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帆**小说

心同佛定香火直
目极天高海月升

“影视立体小说”《血雨腥风》创作首发。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我和Lance (四)

(2011-09-02 01:19:07) 下一个




我的Lance (四):

       苍茫的夜色下,我背着睡着的小凯文,顶着冷风,踉跄着摸回了小镇。我出来的太仓猝,衣服不够保暖,鞋子不够防滑,接近五个小时的来回丛林山路,累的我头晕。我冻得牙关紧咬说不出话来。心里被死一般的孤寂压抑着,沉甸甸的,没有一丝生机。

我终于找到了小镇旁边的警察局。有两位警察在值班。他们很吃惊的看着快要冻僵的我。其中一位马上从我身上抱下了小凯文。我透了口气说,我需要帮助。他们让我别急,先进去暖暖,慢慢说。

      两位警察非常亲切。一位个子高高的、英俊魁梧,有三十多岁;另一位胖胖的,留着两撇黄色小胡子,蓝眼睛,黄头发,中等身材,沉稳有度,机警过人。屋子里很暖和。我坐下,要了杯热咖啡,提了神,理清着思路,慢慢的开始了他们等待的话题。

      我冷静的、同时也涵盖了我的推断和感觉,叙述了今天发生的一切,不让一丝细节漏掉。
 
      听完我的叙述,我看到他们敏锐的目光互相对视了一下。就在那刹那相对的目光里,我感到了一种可怕的气氛。便马上追问道:“这附近最近有没有发生过人被动物袭击的事件?”
他们两个不约而同的都点了点头。胖警察说:“这两年发生过两起恶狼伤人的事件。但现在就判断你的朋友出事儿还为时尚早。况且你说,他是一名非常有经验的印第安猎手,所以他未必会遇到危险。也许另有原因。”

      但我心里很清楚,警察是在安慰我。如果没有危险,lance绝不会丢掉我和小凯文,去得无影无踪。

      我沉着的追问道:“我想知道这两起伤人事件的详细情况,希望您能和我描述一下。”
胖警察面对我严肃而认真的沉稳神情,判断我是一个不会轻易的被吓得歇斯底里的女人,便开始毫不隐晦的说:“去年秋季,一中年妇女被狼群袭击,发现时,只剩下头骨,身体的所有其它部分包括骨头全部被饿狼吃掉;


      今年的头两个月,一中年男子同样被几只饿狼袭击,发现时,右臂和大腿已经失去了近三十磅的肌肉,惨不忍睹。”



       “政府有没有实行过什么安全措施?”我追问到。

      高个子的警察给睡在沙发上的小凯文又盖了张毯子,走过来说:“政府已经推出驯鹿计划,非常鼓励印第安部落猎杀狼群,并以高价收购狼皮。北部山林,狼的数量已大为减少。这个季节应该不是狼袭击人的时候。但如果你的朋友大卫今晚还不回来,我们明天一早就要组织人进山搜寻。搜救一有消息,我们会马上通知你。

      “有没有可能马上就组织人进山搜救?” 我用试探的口气问,希望能得到意外的答案。
胖警察很理解我的心情,马上向我解释说:“搜救工作一般得失踪48小时后才能全面展开。你朋友这情况特殊,我们会马上处理。但现在已经午夜,最快也要等天亮,搜寻才会有效果。到时我会组织大批人力,大规模的搜山,并派直升机协助,展开全面搜寻。”

      高个子的也马上说:“今晚我们俩会留意山里的情况,要发现有求救信号,会马上配合行动。希望你的朋友能平安回来。

      我接着又试探着问:“ 可否将我的孩子小凯文托付给你们帮我照顾一下,我想再回去迎迎他们。” 两个警察一听,神色大变,马上说:“这绝对不行,你不能再进山了,这非常危险。这么晚,你一个人,不会有任何好的结果和有价值的进展!”

