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的两维空间

创造美,发现真理,传播知识
个人资料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狄金森三译_附2_浮现于死亡面容的辽远

(2019-08-30 15:21:28) 下一个

浮现于死亡面容的辽远
——狄金森的诗作第258的翻译

 

There’s a certain Slant of light (258)
——Emily Dickinson, 1830 - 1886

There’s a certain Slant of light,
Winter Afternoons – 
That oppresses, like the Heft
Of Cathedral Tunes – 

Heavenly Hurt, it gives us – 
We can find no scar,
But internal difference,
Where the Meanings, are – 

None may teach it – Any – 
‘Tis the Seal Despair – 
An imperial affliction
Sent us of the Air – 

When it comes, the Landscape listens – 
Shadows – hold their breath – 
When it goes, ‘tis like the Distance
On the look of Death – 

 

一道莫名的倾光,
那些冬日午后——
压抑着,像沉重
大教堂里的圣歌——

天堂之伤,它施予我们——
没有任何伤痕,
但内在的变化,
是它们意义的,所在——

它无法传授——一点儿也不——
这是缄封的绝望——
庄严苦难
空气送给我们——

它来时,山川谛听——
阴影们——屏住呼吸——
它走时,即如那辽远
浮现于死亡的面容之间——

布鲁姆认为这是狄金森最重要的一首诗。他在分析中谈到了狄金森的绝望。他说绝望不是一种感觉,绝望需要经历考验。这里指的或许不是我们普通意义上的绝望,而是狄金森的绝望。他还引用了被他称为“纯粹的狄金森式的”维特根斯坦的格言:“爱不是感觉,爱不像痛苦,它要经受考验。人们不会说:‘那不是痛苦,因为它消失得太快。’”如何理解布鲁姆谈论绝望并不如容易,但愿他自己是理解的。但如果他自己是理解的就应该把它谈论的更清楚一些,当然在这样做时,既不要把我们以为的太聪明,也别想象的太笨。有时候读者是很聪明的。爱要容易理解的多。维特根斯坦的这段话就可以理解。没有人会期盼幸福、快乐还有爱会消失的快一些。但我们许多人许多时候的确会希望痛苦快快的消失。然而不仅是在面对痛苦时,当我们面对幸福、爱、欢乐还有绝望时有时候都会有一种恐惧。但痛苦为什么不需要经受考验呢?在我看来真正的痛苦同样,与爱一样,需要经受考验。真正的痛苦,与爱一样,是人生最宝贵的经历和财富。只不过有时候我们让它消失的太快了。因为恐惧。歌德曾说“未曾痛哭长夜者,不足以语人生”

布鲁姆的评论中还谈到了光线。这是我最喜欢的主题。世界就是用光来勾勒塑造出的幻影。它来自外太空进入我们的世界,或地球上物体的燃烧,它照亮了我们的世界,又进入到我们的记忆,照亮那里。光是时间的抒情诗。但光线并不是全部的秘密。世界的魅力则来自阴影。正因为有了光,才使得阴影不会沦为黑暗。有一些长得很漂亮的女孩子却总是缺乏某种吸引力,有时她们缺的就是阴影,神秘的阴影,让人轻轻畏惧的阴影,或者明亮的阴影。布鲁姆还摘抄了狄金森在完成《斜光》大约五年后,1866年的3月写出的一封信中的一段文字:

“二月好像冰鞋一划而过。我知道三月已至。就有了“光”。那陌生人说“既不在路上也不在海中。”我自己就能捕捉到它,但我们也不会责怪于他。”

这就是光,是狄金森在她的通信中随处闪现的天才的灵光。

 


2019/07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影云 回复 悄悄话 这诗歌如灵光闪现。翻译真美!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