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的两维空间

当消失之后,你就会知道没有什么是真的,你将看到真正的奇迹。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新冠肺炎:从新冠肺炎谈谈生化攻击的可能性

(2020-01-31 19:20:38) 下一个

新冠肺炎:从新冠肺炎谈谈生化攻击的可能性

这次武汉肺炎爆发,我就开始考虑生化攻击的问题。今天看了文学城的一个新闻报道“刘亚东:相信基因武器的人都是白痴”,我觉得必须写一篇文章谈谈这件事。

新闻说:“我刚刚看见《科技日报》刘亚东总编辑发了一篇文章在微信朋友圈,他附加了一段评论,是一个回忆,他说:前几天看到一篇文章,还十万加,赖人家西方敌对势力泡制新型冠状病毒,用来毁灭xx人。只能说,写的人和信的人是白痴,连猪都不如。朋友圈里要有这种人,麻烦您赶紧把我拉黑,拜托!”如果这些信息是真的,那么刘亚东的愤怒让我吃惊。作为科技日报的总编辑这样的高级知识分子,生气时就会侮辱谩骂,这是让人吃惊的。我总认为,辩论时骂人是情感大于智力的表现,而侮辱别人的言论,也是对于自己的侮辱。

从文章来看,科技日报总编辑刘亚东先生,中国国防大学教授李大光,还有生化博士著名科普大v飞雪之灵的幼稚程度让我感到惊讶。

这几个人的观点普遍认为,因为没有人种特异性基因,所以运用基因武器进行人种灭绝不可能。但是,因此否定生化武器的可行性和危险性,就非常幼稚了。

严格的基因武器现在在技术上可能离实用非常遥远。(因为,我不了解军方的研究情况,仅从生物医学的国际研究现状做出这个论断。)这里我们只讨论用病毒作为生化武器的可能性和可行性。

病毒攻击需要满足以下几个条件:

  1. 军方是否有相关研究。我认为今天各个大国都有专门的生化武器的研究。
  2. 是否可能筛选具有高感染力和致死率的病毒株。今天,这在方法学上是完全可行的。
  3. 是否可以体外大量包装具有生物活性的病毒颗粒。今天,这在方法学上是完全可行的。
  4. 病毒是否可以方便的体外携带,与秘密的扩散。这个也是非常可行的。

那么,这种病毒攻击会不会把自己也伤害了呢?今天武汉肺炎,(当然这里或许我们应该说新型冠状病毒,但为方便明确起见我这里不带歧视性的还是用武汉肺炎来谈论。)的爆发下恰给了我们新的警示。

今天的战争和以往不同,更多的不是针对领土的占领,或种族灭绝,而是经济。

针对中国这样人口高度密集的国家,人为制造的病毒突然爆发,完全可以对该国家和地区的经济产生严重影响,并且可以反复攻击。而通过病毒扩散的时间差,攻击国可以极大程度减少向本国的扩散。更进一步,如果战争正的恶化,病毒战也完全可以对敌对国造成大规模的人员杀伤,因为攻击国可以先行研制出疫苗,发动攻击后自己本国国民进行免疫。这样的病毒战将非常残酷,而且难以预防。

当然,这样的不人道的事件,今天会有人干吗?其实,现代武器都是极其残忍的,不人道的,大规模杀伤的。就武汉肺炎,我认为不太可能是一种人为工具,但至少从理论不应该对于这样重大的问题予以忽略,天真的认为这件事情因为太残酷而不可能发生。恰恰相反,武汉肺炎的爆发及影响,使我意识到,以今天的技术水平,发动这样的攻击是完全可能的。

 


2020/2/1

 

 

再谈中美谁传播了新冠病毒

昨天美国爆出航母上发现确诊病例。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因为军队尤其航母与社会是非常隔离的。如果航母已经有病例,而且,美国这么快病例就超过中国,第一,说明美国疫情一定非常严重了。第二,流行病有一个发病过程,不会一下变的严重。所以,美国可能非常早就有病毒了,只是由于美国地广人稀传播比中国慢,而且,美国一直不诊断或一直在隐瞒。

现在看来美国一直疫情极其不透明。直到中国1月23日之后,疫情是透明的,即便如果有不准确的,也是技术原因。但美国是不作为和故意隐瞒。而且,美国现在好像军队的疫情又不报道了。好像其他国家还没有报道军队出现疫情的。中国似乎应该没有。因为中国其他省份基本也很少,而且比较明显是武汉传播过去的。

现在,我们是时候需要问:在武汉发病之前,美国是否已经有新冠流行了?到底会不会是美国先于武汉发病,而并没有宣布或没有发现。

这是一个科学问题,我仍然认为很可能是始于武汉。但我们应该重视另一种可能性,并认真调查了。

而且,中国的发病主要是武汉,中国其他省份都比较轻,周围边的国家疫情也都不重。而欧洲和美国发病这么重,而且似乎是较为均匀的发病。这是为什么也需要有一个科学结论。

 

