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思泉 - 香谷先生

先生号香谷,人称香谷先生。诗书画印,未一日闲。或云香谷风,西邑翁尹,皆吾别号。
个人资料
尹思泉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西藏的情话——仓央嘉措

(2019-11-04 06:15:18) 下一个

 

三月底到四月初的西藏之行,感触很深,在西藏旅行过程中,每天听导游导游提到最多的名字,就是仓央嘉措。

抛开身份不提的话,仓央嘉措就是西藏的情话

(以下文字摘录8624户外网微信公众号)

很动情、很伤感。那些句子,一看就是一个用情很深的人,在经历情感波折、人世沧桑之后,故作镇定,淡淡回味出来的。

比如《十诫诗》:

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有特别适合在路上,说给女孩子听的: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啊,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也有在电影里引用过的《见与不见》: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

还有的,干脆唱成了歌,《在那东山顶上》:

在那东方的山顶,升起白白的月亮,年轻姑娘的脸庞,渐渐浮现在我心上……

在那东山顶上娄艺潇;四郎贡布 - 经典咏流传 第8期

这些诗和歌,流传很广,打动了很多人,传说都是仓央嘉措写的。

也许是因为太火了,有人看不下去,跑出来辟谣。

比如《大象公会》,就借他的口吻,发过一篇:我没说过那些情话!

确实,如果你去考证,发现好多都不是他写的。

可对我们一般读者来说,到底是谁写的,也不是太要紧。

要紧的是,“我觉得挺好的”,很美很心碎,加上雪域风情,配上六世达赖的名号,显得悠远、空灵——更有情调不是吗?

其实,情诗冠以“仓央”之名,也不是现在才开始的,即便是在民国时期,于道泉先生最初翻译的《仓央嘉措情歌》,也是根据民间传说整理而来。

既然是传说,就不好完全断定,哪些才是他写的。

比如最著名的一句: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译文的妙笔生花。

你想过没有,为什么在民国以前,人们就开始传颂他的情诗?这里面到底寄托着怎样的一种情结?

 

六世达赖喇嘛

他不是一般人。

仓央嘉措的一生,是传奇的一生,充满了谜团和矛盾,特别适合写传记。

 

从农奴之子到雪域之王。

身为宗教领袖,却写下大量情诗。

住进布达拉宫, 他是雪域最大的王;流浪在拉萨街头, 他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出生便被抱走,被害之时,年仅二十三岁。

这样一个年轻人,本来是个王者,还没来得及享受人生或弘扬佛法,就被扼杀在押解途中,怎能不叫人惋惜?

 

 

我们都知道,他是第六世达赖喇嘛,是个宗教领袖。

一个年轻的教宗,不好好修行,写那么情诗干什么?

就算你年轻,免不了为情所困,也犯不着大肆宣扬啊;就算你想宣扬,身边的大臣也会不答应,劝领导注意一下影响,毕竟咱是佛教团体,对不对?

而且,作为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他属于黄教,也就是格鲁派。

格鲁派,是伟大的宗教改革家,宗喀巴大师创建的。格鲁,即“善律”,最强调严格的戒律。

 

 

最重戒律的教派,冒出一个“情僧”,而且还是个领袖,怎么说得过去啊?

这事呢,得从他的上一世,五世达赖喇嘛说起。

 

错综复杂的政治斗争

西藏教派众多。

你看地图,在宋朝的时候,写的是“吐蕃诸部”。

 

什么叫诸部?

就是在吐蕃王朝灭亡之后,分散成许多部落,各自独立,互相斗争。

宗喀巴大师创立了格鲁派,影响力确实很大,但仍没法统一全藏。某个教派要想做大,必须有中央政府的支持。

在元代,因为忽必烈的支持,才有“萨迦派”的兴旺。到明朝,政府支持的是“噶玛噶举派”。

所以,格鲁派一直被“噶玛噶举派”欺负。格鲁派不甘心啊,一直在寻找强力外援。

传到索南嘉措的时候,在青海湖畔,有一次“湖畔相会“,意义重大。

相会的双方,一个是格鲁派的领袖,另一个蒙古的大汗。

领袖认出,大汗是忽必烈转世;大汗认出,领袖是元代国师“八思巴“转世,并封领袖为“达赖喇嘛”,意思是:拥有如大海一般广阔智慧的高僧上师。

达赖喇嘛的称号,是蒙古大汗赠给格鲁派领袖的,并往前追认二代,一直追认到宗喀巴的弟子,为第一世达赖喇嘛。而索南嘉措自己,则是第三世达赖喇嘛。

可以想见,在古代要想确立“法统“,是多么不容易,仅有一二代,还是不够的。

 

