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的两维空间

我喜欢无聊的事情。而且,我只做我喜欢的事情。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润涛阎的博客人生——一个悲剧还是喜剧

(2020-11-25 17:06:45) 下一个

润涛阎的博客人生——一个悲剧还是喜剧

*

昨天读到网友评润涛阎文字缺点的文章,一下勾起我许多回忆。有些网友认为作者已经不在,自己不能为自己辩解,就不应该在议论他。不久前在评论青铜时代网友的文字时也有人提出这样的观点,我认为这是一个相当荒唐、缺乏思考的观点。对于文学和写作缺乏基本的理解。难道文学评论和所有学术评论都要变成活人评论吗?评论一个写作者的作品那并不是在议论他的私生活,对于写作者的作品的批评也不是对于写作者的个人人身攻击,评论一个写作者的私生活对于作品的影响都可以的,有时甚至是重要的。一个严肃的写作者,他的作品一旦发表就不再属于他,而获得独自的生命,这时的写作者也随着作品抽象化了,小说中的真实人物也都统统的成为虚构人物,而作者本人的解释也不是自我辩解,因为他已经成为众多评论者的一个评论者而已。

那么,对于一个有着众多人喜爱而又刚刚逝去的写作者,我们是否可以评论他的得失呢?还是必须经过一段时间以后才能开始批评?我认为此事或许勿需拘泥。我们批评他的作品并不等于不为他的离去感到悲哀。而且,在今天这个时代,我认为我们恐怕也没有必要要求所有的网友都要感到悲哀,形成所谓的集体意识的压力。所以,还是顺其自然。只要在批评时保持一个客观平和的态度即可。认真的评论一个写作者的作品永远是对这个写作者的尊重。而作品只要有人评论,它就依然还活着。

 

*

润涛阎是文学城中的一个奇迹,他机智过人才华横溢,作为一个业余写作者长期以来辛勤写作,吸引了极大数量的读者,并被许多人深深喜爱,在海外华人中产生过巨大影响,如今他不幸去世,悲伤之余,我开始思索我们应该怎样评论他和定位他呢?

有网友评论说润涛阎的离去是一个时代的结束。引发我的思索的正是这个评论。我发现当我们以过去的时代、现在的时代和未来的时代不同的视角来观察他,会有令人意外的不同结论。

 

*

首先,如果我们以过去的传统时代的价值观来观察润涛阎,我们会发现他是难以定位的。我们能不能把他称为思想家。作为思想家,他从来没有就一问题和某一方向进行过系统的阐述,没有成型的著作,甚至他这样多年的写作连一篇严肃的思考型而非调侃的论文式的文章都没有。

而他也根本不能算是文学家。他既没有显示出文学上的追求,也没有写过什么文学性的作品。从文字角度来看,他的文字是有才气的,富于性格,但他只有机智、幽默、明快这一种风格,整体写作就显得非常单一。我印象中他写过一个长篇,但只看了前两贴就放弃了。他的那部作品好像也没有写完。

而这又是他的另一个问题。他从来没有经过长时间的艰苦努力,反复思考、修改,最终完成一部有分量的书。

所以,如果从传统时代的观点来看,我们会发现润涛阎简直是一个网络时代的悲剧。

他在那么漫长的岁月里一直写作,但每次只不过花上一两个夜晚非常聪明的选择一些吸引读者的热点问题,运用他的才华把形成一些惊人的观点,用一种非常明快幽默的方式表达出来,从而吸引大量的读者,他的有些独特的观点的确启迪心智,但也有许多时候由于他过度追求这种惊人的效果从而使自己的文章变成一个噱头,而他用这样的才华的确博得了极大量的点击率,但也最终不过留下了一片凌乱而不值得信任的小文章。

 

*

然而,如果我们用网络时代的价值观来观察润涛阎,那么润涛阎又是一个时代的幸运儿,而且,是一个时代的弄潮高手。我们刚才为他遗憾的损失或许根本不是他在追求的。

润涛阎是最早开始网络写作的人。通常那些网络写手最终的理想不过是出一本无人问津的书,其成功者不过是变成传统的专业作家,无论写下山楂树的城中写手,还是后来的六六,她们最终不过变成了一个非常廉价的剧本提供人,现在电影工业产业链的最下游。而冯唐变成了一个真正的专业作家,但当他成为了一个作家后就又写不出什么像样的东西了。而润涛阎则应时顺势,保持着一个业余写作者的姿态,充分的利用现代网络的神奇,产生出呼风唤雨的巨大影响,信众众多,蜚声海外。所以,他才是真正的网络造成的奇迹。他于是也成为利用网络的成功者。

所以,润涛阎既是一个悲剧,又是一个喜剧,既是一个时代的开始,又是一个时代的结束。他的身上凝聚着这个时代的深深的矛盾性和复杂性,矛盾性与复杂性正是我们今天生活中最深刻最普遍但又最易被忽视的特点。因为和所以,这恰恰是润涛阎文章所缺乏的。他的许多文章充满趣味,不乏时时闪现出的奇思妙想,但缺乏对事物的复杂性与矛盾性的认知,这样他的文章往往就变成了一种高级的感官刺激,让人轻松愉悦,而不会在阅读时感到艰难、疲倦、引发思考。但这正是我们的时代需要的。所以,喜欢润涛阎的读者有时候有可能变成一种对润涛阎的信众,产生一种单向度的、固执的思维。看看今天特朗普的信众,还有中国的那些狂热的爱国者,都是这样的时代文化的结果。而这样的时代的文化其实又是极为古老的文化的延伸,只不过运用现代的科技变得更加隐秘和广泛。

当然,如果说他的严重的问题,我认为润涛阎的文章中有时流露出一种恶劣的品味,比如,他曾(好像不止一次)公开谈论杨振宁和翁帆的婚姻,甚至涉及性能力、性生活的方面,其品味低下到让我感到震惊和痛苦的程度。这是真实的,因为那时我一直读他的博客,并深深喜爱,所以,想不通润涛阎为什么会写出这样的文章,有这样的观点。从此,我开始留心,结果也开始发现他的问题。比如,他对毛泽东也是带着一种仇恨,进行漫画式的极偏颇的论述,同时,也总流露出对于他的扑风捉影私生活的不是很健康的兴趣。我并不是绝对的刻板反对八卦,但对于生者应该避免公开的议论,尤其是他已经有了这么大的影响力。但关键是他八卦时的情调我总觉得有些不对。不过,我认为这些影响与文革时代中国的高度的性禁忌和性压抑有关,润涛的这个问题是他们那一代人的普遍问题。但关于文革和性禁忌的问题这里不多谈了。

 

 

*

作为一个传奇,润涛阎更可谓生逢其时,死逢其时。因为时代正在加速的变化,甚至快速到疯狂的程度。新生事物不断生生死死,随即随灭。仅在我们短暂的有生之年中过去短短的二三十年里,我们就已经看见了多少事物的消亡,其中不乏一些事物的我们过去曾如此钟爱的。而今天方兴未艾的网络又已经面临手机微信带来的巨大危机。今天的微信时代是一个原始村落的回归,每天傍晚熟人们聚在村头闲聊,相互恭维,但私下又不断单线传递着各种非非的小私信,而作为非常私人非常贴己的通信会被不断的截屏传送给下一个受众——熟人。

在熟人的圈子里永远是共识的集合,久之成为偏见的共振。

未来或许将是一个文字受到影像严重冲击的时代,文字将进一步彻底的碎片化、无聊化,谣言就像新冠病毒一样靠快速的传染、繁殖而风行,在没有人当真的信息被因为娱乐而不断传播的过程中成为真理成为事实成为一种无形的思维方式,垃圾将淹没所有严肃的思想和文学。今天一个将自己吃饭的视频放到网上的家庭妇女瞬间可以达到过亿的点击率,一下子完败润涛阎一生敲出的那些娱乐的小文字。而未来看着抖音长大的一代人,可能真的就连润涛阎的文章都觉得太深奥难以理解,而且太哆嗦读不下去了。

我想润涛这些年可能内心已经感到痛苦,因为他的博客可能已经在冷落了。

那么,我们该怎么办呢?我们在今天应该写什么?应怎么写?而又写给谁?我们应该读什么?又应该怎么读呢?

 

*

不管这么多了,对于润涛阎,我要说的是,他曾给我带来非常多的、非常重要的快乐,曾启迪过我的心智,而我对此却从来没有报答过。所以,这里需要对他说:谢谢你的写作,润涛阎。
 

 


2020/11/26

(当然,这些都是作为一个润涛的读者的个人感受而已。可能有许多不准确,甚至错误的观点。我对润涛的评价已经写在《悼念润涛阎》中,这里是评论他的文章和文章的那个抽象的作者。)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45)
评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BW' 的评论 :

对了,我只是从人的正常心理推测,如果一个写作者的博客浏览从高持续下降,我认为他的正常反应不应该是高兴,甚至无所谓都不是很真实。可能会失落的。如果我的浏览量一直很高,然后一天天下降,我肯定会有失落。我为什么还高兴或无所谓呢?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BW' 的评论 :

你说的可能是对的吧。看你那么肯定。
HBW 回复 悄悄话 “我想润涛这些年可能内心已经感到痛苦,因为他的博客可能已经在冷落了。” 你肯定不承认世界上有挣钱少还乐呵呵的人。所以想象他人跟你一样心情随着点击率在变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林海平兔' 的评论 :

不对老毛表现仇恨
莫非该表现热爱吗???——???

