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88

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正文

我记忆中的毛时代

(2016-04-15 20:20:43) 下一个

4月出版的“时代”杂志亚洲版封面,将习近平比拟为毛泽东。《时代》指,习近平搞个人崇拜、高度集权,除控制中共决策外,经济、国防及外交政策也要操控,认为他要做另一个毛泽东。

最近有官媒发文怀念毛时代,《环球时报》又放厥词,吹捧毛时代对美帝如何强硬。连资深外交官吴建民都忍不住,批胡锡进“看不清世界大势,抓不住主流”,“总想着打一仗”,“完全搞错了时代”。

网上也有人为毛时代涂脂抹粉,如网名为“几何就几何“的网民说:

“毛泽东时代就是北韩??? 有这样想法的人都有病!!!我喜欢毛泽东时代,毛泽东时代人们精神面貌比现在不知要强几百倍,共产党的干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医院救死扶伤,实行人道主义,免费义务教育。看看现在,能比得了吗?现在的人除了认钱,还知道什么???“

毛时代到底如何?毛时代真值得怀念吗?本人生于60年代末文革开始时,75年入小学,算是赶上了毛时代的尾巴,以亲身经历说一下所谓的毛时代,免得胡锡进等人误导不了解真相的青年人。

我出生在大西北的农场,直到18岁上大学为止一直生活在那里。以我记事时候的74、75年为例,那时基本没有娱乐,晚上主要活动是学习文件,我仍然记得每天吃完饭后,单位都要敲钟:敲三下,开全体职工大会,时间较长,两三个小时;敲两下,小组学习,时间较短。这都是在上班八小时之外的时间,开会要点名的,不许不去。除星期天,几乎天天如此。到这时,我妈就喊我:快出去听一下,敲几下。如果是两下,都挺高兴,不用受折磨那么长时间。

好不容易来场电影,都是看过好几遍的,比如地道战、地雷战、样板戏。一听说有电影,我们一般都是这样问:换片子了没有?就这也是好长时间才有一次,每次大家都争先恐后,端着小板凳去抢位置。

我们家有台半导体收音机,是家里唯一的电器,如果你不算手电筒的话。天天播的歌曲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和《东方红》,而且好像就这两首歌。除此之外就是天天播新闻,念领导人的名字,也是反复地播。我上小学之前,所有政治局常委、委员的名字我都能背下来,以至于粉碎四人帮的时候,有一天同一个广播里宣布那几个名字我特别熟悉的人是坏蛋,我好长时间不适应。那时候对儿童是不是很残忍?!

有人说“毛时代人们精神面貌好“,我真不知道这结论怎么来的。

出身不好的、搞投机倒把(可能好多人都不知道这是啥意思)的,受到的待遇我就不多说了,说起来都是泪,各种资料很多了。我只是庆幸我们家出身贫农,每次填出身我都理直气壮,没有受过歧视。我只举个例子,有个职工,我还记得他名叫李成儒,出身不太好,有次因为买卖了一头猪,被抓住了,开大会批斗。有人真缺德啊,要他扛着猪一直站着接受批斗俩小时!那人想不开,喝敌敌畏差点死掉。后来救过来了。再后来刚刚改革开放,他是第一批出去做买卖的。这是后话了。

再说普通职工,平时7天休息一天,夏天农忙时节,大礼拜10天休息一天!白天上班,晚上学习中央文件,然后夫妻俩还要照顾三个孩子,没有休息,没有娱乐,你的精神面貌能好到哪儿?我觉得就是文革的风气使然,就那么个小单位,人们之间还斗来斗去的,随便因为邻里之间的一点小矛盾,就能在单位大门口给你贴个大字报,无非揭发一些个人的隐私、偷拿公家的几颗玉米之类的小错,还都是以“阶级斗争”、“革命”、“斗资批修”之类的名义。

单位里干部很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没有见过一个。干部意味着有权、住的比别人的大、吃的更好。单位有上大学、参军、进城的指标,凡是好事,全让干部占去了。我爸妈特别感激邓小平改革开放,恢复高考,不然我们家孩子不可能有上大学的机会,工农兵学员的机会根本轮不到我家。

