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的两维空间

当消失之后,你就会知道没有什么是真的,你将看到真正的奇迹。
个人资料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杀父与中国知识分子的情爱

(2018-12-06 12:17:20) 下一个

(过去一直不愿多写杂文,但其实是有许多想说的话。这次趁年底,写一些。不然,烂在膀胱里了就不是闹着玩的了。还是给花心兄留言里说的,把观点说出来非常重要。一个人听到一个不同的观点,不论他同意与否,他的意思都已经改变了。当然不会变得马上就去上吊。但更近了。其实,据说康德就无证给一个失恋少女做心理咨询,结果那个女孩子最后自杀了。所以,我的人生经验是:少出主意。

赋诗一首:

把话说出来吧!
憋着太难受。
把话说出来吧!
憋着太难受。
把话说出来吧!
让空气开始震动
世界于是变了
但人们看不见。
所以,把话说出来吧!
然后赶快逃跑。

谁对谁错不重要。在争论中获得乐趣和智慧。保持开放,不断反思。尽快戒肉。一层共勉吧。

 

杀父与中国知识分子的情爱

杀父

昨天把孙悟空的文章及讨论又思考了一下。今天我们可能相对的比较容易能接受中国知识分子缺乏批判性和原创性这样的观点。但为什么我们会有这种局限呢?我认为源头在于我们神话的发育不充分。神话对于人类文明非常重要,它塑造了文明和民族的性格。宗教、哲学和纯数学是神话后来发展出的三个不同方向,奠定了人类文明的基础和走向。西方文化的一个重要的精神源头是俄狄浦斯情结,即杀父娶母。在中国杀父情节是缺失的。杀父神话可能非常古老。(这个问题将在乳房的文章中更详细一些的谈谈。)它的核心是:父是邪恶的;儿子是正义的。即杀父有理。圣经中也有这一叙事模式,而且更有意思的是我认为基督与上帝的关系本身是一种非常晦涩的变形的杀父叙事。所以这就可以解释斯宾格勒的观点中国的文化春秋之后就没有活力了。因为,春秋时期是中国文化上的造父时期,这时百家争鸣争的是父权。一旦经典形成,父确立了,之后中国文化的活力就被抑制了。从此中国知识分子就变成一群永远的生活在父的阴影下即憋屈又感觉特幸福的儿子们了。可能整个历史上从来没有知识分子敢于塑造出一个邪恶的父亲的形象,甚至天子可杀,父都不可杀。

中国知识分子的家庭与情爱

悟空这篇文章涉及的另一个有意思的话题是中国知识分子的情爱和家庭。其实,傅雷夫妇更适合讨论这个话题。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深入探讨的大问题,不是因为爱情,而是中国历史上家庭结构的构建和性爱的解决方案。这其实不是一个个人问题,性从来都不是一个个人问题,而是一种社会性的制度安排。中国人在这里做出过一种非常独特,具有中国特色的,制度创造。(这个话题明年将写长文探讨,在这里只是简单来说。)

中国历史上知识分子的家庭与性爱是分离的。夫妻关系是由家庭(身后是社会)决定不可改变。与今天的想象不同,历史上在知识分子的家庭中妻子是具有很高地位的,而且不可私自改变。改变妻子的地位在过去是会被整个社会所唾弃,甚至要遭到处罚。(比如杜牧著名的爷爷就是一例。)当然,夫妻并不平等,而是等级的。夫妻之间是礼。而非爱情爱。夫妻关系的本质是为了繁衍传宗接代而非宣泄性欲。那么,中国知识分子的情欲又是如何解决的呢?历史上中国知识分子对于情欲的追求是高度自由的。它是通过与妓女的互动获得的。这里是一个互动,不是今天理解的嫖妓。中国的上层妓女是一个非常特殊的社会制度性的安排。可以说中国的这些妓女是当时历史世界上素质最高的女性。因为她们是世界上最早接受教育和专业培训的一个特殊的女性阶层。从隋朝起中国开始了对于妓女的国家教育,并随后影响到民间。这是非常伟大的创举。不能简单的看成对于女性的迫害。教育的意义是深远。而她们的本质不是卖淫,甚至不能说是卖。准确来说,是由社会安排的构成了知识分子家庭与朝廷之间的一个个人情感的具有社会性即公共性的私生活的空间。她们与知识分子之间的关系总的来说是一种相互尊重的关系,由相互欣赏而达到一种两情相悦,并非简单的买卖或强迫。