杨振宁人品从不佳
上帝赐他说够无耻。。。——???,上帝赐他说够无耻。。。——??????!!!

润涛真善美慧超悟
人格高尚独立屹立。。。——!!!

天才饥童共惨史记
仅此就有传世价值。。。——!!!
林海平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立' 的评论 :

不对老毛表现仇恨
莫非该表现热爱吗???

杨振宁人品从不佳
上帝赐他说够无耻。。。

润涛真善美慧超悟
人格高尚独立屹立。。。

天才饥童共惨史记
仅此就有传世价值。。。

NewMan2020 回复 悄悄话 非常同意立先生的文章。我对闫先生也有同样的感觉。可能是闫先生的生活环境造就了他的文风。谢谢你的大作,说出了我的心声。
注册很麻烦 回复 悄悄话 很客观的评价,没有网络的快餐文字,也许他可以成为名家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square3191980' 的评论 :

别把润涛阎搞成宗教就可以了。我不反对偶像崇拜。
csquare3191980 回复 悄悄话 文学城里的小人真多。如有被此文及其作者恶心到的朋友,不妨移步到横流沧海网友为阎先生创办的网站,yanruntao.org,或许能在那里遇到知音。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股聋' 的评论 :

你说的老马,我过两天发《最伟大的小说》,里面也谈到老马。老马走了,我就是因为在这片写润涛的文章里给网友回复,都没有写他。这对老阎可以啦。

我总说今天时代在发生质的改变,我们需要改变思维了。其实结合这次疫情还有很多的要谈。但一则现在中国的一些问题看不透,而美国谈多了,很多生活中美国的网友会心里很不舒服。所以就没有再写。

但今天美国的问题一个就是还停留在文学时代的思维,就是凡事意识形态,文学时代的真理和思想都有片面性,不是非常可靠。哲学可以永远有新流派,永远争论,它不会向科学,没一次发现,就是真实的新的进步。

而文学性的思考着政治上最终就是为了斗争而斗争,最终是权力之争。在今天科技又有本质革命时,西方制度面临根本性的危机。

股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立' 的评论 : 引用回复 '股聋' 的评论 : "... 但今天不可能出现启蒙时代的人物了。人类已经走过那个时代,而且进入一个和过去本质不同的时代。今天需要新的思考。而且,我很怀疑,从此我们将进入一个去经典去大师的时代。..."

立老师, 谢谢您的解答。结合球王马拉多纳的陨殁, 想起跟从前一位球友谈起球, 他说早就不看世界杯了, 因为英才辈出,球王大腕的年代早就过去了, 而现在那些球星, 在他看来 都是"鼠辈 ..."。

再结合时政, 我知道您不待见川普; 但川普在我看, 有着历史伟人的某些特质, 似乎也不属于当下这个时代, 有点儿象时代"穿越"了, "疯牛"闯进瓷器店, 于是遭到各类精英, 利益集团的打压。

发散思维, 忽东忽西, 只为抛砖引玉, 期待您任何一点上的引申, 解读, 或博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tiger' 的评论 :

叫我立。谢谢。

我同意你的观点。甚至我觉得评论润涛的两篇没有太多的错误。因为,第一篇我已经给他非常高的评价。第二,两篇我谈的都是泛泛之论。因为如果具体谈,我必须重读细读他的文章。我已经太久没有读了。只是凭大体印象。

您说的“真金”完全可能是对的。因为,以他的天才,这么多年一定会一些独创的,一些非常有价值的,一些启迪性的,观点。这也是我要写他的原因。只不过我没有过多停留在这里。因为第一篇已经给了评论。第二篇,其实是以润涛来谈时代价值观的转变。

从另一方面来说,我认为,今天和未来是一个高度专业化专科化的时代,专家可能要取代思想家。技术性思维将成为未来的思维方法。所以,或许那时就没有哲学家,思想家。这些都是文学语言的时代。文学语言表达思想其实都既不准确,也不全面。未来是科学语言,数学计算语言的时代。

还是那个观点,我对于润涛的评论已经是非常高了。但现在回忆越来越感觉,他的问题其实也满明显的。


ptiger 回复 悄悄话 立先生细评阎先生的文章,也算一家之言,自然是有对也有错。不过我对阎先生的文章是这么看的。语言风格是阎先生特有的,可以喜欢也可以不喜欢,但我认为阎先生的文章里面有内容,有真金。至于说里面的真金被后人进一步提炼,做成精致的首饰,或者华丽的金殿,阎先生可能不是那么在乎。重要的是这些真金是他先提出来的,给大家开了眼界,是大家的财富无疑。再举个例子,诺贝尔奖理科奖项只奖给解决有无问题的科研发现,即从0到1的那一步,至于从1到100,意义就小多了。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uumia' 的评论 :

这就是美学的神秘。我觉得如果总看那些最优秀的作品,你可能并不觉得特别,但之后在看一般的作品,就能看出不好了。
Luumia 回复 悄悄话 我的留言与上面的文章无关,仅关于立回复网友的这句话:

“ 我心目中的好的写作者要有

好的文字,好的思想,还要有好的品味。”

我自己对于一段文字,最在乎的是它的品味。如果品味低劣,文字表面上的好反倒让人更生厌恶。立能不能讲讲”品味”到底是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牧爷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立' 的评论 : 谢谢立博回复。我恰好没有读过阎博讲杨老和张教授的文章,无法置评。不过,人无完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股聋' 的评论 :

对了,如果润涛自比严复,说明他还是没有真正理解人类的大转型。他说过历史要以百年,甚至五百年来看,这个观点很好。但今天不可能出现启蒙时代的人物了。人类已经走过那个时代,而且进入一个和过去本质不同的时代。

今天需要新的思考。而且,我很怀疑,从此我们将进入一个去经典去大师的时代。所以,润涛或许也不需要等待时间的考验了。娱乐一生,然后烟消云散。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股聋' 的评论 : 牛,一个悲剧还是喜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牧爷' 的评论 :

我认为这就是文字的影响。我感觉喜欢我的文章的人,可能不太会这样做。因为,我从来不涉及具体的人和事,而希望能从中引申到一些更普遍的问题,而且,从不涉及隐私,不评议被人的私生活。

我只想表达,其实每个写作者都应该应该遵守这样的原则。当然,很多事情也不能太绝对。只有适度即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牧爷' 的评论 :

谢谢你的文章。某些网友对于润涛私人信息的写法,与润涛公开评论真实的仍然健在的人,的做法本质上一样的。这也是我在这篇问什么要提到的。

而且,还是那个观点,润涛评论老杨夫妻的,我认为更不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股聋' 的评论 :

严复,我不是太了解。但我想可能,也牛,也不牛吧。

他好像启蒙了一代中国人,其中似乎不乏后来成为中国不同领域的杰出人物。

他似乎经受住时间的考验。

我写思想性的文字总是尽量写清楚。讨论也是一样。你的问题,我不是太清楚要问什么。

牛不牛只是表象,我们要去除表象。一个人,可以谦和,可以狂放,对于写作者,最重要的是他写的文字,我心目中的好的写作者要有

好的文字,好的思想,还要有好的品味。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t' 的评论 :

我的观点是人类自有语言尤其文字之后,一直是文学思维,所有的学科的本质都是文学;科学的兴起是因为人类发明了第二种语言文字系统,纯粹数学。

现在,人类的大转型就是从文学的思维转入科学理性的思维。

写好文学的确非常难。需要很多素质。阅读一样也非常难。我自从进行一些翻译后深刻感觉今天中国的很多年轻人,被一些非常劣质语言的翻译陶醉,激动,一个原因是那些诗是大诗人的。审美很难。

今天中国的文字,包括专业作家,没有几个好的。

大众只有崇拜,没有太多的审美能力。
股聋 回复 悄悄话 立老师,老阎曾自比严复,严复很牛吗?
牧爷 回复 悄悄话 一点批评: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76670/202011/34554.html
lao-fei 回复 悄悄话 对毛泽东的仇恨缘于家庭出身和阶级立场。
亚特兰蒂斯 回复 悄悄话 太喜欢下面这段话了。在宗教式微后,现代人该如何寄托情感呢?

