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的两维空间

当消失之后,你就会知道没有什么是真的,你将看到真正的奇迹。
个人资料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今天的一场泛高潮的性爱

(2018-10-06 15:54:10) 下一个

 

一场泛高潮的性爱

我非常不喜欢爵士乐的即兴演奏方式。因为我一直觉得,即便是艺术也并非简单的激情释放。比如,写作这个词很好,它是由写和作构成的,并不是随随便便的写或者聊。即便是天才天天在电视节目或坐在村头聊天,可能聊的很有意思,但不会聊出一部伟大的作品;即便是艺术仍然是人类思想的产物,而非激情的简单释放。不过艺术的美妙之处在于它不仅仅是一种理性的思考,而是融合了理性和非理性,人类的智力的思索与情感的体悟,是智慧、情感与灵性的结合,同时还要有一段漫长的时间。

源于美国的爵士乐之所以在小资中风靡,其实也就是它从内在的音乐表达到外在的欣赏氛围都适合于繁重的精神、体力劳动后的简单宣泄,就类似做爱或一夜情。它不存在理解上的需要,所以也无从谈起需要通过思考、反复品味来克服理解上的困难。爵士乐和波洛克的排泄式绘画很像。从那时起精英文化与艺术就完蛋了。现代艺术产生过一些非常伟大的作品,那是辛勤劳动的结果;也产生过一些搞笑的场面,那些都是即兴之作,比如让观众看不见的打着大师名号的猩猩或大师的孙子弹琴、画画结果观众被感动了一片。这只能说明艺术的目的并非感动群众,而群众的感动有时是非常滑稽的一件事情。

在过去,人类是依靠精英文化而整体上得到文明的提升,脱离了动物性。而如今随着精英文化的发展终于演化为大众的市场文化。这是精英文化的异化,也是市场所决定的。爵士乐的即兴是今天市场文化的普遍特点。今天的时代,即时与即兴是其深刻的特点。今天人类思想的本质特点是正以反应替代思考。今天的市场文化在本质上就是一场泛高潮的性爱。

那个把别人的尿盆变成自己的皇冠的神奇的杜尚,有一个观点就是大便也可以是艺术。萨尔瓦多达利在杜尚的访谈录里有一个有意思的回应,他说:“杜尚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告诉过我对于大粪制品的新兴趣,在这中间,肚脐眼里的小排泄物将是‘珍本’。对此我的反应是,我希望能得到从拉斐尔肚脐里出来的真正的排泄物。”

在我手头的这本薄薄的《杜尚访谈录》的最后一页,是译者的后记。在后记的最后译者写道:

“我只好再翻开那本薄薄的《杜尚访谈录》,头埋了下去,又一次读到:‘我反对所有的这些……,小心翼翼的盘算,一堆非常逻辑化的原因:我是该选择绘画,还是选择别的?’‘我喜欢欢活着,呼吸,甚于喜欢工作。我不觉得我做的东西可以在将来对社会有什么重要意义。因此,如果你愿意,我的艺术就是某种生活:每一秒,每次呼吸就是一个作品,一个不露痕迹的作品,你既不诉诸视觉,也不诉诸大脑。是一种持续的快乐。’

我被这些已经读过的话再次感动得眼眶湿润,并且在下面重重地画了线。”

读过这段话我真的感慨万千了。再次相信:

第一;真正的艺术的根本目的是,增进人的智慧,使人能从智慧中获得快乐。

第二;我坚信,呼吸和活着,都只是一种简单的动物性。人的一生应该大于它。

第三;当屎可以成为艺术时,人们,包括许多有知识的分子,脑子也就装进屎了。

 

今天我们的时代的“一种持续的快乐”本质上就是一场泛高潮的性爱。

 

2018/10/07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阎立华 回复 悄悄话 很小众的言论 很深刻的见解。
解读要靠未来,当下的人未必能懂未必想懂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阳春白雪,和者盖寡,古来如此。我同意LZ的部分立论,但您这一竿子打翻一大船的人,把爵士乐等都统统归于下九流甚至不入流,这动作也大点儿哈。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明白了。谢谢立。晚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谢谢留言。据我观察我感觉泛高潮不是伪高潮。是真高潮。但,是此起彼伏的高潮。比如小王的高潮完了,马上小范的高潮又来了,可是小郭的高潮怎么样了,早都没有人去想了。所以,要相信人们的快乐。但也别太当回事儿。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最后的 第一, 第二, 第三 相信, 认同.

诚心请教: 什么是 "泛高潮"? 我瞎猜的: 伪高潮?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