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的两维空间

当消失之后,你就会知道没有什么是真的,你将看到真正的奇迹。
个人资料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石头和月亮宝刀

(2019-12-06 02:25:25) 下一个

长篇小说节选《网络旧事》

“这篇写石头的小文就曾给石头兄吧。作为一种制止,或当头一棒。因为,最近石兄显示出作诗的冲动。这让石夫人很担心。她对石头说,要离立远些。不要和不好的人在一起,无论多大年纪。石夫人说,尽管你这么大年纪了,但仍然还会变坏。石夫人说,一个男人要是变坏是很慢的。一个女人则不然,女人变坏很快,但女人年纪大了就不会变坏了。可男人都大年纪都可能变坏。石头说,石头的凳子是不会变的。又不是沙发。他问坐在石凳上的石夫人这么多年来你坐的石凳有没有一丝变化。石夫人说,话虽如此,她当初选择石凳,而不要沙发,当年那么沙发追她,但她图的就是石凳的结实,不会变质,不像沙发,不经坐。但是,石夫人又说她还是很担心,因为听说立的腐蚀力是非常大的。石头说,瞎说,立只对小姑娘有腐蚀力。于是想起来了,马上警告石夫人不许读立的小说。石夫人说:唉,人家早就不是什么小姑娘啦。”——《呵呵》

石头和月亮宝刀

我要讲的这块石头当年从外太空飞向地球,在穿越地球大气层时发生了剧烈的燃烧,所以当它从天降落时,人们根本看不清它的样子,只看见一团巨大的火球从天而降。这种情况在一个人大发脾气时也会发生,那时她的五官都变样了,人们看不到她正常的样子,她的脸孔在燃烧,她的眼睛在冒火,她的口中在向外喷着火,她脑袋变成了一个燃烧的令人恐惧的火球,只是从鼻子冒出的浓烟把脸都染黑了,看了让人觉得可笑。而当年石头坠地时发生了核爆炸,大地震动。不过,在远古这也没有什么。远古时每天都会发生各种各样的怪事,火山,地震,大洪水,恐龙诞生,恐龙灭绝,太阳白天抽风,月亮晚上上吊。其实,世界只要没有新闻炒作世界就没有新闻,天下太平无事平静的让人心烦。但这一次大地震动时乌鲁国的国王正在吃西瓜,他正要把西瓜送到嘴边,手中的西瓜却突然一下子飞到了半空,老国王一屁股跌倒在地上。西瓜落下来时全摔碎了。他的侍卫们慌慌张张跑进来,老国王这才从地上爬起来。看见他的侍卫,老国王就生气的大喊:maozi,maozi。那些侍卫一摸脑袋才知道帽子都震掉了,于是又跑出去戴帽子。重新跑回来,老国王才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是敌人向我们进攻吗?还是我们自己的人叛乱了?需要镇压吗?如果需要,那么为什么不需要呢?国王的侍卫士们报告说,不是敌人进攻,也不是自己人叛乱,是石头,从天上掉了下来一块石头。老国王听后忙戴上帽子在侍卫的簇拥下跑了出来,于是他一眼看见了那块正在熊熊燃烧的石头。它在乌鲁国郊外的荒原上整整燃烧了七天七夜,然后又经过七天七夜冷却了下来,石头由通红变白最后变成黑色。在石头燃烧的七天七夜和冷却下来的七天七夜中,每天老国王都走出宫殿,站在宫殿外面的高处远远看着那块石头。

每到月圆之夜,老国王的那把宝刀上就会出现一行奇怪的文字。国王不能认识出这些文字,一点也不能认识,他不知道这些文字在说些什么,要告诉他什么。而整个乌鲁国也没有一个人能解读出这句话的意思。他们中的许多人曾在月圆之夜被带到宫中,和国王一起看着宝刀,但除了摇头,他们惊讶的什么也说不出。等到第二天随着东边的天空渐渐亮起来,而这时天上的月亮就变得越来越淡,淡的像被洗去的痕迹,昨夜那一轮明月梦一般的明亮,现在先是变成了一杯老国王每天早晨要喝的新鲜纯奶一样乳白的月亮,没有了昨天夜晚的在黑暗夜空中的耀眼的光亮,那光是月亮的魂,现在只剩下月亮的肉体了,而那杯鲜奶里还在不断兑进朝露仙子的晨露,于是月亮那月之魂魄就越来越淡越来越淡,而她的肉体也溶化进淡蓝无垠的天空,什么痕迹也没有了。这时宝刀上的字也月亮变得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清淡,最后就消失了。乌鲁人相信月亮只有一夜的生命,天亮时她就死了。