免费医疗?是真的。但全单位就一个赤脚医生,还是走后门上去的,因为他老岳父是上级医院的领导。发烧了能给你打个青霉素,其他医疗服务基本没有。我小时候耳朵发炎去过地区医院。我到现在还记得医院、医生的冰冷。没有谁把病人当人看。我有次对朋友讲,相对北美这边对儿童的呵护照顾,我都不知道小时候是如何存活过来的。

免费教育?也是真的,但教师基本没有中学毕业的,我一年级到三年级,用的是水泥预制板当课桌,有时连教课书和练习本都缺。现在回想,这些物质和硬件条件还不是最糟糕的事情,最坑人的是学习的内容,尤其是语文。我到现在还能够背诵一年级的课文:“十月的北京秋高气爽,毛主席神采奕奕,健步登上主席台,台下红卫兵欢声雷动,激动得热泪盈眶。”

那几个成语我当时根本不知道啥意思,却是我这辈子记得最清楚的成语。每当回忆起来这些事,我仍然不由自主地咬牙切齿:本应该背诵唐诗宋词的年龄,却被有些人灌输这些有毒的东西,这是不是一种邪教?给孩子灌输这些的人真正是邪恶、无耻!而那个毛主席就是这些人的总代表。一旦一个人明白了他们这些欺骗的把戏,你要我不痛恨他们那些王八蛋那是不可能的。

下面是我刚刚在网上看到的北朝鲜现在的课本,跟我们那会儿的很相似,那会儿正当习近平是红卫兵,我们都是红小兵的时候,只是我们那时的课本是黑白的。

邪恶还在继续,救救孩子!

好老师也有,我现在仍然记得初一教生物 的周老师,农学院毕业,身材高大,讲课认真,学生爱听他的课,他能到我们那里,是因为他是右派下放到那里去的。那时已经是80年代初了,文革遗风仍然还在,在偏远学校教学仍然不正常。有一次正讲课呢,她媳妇闹到教室,意思是别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就你认真。以我那么小的年龄,都看出来俩人是那么的不般配。

那里是农场,大片的小麦、玉米地望不到边,基本机械化作业,比如收割小麦用联合收割机(康拜因),生产效率很高的,但生产的小麦都上交了。职工每年不知道要生产多少小麦,但口粮却是定量的,有好多年都是70%粗粮如玉米面。我长大后从来不吃窝窝头,任你在多高级的饭店,做得多漂亮,别人怎么说对身体有好处,我都不吃,坚决不吃!那些年我是把窝窝头吃够了,吃伤着了。因为经常吃不下,为此还挨我爸妈的骂。他们是饥荒年代过来的人,相当于逃荒从内地逃去大西北的,有饭吃、不挨饿已经很满足了。

有一阵子,大约76、77年,吃的用的什么都缺,真的叫国民经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比如说,食用油很缺,商店里没有卖,职工们到地方老乡家里买猪肉,要偷偷的,不让人知道,因为那属于投机倒把。肉都要买最肥的,越肥越好。买回去炼油,每次炒菜放一点。到现在,每次炖完肉要把上面的那层油脂扔掉的时候,我都仍然心疼!那么一大块,当时够我们家吃一个月的,现在就这么当垃圾扔掉了?作孽啊!

物质短缺,其实精神食粮更缺,书籍很难看到,我找各种能够找到的书看,但经常也就是能找到毛选而已。

我的情况也许不能跟城市里的相提并论,但上大学时以及后来也跟城市来的同学讨论过,城市又能好到哪去?而且那时候城市人口是少数,大部分的人口在农村,有很多地方生活、教育水平还不如我们农场。