========================
人类的宗教情感在现代神学被科学摧毁后,在人类社会生活中变形的释放。看看今天中国显然还处在神学的气氛,而美国的特朗普迷也是一种宗教性的情感和狂热。
ft 回复 悄悄话 Valore,100%认同你下面的观点。随着经历和年龄的增长,越来越认同。人文是国人教育体系里没有的课程,也是在教育中与西方社会唯一最大的差异。我的一个前老板二十年前跟我说这话我当时并不完全理解,现在不能更多地认同他的话真是一语到位而且他是理工出身。我现在越来越来越认识到作为人文学一部分的文科,它们比理科要难学,它们需要无穷无尽广泛且深入的批评性思维,作品需要100%的原创,即使是100%的原创,能否被人们接受还是未知。最难研究学习的是人文学。

谢谢博主的宝地,打扰了。
*******
valore 发表评论于 2020-11-27 00:04:04
瞧,这么沉不住气把你对老阎文章真实想法说出来了。其实我真没有等级歧视观念,对文科有真知灼见的十分佩服。中国与西方最大差距在于人文而非理工,最难的研究也是人文。以前是仔细看过你的文章的。有几篇印象深刻,所以会关注。真实面对自己就好了,以后不会打扰。
诚信 回复 悄悄话
有些网友对“死者为大”的涵义有误解。

东西方文化都有这个传统, 主要是 “死人不会说话”, 无法为自己辩解, can not response or defend。 不要责难死者的过错,这主要指的是个人过错。

但对死者生前的工作或事业成就, 还需要评论是非功过,就是所谓的盖棺定论。 所以, 讨论老阎的文章作品, 毫无冒犯可言。 因为, 他的文章早就说话了, 而且一直在说话,还贴在哪里呢。

回复 悄悄话 天空中的小星星
撒满天空中的小星星
肉体的苦乐
都是拖累,还有
那些虚无的名和誉
饮一杯酒
赏今秋的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valore' 的评论 :

下面的那些评论中,我类似的观点都说过。我写这些回复,不仅仅针对具体的个人。而是想让其他网友也看到。我们现在的中国人,对于数理化的情感,是一种迷信,不是理性,而且,很多时候特别世俗。就是学数理化能挣更多钱。而很多奥数的解题小天才都去学能挣大钱的工作,也是,数学不是解题。是一种哲学。

而且,总是以学理工沾沾自喜,而去贬损学文科的。
valore 回复 悄悄话 瞧,这么沉不住气把你对老阎文章真实想法说出来了。其实我真没有等级歧视观念,对文科有真知灼见的十分佩服。中国与西方最大差距在于人文而非理工,最难的研究也是人文。以前是仔细看过你的文章的。有几篇印象深刻,所以会关注。真实面对自己就好了,以后不会打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valore' 的评论 :

对了,我也写科普。算不上科普,我仍然把它们算文学。你也可以看看,增进对于病毒的深入的认识。但文章很长,不知道你是不是会有耐心。你喜欢读简单的。不过,我建议你耐下心慢慢读读。

新冠肺炎:病毒趣谈

上: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58832/202003/26661.html

中: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58832/202003/33265.html

下: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58832/202003/37166.html

如果有错误,也欢迎你指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valore' 的评论 :

nature曾经有过一个专刊,关于复杂科学,里面一句经典的话是:

多了就会不同。

生命是一个复杂系统。社会是一个复杂系统。你可以把它想的简单,你越把它想的简单,你往往就会变的越自信了。自信非常好。

但我非常不喜欢我们中国人,是现代的中国人,总是强调理科生。中国喜欢理科和西方非常不一样。中国人喜欢数理化是非常世俗非常功利的。没有西方人的对于真理美的纯粹的追求,真是因为其纯粹,他们对于文学艺术没有偏见歧视。

我们的思维充满了垃圾的等级和歧视的观念。我都烦了。学数学的博士的笨蛋很多,就是一个大的生物计算器,学文的极其聪明的人也有。

我不认为阎润涛在网络的写作有任何科学价值,也没有什么文学价值。

你还是好好看看我写的《评论茶坛的两位女网友》,你可别成为第三位: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58832/202007/24175.html


valore 回复 悄悄话 如果是专业搞文学,历史,经济,社会学的人,因为有太多的研究文章已经发表,如果想出点自己的东西,就必须有个新角度。对不对不重要,反正这些学科研究的对象本来就是一个巨大的随机多输入多输出系统,没人理得清所有的线索,也没人能够测量出每个输入因素对多个输出的贡献成分,更何况输出还会反馈与输入。对了,还随时间改变。每个人侧重于一个面就够写的。文人陶醉于此,觉得自己高深,复杂,再弄出很多接近又略微有些不同含义的词汇,显示自己的sophistification. 比如,"人类的宗教情感在现代神学被科学摧毁后,在人类社会生活中变形的释放", 是一句典型的话。现代,后,变形,释放。其实里面有什么呢,似是而非。老阎神奇就神奇在他可以忽略旁支末节而摸到事件的主要脉络。有些可以被证实,通过预测假说,因为时间会证明他的推理对不对。虽然不能100%正确,他的方法已经很接近。有些明面上发生过的事,背面的看不到的,老阎的推论有时过于匪夷所思,只是无法被证真或证伪。老阎是真正的跨学科人才,他的文章不是传统文人写得出来的,也不是传统文学家,体系思想家可以定义的,不用为此而痛苦。老阎是思想家,只是他的主题思想简洁明了。简洁是美。
markyang 回复 悄悄话 散布在世界各地的很多华人业余写手,他们不一定是专业出生,但是却有极高的写作热情,包括老阎,因为他们的文章不用媚俗,不用中宣部审核,作为一个时代的印记是有其极大的价值的,可以说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中的一家,可以批评,但是不用过于上纲上线,毕竟时代在变,可是人性不变,抖音不会取代网络文学,因为一个是视觉冲击,一个是思考冲击,没有替代性,祝老阎一路走好,你的文字在天堂也会有它的位置。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北美平民2015' 的评论 :

对了,如果可能,我明年会写文章谈谈人类的宗教情感在现代神学被科学摧毁后,在人类社会生活中变形的释放。看看今天中国显然还处在神学的气氛,而美国的特朗普迷也是一种宗教性的情感和狂热。

神学对于人类影响非常深刻。你可以看看我下面的链接里《预期焦虑》那篇文章。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北美平民2015' 的评论 :

不要急于下结论。当年我遇到过李宇春的粉丝。比老阎的可狂热。他们甚至认为李宇春是中国最有思想的人。一提到李宇春眼睛先是发亮,然后就湿润了,你要是说春哥,他们就更你急。
北美平民2015 回复 悄悄话 看到有粉丝提议争取保留老阎的故居。可怜天下粉丝心。老阎深得人心,必有他的过人之处。多年来花尽时间陪伴网民,不是容易做到的。他的离去是一个时代的结束。.
回复 悄悄话 第一,做人厚道论,我可以理解。但不要把它变成一种道德评论的公理。同时,人们为什么要把批评看的这么不好?理性的分析润涛的文章是对他最高的尊重。也是对于真理的尊重。诚实的指出问题,任何时候谈不上不厚道。润涛是值得评论,也值得批评的。


第二,不要执于表现。一个写手博也眼球没有什么不好,关键在于他博眼球之后,写的东西。如果认为我在博眼球,那没有什么。我根本不会去辩解的。


第三,润涛的文章影响广泛,但我认为存在一些严重问题,应该指出。很多阎迷正是没有意识到这些。


第四,我在留言里反复说,我的这篇文章不仅写润涛阎,更是想指出我们的时代的价值观的深刻变化,已经对于未来的影响。因为这个特定的文章,所以不能太多的讨论。其实,我最近的文章一直在讨论这个问题。所以,希望大家也能由具体的人的矛盾和复杂而能思考更普遍的问题。


最后,今年在各种纷乱中失去的生命都是值得悲哀的。就如新冠中的死亡数字,每一个1中都有一系列的不幸和悲哀。但并不是我们要沉浸在这些无尽的悲哀,我们在这里探讨这些事情,我认为就是最好的悼念,因为它是关于真理和美,它使得生命弥显珍贵。