当年老国王是乌鲁国人从能记住历史以来最勇敢的勇士。乌鲁国没有文字,他们的历史含在他们的嘴里。在乌鲁人的讲述中乌鲁国的历史是非常非常漫长:第一个乌鲁国王活了48000岁,他有两个宰相分别活了24000岁;然后他的继任国王活了30000岁,他有两个宰相活了15000岁;然后的又一位国王活了16000岁,他有两个宰相活了8000岁;然后的又一位国王活了12000岁,他有两个宰相活了6000岁;然后的又一位国王活了10000岁,他有两个宰相活了5000岁;然后的又一位国王活了9000岁,他有两个宰相活了4500岁;然后的又一位国王活了8000岁,他有两个宰相活了4000岁。乌鲁国的人们相信国,国王是不死的。

于是,有一天瞎子终于被带到国王面前。那时国王正坐在宝座里吃西瓜,他一看到瞎子,一看到了瞎子的那双黑洞洞的眼洞,就一下子站了起来,西瓜落到了地上,宝刀却拿在了手中,而他的右腿不知怎么搞的突然抽了一下筋,随后跺在地上,同时手中宝刀已经在空中一划划过了一道寒光。然后,他才重新坐进宝座里,抱着宝刀哈哈大笑。刚才掉落在地的西瓜已经摔的粉碎。老国王的爸爸活了60岁,他有三个宰相,一个活了40岁,一个活了36岁,最有才华的活了50岁。而我们的老国王从小生的臂力惊人,在摔跤比赛中从来没有人能在三个回合以后还站在他的面前,而且他内心果敢,头脑聪慧。但最为神奇的是在他少年时就得到一把月亮宝刀。宝刀弯弯,形如新月,重如磐石;寒光闪闪,锋利无比,砍脑袋太容易啦,他只有右脚一跺,挥刀一划,如风吹过水,血不仅没有来得及粘在刀上,人看着还是好好的,宝刀依然寒光闪闪,但脑袋已经可以自由混蛋啦了。哈哈哈哈!

但是,瞎子又是怎么回事呢?瞎子最会讲故事。乌鲁国的人民都爱听他的故事。他们说瞎子的故事从来没有重复过,他会讲几千个、几万个,不,他有讲不完的故事。如果有哪一天瞎子的故事讲完了,那要么就是瞎子断气了;要么就是世界末日。说到这里乌鲁国的人们就都哈哈大笑。但如果真是这样,那故事算完了吗?有人认为那就是完啦!但有的人认为,即便这样故事仍然没有完!就是世界末日,世界毁灭,在这些之后,故事仍然没有完。因为毁灭了还要有毁灭之后的故事呢!但这时有些人却开始感到怀疑,他们总觉得天下哪有没有完的故事啊。故事只要一开始就总要有个完。这样那个认为故事不会有完的乌鲁国的国民就抡起巴掌给了那个竟敢跟他拌嘴认为故事总会有完的乌鲁国的国民一个大嘴巴,他的观点是:故事只要一开始就再也没完了,因为总要有故事完了之后呢?完了之后的之后呢?而完了之后的之后的之后的之后的——之后呢?所以,他说:我弄你个他妈的故事哪会有个完!这个被打的乌鲁国的国民于是也就抡起缝鞋子的手掌给了那个打人的乌鲁国的国民一个大嘴巴,说:那他妈的弄出来的就没完。然后,两人哈哈大笑。乌鲁国的人们总是这样,在争论时互相不停的扇嘴巴,他们争论的很激烈,可争论过后从来不会有什么改变,除了脸肿了。可是,这一次笑过之后,那个认为故事不会有完的人却说:如果故事真的完了,那故事完了之后又会怎样呢,又发生了些什么呢?而那认为故事总会有完的人这时可就张嘴结舌回答不出来了。于是,他想或许故事真的不会有完吧。可是又总觉得故事怎么会没完呢?不可能没完。现在故事还没有完,可是总有一天故事会完的。所有的故事都会有完。而故事完了之后会怎么样?故事完了之后还能怎么样呢,就是完了呗。完了就是完了。故事完了,再也没有故事了。所有的故事都完了。真正的世界末日。可见世界的名字其实叫完。可就在这时,这个人突然想到那还哪他妈的用等到什么世界末日啊,等到有一天,也就是几年之后吧,自己一完,那不就所有的故事就都完了嘛。所有的故事就都完了啦!我靠,先生怎么称呼您,我叫完,叫我完,不叫春,我叫完。完甚至没有想到一个哲学上的总结“我就是所有的故事,所有的故事都只是我的故事”便已突然感觉两眼一黑,腿都软了,连忙一把扶住了身边刚打过他一个嘴巴的那个小胖子失声痛哭。而这时,小胖子也哭了。可他为什么要哭呢?他也不知道,他不爱思考,此刻反正就是感觉心里说不出的特别的痛苦,感觉生活特别的委屈。

