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的两维空间

当消失之后,你就会知道没有什么是真的,你将看到真正的奇迹。
个人资料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从台湾问题谈国家消亡的必要性

(2018-11-20 15:16:56) 下一个

从台湾问题谈国家消亡的必要性

发完关于台湾问题思考的文章有一些网友留言,看了留言颇为感慨。

首先,有网友谈到了甘地,我认为甘地是伟大的。他为人类带来了新的文明的理念,这里面有勇气,意志,爱和智慧。即便当初失败了,也并不可笑,仍然比重复暴力伟大,因为它为我们带来了摆脱困境的新的原创性的思想。人类历史的进步往往是要摆脱有效的循环。有些方法好像有效,但最终把我们留在了不幸的困境中循环往复。不过,在谈到不抵抗运动谈到甘地时,我们忽略了英国人的伟大之处。英国人在这场运动中同样向世界展示了一种理性、高贵的妥协。一种人性、理性至上,而非国家至上。在运动中,甘地甚至被请到英国国会讲他的道理。这是非常了不起的。

在谈到国家必将消解时,我总会想到达芬奇关于素食的理论。在一千多年前达芬奇就坚信人类最终将成为素食主义者。我在初中读到时感觉这个观点非常可笑,但现在我越来越坚信,未来有一天人类一定会废除死刑,并且成为素食主义者。那时杀生将成为一种禁忌。杀人会让人产生一种本能的生理、心理上的恐惧和反感。那时人类的和平才会变得可靠。

其实,今天国家的性质已经和以前有所不同。第一,今天国家拥有了可以共同毁灭的武器;第二,今天大国间的冲突在本质上已经不是为了生存。今天大国间的冲突有历史和思维的惯性,和已经形成的现实的博弈困境,但还有一个更深刻的原因,我认为是市场扩张的冲动和国家意识间的矛盾。这是今天和俄美冲突相比,中美冲突才是世界最本质的冲突。俄美冲突只是一种冷战的延续,而中美冲突本质上是市场和国家的冲突。市场和国家追求的都是财富的最大化,因此市场和国家都具有帝国意志,即趋向扩张和统一以获得利益的最大化。所以,市场总有打破国家藩篱的冲动。有意思的是,中国的鸦片战争其实就是源于英国要求开放公平的市场与大清帝国的保守意志间矛盾的爆发。那场战争中中国输了,受到百年耻辱,但也是从中最大的获益者。中国的真正崛起摆脱历史的循环就是起源于此。而现在,时光轮转,中国又一次面临市场与帝国间的对抗了。

中美间较量具有潜在的爆发危险。因为,当美国衰退到真实感觉自己霸主地位即将不保必须放手一搏的时候,必然也是中国强大到敢于放手一搏的时候。这就是为什么在历史上大国崛起都要经历残酷战争的内在原因。但是,今天这种方式已经不再是一条通向崛起之路,而是一场毁灭。所以,今天中国提倡的和平崛起在思想上仍然是一种更高的理念。其实如果心平气和的考量,今天中国提倡的一些理念的确有高于美国之处。原因在于中国是一个弱势的后来者,而美国已经变成了一个保守的王者。但是要真正能做到和平崛起,我觉得一个必要的前提就是,要淡化国家意识。因此,崛起这个概念本身就仍然是落后的。因为它强调的还是国家。(而且大国的领导欲有可能先转化成了又一个伟大领袖的专制欲。)其实,未来人类需要的不是某个大国的崛起或领导,而是整个人类社会构建的转型。我并不认为这是天方夜谭。相反我认为既一个非常迫切的现实问题,又是一个必须解决的问题。今天的人类和历史相比,是其个体暴力行为最少、最温和、最有人性的阶段,但是今天的国家的暴力能力又是历史上最强大,强大到可以多次毁灭地球的程度。后者使得消减国家意识具有了迫切性和必要性,而前者使之成为可能。

当然,有可能今后因为大陆巨有钱了,我们太有钱啦!也多少文明了,使得原来指天对地发誓不从的台湾又满心欢喜的投入了大陆巨大而温暖的怀抱。既往恩怨而今一笔勾销啦。财富的力量是不可抗拒的。这就是又一个人类未来将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即消解财富的观念。不过,那不是本文讨论的范围了。这里最后想说的是

人类历史上的许多具有困境性质的问题的解决,不是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而是最终问题消失不复存在了。

就像过去一个家庭里,如花美貌的小娘子为了丈夫不求上进读书科考,而天天伤心欲绝,想方设法督促丈夫觉醒时,突然间革命啦,科举考试废除了。

 


2018/11/21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你不是不同的观点。只是被民族主义吓着了。我其实早就觉得现在中国还老要填民族,不合时宜。民族主义很可能比国家先淡化。总之,这不会马上发生。看看现在欧盟的尝试就知道了。我觉得有可能未来会是一个由市场和技术逐步强制的过程。比如,像有了电子邮件和电话,电报就慢慢被取代了。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抱歉,我不得不提出与博主不同的观点。以国家的名义可以制造暴力,以民族的名义也同样可以制造暴力。假设国家可以消亡,但是民族消灭或改称为民族的融合在近百年内却不可能发生。有的民族,排斥与任何异族通婚,延续至今已数千年,说是为保持民族的纯粹性。有纯粹的民族存在,就不可能有民族间矛盾、民族间敌对的消亡。迄今为止,国家的存在仍是维持民族生存、维护社会秩序的必须。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