我住长江边 回复 悄悄话 楼下说的真是个大实话,短短一句话,一针见血!
北美平民2015 回复 悄悄话 他现在不贴,你们两年后会弄个老闫作品研讨会不成?老闫只是网络名人,不是老舍。过几天,大家就埋头挣钱,相忘于江湖。你还真以为两年后谁还有劲头写这个呢。
安娜晴天 回复 悄悄话 这两天,我仿佛丢了魂一般,在城里看了很多篇纪念文章。很吃惊,也惋惜,天妒英才。阎先生的才华众所周知,文学城成就润涛阎,润涛阎也成就了文学城。和大家一样到阎先生的博客,告别。
我一般不在哀悼的文章留言,看到你这前后两篇文章,两篇文章都很理性。阎先生比我大半辈,很多题目不是我关注的。但,大才子壮年早逝,他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终结,让人痛心。
“立” 聪灵客观,你这第二篇,我觉得写得没错,但现在就大文贴出来,我觉得心里不好受。
我就是实话实说,在死亡面前,人都是最真实的。
大家都好好的,厚待对方吧。
ft 回复 悄悄话 此外,要尊重逝者,说话要尊重逝者的意愿,因为逝者已经不再有能力为自己说话了。这就是为何在西方大家都约定俗成,对逝者讲几句慷慨赞扬的话也不要乌鸦嘴。大家昨天的评论主题并没有针对逝者的作品,完全是在坚持一个价值观。
我住长江边 回复 悄悄话 同意Rosaline的意见,网络平台就是给大家茶余饭后写写东西的平台,只要不是搞人身攻击或者揭人家的隐私,就算没有读过阎先生的许多作品,至少也熟读过几篇,对读过的几篇评论一下,不为过,评的好坏,大家见仁见智,自有公论。至于对他的人生评价,相信文学城广大网友已经做出了肯定的答案。人无完人,应该允许别人从各自的角度评论一下
ft 回复 悄悄话 你博文的论点是不存在的。网友们昨天在小思维博文下面的留言你也没有仔细读或者你读了而没有明白网友们的评论关键点在哪里。大家主要集中在:不能用挣钱多少来衡量一个人是否成功和贡献大小;丈夫在妻子手下搞专业自有他的原由,外人不必指指戳戳,尤其还贬低人家吃软饭。大家的评论并没有集中在对逝者作品的评论上,而是表达认可什么样的价值观。你给自己命了一个完全不存在的命题和论点与大家昨天在小思维博文下的跟贴主体完全是南辕北辙。
三丝 回复 悄悄话 建议一下:
文中“我们”处,可能用“我”更合适些。
三丝 回复 悄悄话 Well said!
回复 '小feifei' 的评论 :
阎先生的不少观点我并不认同或者理解,但读他的文章久了,我能感受到他人格上的光辉。咱们中国人从来不缺能吃苦能做学问能挣钱的人。但出身酱缸国的底层,能保有独立的精神自由的思想和不庸俗的价值观,这样的人真是太少了,这是阎先生过人之处。同意司棋说的,他确实非常特别。
三丝 回复 悄悄话 完全赞同言论自由,个人可以有 opinion. 但要给某人一个人生评价,又无深入了解,如何敢当?
所谓gossip 更象似在讨论润涛阎的观点我欣赏吗还是完全受不了。

立先生原意可能试图探讨一下当下文学城对润涛阎不幸的反应,结果是立先生本人的反应。



Rosaline 发表评论于 2020-11-26 09:06:59
To 三丝: 一个言论自由的国度,谁都有“资格”去评论一个网络写手。:)
北美平民2015 回复 悄悄话 旁边黑与红马甲写的有点刻溥尖锐了。立的这篇恰到好处。毕竟有点笔力的不能随同广大网民起哄,哈!
北美平民2015 回复 悄悄话 所以有人觉得亏欠了老闫,想捐款替老闫做集子。他多年来娱乐海外网民,也算传奇。谈到悲剧喜剧,我们每个人都是悲喜之和。
北美平民2015 回复 悄悄话 不认为立在博眼球。写的很好,很中肯。网上的观众也是不同的水平。老闫能娱乐大多数,已经成功。也许好多人的笔力比老闫强,但最坚持在网上与观众互动的是老闫,这就行了。
cowwoman 回复 悄悄话 对于我对立的了解,他不会为了博眼球而写。立是一个比老阎还能深度思考,议论文文字功力还强的人。立写老阎是和他爱思考有关,绝不是出风头。老阎之死,我和蓝天其实内心看法雷同。老阎不该走!他对网友和别人太善良,对自己太马虎大意了。
westshore 回复 悄悄话 没看过他最近这些年在文学城的文章,但他当年在万维混不下去我是在现场的,也是喜欢砸他的人之一。
他当年在万维很高调,自称写三类文章,政评,科普,和故事。需要说明的是他关于乡下的故事是非常有趣绘声绘色的,应该是亲身经历,文笔也精彩。但另外两项就是很菜了,政评不懂历史和文化区别,太趋于表象,硬伤太多,更像是用中国人的思维解释美国的事情,尤其是不懂西方文化特点和形成原因,记得我曾经在继承制区别对体制的形成影响上与他争论过。而科普经常是不着边际,似乎没有多少科学方面的基础,但确实什么都谈,最后翻车在三峡问题上,当时非常活跃的聪明的丫丫是气象学专业,明确指出他关于三峡大坝对气象影响的科普文章是瞎掰,并举例解释,得到当时很多人的认同,我一直认为这件事是他离开万维的原因,因为翻车太大了。
他本来并不是在万维很引人注目的,当时万维他哪个年龄段的人很多,明显经历和学识都超过他,文笔也比他强。但他在一次与谁的争论时(他在万维主要是在BBS,不是在博客,因为当时博客没什么人看,而BBS经常是一个帖子就有上万点击,而万维BBS是不计重复点击的。但在BBS就必然会发生辩论)说了一段飞机上的经历,曰一次坐飞机时因为什么因素说了一句我是润涛阎,结果引来包括空姐在内所有人要求签字。估计他讲这段经历是为了显示他很有名,但十几年前网上谁吃这个,立即就成为万维的笑话,时常被人拿出来讽刺他。不过估计当时确实人们也不知道他的名字。我感觉这件事是他在万维被人砸的原因,毕竟网上无权威,更不容忍自称权威的,胡怕胡啊。
他自称是修车的,也确实在关于车子的一些机械细节上解释的靠谱,推荐买车时应该注意的事项。那不是一般仅仅是喜欢车的人的水平,必须是懂得不同牌子车的特点的,比如变速器结构导致的扭矩的区别,不敢说他解释的一定对,但看上去靠谱,不过我不认为他是学工的。
所以看到这里这么多他的粉丝多少有点惊诧,不过也许时过境迁,他水平提高了。但也许是我们当年太不把他当干部了,毕竟BBS是个瞎侃开心的地方,人们不是太认真,也不喜欢太认真。
格拉斯哥流浪者 回复 悄悄话 50后吧
cowwoman 回复 悄悄话 我和白云同感,只是白云会写,我写不出来。
蓝天白云915LQB 回复 悄悄话 润涛阎走了,听到这个消息,我心里很痛,就像我小时候,看完老舍的话剧
《 家 》以后的感觉,心堵得难受。在这大家哀悼之际,我不想评价他的文章,只想从另一个角度谈谈我自己的感受。

大约是六七年前,我认识了润涛阎,当时,他在文学城如日中天,记得我在一个他的铁粉博客后面留言,意思大约是:以他的才华,专攻一面,一定可以做出骇世的成就。

润涛阎的父亲,几年前去世的,据他说,他父亲也是绝顶聪明的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但是,在毛时代,只能做一个乡间野士。童年的艰苦,父亲的遭遇,让润涛阎痛恨毛泽东,也限制了润涛阎的格局,让他难有与他才华匹配的远大志向。

润涛阎无论是本专业,还是到美国后改的专业,都做出过不俗的成就,就连生活中,修车,做地板都做到极致,让人觉得这还是人吗?偏偏润涛阎就是实名制的一个人。人是肉身,肉身的器官过度使用,会不堪重负的,记得他说过,他肾虚。

对亲人,对朋友,对网友,他是个好人,真诚,善良,有责任心;对自己,他不是个好人,对自己的身体状况,视而不见,不负责任,从这点上看,他缺乏大智慧。他父亲起码能预测到自己寿命,润涛阎在这上面还不如他父亲。

在文学城,润涛阎以一副肉身,搞了那么多年的造神运动,几天来铺天盖地的悼念,貌似他成功了,但是他并没有留下像圣经那样永恒的东西,以他的才华,他可以的,但是他没有。

他把自己的全部精力用来证明自己,从来都是对的,干啥啥精,一个从来不错的人,一定是在犯一个最大的错误。对于这个世界来说,缺谁地球都照转,对润涛阎来说,没了,就没了,对网友来说,悲痛不过几天,几十天,对你的太太,女儿,却是永远,他真是不聪明。
儒子牛 回复 悄悄话 阎先生去世后,博主关于阎先生的文章有两篇了,如果是博点击率,恭喜你,你成功了。
他的作品当然可以讨论,但我觉这不是现在。
做人,要厚道。
BIT 回复 悄悄话 我觉,古今中外绝大多数人都有个文学梦,把能写本书当成一个梦想。近年来最有名的一个例子就是全球首富贝索斯的前夫人,有了那么多钱以后,她最向往的还是凭自己本事出版几本小说。

老阎估计也是,但是不同的地方是,他没有执意朝那个方向努力,而是随心所欲,想写啥就写啥,爱怎么写就怎么写。 他写的东西本来就多数是业余八卦,只是因为水平太高了,大家就觉得要是他高雅一些就好了,否则的话简直就是浪费他的才华。海明威就被这样评价: 有着上帝一样的语言才华,看他写的那些事,太无聊了。

阎润涛胡说八道的时候很多,但这正是我喜欢的地方,这才有意思啊!