在超级的父权和这样家庭情感的制度安排中,中国就获得了一种超级的稳定性。而知识分子的心理总的来说是比较正常平和的。家庭稳定,而情欲又可以得到有效宣泄。他们的压抑来自父而非性压抑。而且,对于父权他们是接受的,几乎没有反抗的亿元。这样,其实中国的知识分子比较平和,中庸,较少变态,和西方式的反叛。

我们今天可能不容易理解的一个事实是,古代中国知识分子其实较少受到今天我们现代人经常受到的那种家庭与爱情的困扰。他们能比较好的处理这些感情。在历史上他们对于爱的情感不是那么强烈,(当然也有为爱生生死死的情种,)他们感到痛苦最多的是思念。思念,是中国知识分子的典型的心理情境,而非西方式的情欲。中国知识分子在性活动时主要由两种心态:一种是情趣与游戏的态度(这一点从中国的春宫画中表现最明显);另一种是带着对于生命流失的深深痛彻。


2018/11/5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CastlePines 回复 悄悄话 这种文章太落伍啦,应该指出是旧时代. 现代女人受教育,聪明智慧不比男人差. 和旧时的妓女不是一个层次. 现如今妓女根本上不了台面.属于底端阶层.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茵茵梦湖' 的评论 :

我的这个文字太简短了。起因是今年研究中国的妓女制度,然后,发现中国历史对于家庭和性的社会性的安排,是非常独特的,而且有其合理性的,这是中国的超稳结构的一个原因。本来想写一个长的文章详细谈,但写跑题了,写了一个20万字的《碎玉编》,开始叫枕什么的,我前面的博客曾放过一些。非常杂,也很好玩。但我想写的系统些,于是非常难。现在放下了。但最近又想明年还是抽出来,作为一个论文,讨论中国的妓女制度。

你说的爱情很浪漫。要注意,那种感情不一定是自然的,很可能是后天灌输和洗脑的结果。但为什么那么多男男女女痴迷于此呢?我总感觉现代的爱情与工业革命后的市场有非常大的关系。而肇始于,或许,文艺复兴。总之,不必然有理的,不是唯一的,也不是正确的标准。但是,回到那个问题,但为什么那么多男男女女痴迷于此呢?这个挺复杂,我也没有完全想清楚。但总的感觉是,不是因为它正确,只是这是一种更强烈的刺激快感持续释放的方式。

徐志摩,是一个现代诗人,他基本上是受西方影响的,不是我说的中国的传统。如果,明年我能写出妓女的文章,你一定要好好看看。我们中国历史上的情爱和我们今天非常不同。其实,他们的也非常美好,而且较少内心的冲突。这在傅雷的爱情与家庭生活中其实更能说明问题。这个也是我一直想写的。昨天刚在品茶和悟空谈到。
西方的爱情模式,会更刺激,但也带来更大内心冲突。西方的文化的一个根本特点就是矛盾和冲突大于和谐,而中国文化的核心指向始终是和谐与情趣。而这又回到了那个神话的不同。即杀父情结。

单纯的情欲,性爱或说,家庭与爱情,适度的分离,未必不美好。你们女性可能不爱听我的这种爱情观。我就不多说了。总是,在这个时代,不要只会想到爱呀,情呀的,也要想想人的生物性,和文化,自我,等许多概念的虚构性与多样性。比如,等级社会未必不幸福,如果能不相互迫害,等级社会也挺好。本来人的能力就具有本质性的不同,所以,平等必然是虚伪的。重要的是,相互的尊重。成功失败,有钱没钱,都是表现,重要的是相互尊重,至少不要相互迫害,恶性竞争,最次,恶斗也要有个底线,被太贪婪,别太残忍。但,其实这都很难。你们怎么能还有心思谈论爱情。太小资了。太爵士了。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想起秦淮八艳了,简直是那个时代中国知识分子的红颜知己,而且似乎更有勇气和气节。
婚姻与性不仅是中国古人,直到今天,比我们早半代的男士们,其生命中也似乎是这分离的两点,唯独缺乏了浪漫的爱,灵魂伴侣,当然如果有灵魂的话,似乎更趋近于社会性动物。
国人开悟了爱情,开始有意识地追求爱情,可以说自徐志摩开始,从此有了骑士之爱和灵魂伴侣的模式,因此他的生命意义远大于人所认知的。而在徐的婚礼上痛斥徐的梁启超,二婚不过是娶个管家和保姆而已,张静江也是如此,更多是为了生活方便和舒适,好无聊呀。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