这就是我经历的毛时代。如果现在还有人怀念毛时代,甚至要回到毛时代,我只能说这人要么是无知,要么是健忘,再就只剩下无耻的欺骗。

当然,你要是特权阶层,吃特供的,高人一等,有别墅、保姆、汽车,那另当别论,但就不要拿你过的日子来忽悠普通老百姓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2)
评论
睡觉不打呼噜 回复 悄悄话 博主写的不错 其实很多人在毛时代生活远不如你
ziyouzizaiy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恢恢' 的评论 : 每个地方情况不同吧.我记得我当时的小学是市重点,班主任老师是语文老师高小毕业,她非常推崇我们的数学老师,因为人家是高中生.
ali8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恢恢' 的评论 : 才看到您的这个评论,您比我年长,我刚刚回了您的另外的评论,把您当成远远小于我的80、90后了,对不起!
谢谢你花时间评论,也很高兴与你交流。您说“似乎还远远不能得出一个社会好还是不好的结论”,这个我不能同意。文革时代、毛时代是中国近代最黑暗的时代,应当是大多数人的共识。不信可以搞个公投测一下。他们天天说自己那么好,资本主义多么糟,为什么那会儿会有逃港潮?很多人为此送了命。大家在用脚投票!包括现在还是,有一个资料说大多数部级以上官员退休后在美国度晚年。
“大海航行靠靠舵手”我还真唱过,还有“文革就是好”。“所以我判断你是听说的和后来知道的一半,自己看到的一半。 ”---你判断是错的,我所写都是我当时看到和听到的,而不是后来听说的,没有一件不是我亲身经历的。
“从你生活的地区来说,应该在全国范围内不带有很强的普遍性”。有可能不普遍,像有些网友已经指出的那样,有普遍性的是人口、地区占大多数的农村,农村的情况还不如我在的农场。我小时候回过河南老家,第一次吃到红薯面馒头,我说很好吃。他们都想打我!他们天天吃这个,连我吃不下的窝头都吃不上!那还是在县城,还不是村子里。城市的情况才不带有普遍性。
“在普及教育方面应该算有很大进步了”,也要看你怎么比。文革时期,文化和教育活动是停止的,人才是断档的。当台湾、韩国大批人去美国留学拿博士的时候,我们在闭关锁国搞运动。我90年毕业后科研所、高校都呆过,那时候三十几岁的中坚几乎没有,人才因为文革断档了。
“要说人们的精神面貌,应该从普通人说起”,这我在文章里已经谈过了。"5、60年代人们被唤起的精神大概是民国时期无法比较的",但这是种什么精神就值得探讨了,简单说,跟现在北朝鲜的很多人的精神有什么区别?很多人我相信在无私地为朝鲜做贡献,见到金家父子热泪盈眶、愿意为领袖去死。---我觉得他们很可怜,我在想得花多少时间才能把这精神状态扭回到正常人的状态。
“和现在的人比较,也不像现在这样自私和功利”,也许。但恐怕还不如49年以前,那时大家都是乡里乡亲,东西都是私产,讲究仁义礼智信,拿别人东西是很丢脸的事。我小时记得的是,虽然天天在“很斗私字一闪间”,职工偷拿公物很普遍,公家的东西,不拿白不拿,不拿是傻瓜。
直到现在,还在拿。
恢恢 回复 悄悄话 楼主,我们应该算是同龄人,但是比你虚长几岁。想和你交流一下关于过去那段时间的想法。
现在网上的言论,崇毛也好,骂毛也好,其实多数都是从个人的感受或其他某些目的出发。这些言论,其实都不能算是对那段时期的客观评价。你的博文记录一些客观事实和个人感受,很好,但是似乎还远远不能得出一个社会好还是不好的结论。再说一个社会一个时期也不可能用简单的好不好来评价。
从你说的可以推出,严格说来你只能勉强算赶上文革尾巴,“大海航行靠靠舵手”你肯定没唱过。所以我判断你是听说的和后来知道的一半,自己看到的一半。
从你生活的地区来说,应该在全国范围内不带有很强的普遍性。比如你说老师基本是中学没毕业的,这个可能在偏远的地方有这种情况,而且应该是在小学阶段,在全国其他地方(比如我所在的一个普通小县城),不能算普遍吧?我们的小学老师中学老师可都是有正规文凭的,中学老师不少是文革前的名牌大学毕业生。我母亲高小毕业(相当于初中),5、60年代只能当小学低年级老师。应该说,比较49年前的情况,在普及教育方面应该算有很大进步了。
要说人们的精神面貌,应该从普通人说起,如果仅仅说少数被批斗或镇压的人,那就比较复杂而缺乏代表性,而且要从更长的历史时期比较才有意义。那时的人当然比不上现在人这么眼界开阔和有主见,但是5、60年代人们被唤起的精神大概是民国时期无法比较的,这个只有我们的父辈才有发言权了,我也是从他们口中得知的。和现在的人比较,也不像现在这样自私和功利,这个我们这代人也是有目共睹的。那时人们的公德心和互助精神,远高于现在。
Armweak 回复 悄悄话 女人被坏蛋强奸了还可以生一个漂亮、聪明的儿子。这能否被看作强奸的“好处”?