文学城再也不会有这么有才,这么好玩儿的人了。
小feifei 回复 悄悄话 写博客讲究个人特色,又不是写教科书,追求四平八稳面面俱到?以文学评论的架势来分析阎先生的文章,我觉得没必要。今天要给他“定位”,明天城里是不是还得排座次?我没读过他所有的博文,开头好几年我甚至以为阎先生是专门写搞笑文章的,恶搞历史人物。他好些文章都有个无厘头的主题,当然你说恶俗也行,反正是民间八卦热议的,倒不是阎先生发起的。但是围绕着这些“不正经”的话题,却进行了细致严谨的逻辑推理分析,旁征博引,剑走偏锋,让人忍俊不禁,这也是我爱看他文章的原因,让我想起曾经的神经考古学,挺有意思。论写文章城里文笔比阎先生好的多着呢,阎先生的不少观点我并不认同或者理解,但读他的文章久了,我能感受到他人格上的光辉。咱们中国人从来不缺能吃苦能做学问能挣钱的人。但出身酱缸国的底层,能保有独立的精神自由的思想和不庸俗的价值观,这样的人真是太少了,这是阎先生过人之处。同意司棋说的,他确实非常特别。
雪伊 回复 悄悄话 恰恰是因为了解你们,才会感到悲伤。
晚妆是借阎先生之死,发泄一下政治理想失败的情绪。您一直为真正文学的行将就木而哀叹挽歌。看到阎先生这些并无文学价值又不严肃高尚的文字得到如此的追捧,不禁又勾起对比,思考,和哀叹。不得不说也是一种严肃文学失败情绪的借题发挥。
我没有读过几篇阎先生的文字,更无交流。也并未把那些点击,粉丝,知名度等当作一回事。只是觉得是一个普通的网友,某人的丈夫,父亲,朋友,同学。我们大概不会在追悼会上批评逝者的不健康趣味吧?
借着一个普通人的死,来发泄个人的一些情绪,还美其名曰是尊重对方,真是没有什么人性和慈悲的自私。
最后我想说,如果一个人不能通过自我的才华来得到渴望的attention,只能靠他人死亡的热点来标新立异,那真是极大的悲哀,更是对自己才华的一种侮辱吧。相信您这篇是博客中点击和回复最多的一篇吧,多么可笑又可悲啊。立!!!尽管我个人觉得您的才华远在阎先生之上。这一事实更令人伤感啊。
Rosaline 回复 悄悄话 况且,火鸡红薯在烤箱里烤着,在等待着端上餐桌的时候,品着咖啡,一手拿着书,看着电视,也来一起gossip 吗?

说实在话,阎润涛先生的确仍在英年,走早了。RIP.
Rosaline 回复 悄悄话 To 三丝: 一个言论自由的国度,谁都有“资格”去评论一个网络写手。:)
三丝 回复 悄悄话 我不评价立先生本人,但我更认为立先生没有资格来评价润涛阎。Not qualified, not even in a position.
对不住,立先生的个人观点也是gossip一类了。
润涛阎的博客也只是他本人的冰山一角而已。


立 发表评论于 2020-11-26 06:12:23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我对阎先生的评论是带有感情因素,所以是相当节制和客气的。我认为我的评价是他应该获得的最高评价,再高就不真实了:“独特的见解,丰富的知识,和机智的幽默。真是不可思议。他是文学城最有才华的博主,也是最有影响力的写手。他的文章给海外数量极其巨大的华人带来过极大的快乐,并且启迪我们的心智。”我没有说他是最优秀的博主,我甚至没有把他的才气称为智慧。

有些网友的较低评价,我不认为一定是贬损。至少,阎先生有着严重缺陷和不足。不仅他的文章基本上不具有文学价值,而且,有些在情趣和思想上是有问题的。以他的影响之广,我认为应该指出,并严肃批评。

我的这篇文章更着重谈的是我们正在经历人类的大转变,其中就是传统文化的崩溃。阎先生是这个转型中的矛盾的体现。他并不是一个普通的网友,他有着极大的影响。但他的文章有着明显的问题。
我刚到美国时,孤身一人,一个好心的大姐告诉我了文学城,并且,告诉我了润涛阎。之后,我一直读他的文章。后来,还曾打印了一些带给我的父亲。

但是,后来越来越不愿意读他的文章了。发现了其实有很多问题。前年、去年我两次去他博客,但找了一篇新文章没有读完就放下了。
替补球迷 回复 悄悄话 评论中肯。
阎上网发言是在博客出现之前,大概是二十年前了。他那时的东西以八卦为主,流畅,标新立异,多产,很吸引眼球,受追捧,当然也就免不了挨骂或对骂。他的八卦比较喜欢下三路,这是早年给我的印象。那时,他大约算个论坛网红之一吧,有人喜欢而有人嘲笑调侃,但远没有后来落户文学城的影响力。
比较让我觉得怪异的是他把对普林斯顿教授颜宁已经发表的学术文章的质疑放到普通中文网上。难道是想要在文学城上网解闷的大叔大婶们评论阎颜二位的学术高低优劣?科学的质疑已发表论文的学术问题有通畅的渠道:把疑问以"letter to the editor"的形式寄给杂志编辑部,只要杂志编辑认为质疑合理,一般都会发表,论文原作者必定会公开答疑和辩论。
现实生活中阎大约是不得志的,所以把自己很大一部分精力花在了网上的虚拟世界。
北美平民2015 回复 悄悄话 阿拉巴马那地方有多冷清啊,真是移民监。老闫自己寂寞,在网上逗逗同样寂寞的移民大众。他不反共不媚共,已经不错了。不谈水平了,只谈坚持,才有这么多的fans。
cowwoman 回复 悄悄话 博主文笔在润涛阎之上而且雅。
北美平民2015 回复 悄悄话 老闫自己寂寞,在网上逗逗同样寂寞的移民大众。他不反共不媚共,已经不错了。
替补球迷 回复 悄悄话 评论中肯。
阎上网发言是在博客出现之前,大概是二十年前了。他的东西以八卦为主,流畅,标新立异,多产,很吸引眼球,受追捧,当然也就免不了挨骂或对骂。他的八卦比较喜欢下三路,这是早年给我的印象。那时,他大约算个论坛网红之一吧,有人喜欢有人嘲笑,但远没有后来落户文学城的影响力。
比较让我吃惊
葫芦娃爸爸 回复 悄悄话 分析中肯有理
Rosaline 回复 悄悄话 在我的脑袋和文字里,从来没有对任何人有“尊崇”的词句。仅是喜欢看Elon Musk 的tweets, 欣赏Elon Musk 的创意和胆魄。

其它的,都是茶余饭后而己:)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谢谢立兄的诚恳回复,感动ing。我一直都在读立兄的文章,明白您是个认真的人。不过在对老阎的评论上,您是不是过于较真了?我们来到文学城是为了娱乐,不是为了学习,老阎不是个完人,不是神,而所有跟读他的网友都具备一定的思考能力和识别能力,否则他的博文下的留言区就不会吵得天翻地覆了。您说的那些问题大家心里都跟明镜似的,哪里需要您来指出或教化网友?老阎他写文是自娱自乐,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大家读文也是饭后茶余消磨时间,图的就是一乐,不是政治思想学习,更不是上历史课。有不少网友认为老阎文章写得好,我更是认为老阎的过人之处是他为人好,善良坦荡,无私奉献,有求必应,好为人师,乐于助人。我觉得正是后者成就了老阎在文学城的地位,才能收获如此哀荣。
北美平民2015 回复 悄悄话 这篇写的最有水平。大家都是中国酱冈里的产物,包括闫先生。老闫是利用网络解闷,在阿拉巴马过寂寞的日子。一身才华无用武之地。多数北美华人移民均是如此。所以感激有个老闫时不时来逗大家开心。那些毛泽东杨振宁之讨论都是无聊时的零食罢了。呵呵
北美平民2015 回复 悄悄话 这是写的有水平。大家都是中国酱冈里的产物,包括闫先生。
何仙姑 回复 悄悄话 悼念阎先生。。。

同感 @swedenbo

Swedenbo 发表评论于 2020-11-26 01:31:04
同意博主,对阎兄客观全面的评价是对在天之灵最好的悼念。我敬佩阎兄的灵气多产博闻,笔触犀利,思维敏感。但阅读之余也发现阎兄博文也常带有一些浮躁和戾气。至于对于描写评论旁人私生活的一些文章,我也就掩卷而过,人非圣人。一个现代化工厂也会出些次品。WXC成就了阎兄,阎兄也成就了WXC。阎兄的嬉怒笑骂影响了不少人,故可称为网络写作大家。这个“大家”目前我认为还是前无古人的(至少文学城内)。
Rosaline 回复 悄悄话 世界上好文好书太多,中文,英文的,可惜我仅懂这两种文字,已经其乐无穷。