这时乌鲁国的人们已经在纷纷传说瞎子可不是一个一般人儿啊!是个思想家;是个哲学家;是超导体;是虚函数;是存在真实的外延,或者是真实存在的外延;是暗物质,是反粒子;甚至可能是境外势力,联袂,或纠结;对啊,的确有人说他正处于一种遥远的量子纠结的状态;老掉牙的说法是因为爱情,因为爱情中的受伤,而自毁双目远赴他乡。然而,舒伯特的F小调幻想曲依然那么动人。关于他的那只陀螺也流传着各种各样的传说,说那是一只会飞的陀螺,那是一只神奇的陀螺,说它其实是一只在外在空间里自在旋转的超时空的神秘旋转体,或是超度的灵器,法力无边,就是说如果你一直看着这只陀螺,而且能够做到像我这样,把两只眼的眼珠对在一起,盯着陀螺看,或者一只眼珠不动,另一只做水平和螺旋运动,保持内心平静如水,没有一点点的颤动,不能有一点心念的波动,没有意识,没有任何愚蠢的自以为是的念头,做到心绪不生,万念俱灰,那样,你就能随时陀螺被带到那些遥远的地方,那些是一些非非常常遥远的地方,甚至是异度空间,我们无法到达甚至无法感知甚至无法想象的维度的世界里去。而瞎子就是从那样的地方突然间来到这里的。