但是,此时蒙古的大汗,已经不是元朝的皇帝了,他的支持力度还不够。

三世达赖喇嘛,曾经尝试寻求明朝中央政府的支持,但被当时的宰相张居正拒绝了。

到清代,传到第五世达赖,终于得到了中央的承认。

他主动进京,顺治皇帝很高兴,封了一个超长的称号: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旦达赖喇嘛。

 

 

从此,格鲁派开始有了治理权,而清政府对西藏有了主导权。

五世达赖写过很多书,也是一代英才,具有非凡的胆识和超人的气魄。

 

我们不能说他完全是清朝皇帝扶植上去的。

实际上,五世达赖和清朝皇帝互相借势,才有了格鲁派的政教大权。

说了这么多,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六世达赖很关键。他一出生,就必须面对一个极复杂的政治局面。

他是一个必须身兼大任的人。

 

 

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达赖喇嘛,是转世制度。

什么叫转世呢?

就是上一代去世之后,由他的亲信,找到一个孩子,通过“指认前世“的方式,确认下一代统治者。

好处是,很神秘,上天定的,谁也没话说。坏处是,他太小了,还是个孩子啊,如何应对成人的权力斗争?

每一次转世,就像新皇登基,都会发生巨大的朝野震动。所以,你看历史上,废立太子,都是事关国体的大事,搞不好就会内乱。

在西藏也一样,一旦确认为达赖喇嘛,亲友都会鸡犬升天。等他掌权了,就会重新洗牌。

 

 

千万别以为,成为达赖喇嘛,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实际上,历史上的达赖喇嘛,没几个活到成年的。因为事关权力斗争,他们转世的频率特别快(你算算,这才多久,已经第十四世了)。

而我们的六世达赖,这个普通农奴的儿子,所面临的内外环境,要更为复杂而残酷。

 

在内部,各大宗派还没完全统一。摄政王桑结嘉措,生怕再有什么宗派,勾结外人来夺权。

这个外人,主要是蒙古的拉藏汗。

五世达赖在世的时候,为了统一西藏,曾邀请蒙古军队进驻西藏。但在统一之后,蒙古人却不肯走了,一心想要西藏的统治权。

五世达赖和蒙古大汗,陷入了长期的斗争当中。

在政局不稳之时,五世达赖圆寂了。摄政王怕大权会落入蒙古大汗手中,于是封锁消息,暗中寻访灵童,确立仓央嘉措为六世达赖喇嘛。

这个可怜的孩子,就这样从西藏南部的一个小山村里,被挑选出来,送上了历史舞台。

 

摄政王不敢声张,一方面瞒着康熙皇帝,另一方面掌握大权,打压内部势力,和蒙古的拉藏汗做斗争。

这一瞒,就是15年。

就是说,在长达15年的时间内,仓央嘉措都只是在内部确认为六世达赖。康熙皇帝根本不知道,以为五世达赖还活着。

后来,康熙偶然得知消息,非常生气。摄政王不得不密奏原委,说自己也是没办法,怕西藏落入居心叵测的蒙古大汗手中。

为了顾全大局,康熙并没有加罪于他,而是承认了仓央嘉措的地位。在1697年,他正式坐床的时候,康熙皇帝还赐予了大礼。

但事情还没完。

新的达赖虽然确立,政治斗争仍在继续,且进入了白热化。

蒙古的拉藏汗和准噶尔部,分别向康熙上奏,说仓央嘉措是个假达赖,行为不端,放浪形骸,并四处散布谣言,说他是个情僧、情种,有伤风化。

 

 

他们都想扶持自己能控制的另外人选。

摄政王决定先下手为强。秘密派人在拉藏汗的饭中下毒,却被发现,拉藏汗大怒,立刻调集大军击溃藏军,杀死摄政王,并致书清廷,奏报摄政王谋反,又在报告说,六世达赖仓央嘉措沉溺酒色,不理政务,不是真正的达赖,请予贬废!

事发后,拉藏汗因为在噶尔丹叛变的事情上,站在了清廷一边,不但没有受到惩罚,反而被封为“恭顺汗“,而仓央嘉措没了摄政王的庇护,则被要求“执献京师”,就是押解到北京来问罪。

在押解途中,路过青海的时候,他就莫名其妙地死了。应该是被杀害了。

到底是被康熙所杀,还是拉藏汗所杀,我们不得而知。

直说了吧,他就是康熙皇帝、蒙古的拉藏汗和西藏摄政王之间相互斗争的牺牲品。

在整个权力的斗争当中,除了要了他的命,都没他什么事儿。就连他说过的情话,哪些是真实的,哪些是污蔑的,都淹没在了历史洪流中,不辨真伪。

也难怪,有人会借他之口,说出这样的话:

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才能巧妙地度过一生

 

