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的两维空间

当消失之后,你就会知道没有什么是真的,你将看到真正的奇迹。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新冠肺炎:新冠肺炎后中国的制度自信与危机

(2020-01-26 18:20:41) 下一个

 

新冠肺炎:新冠肺炎后中国的制度自信与危机

政府遇到危机总是试图对公众隐瞒信息。在言论自由的西方民主社会,舆论可以有力监督政府。而过去在专制的社会中,政府缺乏监督,言论受到管控,真实信息传播困难,上层管理者很难及时了解真实情况。因此,危机往往不能有效处理,导致人为的灾难。所以,过去民主社会比专制社会具有优越性和更灵敏的反应性。这种情况在当年萨斯发病过程中得到充分体现。今天武汉肺炎开始阶段当地政府的表现和当年非常相似,但今天疫情迅速被社会了解,并被中央最高层掌握,尽管今天中国社会的专制和信息的管控远较当年严厉,这说明今天中国和继往的专治时代发生了一些重要的变化,其原因,我认为是今天现代科技的发展,与世界联系密切,从而使信息传播迅速广泛,很难被完全控制。同时,通过现代科技,中央对地方各层的了解和掌控能力也大大加强。

这样一来,和当年疫情已经非常严重,卫生部长还在中央电视说瞎话,欺骗当年的江总书记不同,今天,习总书记一声令下,冠状病毒立刻大爆发,整个国家机器效令人生畏的高效运转起来。这是现代科技,中国制度,雄厚资金和总书记的个人能力与恐惧力相结合的结果。我认为这样强大的全国动员和行动能力,高度一致,高效运转,是西方体制所无法比拟的。同时,宣传机器也在更有效的把抗击疫情导演成一部震撼人心的中国式大片。和西方社会在危机中更倾向于质疑,批评,提出各种不同意见不同,这部中国式大片的特点是,言论高度管控,没有质疑,没有不同意见,没有批评,只有万众一心,充满正能量和煽情,即在伟大领袖和伟大党的英明领导下的一部可口可泣全社会抗击肺炎的伟大成功。不可否认这种宣传方式产生的在应对危机时会产生巨大的精神力量。

从目前国内的新闻报道很难了解真实的疫情,从香港及海外专家的分析来看,似乎这次情况远比国内报道严重,而未来将有大爆发,届时整个国家将难以应付。我认为这些流行病学专家病毒学专家的分析是有科学依据的,但是否会应验则正是我们值得观察的。因为,这些专家的分析显然没有考虑到中国制度的特殊性,因此预测也有可能不准确。这一次中国制度是否能战胜专家的科学预测将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问题。如果这次中国制度能够有效地控制武汉肺炎将极大的加强中国统治者对制度的自信心。

当然,无论什么结果,最终这场传染病会被书写成一场伟大领袖和伟大政党领导伟大祖国人民取得的伟大胜利。这种高效和强大的社会动员能力,是专制体制的优势,尤其在结合了当地科技之后,力量巨大。但这也是这一制度的危机所在。整个国家的成年人遇到任何事情都学习总书记的思想讲话,所有的公开的言论都要一致的论调,这样的民族很难想象真的具有创造力。从这次应对武汉肺炎可以看见全国的行动完全来自一人的决策,没有必要的监督制衡,言论和思想的自由表达,在这种情况下,无疑我们将越来越依靠神一样的领袖。历史证明,当人类需要神时,就会有神。所以正是我们的幸运,我们的神情,和我们所有的安全感的来源。但历史同样证明,世界上其实没有神。而且,英明的领导人也是不可持续的。

我认为,过去40年我们的改革开放最重要的是,我们对科学的态度的改变。我们完全接受服从了科学,伟大领袖也要按科学办事。不过,自由的思想,和一定程度的言论自由和反对意见,依然是非常重要的,尤其当专制社会的自信心民族自豪感开始膨胀的时候。