笑罢,国王对瞎子说:我听乌鲁人都说你虽然是个瞎子却能看见常人看不到的东西,知道常人所不知道的事情,那么,你能不能看见我这把宝刀上刻的文字,告诉我这些文字说的是什么意思呢?国王轻轻晃动手中的宝刀,这时宝刀像镜子一样明亮,上面什么文字也没有,如果你非要凑近去看,看到的只是你的变形的脸,一只眼睛离的最近,一只大鼻子,一张大嘴。瞎子听罢向着国王微鞠一躬,然后回答:尊敬的万国之王,民众的夫君与父王,世界最新时尚思想潮流的引领者,乌鲁国人民的大救星,我们的亲爹亲娘,我的大王啊,我是一个瞎子说书人,世间有许多关于我的评议,其中多有荒缪不实之处,离异叛道之言,那些都是区区世人自己内心的荒凉、狭隘和龌龊,所谓七上八下,驴眼马牙,与我也只能听过后好一笑了之。所幸大王圣明贤惠,自能分辨清浊是非,区别善恶真伪,这可真是乌鲁国人民的莫大的福祉啊!说罢瞎子再次哈哈大笑,然后又向国王微鞠一躬,接着说道:至于大王的那把宝刀,那自然是一件绝世珍宝,是王之重器,宝刀在手,便能所向披靡,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统一思想,团结大众,宝刀在手,就拥有了真理和人生牛逼的资本,就拥有了成功和财富,女人的整体的奉献,棒棒糖的舔和脆皮西瓜的瓤。而那上面的文字,我虽然身为一个瞎子却也不是牛掰的说,是略知一二的,这绝对不是由于我不重视学习或广泛听取人民群众的意见,鄙视大众操蛋的傻逼情趣和无聊可恶的价值判断,或者富于搜奇掳异的禀赋,或者想象力的病态的发达,不敢乱吹牛逼,不敢瞎弹琵琶,实事求是的说,我能知道这样天大的秘密实为命运残酷的残酷的安排。我知道大王为了这些文字,虽然外表上光鲜堂皇,每天装逼挺累,但道貌岸然久了就变成习惯,可是实际上内心仍然煎熬仍然日夜恐惧,但还是要假扮着稚嫩的快乐,而今朝我操他妈的在这里把这个天大的秘密不得不说出来后,也就走到了一个苦逼的人生的尽头,唉,NO ZAO NO DIE,可很多时候你根本没有办法嘛,zao shi die,ke bu zao die de geng kuai。生活操蛋,可没有想死啊。想死谁了,也不想自己死啊。我已享尽了我这一生微薄的福祉,但我这一生可享过什么微博的福祉吗?我孤独一人,傻逼一个,一无所有,浪迹天涯,无妻室鱼水之欢,无儿女天伦之乐,无钱,无车,无房,所谓上古之三无之人士也!而且,也没有吃过什么好吃的山珍海味,我的所有的小小的幸福都不过是在那些虚构的故事里,夕阳火红,道路漫长,骏马奔驰,岁月流淌,心爱的人和酒伴我身旁,宝剑和诗书在我胸膛,一路的歌声,可我心爱的姑娘从来不问我,要带她去往何方。可是,在我的故事里,您,也就是我也就是您我的大王,我也是你爸,我也是你爷爷,我是你祖宗,但我也是你的老婆,你的爱妾,你的猪狗,你的弄臣,你享受过的荣华富贵我都享受过,你知道的秘密,我也都知道,可是,你不知道的事情,我却也能够略知一二,究其原因就在于,在我的故事里,我是那个讲故事的卑微的贱种,你却只是个听故事的尊贵的国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说完瞎子又是一阵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但接着却泪流满面,失声痛哭,他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说:可是如今我的大王啊,我的富贵已经到头了,我再也不能到处瞎鸡巴吹牛皮讲些特扯蛋的故事了。我他妈的我也得瑟不了多久啦!等我讲完这个故事后啊,您就会一刀把我给他妈的给剁了。那时我就不会再烦您啦。所以,现在我亲爱的大王啊,我要提前和你说再见。那时我就他妈的神马都成了浮云了。所谓茫茫人海,所谓一生何求啊,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呢?活着的时候个个人模狗样虚头巴脑的,可是有朝一日一蹬腿儿一断气儿,就变成了一阵风,原来的那些戏里的幻影就都一下子全鸡巴消散了。这是多么大的鸡巴的悲哀啊!人生太苦啊!所谓一发不可收拾,我操他的二大爷的。所以啊,我亲爱的大王啊,我的小甜心,我的亲亲小宝贝儿,我接下来要讲的这个很撕逼的故事你可一定要仔细的听好,你要牢牢的记住,因为在您杀了我之后,我亲爱的宝贝呀,我可就再也不能复活给你把讲过的故事重讲一遍了。的确,同样的故事年年有人在讲,可讲故事的人年年都不相同啊。说到宝刀上的那些文字,是的,既然承蒙大王纡尊降贵垂听躬询,我自不敢有丝毫隐瞒,能向大王进言,实为瞎子三生有幸前世积德今世之外遇之福,没有大王就没有乌鲁国人的幸福生活,就没有我瞎子的生命。大王啊,我知道现在您的宝刀上光洁如赤身露体没有穿衣服的人儿一般,一个字的文明也看不到,但每逢月圆之夜,由于地球磁场的改变,月亮潮汐的引力总是盲盲目目的弄得痴情大海的乳房胀起,和太阳父亲的困顿疲倦引起的大脑缺氧文字监管的松懈,那刀里暗藏的魑魅魍魉的可恶的文字就都不安分的纷纷跳梁翻墙而出,大摇大摆,招摇过市,不过只要等到第二天天明时,太阳父亲一觉醒来精神重新抖擞,再次睁开他的毁灭的眼睛严厉的看向世界,那一刻阳光重新普照大地,那些阴暗的文字就都立刻吓得魂飞魄散,纷纷从墙上掉下来,个个垂头丧气躲藏起来,只能等待下一个精满月圆之夜了。