毛粉太多,那是天朝的历史、文化和文明程度所致。几千年的封建疆土意识,帝王大一统的“爱国”教育,让许许多多的老百姓产生了一个本能: 宁愿让暴君蹂躏,不愿接受外邦文明的统治。

所以,天朝地大人多,它的文明演变注定是缓慢的,只能依靠国民受教育程度的提高以后慢慢觉醒,而不可能从外部,通过胡萝卜加大棒的方式接受西方文明,象日本、南韩、台湾等。
蒼鷹 回复 悄悄话 沒有感覺那個時代有什麼特別不好,天天吃肉好吧,看看美國人,幾乎一半是胖子,中國人現在的糖尿病呈現爆炸式增加,水土空氣嚴重污染,很多地方已經不再適合人類居住,記得小時後家鄉的河水清澈透明,可以看清河底的小魚,另外,如果比較一個時代生活的好壞,應該向前而非向後比。統計顯示,中國建國時鋼鐵產能僅能為全國的婦女造一隻發卡,在這個基礎上,怎麼可以一天就能發展起來呢。很多人覺得資本主義可以推動生產力發展,讓人們過上好日子,其實,當生產力發展到一定程度,人們是否可以擁有更美好的生活就取決於如何分配生產成果了,美國生產力高度發達,但美國人的生活質量遠遜歐洲很多國家,就是因為私有化所致,貧富差距巨大,你以為美國那些富豪發起的裸捐真能幫助到社會,他們捐也是捐給自己的基金會,設立所謂慈善基金,其主要目的就是為避稅。能夠拿出零點幾的錢做慈善就不錯了。目前全球150多個國家,大多數都是私有制,也推行資本主義,但又有幾多國家的人們真正有好日子過呢。美國是老牌的帝國,但今年總統選舉,為什麼那個自稱為社會主義者的桑德斯獲得年輕人的支持呢,因為這些年輕人已經看不到未來及希望。可悲的是,現在的中國人包括領導人還對西方的制度那麼崇拜。每個國家的國情不同,也不能照搬別國的模式,可惜中國現在正推崇市場經濟,一個小國家搞市場經濟或者可以,但一個擁有15億人口的國家搞市場經濟,一旦發生失業潮,就可能動搖這個國家的根基,屆時再想通過維穩掌控國家政權,就恐怕是天方夜譚了。
海外闲客 回复 悄悄话 文章写的好,请毛粉们写写自己的幸福生活。这些人是高级黑,老毛复活的话,要专政你们的:我反对马寅初的人口论。我认为死了三亿人没啥。我号召青年去农村,开垦了边疆、山头多少土地。我引进而不是购买外国货。我赶跑了美帝、苏修……我让你们出国了吗?一群特务,卖国贼!
偶平 回复 悄悄话 毛泽东时代有好的方面,也有不好的方面。肯定好的方面并不就是要回到那个时代。汉唐好,你是不是就要回去?
twbxw 回复 悄悄话 毛时代的二十年中国的人口增加了一倍,这是中国历史上人口增加最快的一个时期。土地还是那些土地,人口增加了一倍,而且还面临着国际封锁,没有化肥,靠着原始农业,还要人人吃肉,这几乎就是妄想。
尼克松访华后中国引进了13条化肥生产线,到79年正式建成投产,毛刚好在这段时间去世,结果,粮食生产上来了,邓摘了果子,说这是改革开放的功劳。呵呵。毛时代修建5万多座水库,9万多座水利设施,到现在全国各地的农村地区那些水利工程还是遍布林立,水库现在大多年久失修,呵呵。
毛时代两弹一星,重返联合国,奠定中美建交基础,引进156个苏联援助项目,造出了汽车、坦克、飞机、大炮,火箭,到了邓,呵呵,造不如买,买不如租,造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呵呵。
前人种树后人乘凉,现在有一帮宵小说种个啥树?累死了,苦死了,晒死我愿意。对于这种人,还有啥好说的呢?
姐夫5716 回复 悄悄话 作者四五岁就开始记事?这种小毛孩也在回忆文革?75年时电影已经有几十部了。政治学习天天进行的?作者明显瞎讲。反思文革这要实事求是。
planet 回复 悄悄话 我出生早.
毛泽东时代就是天天批斗人, 从政治局常委到普通老师。
免费医疗? 一亲戚卖了一头猪才可以到市医院看病.
我也感激邓小平改革开放,恢复高考,我有上大学的机会
偶平 回复 悄悄话 毛泽东时代=文革时期吗?
bmw123 回复 悄悄话 如果毛共不当土匪不打内战,不会死那么多人,
-------
受所有帝国主义封建官僚军阀剥削阶级的压迫俯首贴耳不反抗就不是奴性?反抗了就是土匪?内战不是蒋挑起的?难道不反抗等死吗?这都是什么逻辑?毛是反抗传统皇帝官僚的立场,造反的立场,反毛才是奴性。
ali8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馨香花坊' 的评论 :
馨香花坊的好文《回忆我的高中英语老师》是我最早发现的。
ali8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馨香花坊' 的评论 :
我这基本上是忆苦思甜。

