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的两维空间

我喜欢无聊的事情。而且,我只做我喜欢的事情。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黑色手稿 你等待但无所期盼

(2020-08-16 17:39:16) 下一个

 

不久前,在原创读到马克雷网友写的一篇小说,黑暗手稿  池塘,感觉挺有意思,于是戏仿了也写一篇。昨天又写一篇,今天放到一起。

 

黑色手稿 池塘

那天我终于清理池塘了。放干水后,我拿着铁掀,穿着长筒雨靴,跳进池塘。池塘的一角有许多荷花,现在枯荷的残肢层层叠叠竖立着,池塘底下有厚厚的淤泥,上面摊着墨绿湿烂的水草。在清理时我铲到了一块软的东西。它是黑色的一团,脏乎乎的,但我用铁掀戳了戳,却戳不断。显然这不是一团泥,也不是塑料袋子,像某种可以平展开的小动物的身体,但如果是小动物的尸体或者是人的一团组织,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到池塘里埋着死人,但如果这样早就会腐烂了,而且这团东西非常软,没有骨头。我蹲了下来仔细看,最后还是抑制不住好奇用手去翻弄了。我的确是有些害怕的,说实话,那时我的心砰砰直跳。但后来我竟然大着胆子把它拎起来走进屋子用水清洗,我想搞清楚它到底是什么。我敢肯定,那天如果这团东西洗净后发现是一只小兔子,或者是一个女人的面容,我一定会晕倒的。在医院实习,我就在第一次上手术当看到了皮肤被手术刀锋利的刀锋切开,组织向两边翻起渗出鲜血的那一刻,我晕倒了。血不是一下子流出来的,我当时看见被切开的组织翻开后,先是变白失去血色,然后血才开始渗出。在倒下的过程中失去意识之前,我还感觉到身边那个很好看的护士的小手拉了我一把。那只很小的小白手。但是,那天当我把那东西上面沾着的肮脏的淤泥渐渐洗去时,我感觉这是一卷羊皮,我甚至相信它是一卷羊皮书。最终我把它彻底洗干净了。现在它已经非常洁净,很柔软,淡黄的柔和的颜色,很薄,像是用小羔羊皮制作的。这的确是一本羊皮书,或者是羊皮的笔记,被缝制而成的一只本子,上面写满了文字。文字已经模糊,看上去好像里面有中文,但我感觉更像日文。我学过日文,所以翻开想去看看上面到底写的是什么。但那天当我仔细看时突然感到非常非常恐。我什么也不能理解,开始颤抖,头上出汗,感觉心慌,恶心,眼前发黑。但是,更加恐惧的仍然是那种无法遏制的恐惧。我想把这个不详的东西赶快扔掉,我不能让它留在屋子里。于是,我用一把小钢叉插起它来小心翼翼的向外走。

在院门口,我想把它扔进垃圾桶,但忽然改变了注意。我转回身向院子里面尽头的那颗高大的木瓜树走去。木瓜树很高,上面接满了金黄的木瓜。我走到木瓜树旁的院墙边,听了听,然后,把那本邪恶的羊皮书扔到了我的邻居的院子里。我的邻居是一个名字叫马克神默的小伙子。他是一个奇怪的人。很神秘。总是戴着一只颜色很淡的墨镜。这让我非常不适应。因为,他的墨镜的样子像眼镜,但它是墨镜,可是墨色非常淡,所以还是像戴着眼镜。我不喜欢马克神默戴这个墨镜,是因为透过很淡的墨色,我仍然能清楚的看见马克冷漠的眼神。但马克总是戴着这副墨镜。我们从来没有说过话。是他从来不和我,或许所有人,说话。我曾和他打过招呼。但他像是,什么呢?我说不好,或者可以说像是一个物体一言不发的从我面前移动过去了。当时我感觉自己像是在后退,一直退进我的院子,退进我的客厅,一直退到我的卧室的床上。

我曾无意间看见这个马克神默在他的黑暗的小屋子里摆弄女人的头发。很多不同女人的头发,各种各样,直的,卷的,小卷的,大卷的,长的,短的,浓密的,稀疏的,还有,黑色的,褐色的,火红色的,金色的,甚至苍白的。那些头发的末端好像还粘连着女人的小块小块的头皮和下面撕裂的肌肉。我不敢肯定。因为看不清楚。但是我随后就吐了。

有一天我接到马克给我的信。信上马克让我把那颗木瓜树朝向他的院子的一半锯掉。因为,当木瓜成熟时,那些大自然给我们的礼物,就掉到他的院子里。可我从来没有向他表示过不满啊!马克在信的最后威胁我,说如果我在某个他规定的时间内没有处理这颗木瓜树,那么他将将我告上法庭。