就这样老国王从少年时就一率领着乌鲁国的虎狼大军征战四方。他四方的邻居可倒了大霉了。而在战争中根本用不上这些浩浩荡荡的虎狼之师,因为每次一开战老国王自己早已手举大刀如狼似虎的冲了出去,好像就是他和对面的人仇恨最大,他跑的总是太快了,把他的将勇兵壮都远远甩在身后。老国王出生时就已须发皆白而且长至腰间,所以跑在辽阔的战场上,他手举着大刀,长白发向身后飘飘,白胡子也向身后飘飘,迅如狂风闪电,根本没有人能劝得住他,一转眼就跑到敌人阵营中心的主帅的面前,主帅还没有来得及把眼睛瞪的足够大,他已经提起右脚重重往地下一跺,同时刀已划过主帅的脖子,把那个可怜的主帅的脑袋砍下来了。在这之后,老国王才一人在敌阵的中心,不管他们有几百人、几千人或几万人的千军万马,他就是一通劈瓜切菜般的狂砍,把敌人全都砍倒了。这时他的大军才气喘吁吁的感到。听着不可思议,但是在乌鲁国人的叙述中,老国王就是这样打仗的。

瞎子讲完了。国王先是愣在了那里,然后哈哈大笑。他现在不恐惧了。一点也不恐惧了。他一边开怀大笑,一边转头对身旁戴着端正的帽子的侍从们说:不是咒语,不是骂娘的脏话,不是揭露隐私,也不是狮子美女的谜语,也不是有九条命的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可怕,一点也也不可怕。是哲学,属于抽象的范畴,不涉及国家主权、领土完整,不涉及意识形态的对立。没有制裁,没有贸易战,没有可怕的偶然的巧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王笑罢,又对着瞎子和声和气的说:羞,休,你不要哭嘛!来,把眼泪擦干。像个男子汉!真的勇士要敢于面直面惨淡的人生。再说嘛,我也不一定就一定会杀了你啊。我说过要杀你吗?即便是我说过,那也是吓唬你的。你怎么这样胆小,人人都说你会讲故事,可本王还从来没有听你讲过故事呢。来,你现在就给本王讲个故事,如果讲的好,能把本王的心花给讲的开放了,那本王就让你看见明年的花开。但说到这里,他又转头对侍从说:可是他是个瞎子,就算本王让他看见明年的花开,他也看不见啊。他看不见花开,可没有一支花会因为他看不见就开的没精打采,这些小妖精,这些小贱货,她们懂得生活的奥秘。说完再次大笑。可就在这时他却听见瞎子抽泣着说:不可能。不能够。那是绝对不会发生的事情。我讲完这个故事后,大王一定要杀了我。大王不可能不杀了我。因为这是故事里写的,人们一代代这样讲的。你改变的了世界,却改变不了你的故事。国王一下浓眉拧到了一起,像两片树林在摔跤,他听见瞎子在说的,他想难道这个世界有人敢命令他,乌鲁国的伟大的国王?笑话,国王冷笑一声,大喝道:不,你说错了。大王就是改变的了这个世界。今天本王已经决定不杀你了,就不会杀你。然后,他又转头命令左右:他讲完故事讲,就送他出王宫,让他就自由的在本王的国土上云游四方去讲他的故事吧。不许搞监听,不许搞人身攻击,不许限制言论自由。说完他突然从宝座里跳了起来,右脚一跺,宝刀一划,然后重新坐回宝座,抱着宝刀,再次仰天大笑。而这时瞎子已经擦干眼泪,平静下来。他开始讲起了他人生里最后一个故事。是一个关于石头的故事。