还是你的好,清涩而温馨!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是,还是不是?

在此向大家推荐馨香花坊的好文《回忆我的高中英语老师》!
馨香花坊 回复 悄悄话 怎么现在大家都开始回忆往昔了。。。
Armweak 回复 悄悄话 大方毛毛 发表评论于 2016-04-16 16:42:40
。。。。。。那时候中国人的出生平均预期寿命只有39岁呢!。。。。
===============================
找不出平均寿命39岁的原因吗? 如果毛共不当土匪不打内战,不会死那么多人,平均寿命还会只有39岁? 如果当年毛共被老蒋剿匪给剿得一个不留,中国的和平就开始于是1945年。你断定到了五十年代,中国人的平均寿命会只有39岁?
Armweak 回复 悄悄话 颐和园 发表评论于 2016-04-16 16:42:48
==============================
两年的时间让他们改变思想吧。

园姐有点狠。:-):-)
ali8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方毛毛' 的评论 : “毛时代新中国在人口健康教育普及和经济发展各方面的奇迹是国际社会所公认的”
---无语!
颐和园 回复 悄悄话 我欣赏红脖老弟的建议:在井冈山、大别山、太行山、延安等地,选一地开发成革命特区,让毛粉前去体验生活,按照当年的口粮供应,不允许小买卖,只能种一点自留地的蔬菜,油盐全靠鸡屁股,大干快上,大修水利,天天早请示晚汇报,特别是吃完晚饭还要集中起来集体学习报纸社论,统一思想观念,狠批私字一闪念,批评与自我批评,绷紧阶级斗争的弦,对阶级敌人毫不留情,不断大展大批判。。。

