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窗共剪烛

同坐西窗下,尽听风雨声
正文

《拥有春天 2020》36

(2020-08-06 17:39:47) 下一个

“嘿!小心眼儿,笑什么呢?”身边传来方雅欣的声音,辛夷扭头一看。

方雅欣穿件墨绿色的超长裹身裙,裙子质料相当好,如皮肤般贴在身上,显得她身姿曼妙,妩媚娇俏,方雅欣的头发长了,剪了个鲁豫头,露出洁白光亮的额头,她化着淡妆,眉毛微微上挑,唇彩不浓不淡,背着最新款的Kate Spade 薄荷绿小包,站在她面前。

辛夷简直不敢相信,雅欣…居然穿…裙子,从认识方雅欣就没见她衣柜里有裙子这选项。她站起来,紧紧抱住方雅欣,轻声骂道,“你这个没良心的!”说完,觉得喉咙有点堵。

好一会儿,方雅欣推开她的肩膀,左右看看,不满地抱怨,“你怎么蔫不粗溜把头发剪得跟江姐似的,太难看了!啧啧,瞧你穿的,和马阿姨一样!”

辛夷笑笑,拢了拢刚剪短的头发,今天周日她不用见客户,穿了件白亚麻短袖上衣,卡其色亚麻长裤,浅棕色平地鞋,出门时间久了,衣服皱皱的,加上没化妆,人显得很没精神,站在光彩照人的方雅欣身边,确实有点…

辛夷从包里拿出香水递给方雅欣,用力哼了声,“哼!马阿姨勤劳能干,像她多好!倒是你,方雅欣,你居然穿裙子留长发,还化妆打扮上了,究竟是个什么说法?”

方雅欣接过金色的夏奈尔5号,打开包装,对着自己轻轻喷了下,一股怡人的馨香缓缓飘散,她陶醉地闻闻,“晚上我再试试,味道好像不太一样。”

辛夷不满地瞥了眼方雅欣,“大白天在火锅店里,能喷出晚上香闺的味道吗?”说完,坐下催促方雅欣,“您老人家总算来了,快点菜吧!”从下飞机到现在,她正经只喝了一碗粥,吃过几口青菜水果。

方雅欣拿过桌边的菜单,边勾画边抱怨,“我已经饿死了,这个该死的实验,闹得我两天没好好吃东西了,先说好,今天我给你洗尘,你作为万恶的、吃人不吐骨头的律师可不能欺负我这穷学生!”

这一刻,辛夷别提多感激耿逸飞了,他一准料到方雅欣会狠狠宰她一刀,才慷慨地借了3000块钱让她度过今天的“难关”。

方雅欣光速点完菜,从包里拿出条没有标识的烟,递给她,“断粮了吧?”这烟市面上买不到,是方雅欣能从舅舅那里得到的少有的福利!

辛夷撕开包装,拿出一盒递给方雅欣,等她拿完,自己再抽出根烟,点上,吸进肺里,缓缓从鼻子里喷出来,闭了闭眼睛,轻轻地叹了口气,“还是这烟好抽,在美国,我总觉得烟是臭的,每次抽完使劲嚼口香糖都不行!”

方雅欣熟练地吐出个长长的烟圈,看着辛夷,笑得花一样。

菜上来了,俩人埋头苦吃五分钟才停下来喘口气!

方雅欣把小二锅头分了两杯,举起来,“我代表祖国人民,热烈欢迎你重新回到祖国火热的怀抱!”说完,大大地喝了一口。

辛夷也喝了一大口,放下酒杯,就听方雅欣问,“快说说,回来之后啥感觉?”

辛夷从白汤里给自己捞了勺蘑菇慢慢吃,实话实说,“回来吃啥都香,看谁都亲。”

“你都看见谁了?怎么亲了?”方雅欣追问道。

辛夷觉得自己大意了,针尖大的事到了方雅欣那里,一准能变成西瓜大直至地球那么大,她怎么一不留神给自己挖了个坑,于是赶紧转弯,“看见你最亲,总行了吧!”