瞎子的那些闭着眼睛口若悬河讲出的故事里,的确有许许多多神乎其神令人匪夷所闻的事情。比如,他说出除了乌鲁过还有一个乌邦国,在乌鲁国的东边,非常遥远的地方。它的疆域更加辽阔,国力更加强大,仅首都就有几千万人。乌鲁国的人民听了都惊呆了,几乎要吓死了,不敢相信。因为,乌鲁国的帝国辽阔无边,盛大无比,它是世界的中心,是世界的王,但也只有5000人。可5000人对于乌鲁国来说已经让乌鲁国的人民觉得人口兴旺了。一些老人甚至会抱怨说,如今的人太多了,到处都是人,喧嚣,浮华,烦心,看着就烦,而乌鲁的年轻人再也不能吃苦了,沉迷享受了,再也没有过去的好时光啦,最让人痛苦的是乌鲁的文化在衰败。而更让乌鲁人难以相信的是瞎子讲,在乌邦国的首都里有一些高楼高的都升到天里面去了。夜晚做在楼顶一伸手就可以摸到月亮的屁股,一些年轻人晚上就爬到楼顶可要爬许多天啊,然后向着夜空的银河抛出鱼钩钓银河里的星星。乌邦国的正中有一座红楼,那是全体乌邦人朝拜的中心,就像乌鲁国人要朝拜乌鲁国王的乌鲁宫一样。但在红楼前有一条极宽极直的大街,每天有成千上万人骑着两只轮子由东向西从红楼前通过。我的天啊!那时乌鲁人还没有发明轮子呢。他们只是在瞎子来到乌鲁国后才开始知道了旋转,于是人们在梦里开始频繁的梦见一只悬浮在空中一直飞速旋转的黑色陀螺,可是没有任何一个乌鲁人能在梦中看见两只旋转的轮子。可瞎子说,后来啊,有一天一觉醒来呢,乌邦国的人民又全都做梦一样坐进了一只有着四只会自动飞转的轮子的盒子里,这种盒子不用马拉就会自己跑,而且跑的飞快,比乌鲁国过跑的最快的骏马都要快的多。听到这里有一个乌鲁国的人不知道为什么开始流泪,后来竟放声大哭。于是,每天早晨又有成千上万只自动跑的盒子又由西向东从红楼前进经过。然而,这还不是故事的全部。瞎子说,又有一天啊,说到这里他的没有眼珠的眼睛一亮,这个乌邦国的人们呀一觉醒来时,发现轮子,这时瞎子停了下来,眨眨没有眼珠的眼睛,说:轮子都长在了每个人的脑袋上。只要轮子一转,他们就能飞了,就心想事成了。于是,每天早晨又有成千上万人上上下下飞过红楼,脑袋上两只轮子转动着,呼呼作响。但红楼始终坐落在乌邦的中心,一个中心纹丝不变,像一块巨大的磁石吸引着乌邦国的人民。于是,乌鲁国的人民就问什么是磁石,瞎子说磁石就是吸铁石,这时他从一只口袋里又掏出一块黑色的石头,举到空中,于是,乌鲁国的各种各样的铁器,锅呀,勺子呀,刀呀,枪呀,锤子呀,锄头呀,老太太手里的针呀,姑娘手里的剪刀呀,还有桌子、椅子、甚至房子上的钉子、铁栓都纷纷飞向了那块石头,有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那时正在挥镐,但铁镐突然划出一个弧线,由下而上向着瞎子手中的那块石头飞去,小伙子忙用尽全力死死握住镐头,结果他被镐头拖着一直跑到了瞎子的跟前,镐头的铁头一下吸到了吸铁石上。这时一阵微风吹过乌鲁王国的领地,而那些乌鲁国中的桌子呀、椅子呀、箱子呀、盒子呀,还有许多的房子,它们也在听瞎子的故事,可这时已经再也站立不住,随后便轰然倒塌了。也就是说,瞎子乱讲故事,结果终于造成了乌鲁国的自然灾难。人们听着瞎子的这些故事昏昏沉沉,如醉如痴,但后来有人似乎觉出瞎子讲的只是一个故事,他把这个故事可怕的没完没了的不断的重复着,重复着。

说到这时瞎子的情绪已经十分激动,竟然泣不成声,他一边抽泣一边哽咽着说,说时声带嘶哑,几乎是扯着嗓子在喊,他喊说:大王啊,那宝刀上的文字古奥辽远,其意幽涩深晦啊!它已经写下了几千年几万年几千千万万年啦。它说的意思是:世界就是一块石头;一块石头,一个世界;石头就是一个故事,其实它就是意念,是各种意念,我们知道的和还不知道的,我们人类的意念那不过是宇宙的意念的一小部分啊。说到这里瞎子开始振臂高呼:石头是意念的集合体!是各种概念的总和!是全部的概念!您知道吗大王,世界其实就是个概念。石头里有所有的故事。一生一世一石头!一石头,一世界!一石头,一宇宙!