但是,他们必须签终身合同,终生不能去其他地方谋生,不能过post Mao的生活,特别是不能去城市,他们要全心全意地热爱他们的毛主席,岂能半心半意,两年就想脱身?想什么呢!从毛时代过来的人可从来没有想过我们还有post Mao 的时代,绝望地以为中国会跟北朝鲜一样,永远永远地毛泽东万岁了。
大方毛毛 回复 悄悄话 所有的社会都有一个发展过程。假如你了解五十年代初中国的国情,你就不会为当年物质的贫乏而感慨。那时候中国人的出生平均预期寿命只有39岁呢!因为国家均贫富的社会政策,所以人口稳定增长成为可能,因此更加剧了物质供应的压力。毛时代新中国在人口健康教育普及和经济发展各方面的奇迹是国际社会所公认的,绝非个人恩怨所能左右。至于发展中的挫折,需要有理性的认识。事实上没有毛时代的发展就不可能有今天中国的成就。没有社会主义那些当年的穷人会永远见不到天日,更不要梦想会有子孙上大学了。
其实我们平时在与周围西方人聊天时, 也听到他们的“忆苦思甜”,谈自己家里当年如何节衣束食的。
总之应该用历史的眼光来看待一个国家的发展和自己的人生经历。我们也应该为自己在新中国的发展中所作出的努力而感到自豪。更何况我们每个人之所以成为今天的你我她/他,恰是与我们个人的成长经历相关的。
欲千北 回复 悄悄话 支持,现在很多年轻人不知道毛泽东统治下的苦难,以为当时的社会很好。那时是舆论一律,不允许有不同的声音,所以当时文字记录下来的苦难很少。
coach1960 回复 悄悄话 好文,好在亲眼所见,真心感悟!
Wctz_mom 回复 悄悄话 我的家乡是革命老区井冈山的,我代表我个人认为:毛时代是物质匮乏和心灵扭曲双重压迫,身体和心理都遭到双重摧残的年代!
明月天山 回复 悄悄话 建议楼主不要试图改变崇毛者了,因为那是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毛时代吃了那么大的苦(吃苦其实只是一方面,问题是毛将中国文化的根基给毁了),反而崇毛。这一现象润涛阎已经在他的“我的熬鹰经历”一文中做了最好的诠释。下面是他的文章节选:

“其实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我从小就懂得了奴性文化的根本,了解了统治者奴役人民靠的不仅仅是枪杆子,更重要的是奴性文化。而奴性文化之所以能代代相传,因为动物(包括人)对自己的征服者有崇拜心理,对统治者心甘情愿顶礼膜拜。

很多人不理解毛泽东平白无故就把丁玲抓入监狱丁玲出来后第二天就写入党申请书,还歌颂毛主席,感谢毛主席不杀之恩。很多被毛主席整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后代特别崇拜毛主席,恨不得他老人家活过来再次虐待他们和他们的孩子。倒是那些没有吃过毛主席政治运动苦头的人反对暴君毛泽东。没熬过鹰的人很难懂得这个道理的。懂得了这一点,自己不可能甘愿当鹰犬的。”
ali8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是干枯的胡杨^_^' 的评论 : 生为中国人,担心与关心中国,我看不出有何不对。“可惜目前看来你这样的人只是少数”,这结论恐怕下的太早,弄不好您那边才是少数,您需要调查研究。“并被国内民众尊称为公知与普世”,像贺卫方那样的才能当得起,我跟人家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这我有自知之明。但贺先生是我学习的榜样,我愿意效法并追赶他,人皆可以为尧舜吗。
“是个半瓶水之人”,真多谢您抬举我,我也就一点点水。要学的东西很多,时间不够。但在这里与大家交流也是学习。“去读读中国与世界近代史”,这还真是我最近的计划。
“象个小脚女人斤斤计较唠唠叨叨个没完”,这批评的是不是有点过了?我自认为写字、说话还是挺简洁的。
Armweak 回复 悄悄话 建议把井冈山、大别山、太行山、延安等地开发成革命特区,分别按大跃进时期的人民公社、70年代的人民公社模式设镇划乡,并且开辟一个区域转搞文化大革命。这些革命特区专门接待那些说老毛时代好的人,让毛和其他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后代及形形色色的毛左们掌权,当县、乡和村长和党书记,给全世界各地所有五毛们上山下乡的机会,但每个人必须签至少两年的合同。合同期满可以续签。

看看这些JB玩意儿合同期满后说啥。
崔澍泉 回复 悄悄话 在黑暗中受愚弄、被奴役的时代……
我是干枯的胡杨^_^ 回复 悄悄话 ali88,我不想同你争与交流,因为人以群分物以类聚的,鸡同鸭是讲不到一块的。其实你尽可不必担心中国,我也同样,如象你这样的人在中国多了,中国自会变色,如同前苏联,可惜目前看来你这样的人只是少数,并被国内民众尊称为公知与普世。