旷世之情,传于后人

历史很奇妙。

冤死的仓央嘉措,不但没有被人遗忘,反而博得了同情,尤其是藏族人发自肺腑的怜惜、哀叹和遗憾。

人们不愿承认他死了。

有人说他失踪了,逃到了内蒙古的阿拉善,建立了南寺,又变成了活佛。也有人说,他去了五台山,隐姓埋名,秘传佛法……

直到现在,还有人去那里祭奠。

总之,不愿看到一个可怜的人,就这样含冤而死。

巨大的同情,需要一个出口。

他的情诗,本来是政敌攻击他的武器,在民间反倒改头换面,以另一种浪漫的方式来呈现。

此后数百年间,人们在仓央嘉措的诗歌的基础上,创造出大量的民歌,不惜版权,全部归于仓央嘉措名下,让它得以流传。

不算网上流行的情诗,即便是藏语的原始版本,从文字到内容都很简单,不像是一个受过严格教育,精通佛法的大师写出来的,倒更像是民间流行的爱情歌谣。

一般来说,藏传佛教上师们的作品都涉及佛教义理,遣词造句都很典雅,而仓央嘉措的情诗有一股清新之风,是来自民间,那种大地上的情歌。

这也是一种善意:

他没来得及修成高深的佛法,却在世俗的爱恋中得到了慰藉。

他成了政治斗争中的牺牲品,却化作了一个痴情人流传至今。

花不自主地开,水不自主地流,他来人间一趟,像你我一样,全都身不由己。

佛说,人生如梦幻泡影,但人们更愿意相信,他在梦幻中,投入了真情。

 

仓央嘉措诗集(完整版)赏析

 

那一天

那一天,

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

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世,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只是,就在那一夜,我忘却了所有,

抛却了信仰,舍弃了轮回,

只为,那曾在佛前哭泣的玫瑰,

早已失去旧日的光泽

见与不见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 相爱

寂静 欢喜

我问佛:为何不给所有女子羞花闭月的容颜?

佛曰:那只是昙花的一现,用来蒙蔽世俗的眼

没有什么美可以抵过一颗纯净仁爱的心

我把它赐给每一个女子

可有人让它蒙上了灰

我问佛:世间为何有那么多遗憾?

佛曰:这是一个婆娑世界,婆娑即遗憾

没有遗憾,给你再多幸福也不会体会快乐

我问佛:如何让人们的心不再感到孤单?

佛曰:每一颗心生来就是孤单而残缺的

多数带着这种残缺度过一生

只因与能使它圆满的另一半相遇时

不是疏忽错过,就是已失去了拥有它的资格

我问佛:如果遇到了可以爱的人,却又怕不能把握该怎么办?

佛曰: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

和有情人,做快乐事

别问是劫是缘

我问佛:如何才能如你般睿智?

佛曰:佛是过来人,人是未来佛 佛把世间万物分为十界:佛,菩萨,声闻,缘觉,天,阿修罗,人,畜生,饿鬼,地狱;

天,阿修罗,人,畜生,饿鬼,地狱.为六道众生;

六道众生要经历因果轮回,从中体验痛苦。

在体验痛苦的过程中,只有参透生命的真谛,才能得到永生。

凤凰,涅磐

佛曰,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

佛曰: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

佛曰:坐亦禅,行亦禅,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春来花自青,秋至叶飘零,无穷般若心自在,语默动静体自然。

佛说:万法皆生,皆系缘份,偶然的相遇,暮然的回首,注定彼此的一生,只为眼光交汇的刹那。

缘起即灭,缘生已空。

我也曾如你般天真

佛门中说一个人悟道有三阶段:“勘破、放下、自在。”

的确,一个人必须要放下,才能得到自在。

我问佛:为什么总是在我悲伤的时候下雪

佛说:冬天就要过去,留点记忆

我问佛:为什么每次下雪都是我不在意的夜晚

佛说:不经意的时候人们总会错过很多真正的美丽

我问佛:那过几天还下不下雪

佛说:不要只盯着这个季节,错过了今冬

仓央嘉措还有一首流传非常广泛的诗: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

第六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

第七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

第八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不负如来不负卿

美人不是母胎生, 应是桃花树长成,

已恨桃花容易落, 落花比汝尚多情。

静时修止动修观, 历历情人挂目前,

若将此心以学道, 即生成佛有何难?