读书,学会独立思考。

我刚听说阎润涛写博30余年,那么是半个职业性的网络写手,尤其贡献给文学城了。文学城的董事长带领各位董事和全体员工,无论怎样悼念阎润涛,都是应该的。

阎润涛文章风格,当然不是文学。阎润涛的人情世故,教人做人?他沉浸在中国旧文化太多,很多“厚黑学”的东西。

网络文学,时代产物。就此,我完全同意博主,立先生的观点。
Rosaline 回复 悄悄话 我都记得,那个诚信先生,不知道被阎润涛追骂过多少次?还十分的不好听。应该早就将你拉进黑名单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帮你说过话。当然,你对我也十分客气。对吧?
魅力野花 回复 悄悄话 网上的中国人文章活动,吵吵闹闹,都是喜剧,悲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我对阎先生的评论是带有感情因素,所以是相当节制和客气的。我认为我的评价是他应该获得的最高评价,再高就不真实了:“独特的见解,丰富的知识,和机智的幽默。真是不可思议。他是文学城最有才华的博主,也是最有影响力的写手。他的文章给海外数量极其巨大的华人带来过极大的快乐,并且启迪我们的心智。”我没有说他是最优秀的博主,我甚至没有把他的才气称为智慧。

有些网友的较低评价,我不认为一定是贬损。至少,阎先生有着严重缺陷和不足。不仅他的文章基本上不具有文学价值,而且,有些在情趣和思想上是有问题的。以他的影响之广,我认为应该指出,并严肃批评。

我的这篇文章更着重谈的是我们正在经历人类的大转变,其中就是传统文化的崩溃。阎先生是这个转型中的矛盾的体现。他并不是一个普通的网友,他有着极大的影响。但他的文章有着明显的问题。
我刚到美国时,孤身一人,一个好心的大姐告诉我了文学城,并且,告诉我了润涛阎。之后,我一直读他的文章。后来,还曾打印了一些带给我的父亲。

但是,后来越来越不愿意读他的文章了。发现了其实有很多问题。前年、去年我两次去他博客,但找了一篇新文章没有读完就放下了。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诚信' 的评论 :

中国的问题非常复杂。过去40年世界多少专家对中国的预测都是错的。这说明他们的认知有问题。科学要有准确的预测,预测不准就是没有科学的认知。

关于毛泽东我曾经把国内能买到的关于他的书都看过。今天民间大部分是以宫廷戏的思维在谈他。

您很爱思考,又没有固化,我在下面贴了几个文章,我这里再贴两个,您要是有兴趣可以挑着看看:

毛泽东的拆墓情结和后新冠的中国神权社会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58832/202009/13371.html

新冠肺炎:中国优势、白智时代和科学极权主义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58832/202004/51696.html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司棋非棋耶' 的评论 :

我觉得你说的特复杂。我都晕了。好吧向你致敬。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wedenbo' 的评论 :

谢谢Swedenbo网友。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司棋非棋耶” 的评论:非常赞同您对老阎的定位,他不是圣人神仙,就是文学城的一位广受欢迎的博主。有人喜欢他的文章,有人欣赏他的为人。我是后者,把老阎当成良师益友,我有问题时请教他,他文章中的个别失误我指出。如果老阎仅仅是文章写得好,却高冷刻薄,他身后就不会获得城中如潮的哀悼。把自己和老阎的位置摆正,就不会对他有崇拜之心或贬损之意了。

-----------------------------------------------------------------
“这位同学,请把阎先生还原为一个普通朋友,别把他当神仙和圣主。把他当曾经的同学同事和朋友,您就写不出现在这番评论来。网络写手,业余笔耕,本来他就没有追求成名成家,他没有要做网红,根本是咱们这些普通人需要他,少不了他。多少人在痛惜他的离去,痛悼永失一个绝顶聪明又无私风险的头脑! ”
诚信 回复 悄悄话 看得出来, 您可能从事文笔写作方面的工作。 我是理工生,不懂写作。 借您的宝地, 补充分享一下我对老阎作品的看法。

首先,毫无疑问, 老阎才华出众,记忆力超强,文笔极为超群,非常擅长描述或表达,精通诗律,而且很勤奋,所以广受喜爱,理所当然。尤其超强的独立思考精神,在大陆出身的人里非常罕见和珍贵。

但老阎的博客作品里也有一些我个人认为重大的缺陷:

(1)完全缺乏品德的因素。

善良美德,或称好人,与其它东西象美貌,智慧,金钱,地位等一样,是少数人拥有的personal asset。但是,与其他东西不同的是, 只有拥有美德的人, 才会知道它的存在,并珍视它。 而其他人会否认它的存在并贬斥它,会称之虚伪或伪君子。

老阎讨论政治历史人物的时候, 从未计入品德的因素, 将所有政治人物的思想方法都描绘成完全自私趋利的个人行为,难免导致大量偏颇或荒谬。 尽管实际上政治家做出重大决策选择时,个人品德常起到关键作用。 当然, 老阎远非品德低下的人, 他应是 above average.

(2) 有时会有逻辑问题。 常有不同段落间逻辑冲突的出现。

(3)话不到三句就自称 “政治家肚子里的蛔虫”, “诸葛村夫” 等狂言蠢话, 影响了文章的美感。

司棋非棋耶 回复 悄悄话 无私奉献
司棋非棋耶 回复 悄悄话 哈,就这理解水平,还要苛求阎先生不够复杂。他复杂了,您能读懂吗?

这位同学,请把阎先生还原为一个普通朋友,别把他当神仙和圣主。把他当曾经的同学同事和朋友,您就写不出现在这番评论来。网络写手,业余笔耕,本来他就没有追求成名成家,他没有要做网红,根本是咱们这些普通人需要他,少不了他。多少人在痛惜他的离去,痛悼永失一个绝顶聪明又无私风险的头脑!

对他而言,也许是一个解脱,终于可以不用按俗世的标准来衡量他的价值来评断他的成功与否了,我为他欣慰。他羽化而为一个传奇,永生在网络上。城里面早有人窃窃私语他的生活,可是现在这个时刻,大家都痛惜。好些原来跟他干架的对手都在难过。他,是,实在太特别的,一个人。

诚信 回复 悄悄话 非常好的文章, 冷静客观, 中肯适当, 谢谢分享!

老阎作为网络名人, 突然辞世, 令人错愕惋惜。 但他的一些粉丝, 在悲伤之余会有一些很不客观的想法和说法, 也可以理解。最近,很多的网友对老阎个人的评价, 严重地言过其实, 有被无限拔高的趋势。文学城里也应该有您这种客观分析的文章,起到应有的平衡作用。

同意您的这段话, “喜欢润涛阎的读者有时候有可能变成一种对润涛阎的信众,产生一种单向度的、固执的思维。看看今天特朗普的信众,还有中国的那些狂热的爱国者,都是这样的时代文化的结果。”

其实, 毛主席的信众更多,问题也更严重。毛主席制造了那么多的深重灾难,依然爱他如初恋, 也说明多数人不大容易理性思考。

Swedenbo 回复 悄悄话 同意博主,对阎兄客观全面的评价是对在天之灵最好的悼念。我敬佩阎兄的灵气多产博闻,笔触犀利,思维敏感。但阅读之余也发现阎兄博文也常带有一些浮躁和戾气。至于对于描写评论旁人私生活的一些文章,我也就掩卷而过,人非圣人。一个现代化工厂也会出些次品。WXC成就了阎兄,阎兄也成就了WXC。阎兄的嬉怒笑骂影响了不少人,故可称为网络写作大家。这个“大家”目前我认为还是前无古人的(至少文学城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司棋非棋耶' 的评论 :

谢谢你的留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雪伊' 的评论 :

我下面的留言说了。我这篇更希望的是,通过分析润涛阎的矛盾性来揭示我们的时代的深刻转变。没有必要老是非常局限的想着我是在谈润涛阎。

而且,我前一篇已经给他足够高的评价了。从批评的网友的意见来看,大家有些感觉看法非常相似,所以,他的确存在明显的问题。

那么,即便喜欢他的网友,通过我的文章完全可以继续喜欢,但也认识到他的复杂性。而润涛的文章一个问题就是,他很少去分析事物的复杂性和矛盾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唐西' 的评论 :

是吗?那时好事啊。可是,今天文学城和网络写作真的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吗?如果有,那真太好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conline' 的评论 :

我一点也不了解王。所以,无从比较。不过,关于治理国家,我从来不轻易相信没有从政经验的人。谈论政治,对于业余群众来说,好的地方是,太容易了,糟糕的也是,太容易了。

你怎么会真实的了解王,我倒是有些好奇。光从网络吗?那不是太可靠吧。

很多人都觉得习近平是个笨蛋,他们比习牛大了。我觉得就从政李鹏都比我强多了。我连个村长都没有当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雪伊' 的评论 :
那我们还能评论红楼梦吗?盖棺定论怎么讲?文学评论不是人身攻击。活着的时候也不应该人身攻击啊。要是我现在只做夸奖可以吗?既然润涛已经走了。还可以夸奖吗?

