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的两维空间

当消失之后,你就会知道没有什么是真的,你将看到真正的奇迹。
个人资料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摆脱你

(2015-08-14 13:49:50) 下一个

摆脱你

该死的马克·斯特兰德

有网友看了我写的评论马克·斯特兰德的文章后写信来夸我。我对夸我的来信向来都是很高兴的,可以说欣喜若狂,而且感激涕零。但是,我还是回信客观地批评了她。(或者是他,我们不认识,但我希望是她,不要是他了吧!)我指出,她,(就算是她了,)说的不详细,让她,(她肯定很年轻,)再说得具体一些。结果,她,(肯定还非常漂亮,)又来信了。我读过之后,发现她,(其实可能也就是个中年大妈,)通篇夸的都是,马克·斯特兰德,该死的马克·斯特兰德!她说,(她的确很能唠叨,)在网上没有找到《摆脱死亡》,(没找到就没找到吧!)这篇诗。她希望,(她的确有一种烦人的气质,)我给她发一个copy。(她不必用英文嘛,俗不可耐!)在读完她的来信后,(她和马克一样的让人讨厌!)我已经手脚冰凉了。我从来不在博客里单纯发别人的诗,(有谁会心思在立的博客里读非立的诗呢?有吗?没有的!)但这回破例吧。我用冰凉的手脚把马克的《摆脱死亡》贴出来,为了

摆脱她!

恐龙!

 

摆脱死亡

 

这些皱纹不算什么。

这些白头发不算什么。

这个因陈旧的食物而

下垂的胃,这些擦伤

和浮肿的脚踝,

我黯淡的脑袋,

它们什么都不算。

我仍是那个母亲

过去常常亲吻的男孩。

 

岁月什么也没改变。

在无风的夏天夜晚

我感受到那些亲吻

从她遥远的深色

嘴唇滑了过来,

冬天它们漂浮

在冻结的松树上

带着浑身的雪到来。

它们使我保持年轻。

 

我对乳汁的热爱

仍然无法抑制。

我被纯真驱赶着。

我在床和椅子上

爬来爬去。

我不会死去。

它们雕刻结果

和出生的记号,我的身体

记得并紧紧抓住。

 

 

不死

这些皱纹什么都不是。
这些白发什么都不是。
这胃,下垂
食物陈腐,这些碰伤的
青肿的踝骨,
它们也什么都不是。
我仍是那个小男孩,
曾被我母亲亲吻。

岁月什么也未改变。
在无风的夏夜
我感到那些吻
从远处她的黑嘴唇
滑来,
到冬天它们就浮游在
冻结的松柏林上
并躲在雪中降临。
它们使我年轻。

我对牛奶的激情
依旧不可克制。
天真鞭策我。
在床和椅之间我
来回爬行。
我不会死。
坟墓是出世的
结果和纪念。我的肉身
回味着,毫不松懈。

另外的几首:

我母亲在夏末的一个夜晚

房间

持续的生活

 

还有几首也是我喜欢的,尤其是《持续的生活》。但需要指出的是,这些首都无法和《来自》相比。《来自遥远的悲伤的舞会》是一首很难达到的诗,其境界非常之阔大。另外,《摆脱死亡》这首诗有两个译本。再次证明当你读一首诗的两个译本时就是灾难。这首诗有空要找来原文自己重新翻译一下了。

 

2015/8/15晨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晓芮 回复 悄悄话 现在注意了,还来得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芮' 的评论 :
以前没有注意到这句。这句挺有意思。谢谢你的留言。
晓芮 回复 悄悄话 “愿你来吸引我,我就快跑跟随你”
雅歌 1:4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