你也尽不需好人为师,自以为有独立思想的人,从你这口气这思维可看出是个半瓶水之人,如还有半瓶的话。

想当年刚出国时马上去搜罗了国内严禁的基本上所有禁书来读,什么毛的私人医生回忆录等等等等,我读与未读什么书请你不必费心了,觉得你有这心思与时间,还不如自己多去读读中国与世界近代史,不要象个小脚女人斤斤计较唠唠叨叨个没完。
不言有罪 回复 悄悄话 “當然毛時代,社會的貧富差別相對比較小,讓人比較心平氣和”。不是心平气和,而是绝望。对占人口80%的农村人来说,城里人和城市户口,如星星月亮般可望不可及。农民就是当代的奴隶,艰难生存以外,剩下的只有绝望。当然,也有不少农村人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对建立了现代奴隶制度残酷剥削农民的毛共,不仅不愤怒,反而感激不尽。哀哉,中国人。
ali8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是干枯的胡杨^_^' 的评论 : 这真的是我非常难以理解的事情:您受到苦比我多,还要说老毛好,我喊了声苦,反而是我矫情。“但尽管我们走过了这样的苦难,我们还是尊重喜欢老毛”,是我最不能理解的事情之一。我真心希望与您多交流,搞清楚为何经历相似,认识却是相反的。
我想指出的一点是,党多年的教育在您身上留下的影响太深,您需要读一些“反动”的东西,比如《晚年周恩来》。我不是说反动的就是对的。兼听则明,正反两方面的资料都看到,您才能够比较、鉴别和思考,得出自己的结论。特别是有人越不让你看的资料、越抹黑的作者,您越要看。
人长个脑袋是用来独立思考的,不是用来让人灌浆糊的。
比如您说的:“中国的基础是老毛建立与打下的,那遍布每个乡村的农田灌溉系统,那两弹一星,那立国之战朝鲜战争,这些保证了中国立于世界不倒。”哪些是你自己思考得来,哪些是别人说的?
真心希望多交流。
我是干枯的胡杨^_^ 回复 悄悄话 我应与你同时间出生的人,只是你生在城市而我生在农村,你的那时所经历的苦难从一个农村孩子眼里看来只能是有些无病呻吟。那时我看到那些从城市来农村探亲的白嫩的小孩不知有多羡慕,在我们这些没有一点社会保障与医疗福利,自生自灭的整年穿又脏又破衣服的农村孩子看来那是天堂下来的养尊处优的贵族了,是我们今后的目标与奋斗的动力。

但尽管我们走过了这样的苦难,我们还是尊重喜欢老毛,具体不多言了,就光说一二点,中国的基础是老毛建立与打下的,那遍布每个乡村的农田灌溉系统,那两弹一星,那立国之战朝鲜战争,这些保证了中国立于世界不倒。

老毛建了个基础坚实的毛坯房,住人还不太舒服,后人只是搞了些装修让人住得舒服些而已。

楼主应是位无远见不看事物本质的矫情之人
ali8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orkforwal' 的评论 : 你没有看仔细,我文章里是说北朝鲜的课本。我们那时还没有彩色的课本。
workforwal 回复 悄悄话 你这插图是朝鲜课本。
ali8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灜客'的评论兼讨论“不患寡而患不均”:我记不起谁说的大意是这样的话:资本主义分配不公,但是得到最少的人,也比社会主义平均分配得到的多。我认为第一患寡,大家没有积极性去劳动和创造,谁也别想分到啥;第二患不公正、不公平,个人所得应该根据你的能力和付出,而不是取决于你爸爸是谁;第三患不均,国家应该通过税收等政策进行调节,比如北欧的福利社会,使贫富差距不至于过大,但也不可干预过分,损害投资者、资本家的积极性。中国在毛时代是绝对平均主义,现在又是权贵资本主义,分配极为不公,亦无公平可言,走向另一个极端。即使如此,当今中国生活在底层的大众生活,也要比毛时代大家平均所得要多得多了。
有时间专门写文探讨一下。
颐和园 回复 悄悄话 当年的真实写照。如果LZ年纪再大些,可能还会经历更黑暗的东西,比如打砸抢,比如文攻武卫,比如清理阶级队伍,比如上山下乡。。。不堪回首。
bmw123 回复 悄悄话 去了解一下亚洲的四小龙,六七十年代还黑社会横行呢,小学教育没普及,给资本家打工没有八小时工作制,没有劳动保护,更别说公费医疗退休劳保,吃不饱吃不好上不起学医不起病住贫民窟做童工的很多,90年代经济才繁荣,人家借鉴社会主义纵向比较比中国更全面飞速发展,中国反而在某些方面退步了。就只看到自己的昨天,以为别国几十年前就是今天的水平了,以为别国都是资本家级别么,到今天还不是贫富悬殊,维持基本生活的还不是大有人在。
静.安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真实的经历,写得好!
lmjlmj 回复 悄悄话 读到楼下有人写的"说句心里话,感谢邓小平的。。。。。。“,不禁感叹:

