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窗共剪烛

同坐西窗下,尽听风雨声
博文
(2020-07-04 00:06:22)
辛夷和耿逸飞的初次见面是一年之后的1998年,也是初春。 那天是周六,早晨不到七点,一身蓝色套装的辛夷就来到办公室。除了办公室离家近,也是男朋友耿嘉伟“刚好”不休息,周末她因“无所事事”,就用加班来“打发时间”。 就像辛夷跟耿嘉伟说的那样,律师工作不存在正常作息时间,完全以客户要求为准。辛夷到律所后的第一次所庆,原始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7-03 23:38:30)
辛夷认识耿嘉伟和耿逸飞兄弟,都是在春天。 她没想到,和这两兄弟的初识竟然像一块硬币的正反两面,带给她完全不同的感受。 认识哥哥耿嘉伟在1997年初春,她进律所不到两年,正切换在摸爬滚打地工作和昏天黑地的研二两种生活中。 记得那时长安街上的白玉兰花刚露出洁白、幼嫩的小小花苞,西伯利亚来的几股寒流的尾巴依然控制着北京城大街小巷。 虽然在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7-03 22:56:20)

其实一直都在写,写自己想写的东西,只是没有贴出来。 总觉得不够满意。 某天,看到电影《我和我的祖国》,有两个镜头,一闪而过,让我特别高兴,觉得还是要继续写,继续贴。 老杜看着真是“老杜”了,不论是偶然、是有心,都让我特别开心。 感谢一直关注的朋友,感谢你们的鼓励和不离不弃。 一定会把没写完的全部写完,把想写的都写出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8-26 13:57:51)
1 手机短信叮的一声,曲芮昕醒了。 原来自己搂着儿子,睡着了。 儿子怀里搂着上周末刚从Disney店里买的、最大号的LightningMcQueen,头靠在她胸口上,一只脚蹬在她大腿上,睡得熟极了,连呼吸声都听不到。 曲芮昕打了个哈欠,拿起左手边的书,放回床头柜上,把蜷着的右腿先放到地上,再一点点撤出被儿子蹬着的左腿,缓缓挪动,最后光速将早已拿在右手里的软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5-13 10:57:05)
孩子,其实今天 孩子,其实今天你不必特意偷偷早起, 只要每天你能按时起床, 不让我超人般穿梭在厨房,你的卧室和卫生间, 不停地叫你起床,叫到我们都生气了, 还得为你们调解卫生间的使用时间, 又闻到到锅里的鸡蛋有点焦, 让每一个上学的早晨飘着淡淡的硝烟。 孩子,其实今天你不必特意给我做早饭, 只要你每天坐在餐桌前, 吃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8-03-30 17:51:42)
洗手间里的异性 1 这间餐馆属合家欢类的,人一多,上菜就慢,曲芮昕都愿意等,等的时候不外看看窗外街上的行人。 曲芮昕最喜欢这里的小羊排,煎得刚刚好,香料足,又恰到好处地衬出了肉的味道,吃进嘴里,又鲜又嫩。 曲芮昕每每想吃肉了,蔡文旭就带她和孩子们来这里,好在离家不远,开车十五分钟。 曲芮昕愿意等,四岁的Carlson放下手里已经全神贯注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凑个帖子,贴一下陈一山和长公主的照片。:) 陈一山眼神大概就是这样! 我的“御用”俞飞鸿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16-12-14 17:57:53)
终章“阿檀…阿檀…你怎又如此…我不过随意说说…你怎又…你可知她是谁?”陈一山喃喃低语着转过身,向着山洞走去,背影踉跄如风中残烛,“佛祖把莺儿送到我面前…我非但没察觉…还…阿檀…阿檀…你可知这次你杀的人是谁?”陈一山低语着走开,王忠稍稍放松,冷冷的雨继续敲打在身上,肩膀处的痛楚略有减轻,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6-12-14 17:51:43)
十翠英是蒋总捕头最小的女儿,行三,上面两个姐姐都比她大了七八岁,早已出嫁。蒋总捕头一是疼爱小女儿,再也是想找养老女婿,翠英十七了,都没给她寻到合适人家,却没想到翠英竟自己找到了女婿。蒋总捕头在京城衙门做了近二十年的总捕头,抓住不少要犯,也结下不少怨。蒋总捕头自然明白这一点,对家小格外在意,轻易不让人到家里去,更嘱咐家人外出当心,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6-12-13 17:43:17)
九 悉悉索索的脚步声从巨石边的松林处响起,很快,一个矮小的姑娘拿着雨伞来到陈一山面前,噗通一声跪下,震得沙石地都有了回声。姑娘不知在雨里待了多久,浑身上下湿透了,衣服紧紧贴在瘦小的身体上。 陈一山瞥了眼脚下的人,绕过她嗤嗤地向前走了几步,来到石头边,双手背在身后,挺直身躯,望着黑沉沉正落雨的夜空,声音凛冽,“你怎会在此处?”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