看到这里我颤抖了。我相信这个戴着像眼镜一样的淡墨镜的马克是干得出来他所说的一切的。

所以,那天我想也没想这件事的后果,并且也没有看看那些羊皮上写的内容,就把这卷黑暗手稿扔到了他的院子里。

 


2020/08/09

 

 

黑色手稿  你等待但无所期盼

这两天连下大暴雨。雨非常大。电视台报道整个国家都在下雨。南方几乎每个省市都发生了洪水。我们这里还算是好的。傍晚雨停了。我出去散步。街上人很少,风还不小,天色昏暗。手机上说不久还会有更大的暴风雨,让人们注意不要外出。我走到小区附近那条河边的公园。这里沿河有几十公里都是绿林公园。如果是往日在这个时候,这里会有很多人,还有很多狗,但现在公园里一个人影也看不到。地上一片狼藉,落满了湿漉漉的树叶和折断的树枝,草地上成片的月季花还有许多其他的花木都被刮倒,花瓣散落在地上混在泥土里。到处都是泥泞和积水,行走困难。我放眼看去,公园的远近都是一片萧条,连一条奔跑而过的小野狗也没有,空中也没有飞鸟,仿佛大鸟也被大风吹走了。我又向左边望去,透过树木和高低倚斜的灌木可以看到大河的水饱涨起来,河水变成铅色,向着东边无声无息的滚滚奔流。我的鞋和小腿上已经溅满泥水,我继续在公园里大步前行,脚下的泥水发出呱呱呱的响声。后来,我看到飓风刮倒了一棵大树。

我走过去。好家伙!这棵树好像已经很老了,可能已经生长有上百年。以前在某一年它曾被大风刮歪,几乎就要折断,但它幸存了下来,坚持着又歪着生长了很多年。但这次它不再走运,终于被大风折断了。树冠砸到地上时,全身骨折,枝干破碎,七零八落。我看见地上横着一根树枝,一端有小臂粗细,另一端头部隆起,像是一柄木锤。我过去弯腰拾起来,拿在手中左右猛扫两下,木棒发出呜呜的鸣叫和风声混在一起。我想我的表情可能像当时天空一样阴郁可怕,我抬头看看天空,天上满天乌云,并且乌云在翻滚着。这时风更大了。我握着这根木棒时,心情却突然舒畅起来,有一种说不出的愉快。我于是拎着它开始小心翼翼在空无一人的树林里信步而行,直到我突然发现前面有一个女孩,背对着我站在那里,她站的地方不太容易看到。但她的背影在隐蔽处很好看,穿着白色的短裙,正低着头。她可能有十八、九或者二十来岁。我忽然意识到二十岁竟然看上去显得这么小。很久以前,二十岁在我眼中都是个子很大发育成熟的大哥哥大姐姐。但她现在的样子像个孩子。如此青春。这时她离我其实已经很近了,那绝不是遥远的地方,看着她不是那种仿佛在梦中的感觉。尽管当时天正在黑下去,但她身着的白裙子却在暗中更显清晰,当然,还有她的青春。我向她蹑手蹑脚走过去。这时她弯腰蹲了下来,好像要整理她的鞋子。她完全没有意识到我在向她走近,只是在要蹲下前小心的提了提她的裙子,好像怕被水沾湿。她的裙子很短,高高的在膝盖上面。暴露出她的美腿。她的两条腿形状简直是完美的。我这时就站在她的身后,看着她蹲在地上。她真美。好年轻。我不喜欢老人,更不喜欢老女人。这时我挥起手中的木棒猛的向她的后脑扫去。我没有听到什么特别的声响,耳边全是风声。但当我的木棒的粗端打击到她时,我感觉到了木棒打到的骨头。她没有发出声音,只是随着我的木棒扫过,以那个蹲着的姿势向前扑去,倒在了墨绿的草地的积水上,身边还散落着一些风吹来的折断的花枝。我迈近一小步去观察她,她躺在地上,脸朝向我的一侧,她的两只手张开,放在头的两侧,她的手指细长,做出爪抓的姿态,她侧面的面容更加美丽,闭着眼睛,皮肤白皙,面容安详,我甚至感觉在昏暗中看到了她长长的睫毛。这时鲜血从她的鼻孔和耳道慢慢流出。又开始下雨,血水和雨水混合在一起,变成淡红的颜色,在她白皙如玉的面颊慢慢散开。我又退后半步,然后挥起木棒向她的头重重的连击两棒,一棒,两棒。我没有再去看她的面容,我想她的头一定已经被我打烂。这时雨在下大,我提着木棒在雨中向着河畔奔跑,踏着泥水翻过前面种满灌木和乔木的土丘,然后从下坡一下我冲到大河的面前,河面顿时开阔,和乌云翻滚的天空连在一起,河水已经上涨到岸边,水面波涛汹涌,随着大风上下起伏,并快速的向东奔流,河水浑浊。我在大雨中把手中的木棒使劲中甩到了河中,它顿时被翻滚的河水卷走了。

