国和美国。我后来问一位台湾博士生:“你的国旗是否在里面?”,他笑着说也在,当然是中华民国国旗。这时身为病理系主任的Skip发言,他的这段话赢得了不少掌声:“我特别喜欢你的这张幻灯片。我们美国是移民的国度,我们特别珍惜来自世界各地的多样化的人才。虽然现在的政府不能在这方面代表我们,但是我们必须说明这是我们的价值所在”。

现在找来我带朋友参观百威啤酒厂的一些照片放文章后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0)
评论
阿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zhz' 的评论 :

问题是执法不严哪。问候老兄!
czh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阿留' 的评论 : trump会签发什么样的行政令,不得而知,但外界盛传的5年福利限制,其实是现行的法律,不是什么新政。
阿留 回复 悄悄话 这点绝对赞同雅美兄。无论谁当政,美国都是努力奋斗的一代移民的机会之地,就算老船执政,世界上也没有第二个国家能给移民提供这么多的发展机会。但是,对好逸恶劳的蛀虫和利用美国法律漏洞来占便宜的“食客”,我看他们的好日子要结束了。:)

雅美之途 发表评论于 2017-02-05 15:16:26
回复 'czhz' 的评论 : My hope and best wishes for America!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zhz' 的评论 : My hope and best wishes for America!
czhz 回复 悄悄话 写的是过去,标题中的“仍然” 二字体现在哪里?一个系主任的几句话怎么也不够make point。
阿留 回复 悄悄话 多谢您回复。我对这位历史学家的statement有怀疑,因为无论在英国还是德国,传统上啤酒不但是酒,而且是一种卫生的饮料,是饮用水的良好替代品。啤酒中的酒精帮助杀死细菌,而当时的饮用水卫生状况很糟糕,所以喝啤酒比喝水安全得多。连英国国王亨利八世的宫殿里都有自己的啤酒作坊呢。:)啤酒根据酿造方式分为Larger和Ale,传统上英国人更喜欢Ale倒是真的。

http://zythophile.co.uk/false-ale-quotes/myth-two-hops-were-forbidden-by-henry-vi/

“Henry VIII’s ale brewer at Eltham Palace, near London, for example, was apparently instructed in a document dating from January 1530.....included a rule that the ale brewers “put neither Hoppes nor Brimstone in their ale in the pipes [120-gallon casks], so that it may be found good, wholesome and perfect stuff and worth the King’s money.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阿留' 的评论 : Thank you for reading the article. To backup my claim, please see here: "Many Germans who came over set up beer halls in towns with large German enclaves, like St. Louis, Cincinnati and Milwaukee.

"Americans thought of it as disreputable — only low-class people drank," Ogle says."

http://www.npr.org/sections/thesalt/2017/02/03/513263766/budweiser-s-super-bowl-ad-misses-the-real-timelier-story-about-immigrants-and-be
阿留 回复 悄悄话 好文。可能有个小错误:喝啤酒是下等人的爱好,似乎与美国历史并不相符。美国的founding father之一Sam Adams加就是啤酒商出身的。19世纪中叶全世界都在“小冰河”期,美国的葡萄产量不足以支持其酿酒业。

另外,限制非法移民,对吸引合法移民更加有利,其实是一个硬币的两面。您讲的德国移民,绝大部分也是当年合法从纽约登记进入美国的,不是直接偷偷入境的,也不是民主党提倡的“非法移民合法化”。
文以止戈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这段历史和这个故事。很深刻,很及时。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视频、文字和图片都喜欢,谢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