瞎子说,从前有一些非里诗人来到毬大国的俗哥和毬大的离思乐耶人打仗。非里诗人中有一个大个子叫古丽依阿,是一个大巨人,身高足有600个乌太那,头戴的铜盔有,瞎子伸出三指:三指厚,身披,瞎子又伸出手掌张开6指: 6层牛皮缝制的铠甲,胸前挂着一面虎头铜镜,背上背着一只长矛,枪杆像织机的机轴一样粗,枪头有600个设克拉,手里拿着一把宝刀,有一个身高只到他的腰间的非里诗人,这个非里诗人可也是非里诗人中的勇士,过去打仗时让毬大的离思乐耶人心寒啊,现在他走在古丽依阿的前面像个侏儒,端着古丽依阿的贞洁的牌坊。这样离思乐耶然看到了贞洁的大个子古丽依阿时就都吓坏了,躲在营中不敢出来应战。于是非里诗人就每天把大个子古丽依阿派出来叫阵,如此离思乐耶人度过了难堪的40天。但到第40天时,毬大的离思乐耶人中来了一个少年,他叫德阿黛维,他为离思乐耶人送来食物、奶和羔羊。德阿黛维知道情况后,就要来挑战巨人。离思乐耶人听到了就都笑话他,但最后还是给他穿上战衣,披戴带盔甲,送他出来应战。正在叫阵的巨人古丽依阿一看对面离思乐耶的营中竟然来了一个翩翩少年,面色光红,容貌俊美,就笑了起来,他吓唬德阿黛维,威胁说要把他的小鸟割下来喂鸟,然后把他杀了去喂野猪。德阿黛维对大个子说,你来攻击我靠的是你的刀枪,和你强健的体魄,而我靠的是我的战无不胜的思想。说完他就掏出他的抛石器,装上一块石头,然后旋转抛石器的绳子,转啊,转啊,最后用力抛出了石头。那天人们看见石头缓缓在空中飞行,一直飞到了巨人古丽依阿的眼前,古丽依阿也想看清这一切,他想看看这块神奇的思想的石头到底是什么样子,他不相信什么思想的石头,还准备捉住那个美貌容颜的男孩做兔宝宝呢,但石头却轻轻击中他的顽固的额头,并且打进了他的额头里。于是巨人古丽依阿就摔倒在地上死了,宝刀落在他的身旁。

许多年以后,国王还会想到瞎子讲的这个故事,他还会奇怪自己那时的反应,为什么在那时他的右脚会不由自主的抽搐一下跺在地上,难道是缺钙吗?或者是一种习惯,许多人是生活在习惯里的,他们靠着习惯生存,并恐惧习惯的微小改变。然后,他又听见瞎子讲故事的声音了,“你改变的了世界,却改变不了你的故事”,“世界其实就是个概念。所有的故事都写在石头里。一生一世一石头!一石头,一世界!一石头,一宇宙!”那声音像是在歌唱,但是听得大王心烦不已,而且充满对于死亡的恐惧。

瞎子讲完时,国王已经跳起来冲到了他的跟前。他把脸凑近瞎子的脸,观察瞎子的眼睛。他看见瞎子的眼睛是两个深不见底的黑洞,瞎子的脑袋不像是一个人的脑袋,而像是一个装置,一种正在向世界发射着不可见的中微小丽子波的装置。这时他的右脚突然抽了一下,他心头一惊,宝刀早已划过,砍一下了瞎子的脑袋。

