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的两维空间

当消失之后,你就会知道没有什么是真的,你将看到真正的奇迹。
个人资料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野有死麕

(2019-01-13 12:50:22) 下一个

野有死麕

《野有死麕》是诗经《国风·召南》中的一篇。诗经中的诗歌大约完成于从周朝到春秋中期的五百年间,有些诗可能还要更早。这是现存我们中国人写下的最早的诗歌了。由于年代太久远了,那时人们的生活,情感,他们的是非观和价值观,以及他们表达感情的方式,可能和后世的人们有很大不同。所以,今天我们对于诗经的理解不一定就是当时那些诗歌的作者和诗歌的传唱者们所要表达的。

那么,《野有死麕》写的到底是什么呢?

汉代的卫宏在《毛诗序》中说:“野有死麕,恶无礼也。天下大乱,强暴相陵,遂成淫风。被文王之化,虽当乱世,犹恶无礼也。”也就是说他认为,这首诗表达了当时人们对于春秋诸国淫乱之风的厌恶。因此具有道德教化的意义。而到了宋朝,欧阳修在《诗本意》中说:“纣时男女淫奔以成风俗,惟周人被文王之化者能知廉耻,而恶其无礼,故见其男女之相诱而淫乱者,恶之曰:‘彼野有死麕之肉,汝尚可以食之,故爱惜而包以白茅之洁,不使为物所污,奈何彼女怀春,吉士遂诱而污以非礼?吉士犹然,强暴之男可知矣。其次言朴樕之木犹可用以为薪,死鹿犹束以白茅而不污,二物微贱者犹然,况有女而如玉乎?岂不可惜而以非礼污之?其卒章遂道其淫奔之状曰:汝无疾走,无动我佩,无惊我狗吠。彼奔未必能动我佩,盖恶而远却之之辞。’” 修非常激动。我感觉我要是活在宋朝,或者欧阳兄要是活在今天,我可能根本没法和他心平气和的谈这首诗。他认为这首诗是一首赤裸裸的描写男女淫乱之事的淫秽色情读物,是大逆不道的。后世的朱熹和他的弟子们都是持这一观点。而到了五四时期,人们又认为这首诗是在讴歌纯真的爱情,正是诗经“思无邪”的最好的体现。天啊!这是一首什么样的诗啊?如此奇妙。

《野有死麕》

野有死麕,白茅包之。有女怀春,吉士诱之。
林有朴樕,野有死鹿。白茅纯束,有女如玉。
舒而脱脱兮!无感我帨兮!无使尨也吠!

麕,读“菌”,即獐子,比鹿小,而无角。白茅,是一种草。在阴历三四月间开白花。包:古音读“宝”。朴樕,樕,音“素”。朴樕是一种有心的小木条,可用燃烧。纯束,读“捆束”。“纯”为“稇”,捆的假借。舒,即舒缓;脱脱,读“退退”,指动作文雅舒缓。感,音“撼”,是“撼”的通假字。帨,即腰带,束腰。尨,音“忙”,一种多毛的狗。

我们把这首诗用音注一下,可以更有声有色的理解:

野有死菌,白茅宝之。有女怀春,吉士诱之。
林有朴素,野有死鹿。白茅捆束,有女如玉。
舒而退退兮!无撼我税兮!无使忙也吠!

清代方玉润有一个非常富于想象力的解释,说这首诗说的根本就不是性,而是在比喻隐逸高洁之士拒绝做官。我觉得中国历史上的男人都太想做官了,想做天子师,想到了变态的程度。人家对他说:慢点脱我的衣服。不许解我的裤子。他都听成了要请他入朝做官,然后莫名其妙的说:“此诗意极深而词又甚婉,故使读者猝难领会。未敢自信能窥诗旨,要之,循章会意,其大要亦不甚相远也。”无使尨也吠!别让小狗乱汪叫啊。我们是一个盛行文字狱艺术的民族。

这首诗在我看来是诗经中最奇异、最富现代感的一首诗。它将情欲和死亡的意象混合在一起。整首诗的画面是黑白的,镜头无声的移动,由慢而快,最后在一阵慌乱和急促的话语声中,镜头移出了画框。更富神秘感的是,我们不知道是谁在讲述?叙述中的主人公是谁?讲述的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那个男人和那只小狗是怎么回事?

《野有死麕》

野地里有一只死麕,一个少女正蹲在那里用白茅包裹死麕的尸体。这时,她突然感到一阵激动,一股春潮涌来,有一个英俊的男子出现在她的身边,他在诱惑着她。清晨树林薄雾里中有一片低矮的灌木丛,那里躺着一只死鹿,不是麕?是一只小鹿?一个少女蹲在死鹿身边的,用白茅捆扎鹿的尸体,她露出了洁白如玉的身体。“慢点脱我的衣服。别那么急。不许动我的腰带。别动我的腰带。别……,别把小狗惊动……别让它叫起来……”……

整个叙述,像是在讲一个梦。这是《诗经》中最神奇的一首诗。如果说浪漫是《诗经》中爱情诗的基调,那么这首诗则是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它讲的是情欲与死亡的故事。

 


2018-04-11 写完此文,想起汤显祖的《牡丹亭》的惊梦:【山桃红】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是答儿闲寻遍。在幽闺自怜。小姐,和你那答儿讲话去。〔旦作含笑不行〕〔生作牵衣介〕〔旦低问〕那边去?〔生〕转过这芍药栏前,紧靠着湖山石边。〔旦低问〕秀才,去怎的?〔生低答〕和你把领扣松,衣带宽,袖梢儿揾着牙儿苫也,则待你忍耐温存一晌眠。〔旦作羞〕〔生前抱〕〔旦推介〕〔合〕是那处曾相见,相看俨然,早难道这好处相逢无一言?〔生强抱旦下〕〔末扮花神束发冠,红衣插花上〕“催花御史惜花天,检点春工又一年。蘸客伤心红雨下,勾人悬梦采云边。”吾乃掌管南安府后花园花神是也。因杜知府小姐丽娘,与柳梦梅秀才,后日有姻缘之分。杜小姐游春感伤,致使柳秀才入梦。咱花神专掌惜玉怜香,竟来保护他,要他云雨十分欢幸也。

呵呵,相比之下,汤显祖写的就太俗,远没有《野有死麕》写的酷,而且神秘。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