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中国在处理各个重大问题上都会显示出其制度的独特性而与西方产生分歧、对立。而其本质将是一场制度运行效率的竞争和公平性与正义性的竞争。两种制度都具有一定的优点,和自身的缺陷,其实保持开放,放弃意识形态,客观分析,相互借鉴才是这个时代的要求。然而,国家的利益和惯性,必然使我们很难做到。今天我们对于病毒的认识已经非常深入,抗击流行病的能力和经验不断增强,所以,我认为这次武汉肺炎并不可怕。未来我们面对的真正的威胁是中美的发展之争。未来我们一定会越来越有能力控制烈性传染病的爆发。但未来国家利益仍然难以调和。今天国家内的人道是基本有保障的,对于武汉封城会引发人道危机的担心或许是不必要的,但国家间涉及利益的严重冲突时,人道主义仍然面临严峻考验。所以,特朗普关于打击伊朗文化遗址的野蛮的言论,其实比病毒更值得担忧。

 


2020/01/26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9)
评论
Wafik 回复 悄悄话 城裏有人發了哈佛大學針對這次病毒應急的研討會會紀錄。值得一看。
中國行政模式與西方政府形式在病毒應急這件事情上不是專制與民主的區別。 中國的國情下如果不用中國模式,比比意大利就知道會是什麼狀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iersi' 的评论 :

尼斯你好。我没有远离也没有接近。每年前2个月休息休息。呵呵。

的确。对于疾病,还是通过现代医学,会越来越能控制的。

不过生老病死仍然是人生大痛苦。

人生最终归于佛。
niersi 回复 悄悄话 二师兄高见。
好像已经找到特效药了,一种治艾滋病毒的药,大概是从同是冠状的思路。
有愿力帮助众生的人,不问缘由,会寻找solution.
抱怨诅咒,这是最无能的表现,蓄意制造恐慌,和那些吃野味的人一样可恶。
这也是我远离茶坛的原因。珍惜时间,远离怨恨和怨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郁二光' 的评论 :

呵呵,这样的讨论是中国大陆目前最需要的。即一定程度的言论自由。

关于吃野味的问题,似乎也不能只想依靠严厉的法律惩罚一下解决。这是一个不容易的过程。但这次肺炎之后,一定会更进步,而不会中国人吃野味更猛。

中国的进步,我认为,是不可否认的。问题是当前问题还很多。但最重要的是保持制度改革的活力,一定程度的言论自由。而且,终身制是一个大患。

从更深程度来说,今天是一个科学主导的时代,科学是具有一神色彩的,即他倾向获得唯一正确的答案。我们正在进入一个科技极权主义时代。未来西方民主制将遇到挑战。当然,中国现在是一种混合,旧的专制,和最新的科技,所以也要不断转型。人类需要新的制度。

而目前,国家的制度是人类最大的威胁。应该提倡打破国家制度,批评爱国主义。但是今天的市场消费文化席卷人类,它是反精英文化的。所以,现在人类不能像过去有效持续的进行思想启蒙,现在是大众娱乐成为一切声音。所以,未来中美的国家利益的冲突远比病毒危险。

而美国是非常独特的大帝国,它享受许多独特的运气,并且它的崛起充满不义或说邪恶。今天他也不是什么完美的,相反,非常贪婪自私狭隘,和虚伪专横。没有完美的国家。有国家就有不公,就不可能实现普遍的正义。