这时宝刀上的字变得越来越糊,国王用他白袍子的袖子使劲擦拭那把正在变得明亮干净的刀子,他使劲眨着他的眼睛,但这也不能把那些字迹擦得重新出现清晰起来,于是老国王又把刀举起来对着已经高高升起的太阳,可是那把亮晃晃的刀上已经什么字也没有了,他渐渐移动宝刀,当正对了太阳的一刻,他一移开宝刀,眼前突然喷来一团烈火,金光万丈千蛇狂舞。然而就在昨天晚上,在月光下面,老国王真真实实的的确确的看到了宝刀镜子一样的刀面上那行奇怪的字迹,那些字迹间还映照着自己的面容,一双好奇的眼睛,和轻轻蠕动的嘴唇,而那些奇怪的字迹不仅清晰,还在像被夜风吹动旗帜不断的舒卷飘浮,宝刀在夜晚也如此明亮,甚至倒映出老国王身后高高的夜空,有时在老国王凝神注视时,一片白云就飘过了那些浮动的字迹,让那些文字暂时陷入更加玄幽的阴暗,它们的含义也好像变得更加阴郁了起来,但随着白云飘过,它们又一点点的明亮了起来,这时老国王就仿佛听到了那把弯刀里传来了歌声,是那些文字的歌声,那歌声让王宫里有着美妙的青春般歌喉的夜莺也停下了悠扬的啼啭,侧耳倾听摒住了纤细的呼吸,王宫里黄绿眼睛的波斯猫停下了犹疑的脚步,阴暗角落里的小老鼠停下了啮噬,万籁俱寂,这时就只有风还依然如我的吹过,在这世界上继续一无所求的漂泊,当它们吹过刀面,它们是否读懂了那上面的文字,再带着那个谜的谜底离开,或者它们虽然吹皱了那些文字可是和老国王一样也是一点都读不懂,这些我们就不知道了。可老国王他拥有着无限的雄心,无人匹敌的勇力和智慧,他打败了所有的敌人,甚至杀死了他的父兄,而他的妈妈依然爱他,他拥有无数的宝马、美人,有许许多多的水果糖和奶糖,但这句话他却读不懂,一点也不懂,那些文字让他不安,它们周而复始在月圆之夜就出现在月光中的他的宝刀上,然后又消失了。后来,这种不安发展成一种不可告人的恐惧。的确是不可告人的。老国王怎么可能告诉任何人,他因为读不懂那行文字,而日夜焦虑,日夜恐慌,内心彷徨呢。

后来,乌鲁国来了一个瞎子说书人。他还带来了一个神奇的小东西。那是一块精心打造的石头。石头黝黑发亮,打磨成一只精致的小装置,它有一个石盘,中间厚边缘薄,中心贯穿一根石轴,石轴一端极为尖细,它可以令人不可思议的用这个尖端在瞎子的手掌心,或者肩膀,或者桌面,或者地上长时间的稳稳的站立,同时一直飞快的旋转,令看到的头脑原始质朴的乌鲁国的人民都惊呆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神奇的小东西,于是陷入一种短暂的迷惑中,仿佛那个黑色的东西把他们带进一段永恒的时光,直到那块石头的旋转终于渐渐变慢,开始出现了不稳定的征象。而这时所有人的心又都揪了起来,但也是在这时他们开始从关于永恒的迷幻中清醒过来,意识到那只陀螺,这是瞎子告诉他们的这个小东西叫陀螺,不可能永远保持稳定,一直飞速的旋转下去。但所有人的心中都在暗暗祈祷,希望陀螺,既然它已经开始了这场迷人的旋转,能够转的更久一些,更久一些。直到某个时刻,陀螺突然一歪,跌倒向了一边。于是,所有人的心头一震,掉进一种坍塌感中,陷入某种迷茫、怅惘和绝望,但随即就恢复了过来,发现他们的生活什么都没有改变,他们只是刚才在恍惚中把自己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一只飞速旋转的可笑的、荒唐的小陀螺上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三颗松' 的评论 :

是吗,我说的万念俱灰,是燃烧成灰。你还是先好好的燃烧吧。趁着年轻,折腾吧。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悲伤,不要心急!
忧郁的日子里需要镇静:
相信吧!
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
三颗松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立' 的评论 : 说实话,我几乎做到了。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三颗松' 的评论 :

最重要的是,要做到:万念俱灰。

这不容易,但要努力。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三颗松' 的评论 :

就是说如果你一直看着这只陀螺,而且能够做到像我这样,把两只眼的眼珠对在一起,盯着陀螺看,或者一只眼珠不动,另一只做水平和螺旋运动,保持内心平静如水,没有一点点的颤动,不能有一点心念的波动,没有意识,没有任何愚蠢的自以为是的念头,做到心绪不生,万念俱灰,那样,你就能随时陀螺被带到那些遥远的地方,那些是一些非非常常遥远的地方,甚至是异度空间,我们无法到达甚至无法感知甚至无法想象的维度的世界里去。
三颗松 回复 悄悄话 立哥,你把那块石头玩大了,你看,或许你陀螺还没开转人们早就散啦,更别提陀螺突然一歪跌倒向一边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