晚饭后我洗了第二个澡,然后关上房门和窗户,打开空调。外面雨还在下,并且更大了。我打开音响,又倒上一杯我用牛栏山二锅头、桂皮、香叶、小茴香、盐和白糖调制的龙舌兰,慢慢饮用,一边翻看布考斯基的小说集,Hot water music,热水,音乐。我记得他写过一篇小说是讲他杀死了一个陌生人的故事。故事的内容我已记不清楚。不久我找到了这篇小说,它叫《冷夜》,很短。我很快读完,它让我非常失望。

这是一个操蛋的故事,除了有几处“狗屎”、“老屁眼”、“打炮”和“脱下裤子抓抓屁股,把手指伸进去”这样的地方让人激动,总的来说这个故事是相当让人失望的。的确这个老恶棍布考斯基杀了人,他在街上向一个陌生人借火柴时,用刀子将这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杀死了,然后他拿走了那盒火柴。为了一盒火柴杀死一个中年人,这很棒。但是,这个老流氓布考斯基却不敢写上他自己的真实姓名,他把那个家伙叫莱斯利。你不觉得他写一个叫莱斯利的人去杀一个陌生人很可笑吗?更糟糕的是,这个莱斯利回到家后就不断有人来找他,开始是一个小混混,后来是他过去打过炮的情人,而莱斯利与他们的对话中不停地讲一些貌似愤世嫉俗的人生道理,比如:

“操,这就是现实。生活是一场一边倒的比赛。不过,你才二十七岁,也许哪天就轮到你走运,你会做出一些事情来。”

“你在我这年纪时是做什么的?”

“比你更惨。我常常在晚上躺在马路上,喝的大醉,恨不得有人开车碾过去。没有这种好运。”

“你想不出别的出路吗?”

“那是最困难的一件事。想出你第一步要做什么。”

“对啊,一切似乎都没有用。”

这太他妈的令人作呕了。令人作呕!显然这个来莱斯利就是那个没屁眼却让莱斯利“把手指伸进去”的老混蛋布考斯基。他害怕了。他只是杀了一个人,在一篇操蛋的小说里,就令他内心不安,感到害怕。所以,他就要表现出愤世嫉俗,来揭示这个世界的悲惨的真相。这个胆小鬼。他貌似一个硬汉,但实际上他是一个善良的人。这太他妈的让人失望了。我把书扔到一边,喝了一口酒。我认为这样的书是不应该出版的。

我希望布考斯基能像我这样做一个真正的硬汉。今天我在外面杀死了一个人,然后晚上回到家,撒了一泡尿,然后洗澡,吃完晚饭,我又撒了一泡尿,然后洗澡,当然,我并不是每次撒完尿都要洗澡,而只是今天因为心里高兴才吃完晚饭后又冲了一个热水澡,这让我浑身放松,然后晚上我喝上一杯自制的龙舌兰,读一本乱七八糟的小说,喝完这杯酒,我就他妈的上床睡觉。的确,我也写小说,但我从来没有出版过任何作品,我现在已经买不起真正的龙舌兰,但我自己调出的龙舌兰和买来的一样好。我没有任何抱怨。我觉得我的生活非常好,人们应该羡慕我的生活,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我这样生活,有些人不幸无法像我这样生活,但如果因此他们不羡慕我的生活,那是他们的脑子里有问题。我不在乎。今天我在外面杀了一个人,因为我想这样做,于是我就这样做了。我用木棒打死了一个小女孩,回来后我没有任何内心的不安,良知或挣扎,我不需要解释,也不需要任何理由。我他妈的就这样做了。我不会在这里假装愤世嫉俗的谴责社会的黑暗。我杀死了一个人,这和社会无关,我的生活很好,我很满意。那个穿着白色超短裙的女孩子非常美丽,但我用木棒把她的脑袋砸烂了。如果当时我遇到的是一个小伙子,我也会毫不犹豫的把他打倒,用木棒痛打他,直到打这个小王八蛋活活打死。现在我感觉非常愉快,让那些今后知道了这件事了人们去尖叫吧,去诅咒吧!我杀死了一个年轻人。成功!这太他妈的成功了!我战胜了青春!让那些曾用青春嘲笑过我的小王八羔子们颤抖吧!这些活蹦乱跳的小兔崽子,我可以用一根木棒把他们轻轻松松的都敲死。而从今以后,我就是一个杀手,一个杀人犯,我杀死了一个无辜的孩子。从今以后,我将安心等待,但无所期盼。
 


2020/08/16

 

原创: 黑暗手稿 池塘 - 马克雷

https://bbs.wenxuecity.com/origin/974192.html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