结尽同心缔尽缘, 此生虽短意缠绵,

与卿再世相逢日, 玉树临风一少年。

不观生灭与无常, 但逐轮回向死亡,

绝顶聪明矜世智, 叹他于此总茫茫。

山头野马性难驯, 机陷犹堪制彼身,

自叹神通空具足, 不能调伏枕边人。

欲倚绿窗伴卿卿, 颇悔今生误道行。

有心持钵丛林去, 又负美人一片情。

静坐修观法眼开, 祈求三宝降灵台,

观中诸圣何曾见? 不请情人却自来。

入山投谒得道僧, 求教上师说因明。

争奈相思无拘检, 意马心猿到卿卿。

曾虑多情损梵行, 入山又恐误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卿。

(注:原文为藏文,此诗仅为后人翻译为汉语)

1

从那东方山顶

升起皎洁月亮

未嫁少女的面容

时时浮现我心上

2

去年种的青苗

今年已成秸束

少年忽然衰老

身比南弓*还弯

*南弓:西藏南部制造的弓

3

我那心爱的人儿

如作我终身伴侣

就象从大海底下

捞上来一件珍宝相似

4

路上遇见的意中人

身上飘溢着醉人的芳香

担心拾到的白王总(此为一个字)*

会再丢失远方

*王总(此为一个字):即松儿石(一种宝石),通常

绿色,绿里透白者称白王总(此为一个字),为上品。

5

花开季节过了

玉蜂可别惆怅

相恋的缘分尽了

我也并不悲伤

6

芨芨草上的白霜

还有寒风的使者*

就是它们两个

折散了蜂儿和花朵

*寒风的使者:深秋的风

7

天鹅流连池沼

想多停留一会

可那湖面结了冰

叫我意冷心灰

8

渡船虽没情肠

马头*却向后看

那负心的人儿去了

却不回头看我一眼

*马头:西藏木船头上一般都有脸朝后的木雕马头像

9

写出的小小黑字

水一冲就没了

没绘的内心图画

咋擦也不会擦掉

10

盖上的黑色小印

它不会倾吐衷肠

请把知耻守信的印章

盖在你我的心坎上

11

面对大德喇嘛

恳求指点明路

可心儿不由自主

又跑到情人去处

12

默想的喇嘛面孔

很难来到心上

不想的情人容颜

心中却明明亮亮

13

想她想的放不下

如果这样去修法

在今生此世

就会成个佛啦

14

问问倾心爱慕的人儿:

愿否作亲密的伴侣?

答道:除非死别,

活着永不分离!

15

珍宝在自己手里

并不觉得希奇

一旦归了人家

却又满腔是气

16

姑娘不是妈妈所生

莫非桃树上长的?

为什么你的爱情

比桃花谢得还快?

17

从小相爱的姑娘

莫非狼的后裔?

尽管同居相爱

还想逃会山里

18

野马跑到山上

可用套索捉住

情人一旦变心

神力也难捉住

19

对于无常和死

若不常常去想

纵有盖世聪明

实际和傻子一样

20

无论虎狗豹狗(虎豺豹狗?)

喂熟它就不咬

家里的花斑母虎

熟了却更凶暴

21

虽然肌肤相亲

情人的真心却不知道

不如信手在地上画画

能算出天上星星多少

22

守门的老黄狗

心比人还灵

别说我夜里出去

今日清晨才回宫

23

夜里去会情人

早晨落了雪了

胶印留在雪上了(脚印?)

保密又有何用

24

把帽子戴在头上

将辫子撂在背后

一个说"请慢坐"*

一个说"请慢走"

说:"心里又难过啦"

说:"很快就能聚首"

*慢坐:西藏人告别时的客套话,意为"留安"

25

在那阴曹地府

阎王有面业*镜

人间是非不清

镜中善恶分明

*业:佛教用语,指人世行为,有善业与恶业之分

26

柳树爱上了小鸟

小鸟爱上了柳树

只要两两用心

鹞鹰无隙可入

27

不要说持明仓央嘉措

去找情人走掉!

如同自己需要一样

他人也同样需要

28

喝了一杯没醉

又喝一杯还没醉

少年的情人劝酒

一杯便酩酊大醉

29

你是金铜佛身

我是泥塑神象

虽在一个佛堂

我俩却不一样

30

热恋的时候

情话不要说完

口渴的时候

池水不要喝干

一旦事情有变

那时后悔已晚

仓央嘉措,原名洛桑仁钦仓央嘉措,公元1683年生于藏南门隅地区宇松地方的一户世代信奉宁玛派佛教的农民家庭。1697年,仓央嘉措被选定为五世达赖的“转世灵童”,是年9月,自藏南迎到拉萨,途经朗卡子县时,以五世班禅罗桑益喜(1663~1737)为师,剃发受戒,取法名罗桑仁钦仓央嘉措。同年10月25日,于拉萨布达拉宫举行坐床典礼,成为六世达赖喇嘛。在此之前,仓央嘉措生活在民间,虽然家中世代信奉宁玛派(红教)佛教,但这派教规并不禁止僧徒娶妻生子。而达赖所属的格鲁派(黄教)佛教则严禁僧侣结婚成家、接近妇女。对于这种清规戒律,仓央嘉措难以接受。他不仅没有以教规来约束自己的思想言行,反而以宗教领袖的显赫身份,根据自己独立的思想意志,写下了许多意缠绵的“情歌”

  •   

 

 

 
 

Scan with WeChat to
follow the Official Account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