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帆**小说

心同佛定香火直
目极天高海月升

“影视立体小说”《血雨腥风》创作首发。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我和lance(一)

(2011-08-28 15:10:48) 下一个




我和Lance (一)

         上面的这张头像是我20年前的爱狗狗叫Lance,他是位英雄,是战神。Lance七岁时就离开了我。那天我用猎枪顶在了他的头上,扣动了扳机。。。

     他离开我的当晚,我做了个梦,梦到他和我在一起,坐在湖边。梦中的景致大致和下面这张照片差不多。

 

   “我梦到Lance了!”--那水中的倒影给了我很深的记忆。

 

          我22岁那年,刚毕业参加工作,便在家里的资助下,买了一栋上下两层的小楼儿。院子很大,在加拿大的北部城市、阿尔伯特省的埃德蒙顿。那里冬天很冷,雪下的也多。为了能多点收入,我准备将房子的一半儿租出去,找人合住。去公司委托招租的那天,我还有些后悔,怕租到不合适的人,麻烦。可第一位约我谈租的人,便让我打消了这份念头。

           租房的人叫大卫,是加拿大北部省的印第安人,也在埃德蒙顿读的大学,和我是校友。他的相貌和我们在电影上看到的印第安英雄没有太大的差别,所不同的是,他脸上多了些开朗的笑容。他看上去文明友好,和蔼可亲。我一见到他就很喜欢他。他住进来不久,我们就成了非常好的朋友。

         大卫的唯一爱好是狩猎,他绝对是位优秀的猎手。因为他每次狩猎回来,都能带回相当丰厚的猎物。他很勤劳。每次把打回来的猎物以第一时间、用印第安人的古老传统方式腌制起来,那真是给美味保鲜的绝妙手法。这样,就够我们两个慢慢吃上一阵子的了。从那时起,我很少买肉,但买酒却从不间断。我们品尽了天下美酒。我们几乎每天晚上都吃烤肉或腌肉,配上不同的美酒,加点青菜,既简单又享受。在加拿大,印第安人狩猎,又是政府给他们的特权。 

        大卫唯一一件憾事就是狩猎时,没有一条好猎犬陪伴。他经常说将来一定要攒钱买只好狼犬。可我知道,他每月的生活费并不宽裕,而当时买只有家谱的德国狼狗,价钱的确不菲。

       我和大卫是同年同月生,我比他大几天。我从不记得自己的生日,都是过了日子才突然想起来。所以大卫的生日总是被记得。我们也只好一起庆祝。

       我记得那是大卫搬来半年以后,我们一起过的第一个生日。那次我特别上心,在日历上做了标记。因为我想买条好狼狗在大卫生日那天送给他。

                               


       11月底的最后一天傍晚,我顶着大雪,开了三个多钟头的车,到了北部边城的一个狗场。这狗场很出名,是专门饲养纯种德国黑背的大狗场。很多的警犬都是从这里挑选的。厂主是位个子很高、退了休的、宽脸膛的老头儿,他以前的工作就是专门为加拿大的皇家骑警训练警犬。他对狗狗的饲养非常专业,人也很热情,温和可亲。

      他很详细的、故事般的向我介绍了我预定的八个星期大的小狗-Lance的家族情况。原来Lance的爷爷是一条非常有名的警犬,破案无数,战功卓著,很多老警员都认识它。它去世后,认识它或曾经和它一起工作过的警员都参加了他的葬礼。葬礼非常隆重,它得到了非常崇高的礼遇和殊荣。由于小Lance和它爷爷长的非常相似,所以它就有了和他爷爷相同的名字。工作人员把刚刚洗完澡的小Lance抱了出来。老头像哄孩子似的,边和Lance微笑的打着招呼,边小心翼翼的将Lance抱来我怀里。Lance看上去可爱极了。玲珑剔透的眼神,聪明机警。它刚刚才满八个星期,可当我抱它、看它时,它却知道害羞,不习惯我抱,眼神也总是含蓄的回避我,它总想从我的怀里挣脱出来。

       我摸着刚刚洗完澡的小Lance,感觉它里面的绒毛还没完全干透。它虽然被毛巾裹着,可我还是能觉得它有点儿冷。我马上脱下了穿的暖融融的裘皮大衣,把它裹了个严严实实,只把那个可爱的小狗头露在外面,这样就算等会儿出去,外面的寒风也不会吹到它。小Lance抬起头,望着我,眼里充满了感激之情,那神态让我一生难忘。我从它的眼神里看得出,就在那一瞬间,Lance便完全的认定了我。真不敢相信,八个星期的小狗能如此的洞察一切。自那天之后,小Lance便和我形影不离。真是难以想像,它对我的那份温顺和体贴!    

      老头说,他在这些小家伙儿身上付出了很多的心血,他最大的愿望就是送它们去个好人家,有个美好的未来和快乐生活。今天见到我,他非常高兴,还主动的给我优惠了价格,并拿了小 Lance平时最喜欢吃的小零食,让我按这个厂家的品牌买给它。临走时,老头望着Lance的眼神是依依不舍的。

                                                          作者:张帆 (加拿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