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的两维空间

当消失之后,你就会知道没有什么是真的,你将看到真正的奇迹。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文学城中的马克思

(2020-05-26 15:41:10) 下一个

文学城中的马克思

 

我不太相信哲学。读哲学不能使你有思想,你只有有了思想才能读出哲学的思想。不然,读完哲学,你就成为一个引用大师了。中国很多人读马克思黑格尔康德,最后都是变成引用大师了。就是引用。不过,德国的那些哲学家都很有意思。马克思很厉害,我也很喜欢尼采。尼采写过很多钢琴曲,而且他是无师自通。现在YouTube上就有,相当棒。马克思写过不少爱情诗,好像还写过话剧什么的。都是天才。什么时候,我要自己做个小板凳。据说,做板凳并不容易。

看到老驴那么喜欢马克思。老驴对马克思有自己的理解,因为他有思想,但因此也就认为别人的理解都不对了。那我就摘几首马克思的情诗给老驴读读解闷吧。反正老驴再也谈不了恋爱了。而马克思早挂了。老驴当初和我争论,他说就是文革期间中国也有市场经济。我说:啊?老驴就说:当年插队,他爱上了村长的女儿,然后他就每天偷偷去队里的老母鸡紧紧压住的身子下面扣出几个鸡蛋。然后,去市场买了。然后再给小翠买回了几个鸡蛋来补身子。我说:嗨,是投机倒把啊。老驴说:后来队里的母鸡一见他,脸色都变了。我说:而且你还犯了偷窃国家财产罪。不,老驴纠正我说:是盗窃集体财产。我于是这才知道那些关于老驴和小翠的小道消息原来都是真的。


燕妮,即使大地盘旋回翔,
 你比太阳和天空更明亮。
 任凭世人把我无限责难,
只要你对我爱,我一切甘当

这样的情诗,马克思写了很多,好像都是给燕妮的。马克思很忠诚。

让爱情的神圣的魅力
燃起火焰并放射光芒!
愿它似花蕾一样傲然开放,
愿它每时每刻都发出音响,
我将在这优美的旋律中,
把那魅力般的爱情珍藏。
——《歌之书·致燕妮(十四行诗)》

我不再哭泣,尽管满怀忧伤,
我要把内心的忧愁悲叹,
通通抛进那滔滔的白浪——
让它和暴风雨一起消亡。
——《歌之书·致燕妮》

马克思曾写道:“人只有为同时代人的完美、为他们的幸福而工作,自己才能达到完美。”听听这句话就不难理解,日后马克思会写下:“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不过,这句话非常难以理解。

燕妮生在一个德国贵族家庭,在少女时代就被认为是特利尔最美丽的姑娘,“舞会皇后”。后来,燕她瞒着父母与穷小子马克思私下订婚,因为家里反对她和马克思的恋爱。连燕妮的亲戚都不喜欢马克思纠缠燕妮。好像有一次她的一个表哥什么的来呵阻马克思,最后不欢而散,马克思告诉他,你注定要成为未来我的大舅子啦。好像那个人又从门口走回到马克思的面前,看了马克思好半天,然后说:

“我不愿意!”

“我甚至想象如果你失去了右手……我便可以成为你必不可少的人,那时我便能记录下你的全部可爱的绝妙的思想,成为一个真正对你有用的人。”这是燕妮写给马克思的信。看看是不是也挺吓人的?这就是爱情。

我以前在写勃拉姆斯和瓦格纳时就发现,真正的情圣都是德国人。像法国人根本不行。大仲马自己宣称有1000个孩子。

1844年初,马克思在他创办的《德法年鉴》上发表文章,写道:“无产阶级是改造世界的物质力量,其历史使命是消灭私有制,使人类获得真正解放。”

而我反复劝说咱们坛子里的革命同志,要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坛子里的反革命。不能消灭反革命。坛子里的反革命是我们坛子的财富。不然,只有革命同志,这个坛子就非常单调乏味了。所以,这样来说,我们有时对待反革命要像对待革命同志般温暖,而对待革命同志有时也要像对待反革命般残酷。我对老健、小丸子、豆角都非常好。

在《德法年鉴》上,有一天马克思惊讶的读到这样的话:“社会经济关系在社会生活中起着决定作用,私有制是资本主义社会的矛盾根源,消灭私有制的力量是无产阶级。”马克思看到这作者叫恩格斯。

1844年8月28日,马克思和比他小两岁的恩格斯在巴黎法兰西剧院旁的雷让斯咖啡馆第一次见面。

马克思热烈的追求燕妮,然后结婚。恩格斯好像喜欢过不少女孩子,但拒绝结婚。我记得好像钱钟书考察过,可能是在翻译毛选时,说:马克思和恩格斯是同性恋。今天人们对于同性的敏感真讨厌。弄不好人们以为我现在这样给驴兄写文章,也是同性恋呢。比如,过去杜甫对李白的感情非常真挚。杜甫就是一个质朴真实的人。但今天很多人特别无聊的说他们是同性恋。其实,同性的精神的爱慕是非常好的。古希腊人就认为同性之恋是最高境界的爱情,可能类似《葵花宝典》吧。其实,就是柏拉图式的精神上的一种理想化的知己。不过,我更喜欢能拥有女粉丝。我不喜欢精神,当然有时肉体同样可怕。当你想到一大块肉体,向你压来。

马克思和燕妮生了一大推孩子。好像咱们坛子里为人父有12个儿子。而且都叫为人父,连编号也没有。其实早在纽约封城前我就悄悄话劝为人父,带着儿子们去老驴那里住上半年。马克思为燕妮写了三大本爱情诗。现在有中文翻译。非常厚,和资本论差不多。我记得巴赫和他的妻子生了二十个孩子。他的第一个妻子死了。第二个比他可能小20岁。一直为他带孩子和抄乐谱。巴赫为她写了两大本歌曲,就是让她解闷。他的妻子是一个歌手。当然,不是情歌,因为那时他们已经早不是青年人的热恋期了。马克思的情诗都是青年时写的。所以,巴赫的歌可能就是:

“每一天早晨,小宝贝起床,先煎22个鸡蛋,然后叫醒20个小巴赫。那个老巴赫在哪?那个老家伙已经在工作。

下周我们收拾行囊。去哪?去找老驴住上半年。嘿嘿嘿,嘿嘿嘿。生活很平静。生活很美好。

下周我们收拾行囊。去哪?去找老驴住上半年。

去老驴家住上半年。带着我的小宝贝,和我们20个调皮捣蛋的小巴赫。”

 

任它物换星移、天旋地转,
你永远是我心中的蓝天和太阳。
任世人怀着敌意对我诽谤中伤,
燕妮,只要你属于我,
我终将使他们成为败将。

这也是马克思给燕妮写的爱情诗。后来,燕妮属于马克思了。


 


2020/05/20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