只有活着才能评论?去世了就不能说了。这太荒诞了。而且,也太脆弱了。

我说了,只要发出来,就要承受评论。完全可能辛辛苦苦写一辈子,最后被评论为垃圾。没有意义等。事情就是这样。因为你写了,发表了。
pconline 回复 悄悄话 我看三朝帝师的王沪宁没有阎润涛水平
唐西 回复 悄悄话 中国水军大量涌入文学城? (2019-05-24 20:33:15)

请参考博文
作者:思芦
雪伊 回复 悄悄话 个人以为,为文切磋,师友交流,都是发生在生前。那将是一种乐趣和享受。哪怕是讨论,争论,甚至批评争吵。都是令人愉悦且真诚宝贵的。
那些对方生前,由于各种原因不曾摆在桌面上的评价意见,尤其是负面的,在对方身后,便失去了意义。
并不熟悉阎先生的文章,仅仅就立和晚妆选择在作者身后评论批评的做法,个人感觉非常失望。
为人,为文,技巧和学识是表,品格是本。
有所为,有所不为。
阎先生的点击率和哀荣,会引起小思维那种人的酸。
你们总还是应该保留些体面吧?


司棋非棋耶 回复 悄悄话 佩服您的勇气,在这个时刻,不怕冒着被无数阎粉扔烂番茄扔狗屎的风险,直抒胸臆。但是,我要鄙视一下您的眼界和见识:您知道读中文懂中文有文化的网民有多少?您知道用中文的普罗大众的文化情趣程度有多高?您怎么得出这样结论的:看家庭妇女吃饭点击率超过了读阎先生网文的网民,就意味着网文的衰落,意味着阎先生走向没落??您觉得这两样事有可比性吗?是互相排斥的吗?点击率高就是胜家,这不是太绝对吗?凭什么说,看吃饭视频的人就不会有别的追求,就不会阅读高质量网文?有这样思维的人,恐怕小学都毕不了业吧。

阎先生的写作,应该是自娱自乐的一个方式,他的才华与见识,本没有想用来谋求世俗的名利,他根本不关心这些。是广大网民需要他,是大家迫切等着读他的见解。如此一个高尚有趣的灵魂,如果不是互联网,不会被众人所了解。是我们需要他。而他却因此饱受俗人的讥讽和评判。

在这个新丧的时刻,请这些碰瓷的言论噤声吧。你们懂什么?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三角街' 的评论 :

呵呵。没有什么吧。我根本不认识青铜时代。他们在茶坛讨论他的文字。
回复 悄悄话 我给老阎的评价其实是非常高的。而且他是奇人奇才并赶上一个适合他的时代。所以,我说是文学城的奇迹。

不过,这篇我更希望网友们通过我的分析看到他的矛盾性所折射的人类文化的转型。

今天人们普遍在呈现白智化的过程。即一方面具有高度的专业知识专业思维,一方面在专业外的思维和审美正呈现白痴状态,即简单的生物性的娱乐。

人类的传统的思想、文学、艺术等等正在面临瓦解。转变为简单的生物性的娱乐。

这是文章中以过去、当今和未来的价值观判断,老阎可以是浪费了天才的网络娱乐的牺牲品,也可以是网络文化的成功者,而未来可能在抖音时代,成为非常小众的文字,那时没有人有耐心看,太长了,太复杂了,太深奥了,太不娱乐了。

三角街 回复 悄悄话 青铜时代怎么了?
valore 回复 悄悄话 老阎福尔摩斯式研究社会科学,哪是所谓的文笔可以定义的。那些文科作家们有老阎头脑的几分之一就不错了。老阎的人格真实独一无二,文章随人。总好过自己都认不清自己的假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白雾' 的评论 :

对了。我这个回复也转给你:
我在今年写疫情文章中表示过,每一个死亡的数字后面都一系列的不幸。理论上生命的价值应该一样的。

今年我最悲伤的是那卡冲突的视频,瞄准器对准一辆坦克,然后精确制导的导弹把它摧毁。神奇的高科技,但那里面有几个青年人,小伙子,就被打死了。他们都有父母、爱人。而他们的死毫无意义。

评论润涛的文章和对于逝者的逝去并不矛盾。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白雾' 的评论 :

我不认为杨振宁的第二次婚姻有什么不好。而且,那时人家的私事。我不认为因为他是名人就可以这样公开粗暴的而且非常世俗的评论。

我不理解,以润涛阎的智力干嘛对这种琐事那么的感兴趣。世界上有趣的事情那么多。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ostman' 的评论 :

我在今年写疫情文章中表示过,每一个死亡的数字后面都一系列的不幸。理论上生命的价值应该一样的。

今年我最悲伤的是那卡冲突的视频,瞄准器对准一辆坦克,然后精确制导的导弹把它摧毁。神奇的高科技,但那里面有几个青年人,小伙子,就被打死了。他们都有父母、爱人。而他们的死毫无意义。

评论润涛的文章和对于逝者的逝去并不矛盾。
白雾 回复 悄悄话 老阎只是喜欢八卦那些帝王将相和社会名流,揭开他们高大上的面目,让人感觉很爽而已。他对普通人是很好的,当然也会回击一些谩骂。最重要是字里行间展现的真实,有趣,乐观和自由的灵魂,让人觉得信任和喜爱。2020年有很多明星陨落,但让我伤心的只有阎先生一人。
我住长江边 回复 悄悄话 网络作品,如果写的好,有趣味有深度,可以归纳为网络文学。不夸张的说,阎先生可以称之为网络文学家。网络文学的读者是普通老百姓,所以富有趣味性非常重要。所以,我们评论网络文学,与评论传统文学,要有不同的标准。好的网络文学作品,既有趣味,又有一定的品味。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阎先生算得上是网络文学的创始人,尽管有一些文章有争议,但是总体上来看是,他是成功的
lostman 回复 悄悄话 公道在人心,没有一个人离开能像他引发这么多哀思,他的智慧和品格无人能及十分之一
回复 悄悄话 也谢谢下面几位没有具体回复的网友的留言。

我认为讨论润涛的文章,对于润涛是有意义的。仅仅写写悼词是不够的。

而且,写作者要承受自己写作带来的荣誉和批评。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唐西' 的评论 :

谢谢你的留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百姓甲' 的评论 :

这是一个非常伤感的话题。而且,非常复杂。

明年如果有时间我还会就这些问题深入写一些。您可以看看下面这些文章:

预期焦虑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58832/201907/1315.html

狗时代:工作的秘密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58832/201801/12223.html

月亮的背面——改革开放40年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58832/201812/15961.html

但不好意思文章都比较长,而且比较乏味。

唐西 回复 悄悄话 修正:嫌迟应该是嫌早。
不便请谅。
chenney 回复 悄悄话 "您难道这是要去全世界的人都要痛哭流涕吗?直到你认为可以高兴才高兴吗?" ???????
这哪儿跟哪儿啊,看来您真不象正常人。
唐西 回复 悄悄话 莫道古人(老阎)多玉碎,盖棺定论未嫌迟。

立-博主就事论事,有言而发,无可厚非。请尊重言论自由!

如果我们以过去的传统时代的价值观来观察润涛阎,我们会发现他是难以定位的。(立)

定位不难,他就是一个网络写手,好坏六四开,比老毛那个七三开差点。

早期的老阎特别注重点击率,什么八卦文都上,下三烂的博文也能上雅城(文学城),把人家的房事对话写得惟妙惟肖,他还乐此不疲。他的眼圈黑黑的,长期咬文嚼字,估计熬出了什么病,估计是慢性病,60岁就退休在家也就不稀奇了,这回不小心给赶上了。

人家张先生刚刚过世,老阎就把人家损了一顿。这又怎么解释,什么深仇大恨啊,用得着吗?只有他自己解招,就在他的博文抬头名言那里。

文学城多是马甲和马甲博主,甚少露真容,不过能说出个道道来,还能像老阎那样,招上粉的的确不多。

粉多了,走远了,但当年的斜文写的太多,知道要修正,要迎合潮流,老阎改写政论文章,试图用另一个领域引领更多的”高潮”,结果又碰上了一个不以他的意志而崛起的中国和一个强势的共产党。

打自跟人家颜博士较劲开始,老阎就落势了,在文学城里的博文数量和质量明显地下降,或许气也不知往哪出吧。

老阎走了,城里少了一个文字潮手,怪可惜的,我也说R.I.P。
但文学城依然在那里,也会出现新的文笔高手,长江后浪总是推着前浪。
趁热打铁,既不佛系也不受教,反正在大家念老阎的时候,也来唠叨两句真善美,假丑恶。