来了美国这么多年,还摆脱不了对党的“感恩文化”。 以前被党不合理被剥夺的权利,现在归还一些,你还要从 心底里 感恩戴德!!!
justforfun 回复 悄悄话 我父母都是教师,在当时是掌握资源最少的几类人之一。我母亲住院遇到一个菜场卖肉的病友,病友出于对教师本能的尊重,提出把比较好的肉卖给我们,但我们必须在早上4点钟,菜场开市之前去拿。所以前一天晚上,我是穿着衣服睡觉,可以起来快一点,早上起来后,单程走大概20多分钟去买肉。而且也就这么一次。其它时候,我要5点钟起来去排队,好几次刚好到我肉就卖光了。我有时跟我小孩讲起这些,被我老婆鄙视,她说你们好歹平时就有肉吃,我们根本平时根本就没有。
justforfun 回复 悄悄话 非常真实,现在鼓吹毛时代的人,如果没有在那个时代生活过,真是叫身在福中不知福,如果生活过,那就是别有用心。想起当年那种酷暑严寒、缺衣少吃的日子,真不是人过的。而且当年的特权也是很严重的,比如部队的子弟,星期六晚上可以乘卡车去看电影,而且不是市面上的地道战地雷战,有不少苏联的电影。办事都要走后门,甚至买豆腐都要走后门。
京华人 回复 悄悄话 同意作者。我记得父亲单位从外地购进一批大米(不用划本的),但是混进了许多沙子。所以,每次做饭前,都得花近半小时淘沙子。可课堂上,还总得感谢党带给我们的幸福生活。每每想起这些,感觉象是上辈子的事。
ali8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楼下所有的朋友:谢谢你们的鼓励。
reader 回复 悄悄话 "这就是我经历的毛时代。如果现在还有人怀念毛时代,甚至要回到毛时代,我只能说这人要么是无知,要么是健忘,再就只剩下恶意的欺骗。"

+1

鲁迅说“ 做奴隶做久了,从奴隶生活中寻出美来,赞叹并陶醉,便是万劫不复的奴才了”。
不言有罪 回复 悄悄话 有个年轻人跟我说,毛时代虽然穷,但人有精神。我说,那不叫精神,叫神经。神经病。
hahaha_PA 回复 悄悄话 我是过来人,文中说得一点不错。 毛时代大家穷,买是么都要凭票,文艺节目看来看去就是八个样板戏,地雷战,地道战,金光大道艳阳天。 毛选倒是人手一册,想不要都不行。

说句心里话,感谢邓小平的改开让中国经济腾飞,我们也从而有机会来美国,来文学城发帖,不管是颂扬毛还是批评毛。

比较老毛和老邓,我还是喜欢老邓。如今贪官多如牛毛,是后来的人没有搞好,不能都算到老邓头上。
sydneywil 回复 悄悄话 城市里稍好一些,但是也是差不多。找对象的第一个条件就是有没有房子。当时八平方一间就算是有房子了。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用事实说话的好文。有些人颠倒是非都成习性了。
灜客 回复 悄悄话 客觀、真實。當然毛時代,社會的貧富差別相對比較小,讓人比較心平氣和。這也是古人所說的,不患貧,而患不均。
回复 悄悄话 很接近的经历,支持作者!只能庆幸能在毛时代活下来。
SUNNE 回复 悄悄话 支持作者!
十全老人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好。揭批毛邪教确实有必要。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