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的两维空间

当消失之后,你就会知道没有什么是真的,你将看到真正的奇迹。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新冠肺炎:祝海外华人打赢下一场疫情阻击战

(2020-03-18 17:42:29) 下一个

新冠肺炎:祝海外华人打赢下一场疫情阻击战

在过去血雨腥风的两个月里,我们经历了一场日日夜夜的大辩论。现在我们在所争论的所有问题的每一个方面都没有达成任何共识。没有人被说服。也没有人被改变。我们在两个月之后知道的与两个月之前一样多。但现在我们知道的更坚固了。现在我们更加自信了。现在我们知道我们知道,并且对此坚信不疑。我们在捍卫真理。我们成功了。如果我们能创造真相,我们就可以创造一个世界,而这正是我们在过去两个月中做的。是的,我们创造了一个国家,我们还创造出一场疫情。它和中国大陆发生的疫情关系并不太大。

这是一场没有失败者的大辩论。在辩论中没有一个人曾哑口无言,或者面面相觑,没有人举手投降。这是一场胜利者战胜了胜利者的大辩论。在这两个月里我们贴出了字数巨大的文章,而没有人去认真的读。但我们在留言中显示了我们的性格。在今后的日子里,我们要认真贯彻坚决执行雪晶版主的关于“别光去科斯科买罐头,赶快去中国店囤些大米”的指示,积极的行动起来。我们要认真贯彻坚决执行雪晶版主的关于“赶快去抢购口罩”的指示,积极的行动起来。我们要认真贯彻坚决执行雪晶版主的关于“一定要贮存足够的手纸,不可放松不可大意”的指示,积极的行动起来。如果还有海外朋友没有买到手纸,请尽快参阅立的科普古法擦屁股的文章,《擦屁股和爱你的理由》。现在疫情阻击战的主战场已经转向海外,雪晶版主早以高屋建瓴未雨绸缪,未战先降的指示我们:如果灾难来临,各位要发扬人民战争的精神,力求自保,但也要经常联系。

亲爱的全球的华人朋友们,让我们紧密地团结在雪晶版主的周围,把革命进行到底!在这场与病毒的浴血奋战中,各位一定要躲着点,别装大胆,别冲大个,还是小心防护。亲爱的朋友们,全体茶坛的斗士们,全体文学城的看客们,这是一次团结的战斗,是一次胜利的战斗,这是一次充满传闻和负面消息的悲观的战斗,但欢乐的歌声始终响彻云霄!一会东方吹,一会西风吹!革命的战鼓传遍大地!在这里让我们相互握起自己的双手!让我们相互拥抱!

如果有排华的事件,如果有歧视海外华人的事件,一定要在雪晶版主的带领下,团结一致,依法抗争!保证我们的人权。但别想做英雄,一个人遇到挑衅,要低调躲开。别充大个。别捍卫中国。

最后,亲爱全的体中国人朋友们,让我们围绕在雪晶版主的周围高呼:

茶坛必胜!

文学城必胜!

谁的观念坚定谁必胜!

雪晶版主万岁!

健康、快乐、青春不再和不再的青春万岁!

仁义无敌!

文学城万岁!

生活万岁!

全世界的观点求和为零!

全世界的观点联合起来!

 


2020/03/17

 

新冠肺炎:茶坛的革命年代

革命又来啦!

我们看到传统的文学语言的感性思维是无法达成共识的,因为他们都是各自的神学系统,神学语境。争论无法达到统一,最后就是暴力解决,或者不了了之。但原则问题是无法不了了之的。

所以,茶坛革命了。

二胡一刀那根本不够用,变成二胡双刀,一胡一把。小丸子也揣上手枪,装满了子弹,开始对反革命进行清肃。一灯还在发什么佛法大师对世界的终极预测的帖子呢,二胡踹开房门,一胡一刀就把一灯终结了,帖子也没了。石头还在反对什么一神论呢,小丸子掏出手枪啪啪两枪,石头就再也什么也不知道了。

当雪晶版主被革命者送上了断头台时,她还在纳闷:我怎么啦?我没说什么啊!我从来没有想清楚过什么道理,也什么明确的观点啊。

于是,那些洗地的也纷纷扔下清洁工具,拿起武器。

当飞机降落,老健在大兴机场刚刚走过人脸识别的海关时,就被国安局的人带走了。一路之上,他百感交集,这才认识到现代科技的厉害,回想立当初的话语,后悔莫及。

影云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极端偏执的革命者,变成了大革命的血雨腥风的一片阴云。