现在,台湾莫建又在叫嚣要打仗了。

这次疫情真是扑朔迷离。而且,从一开始几乎每个环节总有一些说不清的东西。

总之,在没有确凿的科学结论前还真不能武断的说病毒是在哪里起源的。即便起源于武汉,我觉得也没有不应该叫中国病毒,武汉病毒。因为,没必要。

 


2020/03/27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9)
评论
Wafik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aladirk' 的评论 :
陰謀論不可証偽,總有人選擇性認同。這個新冠病毒是不是現放一邊。這次應急方式給出了一個有效的答案,尤其是后期有伊朗和意大利的比較。
三丝 回复 悄悄话 鸡术上可能做到。但那是核爆,都灭亡。
hbyzy 回复 悄悄话 这篇文章还是逻辑清楚地。不知道那个什么总编辑是怎么当上的,不管是科学素养,逻辑能力还是情绪控制都不达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北美_原乡人' 的评论 :

你这个留言很好。病毒研究应该更注意防控和有效检测。

不过,我感觉如果是科研实验改造的病毒,其DNA序列可以发现改造的迹象。但如果是军事目的,则很难或根本无法发现。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各位留言了。过两天再发一篇文章具体讨论一下美国到底敢不敢制造这样一场武汉肺炎。届时可能我们会发现事情和许多人的感觉不同。其实,这件事情还是非常严峻的。当然,我写这些目的不是要证明美国阴谋论。而是揭示今天国家制度的危险。

不要天真的以为美国不敢攻击中国。世界上在二战之后,可能中国是唯一的一个非交战状态被轰炸大使馆的国家,之后,我们能怎么样呢?

今天,中国崛起的荒谬的本质在于国家制定。在这种体系下,我越来越感觉要崛起就要准备一场大战。但中国难道没有崛起的权利吗?这些都是国家制度的荒谬。

同时,意识到病毒战的危险和现实可能,本身有助于提高,更真实有效的,提高预防控制烈性传染病的能力。不然仅仅批评官僚体制,不可能真正解决问题。今天谁有那个大能有效改变中国的官僚体制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飯盛男' 的评论 :

“也就是説某種病是可能有針対性的”

我认为应该是:不同个体对于某种疾病是可能有易感性的。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R2019' 的评论 :

"照你的逻辑," 别这么说。我建议,也不要照我的逻辑,也别照你的逻辑,照正确的逻辑。真逻辑。

我以为军队和国家治理者一定要考虑这个风险。

其次,我将不久发文,推演如果这次真是美国干的,中国能怎么办。你可能就意识到这其实是一个真实而且严峻的问题。

同时,我还会讨论今天病毒战为什么不会被轻易应用。




Yangtsz 回复 悄悄话 论述有道理。国内的传言要用种族灭绝阴谋来挑动仇恨。其实当今世界,利益共同体不再以种族构成。
用”病毒不可能专攻某一种族”来否定病毒武器是不对的。原子弹也不能专攻某一种族。
关于这次病毒灾难,我个人越来越怀疑是武汉研究中心操作不当引起泄漏。本想掩盖过去,结果愈演愈烈。这些美国阴谋论也许是在为有一天科学界认定病毒无法自然形成作准备。
cherry_8 回复 悄悄话 这次非典这么不可控,还是官僚体制的问题,想8个造谣者是一线医生,还被抓,这是怎样的概念,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病毒失控,这与生化两回事。。
北美_原乡人 回复 悄悄话 A SARS-like cluster of circulating bat coronaviruses shows potential for human emergence
Vineet D Menachery1, Boyd L Yount Jr1, Kari Debbink1,2, Sudhakar Agnihothram3, Lisa E Gralinski1, Jessica A Plante1, Rachel L Graham1, Trevor Scobey1, Xing-Yi Ge4, Eric F Donaldson1, Scott H Randell5,6, Antonio Lanzavecchia7,
Wayne A Marasco8,9, Zhengli-Li Shi4 & Ralph S Baric1,2?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m.3985

文章的摘要部分翻译如下:
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冠状病毒(SARS-CoV)和中东呼吸系统综合症(MERS)-CoV的出现突显了跨物种传播事件的威胁,导致人类暴发。在这里,我们研究了目前在中国马蹄蝠种群中传播的SARS样病毒SHC014-CoV的潜在疾病。使用SARS-CoV反向遗传学系统2,我们生成并鉴定了一种在适应小鼠的SARS-CoV主干中表达蝙蝠冠状病毒SHC014的尖峰的嵌合病毒。结果表明,在野生型主链中编码SHC014刺突的2b组病毒可以有效利用SARS受体人类血管紧张素转化酶II(ACE2)的多个直系同源物,在原代人气道细胞中有效复制,并达到与流行病相当的体外滴度SARS-CoV株。另外,体内实验证明嵌合病毒在小鼠肺中的复制具有明显的发病机理。对现有的基于SARS的免疫治疗和预防方式的评估显示疗效差;单克隆抗体和疫苗方法均无法使用新型刺突蛋白中和并不能防止CoV感染。基于这些发现,我们合成了感染性全长SHC014重组病毒,并在体外和体内证明了强大的病毒复制能力。我们的工作表明,蝙蝠种群中目前流行的病毒可能会再次出现SARS-CoV的潜在风险。
亘古未见的笔名 回复 悄悄话 病毒作为生化武器肯定是存在的,至于每一次疫情是否是生化武器攻击则另当别论了。
flyingdust11 回复 悄悄话 你大概算不上男人,而且还是未成年的那种,哈哈哈。