      我不敢再坚持,因为我知道加拿大的警察决不允许市民有过激的冒险行动。我怕他们会注意到我,阻止我,便作罢了。

      高个子的警察开车把我和小凯文送回了家。

      到家已经快凌晨两点了。 小凯文也睡醒了。他肚子饿,要吃东西。 我给他准备了宵夜,一边看着他吃,一边和他聊起天来。

      “明天你睡醒了,妈妈要不在,你别急,妈妈是出去给你买圣诞礼物,在屋子里好好等妈妈回来。” 我又指着他的那些拼装玩具说:“你给妈妈拼出一栋大楼和漂亮的花园,等我回来看好不好?”

      小凯文太小,傻傻的看着我,像懂了。

      吃完饭,我哄他睡下,便开始了我的计划。 我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刻需要的是精神和体力,我不能再倒下。我把所有的姜都找出来,煮了来喝,吃了药,便开始全副武装,准备进山猎杀的一切所需。

      在准备这些狩猎装备的同时,我更加的感觉到,大卫和Lance的处境相当的悲观。我和大卫的狩猎装备是一样的。一套绒鼠皮猎装,非常轻便保暖。 防水防滑的靴子可抵零下70度严寒。猎枪、子弹、信号弹,化学热身袋可以贴身保暖。水灌到随身背包外层,防冻。压缩食物。我怕自己的病还没痊愈不够体力,专门带了一小瓶兴奋剂。医用救护包、一把大卫7年前送我的随身匕首。这把匕首是双刃锋齿,一尺多长,锋利无比,寒气逼人,形似鱼肠。刀的两边都有很深的流线纹儿,刺入和拔出都不费力,可随心所欲。平时在家,我都非常小心的把它放在高处地方保管,怕孩子拿来玩。只在狩猎、露营或开车长途旅行时,我才会随身佩戴。我把刀插在右腿的匕首套里。匕首和火种是人在野外遇难时最基本的求生必备。火种像只铝桶雪茄烟,种子存在里面不会熄灭。

      可我还缺少一样东西,就是燃料包,用来燃火的。森林里的树枝和木头会又潮湿,不容易点着,撒上燃料包,一点即可,火势会很旺。因为是易燃品,所以我来时没带。
我不知道大卫把燃料包放在了哪里,厅里能找的地方都找了,也没找到。只有到楼上大卫的房间里看看了。我管不了那么多了!

      我推开了大卫的卧室房门,进了大卫的房间。卧室里很整齐,木制家具,原色花纹,风格古朴,大气自然。休闲椅和能坐的地方,都用狼皮铺装。我拉开一个个抽屉,想尽快找到燃料包。就在我拉开屋角那张台子最下面的大抽屉的时候,我停下了。
里面的东西摆放得非常整齐,一尘不染。每样东西我都似曾相见。拿在手里,细细的都能回味起来。这些都是我以前送给大卫的礼物。看来他都做为收藏了。哪怕是一件小小的日用品,他都没舍得用。我坐在地上,精心细致的查看着,慢慢回想起当时的情景,不知不觉已泪流满面。

 
      燃料包找到了!在大卫床头柜的抽屉里。只剩了两包。看来是大卫临走前,在这儿整理东西时,随手留下的。有一包已经漏了,我拿时不小心,撒在了身上。 
出发以前,我写了两封短信,一封放在了电视上,另一封我将会在路过警察局时放在门口儿的信箱里。

      我再次来到小凯文的房间,亲着他的额头,依依不舍。当我出来关上他房门的时候,我的心在流血!

     此时我的直觉告诉我,大卫和Lance不会突然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已经没有了那种渴求,因为我了解他们。所以我在准备这些装备的同时,心中已经开始了杀戮!


快凌晨五点了,天还很黑,可我已经等不及了!我全身装束,脚蹬靴子,背上背包,手持猎枪。当我站在门口再回头环顾这一切的时候,我知道,这个温馨的快乐天堂,我可能再也回不来了。我终于关上了大门, 踏入了那大雪无痕的黑色黎明。(待续)    


                                                                       作者:张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