美国现在也有很深刻的制度危机。


郁二光 回复 悄悄话 立,谢谢你的回复和读书的建议。

中国发生这样的瘟疫除了积极应对,解救民众于水火以外,还要讨论如何吸取教训,避免以后发生类似的瘟疫。这就需要在科学,政治,甚至文化角度去辨析。你的这篇文章主要还是从政治来提出论点和论据的。我认为不在科学层面讨论是明智的。因为这样的场合如果不是研究病毒专业的技术人员都不可能说到点子上。中国政府的问题恰恰是没用立法面对现代化社会和传统社会转型期所产生的问题。中国人吃野生动物历史悠久。几乎没有什么是不吃的动物。这在古代尚可。因为那时候食物短缺。缺乏商业性养殖。而且,没有热兵器造成大规模灭绝性猎杀的可能。但是到了现代,在全球物种加速灭绝,对自然及生态环境保护日益觉悟的今天,中国政府依然对这种食用野生动物的行为不管不问。让一小部分有这种恶习的人在大多数人交易的市场公然交易,宰杀野生动物,不仅仅是不作为的问题!而是完全没有现代化社会管理的意识。大约在2010年前后,福建的一个企业圈养黑熊。为的是取熊的胆汁。在每只黑熊的腹部切一个口,将导管顺着口子在插到胆囊。那些黑熊每天痛不欲生!哀嚎不止。但是事情就是那样继续着。后来动物保护人士去解救这些黑熊。招到企业和当地政府的阻拦。然后电视上双方开始大辩论。这期间,政府一点作为都没有。就好像与他们无关。我只能想政府的官员们,共产党的干部们全都是冷血动物!一丝恻隐之心都没有。那个事情看得人垂头丧气。感觉这个社会没有正义。全是至上而下的邪恶。

至于专制政府办大事。纯粹是自吹自擂。中国政府办的大事到头来都证明是愚蠢的决定。中国人自豪的大事不怪乎原子弹氢弹导弹08奥运房地产开发经济增长超长高铁高速公路等等。但是仔细审视没有一样值得自豪的东西。前面几样人家早就有。后面的经济增长如果没有美国和欧洲给中国开放市场你增长什么?房地产开发我认为是中国最愚蠢的事情。只有中国人炒资产还要建成实体建筑的。中国房地产问题大了去了!高速公路倒是造好了。但是收费奇高之下竟然还是亏损!高铁是另一个令厉害国民众莫名自豪的一件事。有些人不怀好意地问我,美国有没有高铁?我当即反击:美国不会接受这种低档的东西。他们好吃惊。问我为什么这么说。我说高铁这东西不是美国做不了,而是不可能舍弃航空飞机乘坐高铁。美国没有那么稠密的人口。而且幅员比中国更大。高铁在美国不适用。而且,高铁太占用土地资源。不适合长距离客运。另外,高铁的建设也为中国贡献了大量的国债。高铁刚开始运营的时候,京沪快线的机票大约在300元左右。而高铁票价是550。为了保证高铁乘坐率,现在京沪快线的票价大约1300以上。而高铁票价涨到595元。你那么厉害为什么就不给老百姓点实惠和好处呢?

回到武汉疫情,我认为凡是在网上煽情的都是伪君子!伪君子比真小人更坏!那些喊武汉加油,中国加油的就属于这类。请记住: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不要假装无辜。日光之下发生的一切,自有其自然和社会发展逻辑,也有上帝的旨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uzi2015' 的评论 :

您看您写的“而所有這一切,讓你體會到自信和制度優勢的大規模行動,本來可以避免!!!”您用来三个惊叹号,这还不激动吗?而且,这句话表明您没有理解我的文章。这不奇怪,如今人们看文章就是一扫而已。

我的文章没有讨论疾病本身,而是为中国现在的体制中的问题担心,语言是一种反讽。

我关注这么几个问题,

1,这种举国的行动力是否会有效?“我认为这些流行病学专家病毒学专家的分析是有科学依据的,但是否会应验则正是我们值得观察的。因为,这些专家的分析显然没有考虑到中国制度的特殊性,因此预测也有可能不准确。这一次中国制度是否能战胜专家的科学预测将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问题。”如果能成功控制疫情,可能对于中国是一个意义深远的事件。而其意义,我认为有潜在的危机。所以,来讨论一下。

2,目前中国言论自由完全丧失,这是有潜在风险的。应该有适度的言论自由。

3,专制体制在今天有很大优势,我认为未来随着技术发展,优势会更突出,但是现在的终身制是非常非常危险的。

我的观点不一定对。但是至少您的“而所有這一切,讓你體會到自信和制度優勢的大規模行動,本來可以避免!!!”我也很怀疑,真的本来可以避免吗?很难说。至少,不需要三个惊叹号嘛。