再说我也是马甲一个,而且上个世纪就来文学城溜达溜达了,老城民也。尊从张国荣的一句歌词,笑骂由人,潇洒做人。
改天我死了,那么就随便骂我好了。墓碑上有句”行矣且无然,盖棺事乃了”。
老百姓甲 回复 悄悄话 作者的两段话描述的非常准确,令人深思: 1. "今天的微信时代是一个原始村落的回归,每天傍晚熟人们聚在村头闲聊,相互恭维,但私下又不断单线传递着各种非非的小私信,而作为非常私人非常贴己的通信会被不断的截屏传送给下一个受众——熟人。" 2.“未来或许将是一个文字受到影像严重冲击的时代,文字将进一步彻底的碎片化、无聊化,谣言就像新冠病毒一样靠快速的传染、繁殖而风行,在没有人当真的信息被因为娱乐而不断传播的过程中成为真理成为事实成为一种无形的思维方式,垃圾将淹没所有严肃的思想和文学。” 盼望看到作者在这方面更深一步的分析文章。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京华人' 的评论 :

他如果是反对老毛,我没有任何意见,但他对于老毛的扑风捉影的私生活的情趣,和表现出的仇恨,我非常反感。这其实是伤害了他自己的文章和智力。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fz9465' 的评论 :

这就是我当时为什么感到痛苦,因为一直特别喜爱他的文章,但是,这篇太低级了。首先,以一种极为市侩的观念评论年龄的差距,很多人不过是嫉妒;其次,涉及的什么性能力的行不行,这就已经是下流无聊了。

这是我认为他比不上王小波的原因。王小波据说底下也爱讲黄笑话,但文章里面有这样的劣质思想和情趣。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henney' 的评论 :

您难道这是要去全世界的人都要痛哭流涕吗?直到你认为可以高兴才高兴吗?我的确心情沉重,但远至于要节哀。我照样可以高兴,开玩笑,吃饭,撒尿。
京华人 回复 悄悄话 润涛阎仅仅是一个有才气的业余写手和时政评论员,但有些人已把他过分拔高,甚至是顶礼膜拜,这对润涛阎和读者本身就形成了一种危害。说实话,老阎早期的博文的确充满理性和睿智。但近几年的文章可以说理性的成分越来越少。他的那篇关于毛岸英、毛岸青兄弟身世之谜的文章,完全可以用低级趣味四个字来形容,简直把读者当成弱者和戏耍的对象。
chenney 回复 悄悄话 追悼期间,说这一堆,要么是神经病,要么是蹭阅读量
...
鹅只能是鹅
鹅永远是鹅
...
拿别人的笔名取笑,低级趣味

wangtora 回复 悄悄话 看过杨振宁的那篇了,只能说阎老师太聪明了。不过阎老师也是树大招风,趁阎老师染病时下手,正好归于新冠带走,或被川普克死。
yfz9465 回复 悄悄话 你说的“我认为润涛阎的文章中有时流露出一种恶劣的品味”这句话,我有点不同的看法。觉得他从面相来看,不是个有恶趣的人。也许是为了点击量而寻找热点。如同他那篇要当带路党的文章(在我的反驳中,好像他删去那文章)。成了网红后,有些人会不由自主地被点击量推着走;缺少内省的缘故。但这是个充满浮躁的年代。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天地行者' 的评论 :

“他的许多文章充满趣味,不乏时时闪现出的奇思妙想,但缺乏对事物的复杂性与矛盾性的认知,这样他的文章往往就变成了一种高级的感官刺激,让人轻松愉悦,而不会在阅读时感到艰难、疲倦、引发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天地行者' 的评论 :

谢谢你的祝贺。我的确也认为我不善于思考。有很多错误的观点。
天地行者 回复 悄悄话 如果阁写这标新立异博客为了吸引眼球,祝贺你成功了。
说读阎的文章不引起思考,只能说代表你自己不思考了。真的不敢苟同。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住长江边' 的评论 :

是的。我们谈论润涛的作品才是对他最有意义的。仅仅公开表示哀痛,远远不够。

而且,我对润涛的评价,在《悼念润涛阎》中,已经非常高了。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erracottaWarrior' 的评论 :

你要以为今天在中国写剧本有很高地位,我认为可能是一种误解吧。
我住长江边 回复 悄悄话 只要不是对阎先生进行人生攻击,或者暴露其个人隐私,所有对他博文的正常评论,应该是允许的,不涉及道德问题。鲁迅一生批评了许多人,包括死的和活着的,也没有人为此指责鲁迅。好的博文,也是文学作品,应该允许别人的正常评论,可以达到促进博文水平提高的积极作用。至于评论是否合理,大家可以见仁见智
TerracottaWarrior 回复 悄悄话 “。。。剧本提供人,现在电影工业产业链的最下游”?剧本开发是影视制片制作的起点,是整部影视作品成功的保证,是电影工业的源头好不好?本末倒置就是为了贬低某些不成功的编剧吗?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啊
风竹 回复 悄悄话 阎先生只是一个有独立思考精神的理工男,喜欢追求真相,善长逻辑分析,文笔流畅生动,业余时间爱好写博。博文不是论文,和写论文的思想家,写小说的专业文学家去比较,不太合适。他们属于不同范畴的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竹' 的评论 :

我对他个人的评价已经写在《悼念润涛阎》中。我认为没有阿谀,也比较客观,对于我自己的感受。

但是,对于他有些文章中流露的品味我非常反感,是坚决不会认同的。这是他的一个很大的缺陷。和那些以写散文的伟大的思想家不可比,和王小波也不可比。
风竹 回复 悄悄话 阎先生一生为追求真理而活。他不被世俗束缚,不为金钱折腰,不为名利所累,活得潇洒自在,长年写博是他的兴趣所在,网络世界给他一个展示自我的平台,在海外华人中有很大的影响力。他按照自已的喜好走完自己的人生,他的人生是功德圆满的。用世俗的成功学来评价阎先生是对他的误解。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鲤鱼塘的鱼' 的评论 :

这篇文章是谈抽象的写作者润涛,更是谈时代的变化和文学的前途。更多的是伤感和困惑。

你的观点很对。我文章也简单提了一下,他很可能有他的追求。我只是分析从传统的观点,他可以看成一个网络时代的牺牲品。但今天就是一个意义消亡,大众狂欢,文化泯灭的时代。

每况愈下,有一天润涛的文章都会太长,太严肃,太难懂了。最后就是那个对着镜头吃饭了。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鹅还是鹅' 的评论 :

鹅还是鹅
鹅只能是鹅
鹅永远是鹅
鹅鹅鹅
引颈朝天鸣
鲤鱼塘的鱼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首先肯定你理性的分析论述。关键是作为博客,目的是啥子嘛?为什么写很重要。以点击率为第一衡量标准的网络文化,很多情况下看起来就是为了以迎合大众口味为目的,或者说一种大众文化,当然,不乏精品之作,也会有哗众取宠的,更多的其实就是为了留下一些记忆,娱乐消遣而已。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写博客首先要给自己带来快乐最为重要,如果也能让读者产生共鸣,众乐乐,当然更好。一孔之见!
ellen123 回复 悄悄话 文章不在长短,在高度。润涛先生文章精炼,有金石之声!
长篇巨作,没时间看。
解D N A结构的诺奖作品,仅区区一页。
鹅还是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jszh' 的评论 :
非常赞同。追悼期间,应该是eulogy ,否则就应该shut up.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还是那句话:做人要厚道。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对博客文章进行文学评论?您这是干什么?文学城的博主们乐意写,手随心至,网友乐意读,娱乐开心,不喜便飘过,干嘛非要博主在繁重的工作之余,在宝贵的休闲时间里随手写作时,必须拿出文学创作的严谨精神来?
bjszh 回复 悄悄话 有道理。“有些网友认为作者已经不在,自己不能为自己辩解,就不应该在(再)议论他” - 当然可以,但追悼期间还是不宜。其实当你指出只是半瓶子水的时候,你看重的是空的那部分。
weibao 回复 悄悄话 两天前你写;“在美国时,我几乎把他博客里每一篇文章都打印出来读过。润涛极其聪明,他几乎有着无穷无尽的独特的见解,丰富的知识,和机智的幽默”。今天变成阎文都是碎片小文,而且“我印象中他写过一个长篇,但只看了前两贴就放弃了”。。。。。难怪一楼情你做体制内的命题文章
入怀 回复 悄悄话 虽从感情上讲有点不合时宜,但也算真诚客观。
jalapeno 回复 悄悄话 说一个刚刚离世的人"死逢其时",好像不太合适吧?您觉得他的家人会同意您的观点吗?就是因为他的博客读者减少,所以就死逢其时?
入怀 回复 悄悄话
Nekono_8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立' 的评论 : 谢谢纠正。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象,我觉得好像是一个错别字。
Nekono_88 回复 悄悄话 象体制内的命题文章,同情阁下。
[1]
[2]
[3]
[4]
[5]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