“你这纯粹是敷衍,从实招来,我这老虎凳,辣椒水可都预备好了!”方雅欣说完,故意从自己的辣锅里给她盛了勺土豆,辛夷不吃辣的。

辛夷夹了块黄豆大的辣土豆放进嘴里,表示认错,方雅欣哪会干休,继续追问,“先坦白,昨天见了谁,去哪了?”

辛夷只得又勉为其难地咬了一小口辣土豆,“昨天耿逸飞陪我去了趟西山。”

方雅欣放下茼蒿,嗯了声,“没想到,他现在还挺懂事的!”

说完,俩人都沉默了。

过了会,方雅欣喝了口酒,打破沉默,“小心眼儿,告诉你个秘密,有次舅舅喝多了跟我说,他有点后悔一直单身。”宋院长年轻的时候天南海北地跑,错过了结婚的年龄,之后又一心扑在工作上,无暇顾及个人生活,知道的为他惋惜,不了解的就演绎故事。“舅舅说,人是群居动物,家庭生活既然经过了上万年的实践证明适合人类,人就应该屈从这个社会规律。”

“所以你就改了主意,开始穿裙子?”辛夷也喝了口酒。

方雅欣摇摇头,“句子的时态错了,不是过去式,是现在进行时。”

辛夷愣住了,满打满算不过十个月,一向对男生嗤之以鼻的方雅欣,现在…居然被宋院长一席话改造的如此彻底,她好奇极了,“长什么样?快拉出来溜溜。”

“今天太赶了,下次约个时间,正式介绍你们认识!”方雅欣举起酒杯和她轻轻一碰,算是说定了。

方雅欣放下酒杯,有件事我得告诉你,五一的时候,叶辉来北京出差,我们还见了一面。”

叶辉是辛夷上大学时的男朋友,B大经济系,也来自江南,长得白白净净,文雅秀气,俩人都属于特别用功,成绩特别优异一类的。毕业的时候,叶辉执意去上海发展,辛夷想留在北京,俩人就此分手。

方雅欣的声音低了一度,“他快结婚了!好像是个什么什么的女儿!他说…他对不起你!”

“他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当初说分手的是我,我记得…他说我势利,为此甚至放弃…梦想和爱情!”辛夷摇摇头,唉!年少时的故事,开始的简单,结束的容易。

“我猜…”方雅欣抬眼看着辛夷,停顿了片刻,“他是想说,即使你们一同去了上海,也许…他还会是今天的选择!”当年,方雅欣毕业前曾提醒过她,“叶辉人才相貌都不错,名校毕业,他一准要往上走,到时候他会把你放在什么位置?小心眼儿,这种事在我们大院里天天有,我看得太多了,你怎么能把自己的未来压在一个前途未卜的年轻男人身上呢?”

自己把握未来,不再被抛弃,是辛夷自小到大内心深处的执念!

叶辉来自普通人家,要想出人头地,她怎会责怪他在个人生活上的付出呢?辛夷举起酒杯,“叶辉是个好男人,谁嫁给他谁有福气,来,为叶辉同学干一杯,祝他幸福!”

方雅欣放下酒杯,笑眯眯地问,“跟我说说,出去这么长时间,有故事没有?”

辛夷不可置信地看着方雅欣,摇摇头,“亲姐姐,这一年我每天最多睡3、4个小时,哪有时间安排故事?”

方雅欣不信地撇撇嘴,“你传给我的照片里,总有个男生挨着你,一次两次是偶然,次次都挨着你,哼,没故事,你想懵谁?”

辛夷这才反应过来,“你说的是David 陈啊,他是上海来的,班里一共就三个亚洲人,一个还是台湾来的,我俩走得近有什么?我们就是一块学习来着,真没故事。”

方雅欣举起酒杯,“好吧,我信你…念旧是好事,但生活还是要继续,记住舅舅的话,他可有点后悔了,你呢,有合适的千万别放过了,不然,我这个亲姐姐可不是白当的!”说完,用力点了下头。

辛夷也举起了酒杯,很听话地回应,“知道了,亲姐姐!”

方雅欣总是为她好,这点辛夷最明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