您的别的观点我就不讨论了。谢谢留言。

噢,对了,疾病总是给患者和家人带来痛苦。我并非无感。但是,的确现在不用煽情的表白自己的爱心。目前我们这些人只能做到自己做好防护,然后安静等待。但我相信,即便是我们中国也越来越有能力战胜疾病。今天中国抗击肺炎的许多做法较之萨斯已经有非常大的进步。这就是希望。而希望的最根本的来源,我认为是技术的进步和经济的改善。
huzi2015 回复 悄悄话 我一點也不激動,是您冷靜地似乎過頭了。我覺得您對這件事對中國經濟,國際信譽,政府公信力,民眾的民生,甚至對中國的政治生活,世界華人的形象,將出現的衝擊,嚴重國際不足。以為是流行感冒之類的小事,看到原始的大規模群眾運動感覺很有震撼了,行動力。問題在於,以目前中國全國採取的行動,您再冷靜推理一下,是無足輕重的小事么?武漢市長都說了500万從武漢出來的人分散到全國全世界,您能估計到後果嗎?
我的一個親戚在北京銀行上班,現在接到通知,在家等待通知不能回北京。湖北周邊的省份把交通封堵了,這在03年都沒出現的緊急狀況。

而所有這一切,讓你體會到自信和制度優勢的大規模行動,本來可以避免!!!辦這樣的大事本應該越少越好,沒有才是民眾的福氣,而不是惡果出現後的行動。
這就是連胡錫進同志都在反思的大事。
您的不激動,真讓人佩服。
無論如何,讓我們祈禱蒼天,大發慈悲,護佑我華族早日度過此劫,不要引起其它麻煩。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郁二光' 的评论 :


二光,谢谢你的留言。

不要带着一种仇恨的情绪讨论。也不要过于自信或他信。

美国人口密度低,本来就比中国更不容易发生。但流感爆发一样死人很多。流感其实非常频发。我认为这更多的是一个科学问题。

中国这两次爆发与吃野味关系密切,因为这个病需要一个中间宿主的步骤。这是我们的问题。吃野味不能说是和共产党有关。我们应该改变一下。

当然,为什么中国会爆发萨斯,也是一个科学问题。我觉得不排除今后有更深入认识。

我的文章的一个重要观点是,今天科技对人类产生深刻影响,使今天我们对于社会的思考应该摆脱过去的那种意识形态,更多的从生物学,社会学,信息,管理等具体的科学的角度分析。这样就不会有这些留言的人流露出的

愤怒,仇恨,急躁

的情绪。

这些情绪不好,不仅使人愚蠢,还使人狭隘。而且,更容易绝对化。

二光,我建议您今后多看看科普文章,少看政论性质的文章,但可以多看看文学性的文字,如果非要看讨论社会的文章,要放松,平静,从不同角度思考。




郁二光 回复 悄悄话 立,你有一点说对了。无论结果如何,死了多少人,反正共产党最后还是胜利了。你其它的话都是胡说八道。美国出了这种事情,或者西方现代国家出了这种疫情,根本搞不到这种失控的地步。因此,你的假设不成立。你关于民主国家没有专制国家在处理这类危机时有效率的结论完全不成立!有哪个现代国家在最近几十年有过两场这样的瘟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荣确' 的评论 :

医学上应该说: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是治不病。我们想想看,不病,就是没有病,或不会生病,那还需要治疗吗?那不是伟大领袖时代的,没有犯错误也要批评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oullessbody' 的评论 :

你只看到了负面的问题。而且太情绪化。别激动。没有看到希望。更重要的是你和大多数人一样,没有意识到科技对于国家的一些重要改变。我觉得今天一味固执的用过去正义邪恶的西方思维分析中国,往往不能深入认识。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uzi2015' 的评论 :

的确。我没有当过中国和美国的官员。不了解政府内部信息的秘密来源。“你所認為的政府接受公開化的信息,”这是你说的,我没有说这句话。别激动。呵呵。我说的很多话就是非常肤浅的啊。
大荣确 回复 悄悄话 治不病,才是治病的最高境界。抗击非典、武肺效率再高、成绩再大也不能解释为啥都二十一世纪了中国还能闹瘟疫。
soullessbody 回复 悄悄话 韭菜国瘟疫环境安全类型问题解决步骤:

0 疏于监管(起因,直到问题产生)
1 出了问题不认真对待继续忽视
2 问题扩大了就压制舆论,解决暴露问题的人
3 问题爆发,人海战术,反正死伤受累的也都是韭菜。实在不行的时候可以用一两个官场倒霉蛋来平民愤
4 弘扬所谓正能量,丧事当喜事办,歌颂领导英明
5 继续压制胆敢质疑和反思的人
huzi2015 回复 悄悄话 請你看看跟在您這篇文章後面第二篇 yuntai 發的, 把您的自信放到這些普通百姓身上。另外,國內外任何政府都會有一套掌握重大事件情況的非公開系統,你所認為的政府接受公開化的信息,才能決策的認識是對國家管理系統缺乏常識。

就本次疫情來說,請您多查查公開的披露的信息,以及現在湖北和武漢市官員,和專家組披露的時間以及疫情發展的多重信息互證,看看與你的自信有沒有差距。

自信是對的,無根無据的自信只會陷入下一次更大的危機中。
huzi2015 回复 悄悄话 請你看看跟在您這篇文章後面第二篇 yuntai 發的, 把您的自信放到這些普通百姓身上。另外,國內外任何政府都會有一套掌握重大事件情況的非公開系統,你所認為的政府接受公開化的信息,才能決策的認識是對國家管理系統缺乏常識。

就本次疫情來說,請您多查查公開的披露的信息,以及現在湖北和武漢市官員,和專家組披露的時間以及疫情發展的多重信息互證,看看與你的自信有沒有差距。

自信是對的,無根無据的自信只會陷入下一次更大的危機中。
huzi2015 回复 悄悄话 國內都在反思為甚麼經過03的煞斯考驗,到今天還不能有有效快速的遏制傳染病的系統性反應措施,您不僅不反思,倒唱起讚歌了,心真大,希望不要刺痛正在遭受疫病折磨的民眾的心。
texasnewyork 回复 悄悄话 "习总书记一声令下,冠状病毒立刻大爆发"?
你的意思是,包子发动了冠状病毒?要小心了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wedenbo' 的评论 :

国家间的利益冲突仍然是非常难以解决的。一旦严重冲突人类仍然人很难保持善良,
Swedenbo 回复 悄悄话 艾滋在灯塔国的流行的根源也是“专制”?
Swedenbo 回复 悄悄话 特朗普的关于打击伊朗文化遗址的言论在灯塔国有广泛的社会理论和实践基础。灯塔国的对内“民主人权”对外“侵略镇压甚至屠杀”并未在国内引起能达到修改国策的质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mithmaella' 的评论 :

呵呵,您是个糙人啊。
smithmaella 回复 悄悄话 你脑袋被驴踢了,弄得伱脑子一锅混沌。明明专制是瘟疫的根源,你把它弄成soluti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世事轮回' 的评论 :

没有完美的制度,没有完美的国家。中国,美国和菲律宾都有各自的问题。

文学城的确是一块宝地。希望越来越兴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红靴子' 的评论 :

不好意思。你猜错了。这么明显的事情,不应该猜不对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格利' 的评论 :

别这么绝对的语气。好像你什么都知道正确答案。仅救灾的效率来说,美国和中国不一定能比。今天时代不同了,今天是一个技术性的问题。武汉肺炎的反应比萨斯在进步。但是,言论自由的问题,对于国家体制的进一步改革,才是值得不断改进的。
世事轮回 回复 悄悄话 哈。。。“伟大领袖和伟大政党领导。。。” 文学城这块海外华人的一块宝贵的地盘,为什么要让这些大外宣来给我们说教?中共官员官员很优秀吗?看看湖北省长王晓东在新闻发布会上关于仙桃市口罩生产的糊涂账吧。
红靴子 回复 悄悄话 LZ可能和武汉的市长,湖北的书记一样都是党校马列学院毕业的校友吧。。。
格利 回复 悄悄话 你还承认中国是专制社会,说明你还是讲一点真话。
至于什么当今的中国专制社会优于西方民主社会,这纯属瞎掰。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