回复 'flyingdust11' 的评论 :

别这样。你也是个人,是个成年人,可能还有孩子。别希望杀死人的事情。
CR2019 回复 悄悄话 照你的逻辑,这次是武汉病毒研究所泄露的概率还大些。中国现在有这个科研实力,又专门研究。也许早就觉得美国会发动,所以已经加大力度研究,防患于未然。
只是无根据阴谋论的声音太大了,真的会提醒美国其实中国很仇美,结果真的会是你想要的吗?
playnice 回复 悄悄话 那就是说有可能是中国研发的病毒武器,然后不小心泄露害了自己。毕竟那些蝙蝠的病毒是中国的。文章发表单位也是军工的。一切都合得上。
二胡一刀 回复 悄悄话 理论上是可能的没错。不过现在这种时候发这种文章只会起到给土共阴谋论帮忙的作用。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战争中用生化武器攻击不是可能,而是事实,过去已经发生过,今后还会发生。几年前曾经有多方指责叙利亚政府在一个村庄释放化学毒气毒死整村的村民。

至于这次武汉肺炎被有些国人说成是美国发动的生化攻击,明白点人事、懂得点基本道理、有点基础常识的人都知道那是无稽之谈,是地地道道的的阴谋论。美中关系远远没有恶劣到动用生化武器的地步。至于今后美中关系会不会走到相互动用生化武器的地步,谁又能知道呢?

比如这次美中贸易战,又有多少国人预料到了?
飯盛男 回复 悄悄话
不清楚所回複説的是什末意思。血型和梅毒的関係是存在的、也就是説某種病是可能有針対性的


回复 '飯盛男' 的评论 :

是个男人要通过智慧,在讨论中发现真理。你是个成年人,不要以为会说脏话,恶心的话为自己的能力。那个谁都能说,只不过不是谁的都说的。饭盛男兄。呵呵。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北极的星' 的评论 :

不是的。北极的星兄。如果你经常看我的文章,会知道我一直对今天中国持批评态度。而且

没必要这么气急败坏的。探讨一种可能性,不论如何是有必要的。

而且,北极的星,别说脏话,也别着急,那不好。真的。

北极的星 回复 悄悄话 我看你丫就是個SB陰謀論,五毛一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lyingdust11' 的评论 :

别这样。你也是个人,是个成年人,可能还有孩子。别希望杀死人的事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ostman' 的评论 :

呵呵。说话短促往往也是弱智的表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飯盛男' 的评论 :

是个男人要通过智慧,在讨论中发现真理。你是个成年人,不要以为会说脏话,恶心的话为自己的能力。那个谁都能说,只不过不是谁的都说的。饭盛男兄。呵呵。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aladirk' 的评论 :

我敢和你打赌,萨斯没有让中国回到非洲的行列,这次肺炎也不会。你要是看看我写的《失去爱》就知道了,疾病从来不是人类历史的一件大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n13590' 的评论 :

常读我博客的人都知道我现在在国内。未来可能也要死在国内。现在在疫情之中。
你的观点正是中共的诛心之论。
“就事论事,如果你不用常理,就应该拿出实实的证据来指控。”
如果就事论事,你就应该证明现在人类没有能力进行病毒攻击。
而“就应该拿出实实的证据来指控”是幼稚的。我认为今天在国家范围内文明极大提高,可以保证基本的公平,法制,即便中国也是这样,尽管比西方有很大差距。但是,在国家间仍然是野蛮的国家利益。所以,在国内,没有确凿证据就不能定罪,即疑罪从无。但在国家间,只要有可能就要防备,即要有备无患。就像你不能应为没有证据美国会用核武器打击你,你就放弃了自己的核能力与防备。
飯盛男 回复 悄悄话 南美人説是O型血的多、原因是其他血型的人容易被梅毒干掉了
這個例子可能算是早期的自然界的生化攻撃吧
lostman 回复 悄悄话 一楼在理,2月一日,这个翻越墙国的二货
baladirk 回复 悄悄话 一场武汉肺炎将中国一下子从"厉害了我的国"打入到非洲国家的行列。一个自以为是的大国变成了世界瘟疫的发源地, 而且不止一次, 好丢脸呀!
flyingdust11 回复 悄悄话 党国居然这么那啥我就放心了。更大的可能是党国自己想发起生化武器攻击,不过由于技术水平太差,敌人没死,自己把自己杀死了。
lin13590 回复 悄悄话 你这文章是2月1号写的吗?根据你发表的时间,在美国只能是1月31号,当然你很可能是国内翻墙带任务来的。就事论事,如果你不用常理,就应该拿出实实的证据来指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