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帆**小说

心同佛定香火直
目极天高海月升

“影视立体小说”《血雨腥风》创作首发。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我和Lance (五)

(2011-09-02 18:47:54) 下一个
 




我的Lance (五)

      飘下来的清雪总是被冷风卷着,飞的毫无方向,惹人讨厌。雪有一尺多深。我虽然心急如焚,但脚下却快不起来。初晨的太阳还没爬上天边,周围的一切隐隐可见。 

      我进了森林,还是顺着昨晚追踪Lance去的方向前行。树林里的雪没外面厚,但路却崎岖不平,深一脚,浅一脚的。到了林子深处,几乎听不到外面的风声,寂静异常。偶尔会有几声咕咕叫的鸟啼,像要向我神秘的诉说什么。



      走了一会儿,感觉外面的太阳应该已经升起,丛林里的能见度也越来越远。

      三个小时过去了。抬头望望高耸的树端,觉得森林的密度变得稀薄些,偶尔会有一小片天空露出来,摇曳的树尖儿清晰可见。应该是到了林子的边缘,快出了这片林子了。外面的冷风也开始阵阵袭来,可就在这风里,我感觉有种可怕的血腥味儿。这味道我相当的熟悉,它让我突然的想起一些曾经发生的事儿。
 
      以前每每和大卫狩猎的时候,我们经常会在一个地方蹲上几个小时等猎物。而每次猎物要来之前,我都有感觉。大卫也不得不相信我的直觉。此时我才明白,那直觉就是这味道,是血腥!

      看来血腥是在猎杀开始以前就有了,而不是在流血之后才产生的。以前闻到这味道,我会有种冲动,一种猎杀的激情。可今天,它带给我的,却是阴森森的恐惧。

      远处的一声哀嚎,划破了沉静。我顿时毛骨悚然。刹那间,我的整个脊 梁开始发麻,发凉,一直到头顶都发木。我停下脚步,一只手撑着树。

      这是Lance的哀嚎,是我以前从未听到过的哀嚎。我之所以还能顽强的走在这阴森的丛林中,是因为我不得不给自己一个幻想,一个支持我生命的幻想--找回大卫,找回Lance。可当我听到lance的这声哀嚎,我的确支撑不住了。。。

      我靠在树上,见Lance正时隐时现的向我狂奔过来。。。
 
       我刚蹲下来,lance就一头扎进了我的怀里,用力将头埋在我胸前,不肯抬起。它气喘吁吁,疲惫不堪,一身的伤,满身的血,毛和血已经凝在了一起。

      我心疼的搂紧它,抚摸着它的头,让它有所依靠。我看得出它是饱受惊吓和刺激,正忍受着巨大的悲哀。它浑身抖成一团。我吻着它的前额,让它在我怀里安静下来。。。

      可此时此刻,我的心也已经提到了喉咙。我不知道我的心,那时是跳成了一团还是揪在一起停止了跳动。

       Lance抬起了头,悲哀而绝望的望着我,那眼神让我撕心裂肺。它眼睛红红的,带着流不出的泪。我知道它心中的悲哀不能用眼泪释放,但心已破碎!

      Lance强打起精神,用它最后一点儿体力带着我前行。。。 



       Lance带着我又前行了数百米,来到一棵蜿蜒低垂的大树底下。Lance停下了,它回过头来痛苦的望着我,用它那悲伤的眼神告诉我,它不想再到树的后面去了。。。

 


      树的后面,地势低平,光线暗淡,几簇从林子顶端斑驳下来光亮,灰暗的没有生机。可就是 借着这点微薄的光线,我看到了那令我惊恐万状的悲惨一幕!(待续)

                                                                                   作者:张帆(加拿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