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的两维空间

当消失之后,你就会知道没有什么是真的,你将看到真正的奇迹。
个人资料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郎朗、王羽佳和严肃艺术家汪峰

(2015-12-03 11:59:20) 下一个

郎朗、王羽佳和严肃艺术家汪峰

 

郎朗

从某种角度来说,郎朗准确地代表了当今的中国。今天的中国是一个什么样子呢?今天的中国是一个疯狂追求成功的民族,为了成功不惜一切,是一个已经走上了一条只能成功的道路的民族。没有人能肯定这条道路最终会把我们带到哪里。很多时候,表面上是我们在选择道路,实际上是路带着我们走下去。

但郎朗远比今天的中国简单,容易概括。郎朗只是一个非常真实的人。他是个天才,同时,他也把自己的简单的品味夸张地表现出来,用一种天才的方式。因此,他的音乐还是相当有魅力的,就像一个没有什么坏心眼儿又大方,但气质恶俗态度粗鲁还特爱国的暴发户。总是让周围的穷人爱恨交加,但无法割舍。

只是真实其实通常并不美好,因为我们在本质上只是一种生物。追求生存繁衍是我们许多外表堂皇的行为的深层的目的。

 

王羽佳

我是在听斯克里亚宾时,偶然听到了王羽佳的演奏,当时感觉很不一般,但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看她样子以为不过是一个有点儿才气的新生代,所以也没有太在意。后来在听肖斯塔科维奇时,又看到youtube上她的视频,听过再次感觉非常喜欢,但还是想去找几个大师的版本听听,结果找到了阿格里奇和基辛的版本,这才真正意识到王羽佳有多好。王羽佳的声音和技巧仿佛没有什么特别惊人之处。尽管,她能很放松地弹下最艰难的曲子,但她不会像李赫特那样一出手那声音就让你觉得超凡脱俗,或者郎朗让你一看他弹琴的样子就知道他的技术出神入化。我听王羽佳弹肖斯塔科维奇感觉不到她的琴声和技术,她把自己的演奏和钢琴的声音溶解到了肖斯塔科维奇的音乐中,所以,之后再听阿格里奇和基辛的演奏,就觉得他们把那钢琴展示得太明显了。有两类独奏家,一种是能最大程度开发出一件乐器的性能,另一种是用手中的乐器最大程度开发音乐的本身。而王羽佳无疑是后者。她能将技术掩盖起来,不露痕迹。而她对于音乐的理解和表达也是天才的。对比她和上个世纪伟大的作曲家和钢琴大师拉赫玛尼诺夫弹奏的格鲁克的《奥菲欧与犹丽狄茜》,就可以看出王羽佳对于音乐的解读有多么的出色。不过我更喜欢她弹的肖斯塔科维奇和斯克里亚宾,不喜欢她弹的肖邦。(可能因为我现在不喜欢肖邦了。)

她弹的拉2我总觉得有点温吞,稍欠一些强度。而郎朗的演奏简直像和在键盘玩命,活脱当年他的爸爸带着对他的厚望和爱,驱赶他弹琴一样。不成功就去跳楼。现在,他又把钢琴当成儿子,带着他的爱去玩命地戳、砸、敲打。

 

严肃艺术家汪峰

据说加拿大电台曾经拿郎朗演奏的拉2片段与与拉赫玛尼诺夫本人演奏的同一片段给观众盲听,结果听众选择了郎朗,认为郎朗演奏的更好。这就是大众的选择。大众总是更容易被夸张的肤浅的东西打动,但凡郎朗聪明点,装一点点逼,那他就是一个完美的神话了。社会上多少所谓的大家,其实不就是个样子货嘛!生活中有几个人有自己的辨别力,有独立的观点,和良好的品味?不都是人云亦云,大专家吐出的馍被小专家吃过再吐出,再被普通人吃了,再吐给别人。因此,要想引人注目就要夸张,易于理解,与快速感人。这和做爱不同,要快,快速排放,快速达高。你要在人们把你忘记之前让人们注意到你喜欢上你。所以,今天的选秀歌手必然要选择无比肉麻的抒情加上声嘶力竭的狂吼为表达方式。这是市场和民主的结果。而无论郎朗还是王羽佳其实都既是市场选择的结果,最终他们也要臣服于市场的规定。郎朗今天的钢琴演奏已经具有很强的表演性质,这是市场的要求,同样王羽佳的服装,发型和演奏也都是表演的一部分。所谓的严肃音乐在过去就是流行音乐,在现在是视听艺术,在未来将逐渐消失。到那时现在的摇滚音乐流行音乐,都就将成为古典严肃音乐。那时,汪峰就是非常严肃和深刻的艺术家了。这并不是汪峰本人终于像凡高那样被世人理解了,汪峰永远不会成为凡高。因为,汪峰有两只耳朵而且还带着一副小眼镜。汪峰成为严肃和深刻的艺术家的原因,只是因为市场上出现了更俗的歌手和音乐,他们替代了汪峰,而汪峰没有能变得更俗。不是他厌世伤生,也不是他没有了更俗的动力、渴望和能力,这些汪峰都有,但是他那时已经没有生命的力了。他那时已经作古,或曰,挂啦。所以,他就只能变成了严肃和深刻的艺术家。那时要聆听和理解汪峰就需要很高的修养,那时只有社会上一小撮受过最良好的教育、有品位并且有着很强理解力的文化人才会喜欢和聆听汪峰。未来就是这样的。它总是充满汪峰们的希望。

 

2015/12/2

 

Yuja Wang plays Mélodie de Gluck/Orfeo ed Euridice

 

[ 打印 ]
阅读 ()评论 (9)
评论
pfingstenrose 回复 悄悄话 去年听了王羽佳的独奏会,也许是美国习惯,两三首就回后台,情绪完全被破坏,再也不会去听她的音乐会。
闻达 回复 悄悄话 不甚理解何以今天的流行艺术就是将来的古典艺术。就绘画而言,将来人们只认为现代的涂鸦是艺术,而莫奈的油画是过时的东西而失去欣赏和收藏价值了?就音乐而言,100年后会有一群艺术家开一场汪峰作品音乐会,观众趋之若骛,而人们甚至不知道贝多芬为何人,交响乐队为何物?
northbigrock 回复 悄悄话 听过一次王的音乐会,好大一部分是finger show. 以后再也没看过她的音乐会
荔枝100 回复 悄悄话 王羽佳的演奏和服装都有成熟趋势。此视频中的服装很得当:上面露得多,下面一点不露,很符合古典音乐夜晚演出的场合。
ilovefriday 回复 悄悄话 有机会的话,建议你可以听听意大利年轻女钢琴家 Beatrice Rana 弹奏的Scriabin Sonata No 2。
ilovefriday 回复 悄悄话 意大利也有不上格调的服装,比如“Versace”的大部份设计都像是给拉皮条和妓女穿的。
回复 悄悄话 chufang2015-12-03 15:32:25 王羽佳的服装也受到批判。

王的发型非常成功。修饰了她的宽圆的脸型。使她的样子很有魅力。DG也是选秀,外形非常重要。

据说王的服装是意大利的。喝喝
chufang 回复 悄悄话 王羽佳的服装也受到批判。
su759527 回复 悄悄话 有同感!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