只有立还在思考,并且有重大发现。为什么连阴云都笼罩不到立呢?因为,早有网友指出,立是习大大智囊团里拿高月薪的高级黑。

把我这次的心得先贴一下吧:

然而,现代言论自由(这里主要指对于政府的批评和质疑)是源于西方多党制的民主体制,其本质是一种革命,由不同党派驱动的群众进行的一种相对激进但属于非暴力的制度性革命,目的在于推翻或捍卫执政党。而西方民主制保证了依法有序的政权更迭。我们过去一直没有意识到这一本质,所以就没有意识了西方式的民主自由在一党制国家必然引发政权危机,导致巨大动荡甚至社会解体。然而中国自古以来也重视言论自由,但中国的言论自由是基于中国的好政府的理念。人民认同皇权,感激政府、圣上和父母官,当然可以骂狗官,但不骂狗皇帝。这在西方现代价值体系中就变成了奴性,不觉悟。西方民主自由是基于坏政府和政治是邪恶以及个人自由的理念。今天从人的生物性来看其实并不存在哪一种理念是天然必然正确和正义的。在确定了人的尊严,生命尊严,人有享受幸福和平生活的权利,不受肉体精神的虐待等等基本原则下,两种价值体系其实只是一个群体认同和技术性的问题。

 

唉,当年邓小平和六四的学生们要是有立现在这些思考或许改革会有一些不同的命运。但这时我已经看见小丸子咬着牙齿向着高级黑射出的那个美丽的子弹。

那时,那颗小小冰冷美丽的子弹像黑客帝国里那经典的画面,正在缓缓穿越弯曲飘荡的时空怀着对于的我的后脑勺的偏执的想念飞来。

简单来说吧,在我的故事里,许多年以后,我被小丸子打死了。

在临终前,我用微弱的声音对满脸泪水的老驴说:

革命尚未成功,诸君好自为之吧。

 


2020/02/28

 

你们看看我们茶坛辩论都辩成什么样子了

题目就叫-当我跪下的时候 - 影云

呵呵,就叫这个。 -

事情缘起于一场小蝙蝠的病毒疫情。它引发了一场意识形态尖锐对立的大辩论。

在辩论中,影云给了我一个冷酷的留言。我就依了她,写了一篇《当我跪下的时候》,和她誓死抗争,辩论到底。

可不知道怎么的,老健在一旁一看标题一下子跪下了。而且还安慰我说:没关系立,回去跪下是正常的,我回去也时刻准备采跪姿。贵族只有一个,跪族黑压压一片。我连忙拉起老健,给他解释,然后告诉他:

关键的时候要站住

可是,老健起来却对我说:

什么叫关键的时候?你我对此的界定或许并不一样。

我当时两眼就一黑,差点晕倒。

你们看我们茶坛如今辩论都辩到了这种地步。

于是,作诗一首:

一觉刚睡醒,上网来看贴,见老健之又回复,顿觉眼前在旋转。 -

 

而玄野已经到了心智迷乱的地步了,奋笔疾书莫名其妙的写了一篇《CDC率先扯旗造反 》,大家看了都傻眼了。为人父说:这还是以前的玄野大师吗?怎么像金笔一样突然变得像另一个人了? 由于吃惊他把金星写成了金笔。玄野继续辩论说:

国家昏聩到如此地步,再不骂两句,我自己觉得,我都不配用中文了。别人也许是不同的判断,那我尊重别人的判断与选择。

我看了又晕了,连忙问茜茜:这个玄野是哪国人啊?

但茜茜已经再也不理我了。

 

总之,如今论坛里已经有很多人再也不理很多人了。很多人都爱上了自己的观点,并私定终身,已经铁了心要和自己的观点白头偕老过一辈子。不管外面时光流逝,风云在变幻。

Once upon a time at teatime,

There is a  huge

 Storm in a Teacup

 


2020/03/01  我 亲爱的朋友们,那些凡是静心下来细细读立的文字的人,都会深深喜欢的。没问题的。我真为他们高兴,会经常的想他们。而那些不读我的文字人们我会想他们吗?根本不会嘛。我为什么要想他们呢?他们多如牛毛密密麻麻,都是芸芸众生。我有必要想那些芸芸众生吗?根本没有必要嘛。反正他们不读什么也不会少。但是,对于一些10行读一行的人,要小心了。你们的评论很可能是可悲的,根本言不及义,可能那仅仅是你们自己的幻觉。他们唯一可以得到安慰的是,还有一些人根本没有读立的文字就瞎评论。那就只能让我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